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218形势大逆转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050 2014-12-07 15:30:02

  徐雅娴和孟谦是青梅竹马,上大学时就被孟谦拐进了结婚礼堂,二十岁时生下孟歌,结婚后这二十多年,孟谦一直拿她当不懂事的孩子,宠她宠的不像话,夫妻俩的感情二十几年如一日的如胶似漆,所以她一直觉得青梅竹马是世上最美好的感情之一,一直拼命撮合亦是青梅竹马的田可欣和孟歌,希望田可欣可以成为第二个她。

哪知道,流水有情,落花无意,田可欣痴恋孟歌,孟歌却对田可欣避之不及,后来他们逼的紧了些,孟歌干脆跑来了MO城躲清静,不管她和孟谦怎么威逼利诱,他就是不肯回去。

这次她和孟谦带着田可欣来MO城,一来是想儿子,二来仍不死心,想撮合田可欣和孟歌在一起。

可不管田可欣怎么明示暗示,孟歌就是一副郎心似铁的样子,徐雅娴气的半死,下了个猛料,趁和孟歌一起吃饭的时候,在孟歌酒里下了药,把孟歌和田可欣关在了一起。

哪知道平日里孟歌看起来风|流|放|荡,邪肆不羁,关键时刻竟那样把持的住,硬忍着欲|火|焚|身的滋味,把田可欣推了出来。

徐雅娴知道自己闯了祸,怕孟歌找她算账,当晚就和孟谦一起带着田可欣溜了。

今天他们又回来MO城,一来是旧事重提,二来是想把孟歌带回L城。

他们孟家在L城是名门望族,家里大片的产业等着孟歌打理,孟歌却跑到这儿游戏人生,害的她家老公这么大年纪了还要给公司拼死拼活的卖命,她想和她家老公去环游世界都不成,这次她铁了心要把她家的不孝子揪回去当牛做马,他玩儿了这么久已经满够本了,该回去做点他应该做的事了!

哪知道,她来到MO城,屁股还没做热,孟歌就给了她一个晴天霹雳——她家不孝子居然结婚了!

她看了眼田可欣,见田可欣小脸煞白,整个人都有点哆嗦,心里不禁泛起怜惜的感觉,走到田可欣身边,揽住田可欣的肩膀拍了拍她。

她和田可欣的妈妈是手帕交,田可欣的妈妈去世的早,临死前托她照顾田可欣,这些年,她一直将田可欣当做亲生女儿一样疼爱,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田可欣能成为她的儿媳,和孟歌结婚生子,举案齐眉。

哪知道现在,一个从没见过的女人突然空降成她的儿媳,事先她一点风声都没听到,让她这当妈的面子往哪儿搁?

她气的满脸通红,瞪圆了眼睛呵斥:“孟歌!你太过分了!结婚这么大的事你连说都不和我们说一声,你眼里还有没有我和你爸?”

“我要是和您还有我爸说了,我这婚还结的成吗?”孟歌最清楚徐雅娴的性子,孩子一样,气来的快去的也快,哄一哄立刻就没事,所以虽然徐雅娴看起来气的不行,他一定都不担心。

他偏头看身边的沈傲雪,“傲雪,这是咱妈,那是咱爸,快,叫人!”

“打住!”徐雅娴柳眉倒竖,眼睛瞪的更圆,“先别忙着认亲,先把事情说清楚!”

徐雅娴原本就年轻,再加上保养得当,又是没心没肺的脾气,看起来比实际年龄更年轻一些,顶多三十多岁的样子,标准的鹅蛋脸,皮肤白皙细腻,眼珠乌黑清亮,眼睛瞪的圆圆的,有种与年龄不符的可爱,一看就是单纯没心机的人。

所以,虽然她态度不佳,沈傲雪却并不介意,反而蛮喜欢这个未来的婆婆,只是她这位婆婆也未免太年轻了些,孟歌和她站在一起,她看起来简直像孟歌的姐姐。

“OK!那我们就把事情说清楚!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你们先请坐!”

孟谦拉着气呼呼的徐雅娴坐下,孟歌先招呼沐暖晴坐下,然后拉着沈傲雪坐在他身边,“我再郑重介绍一次,我身边坐着的这位出得厅堂进的厨房的美女,是我孟歌今天刚刚娶回家的老婆沈傲雪,我们已经在民政局领了证,所以我们现在已经是合法夫妻,享有法律保护,傲雪身边那位,是傲雪最好的朋友,叫沐暖晴,是MO医大的老师,今天傲雪第一次来我们家,有点怕生,拉暖晴来壮胆儿的!”

沈傲雪碰了他肩膀一下——这人,怎么什么话都说!

“叔叔好,阿姨好。”沐暖晴礼貌的站起来和孟谦、徐雅娴打招呼。

孟谦连忙摆手让她坐下,沉着脸问孟歌:“孟歌,婚姻不是儿戏,也不是和我们赌气的筹码,你确定你是认真的?”

“当然!”孟歌掏出结婚证掀开,拍在茶几上,“我和傲雪的结婚证,如假包换!”

