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214不可思议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019 2014-12-06 10:30:03

  沈芳怡自导自演的这出闹剧,抽空了沐暖晴所有的力气,她精神恍惚的回到玫瑰园的家里,一头扑倒在床上,木木的趴着,一滴眼泪都没掉。

她已经麻木了,她怀疑现在就算沈芳怡立时死了,她也不会再为沈芳怡掉一滴眼泪。

一直听到开门的声音,她才惊觉天色全暗,时间已经很晚了,而她还没做晚饭,她从床上爬起来,冲进卫生间洗了把脸,莫君清推门进来,“老婆,你怎么不开灯?”

“啪嗒”一声,灯亮了,突如其来的光亮让她闭了下眼,再睁开眼时,莫君清已经走到她面前,揽住她的腰,低头仔细看她,“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她不想他担心,圈住他的脖颈,冲他笑笑,“就是有点累了,躺着休息了一会儿,结果忘了时间,你洗手换衣服,我马上去做饭,想吃什么?”

莫君清低头,薄唇逼近她的唇,暧|昧低笑,“我的答案你知道!”

“……”想吃她?

她笑着推了他一下,“别闹!”

“没闹啊!”他箍着她的身子,薄唇在她脸上轻一下重一下的摩挲,“刚刚我进来,一看房间里没有开灯,我就在想,屋子里是不是正在睡着一个小妖精。”

“结果呢?”脸上被他弄的酥酥痒痒的,她偏头躲开,轻软的声音蕴着笑,“失望了吧?”

“怎么会?”他的手掌探入肌肤,抚她柔若无骨的腰肢,“灯一打开,果然让我看到一个勾魂夺魄的小妖精……”

“去!胡说!”妖精都是勾|引男人,她什么时候勾|引过他?

“我有没有胡说,你摸摸看不就知道了?”他抓住她的手,猛的按向他的重点部位。

“啊!莫君清,你硫氓!”她一时不防,手掌猛的按到男性独有的重要部位上,惊的她一声尖叫,推开他要逃,却被他箍住腰肢,一把抱起,扔在床上。

于是,这一晚,莫君清在尽情的享受了他的饕餮盛宴后,才给被他折腾的再也没力气胡思乱想的小女人做了一餐丰盛的晚餐。

过后一段日子,沐暖晴又接到几次沈芳怡的电话,沐暖晴直接把她的手机号打进黑名单,沈芳怡换别的手机号给她打,她一听是沈芳怡的声音立刻挂断,沈芳怡给她发短信,她看也不看直接删除。

折腾了一段日子,沈芳怡终于死心,很多天没再纠缠她,生活终于恢复了平静。

又到了一个周末,已经三月中旬,天气转暖,阳光灿烂,晨起沐暖晴打开窗子,窗外的远天碧蓝的像块没有杂质的水晶,深吸一口清晨新鲜的空气,心旷神怡。

因为是周六,昨晚被莫君清折腾的半死,早上她便睡到自然醒,莫君清给她留了早饭去了公司,她吃过早饭后一个人在家收拾屋子。

十点多,接到沈傲雪的电话,电话里沈傲雪懒洋洋的,气若游丝,“暖,今天有时间吗?”

“有啊,今天我周六休息,”沐暖晴一手拿着手机,一手用花洒浇阳台上的花,“你怎么了?生病了?怎么听起来这么有气无力的?”

“我好像是生病了,最近经常头晕目眩,头痛恶心,偏偏公司里的事一摞一摞,没完没了,弄得我每天回家像累得像练了一天的铁人三项一样,”沈傲雪倚在座椅上,头往后仰,抱着手机,苦着脸抱怨,“暖,再这样下去我一定会累得英年早逝,吐血而死,我发誓,今年年底之前我一定要把我自己嫁出去,找个男人来给我当牛做马,这辈子也不想再碰公司的事!”

“你要想想,你手上这些事,沈伯伯都做了一辈子了,你这才做了几天?现在知道沈伯伯不容易了吧?”沐暖晴嘴上挤兑她,心里却也知道她不容易,她虽然给沈雄飞做了一段时间的贴身助理,公司的大致运营情况都了解一些,但毕竟是新手,要想维持公司的正常运营,付出的艰辛努力,不止她说的这样。

“我爸是男人啊,我又不是男的,凭什么让我做这些?”沈傲雪对着房顶哀嚎,“暖暖,我真不行了,你有没有好男人介绍给我,我真想明天就把自己嫁出去,把这堆烂七八糟的东西都推给那个倒霉的男人!”

“别说那些根本不可能的事,你先告诉我,你头还疼吗?有没有看过医生?”

“疼,疼的要命,”沈傲雪一手砸脑袋,一手拿手机,“每天累得像死狗一样,到家躺在床上就人事不知了, 哪有时间去看医生?”