眼见着苦恋了十几年的男人,和别的女人以亲密的姿势依偎,大红的结婚证更是鲜艳刺眼,心脏一抽一抽的疼,田可欣红了眼睛,猛然起身,“我去帮大家泡咖啡!”

孟歌看都没看她,拍拍身边的沈傲雪,“傲雪,叫人。”

沈傲雪难得有几分羞赧,小声叫了声“爸爸,妈妈”。

孟谦和徐雅娴面面相觑,谁也没应声,孟歌大喇喇伸出手,“爸、妈,拿来!”

“什么?”徐雅娴没好气的瞪他。

“改口费啊!”孟歌一副天经地义的样儿,朝徐雅娴伸着手,“没听你儿媳改口叫爸妈呢?老规矩,赶紧的,改口费!”

沈傲雪脸上飘起一抹红晕,拽了拽他的胳膊,孟歌歪头,没正经的冲她眨眨眼,“没关系,别替咱爸妈省着,孟家的家当虽然比不上沈家,几万块钱的改口费还是拿得出的!”

“死小子,你说什么?”徐雅娴炮仗一样,蹭的就火了,“什么叫孟家不如沈家?我们家哪里比不上你老婆家了?”

“嗯,比得上就好,”孟歌嗯了声,慢条斯理,“我还以为爸妈是舍不得那几万块钱的改口费,才不敢答应呢!”

“你个臭小子,越来越混了!”徐雅娴迎头给了孟歌一记响亮的暴戾,打得孟歌偏过头去。

正在这时,徐雅娴用托盘端了六杯咖啡出来,沐暖晴坐在最外侧,她先将咖啡放在沐暖晴面前一杯,沐暖晴欠了欠身子,说了声谢谢,田可欣仿佛没听到一样,眼睛直勾勾盯着沈傲雪。

沈傲雪就坐在沐暖晴身边,田可欣忽然脚下一个趔趄,连人带托盘里的咖啡朝沈傲雪的方向倒下去,一瞬之间,沐暖晴满脑子只有沈傲雪怀着孩子,决不能让田可欣摔在沈傲雪身上,根本没经过思索,她抬手就将田可欣推了出去。

田可欣重重摔在茶几上,滚烫的咖啡洒了田可欣满身,疼的田可欣大声惨叫,孟歌敏捷的跃过沙发,端了盆凉水过来,推开扑过去查看的徐雅娴,将整盆凉水泼在田可欣身上。

凉水稀释了滚烫的咖啡,降低了黏在衣服上的咖啡的温度,痛意减轻了些,却依然疼的田可欣半伏在茶几上,大声惨叫。

徐雅娴又急又气,一边将田可欣从茶几上扶起来,一边瞪着沐暖晴,怒声呵斥:“你这人怎么这么粗鲁!太过分了!孟歌!你老婆的朋友就这种素质,你老婆还能强到哪里去?离婚!你马上给我去离婚!”

“对不起,阿姨!”沐暖晴慌忙站起身来道歉,“因为傲雪怀了孩子,医生嘱咐她要卧床休养,不能有意外,我情急之下失了手,都是我的错,对不起!”

“你哪里错了?要不是你,现在被咖啡烫的半死的人就是我!”沐暖晴将田可欣推出去时,有些咖啡溅出来,泼在了沐暖晴的手和手腕上,有衣服遮挡的地方还好,没衣服遮挡的地方烫的红肿了一大片,沈傲雪正在查看她被在烫伤的手和手腕,心疼不已,听徐雅娴骂人,火气比徐雅娴还大,拉着沐暖晴站起来,“你嫌我朋友素质低,我还嫌你们不择手段呢!离婚就离婚,谁怕谁?现在就去离,立刻!马上!”

沈傲雪拉着沐暖晴,气冲冲的要离开,被沐暖晴拖住,冲她摇了摇头,“雪,别冲动!”

“我怎么能不冲动?你看你伤成什么样子了,还要被人骂,你忍的了我可忍不下!”沈傲雪低头看了眼沐暖晴的手,整个手腕肿了一圈,手背红肿的像被马蜂蛰了一样。

“我没事,”沐暖晴把烫伤的手从她手中抽出来,藏在身后,“放心吧,回去抹点药膏就没事了。”

徐雅娴看看沈傲雪,又看看沐暖晴,“你刚刚说什么?”

沐暖晴礼貌的冲徐雅娴笑笑,“阿姨,我刚刚说了好多话,您问哪一句?”

“你说……她怀孕了?”徐雅娴神色有些古怪,像是惊喜又像是难以置信,“是她和孟歌的孩子?”

“当然!”沐暖晴低头将沈傲雪孕检的B超从手包里翻出来,递给徐雅娴,“阿姨您看,这是傲雪昨天孕检的B超,宝宝已经快两个月了,医生说宝宝发育的很好,只是傲雪身子有点弱,医生说让她多注意休息,她这种情况肯定经不起人碰撞,我一时情急才失了手,都是我的错,不关傲雪的事,阿姨别生傲雪的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