“你别胡闹,公司的事情哪有身体重要,你现在在哪儿呢?我现在去接你,带你去医院查一下。”沐暖晴放下花洒,将手机夹在下巴和肩膀之间,洗手换衣服。

“我在公司,去什么医院?你帮我做点好吃的给我带来就行了,我最近胃口不好,什么都不想吃,”沈傲雪苦着脸惆怅的叹气,“再这样下去,用不了一年你就得带着好吃的去我坟前看我了。”

“呸呸呸,又胡说,你在公司等着,我这就过去找你!”沐暖晴挂了电话,拿着车钥匙出门。

她踏进沈傲雪办公室的时候,沈傲雪刚冲着两个年轻男子发完脾气,厚厚的资料散落一地,两个男人垂头站着,噤若寒蝉,大气都不敢喘。

沐暖晴走过去,轻声对那两个男人说:“你们先出去吧。”

那两个男人如蒙大赦,仓皇逃窜。

沐暖晴将散落一地的资料捡起来,整齐的堆放在桌上,绕到办公桌后,捏住沈傲雪的双肩给她用力捏了几下,疼的沈傲雪嗷嗷直叫,“暖,刚刚那两个人是你家亲戚啊?”

“不是!”

“不是你在这儿替他们报仇雪恨?”沈傲雪疼的忙不迭拍开在他肩头作孽的手,紧抓在手里,“瞧瞧,瞧瞧,这又细又嫩的兰花指,怎么捏起人来这么狠,疼死我了!”

“我这不是看你浑身是火,帮你降降火气?”沐暖晴将手从她手中抽出来,又拍了拍她的脸,“你看看你,脸色难看的像鬼一样,演贞子连化妆的钱都省了!”

沈傲雪撇嘴,“暖,我发现你自从嫁了莫君清,嘴巴越来越毒了,果然是近墨者黑!”

“行了,别贫了,赶紧和我去医院。”沐暖晴不由分说,拽起她的胳膊往外拖她。

“去什么医院?”沈傲雪抓着桌延儿不肯走,“我一会儿还要开会呢!”

“开会重要还是你的命重要?健康是1其他都是0的道理懂不懂?必须去医院,没得商量!”沐暖晴不肯妥协。

沈傲雪没办法,拿了包和沐暖晴一起出来,和秘书打了个招呼,会议延期。

“你再说一遍,具体什么症状。”问清楚后,好决定挂哪个科的号。

沈傲雪撇撇嘴巴,“头晕目眩恶心头疼浑身没劲儿脾气暴躁看谁谁欠揍!”

沐暖晴白她一眼,“我知道了,我们挂精神科!”

沈傲雪作势要掐她,沐暖晴笑着躲开,“别闹,开着车呢。”

“怕什么?万一有什么事,咱俩是个伴儿,黄泉路上不寂寞,”沈傲雪歪头,把头靠在她肩上,深深叹了口气,“人啊,不能细琢磨,仔细一琢磨,活着什么意思都没有,还不如死了一了百了,一闭眼什么烦恼都没了!”

“又胡说!”沐暖晴嗔她,“你死了倒是一了百了了,沈伯伯怎么办?养你这么大,你一天孝都没尽过,就要到你坟前哭你这只白眼儿狼,他老人家亏不亏?”

“不和你说了,你这嘴巴被你家那只腹黑狼教坏了,越来越不可爱了!”沈傲雪撇撇嘴,挪开身子倚在靠背上假寐。

到了医院,沐暖晴给她挂的内科,中年女医生问清楚沈傲雪的症状之后,开了几张化验单、检验单,又抬头问:“你例假正常吗?”

沈傲雪愣了下,“我最近太忙了,已经忘记上次来例假是什么时候了。”

“嗯,”中年女医生意味深长的看她一眼,把手中的化验单和检查单递给她,“你先去做这几项检查,我看了检查结果之后给你开药。”

“谢谢!”沈傲雪被她看的七上八下,拿着化验单和检验单交了费,先检查了血常规尿常规,又去三楼做B超检查。

望着眼前熟悉的B超室,刚刚还嘻嘻哈哈的沈傲雪,身子渐渐变得僵直。

沐暖晴知道,她肯定是想起了那个没留住的孩子,以前她怀孕时,都是在这间B超室做孕检,如今却已是物是人非。

她安慰的拍拍沈傲雪,挽着她的胳膊陪她进去,沈傲雪躺在床上,尽管她努力装做若无其事,沐暖晴还是可以看出她压抑在心里的悲伤和难过。

B超师拿着探头在沈傲雪的小腹上滑了几下,又按了几下,笑着说:“孕58天,胎儿发育很健康。”

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将沈傲雪和沐暖晴两个人都给惊住。

怀孕了?

58天?

胎儿?

是……孟歌的?!

沈傲雪整个人完全傻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3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