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210诡异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023 2014-12-05 00:02:06

  沐暖晴笑了下,亲昵的挽住莫君清的手臂,“他是我老公,我们已经登记结婚了,目前正在筹备婚礼,等哪天婚期定下来,请李老师务必赏光。”

  李艾可看向莫君清的眼里,赤果果的写着“觊觎”两个字,于是沐暖晴大大方方的将她的觊觎扼杀在摇篮里。

  这功夫,又过来几个平日里与沐暖晴相熟的老师,围着沐暖晴和莫君清打趣,沐暖晴一一为他们介绍过后,借口有事,与莫君清一起离开。

  李艾可站在原地,愤恨的盯着凯迪拉克闪眼的车屁股,不屑的哼了声,“说的好听,还说什么已经登记结婚了,我看她纯粹在做梦,一定是莫总玩弄她,她在给莫总做晴人,莫总那种豪门贵族怎么可能娶她那种出身的女人?”

  “怎么不可能?”平时与沐暖晴关系不错的一个女老师出声,为沐暖晴打抱不平,“沐老师是我们MO医大公认的美女老师,又漂亮又有才华,我觉得莫大少爷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是天经地义顺理成章的事。”

  李艾可懒得反驳,只是恨恨的咬牙,跺了跺脚。

  论身材论姿色论能力,她比沐暖晴只有过无不及,怎么可能沐暖晴捞到一只MO城最大的金龟婿,她却连只海龟都没捞到?

  她才不信沐暖晴已经和莫君清登记结婚了,像莫君清那种男人,从不轻易被婚姻束缚,即使结婚也必定是豪门千金,怎么可能娶沐暖晴那种货色?

  沐暖晴简直满口鬼话,她坚决不信,死也不信!

  还婚礼呢!

  她倒要看看,几个月后,她等来的是他们的婚礼,还是沐暖晴被抛弃的结局!

  想到李艾可见鬼般吃惊的样子,沐暖晴心情好的不得了,回家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慰劳她家给她赚足了面子的金龟婿老公。

  第二天放学前,沈傲雪给她电话,约她晚上吃饭,她欣然应允,挂断电话后给莫君清打过去,准备说给他一声,晚上不要等她吃饭了,自行解决,哪知道莫君清人已经在学校大门外了。

  她气喘吁吁的跑出去,今天他换了一辆迪尼奥欧,漆黑铮亮夺人眼球,依旧停在门外最显眼处。

  见她跑过来,他含笑迈出车外,伸手去接她肩上的包。

  “你怎么又来了?”今天MO医大流言四起,也有说她被高官饱养,也有人说她做了富商晴人,总之各式各样,花样百出,真正对的没听到几个。

  “听这语气,我是被嫌弃了吗?”莫君清故作委屈。

  “哪有?”沐暖晴抿了唇笑,“我是怕你太辛苦。”

  “居然会说甜言蜜语了?”他又故作讶异,拥着她的肩膀将她推进车里,“有进步!孺子可教也!”

  “傲雪约我吃饭,一起去吧。”他正弯下腰替她系安全带,她清幽的气息拂在他脸上,他一颗心突的一跳,歪头在她唇上轻啄了下。

  “你……”沐暖晴吓一跳,捂住嘴巴,连忙往车外看,有没有被人看到。

  莫君清见她做贼一般的样子,好笑的揉了揉她的发,“怕什么?我们合法的!”

  “别闹!”沐暖晴推他,“你别忘了,我是人民教师,被我的学生看到怎么办?”

  “你的学生也已经到了合法恋爱的年纪了,你刚好可以给他们做一个表率,”莫君清转过去,坐进驾驶室,偏头笑看她,“你若是上一堂名为《论怎样成功钓得金龟婿》的大课,必定人满为患。”

  “你这是出的什么馊主意?沐暖晴推他一下,笑嗔了一眼,“赶紧开车吧,别让傲雪等急了。”

  沈傲雪把约会的地方定在了初雨酒吧,她这些日子脱胎换骨,整个人都扑在沈家的公司上,忙的昏天暗地,像个陀螺一样团团转。

  好容易今天得了个空能喘口气,迫不及待的叫沐暖晴出来,陪她轻松一下,没想到沐暖晴居然把莫君清带来了。

  沈傲雪趁莫君清不注意,偷偷掐了沐暖晴一把,“你丫太过分了,明知道我正为爱内伤,我这小心脏被刀划的满满都是口子,你居然把你家金龟婿拽来刺激我,你丫的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厚道了?”

  “我哪有?”沐暖晴白她一眼,“是莫君清去接我下班,我连家都没回就赶过来陪你,我对你多好,你居然还挤兑我,是你越来越没良心了才对!”

  “行啊,暖!”沈傲雪瞄了莫君清一眼,“做了几天金龟婿夫人,嘴上功夫见涨啊!”

  沐暖晴推了她一把,“行了,别闹了。”

  沈傲雪看看莫君清,又看看沐暖晴,咂了下嘴巴,“这样不行,你们夫妻俩坐在这儿,我当电灯泡算怎么回事儿?我多叫几个人来,人多了热闹。”

  她原本是想和沐暖晴两个人打发时间的,多了莫君清怎么看怎么别扭,于是她呼朋引伴,时候不大就招来四五个与她年纪相仿的朋友,有男亦有女。

  莫君清的身份摆在那儿,沈傲雪的朋友刚开始有些拘谨,但都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几杯酒下肚,气氛很快HIGH起来。

  莫君清是适应环境能力超强的人,虽然人人能感觉到他身上的帝王般尊贵气质,但又不会显得咄咄逼人,年轻人讲究多个朋友多条路,朋友的朋友亦是朋友,沈傲雪的朋友都乐意和他亲近,而沐暖晴主要是陪沈傲雪,只要她开心,怎么都成。

  一群人年纪差不多,越闹越欢,已经十点多了,还没要散的意思,沈傲雪一整晚都没心没肺的笑,很快被人灌醉,沐暖晴知道她压力大,发泄一下是好事,也不拦她,反正莫君清在,也不怕出事,喝多少也能送她回家。

  气氛正HIGH时,沐暖晴的手机响了,包房里太吵,什么都听不见,她拿着手机到走廊里接电话。

  她前脚出去,沈傲雪后脚跟了出去,别人都以为她去找沐暖晴了,都没在意,哪知道,她其实去找卫生间。

  夜晚的酒吧纸醉金迷,灯光幽暗,她喝得摇摇晃晃半醉半醒,朝走廊尽头的洗手间走去。

  她醉的脚步不稳,靠着墙壁贴墙走着,经过一间包房时,那间包房的房门忽然打开,砰的一声将她撞倒在地。

  突如其来的疼痛让她清醒了些,抬头看时,一个穿着超短裙的女人跌跌撞撞的从包房里被人一脚踹了出来,比她摔的还狠。

  女人惨呼一声,长发在脸上凌乱的披散开,手臂堵住嘴巴呜呜咽咽的哭,“孟大哥,你相信我,是伯父伯母让我来的,东西也是他们给我的,我们也是为了你好!“

  “闭嘴!”孟歌出现在门口,双眼猩红的瞪着她,“你给我滚,马上滚!”

  他神情暴虐,目光狠厉,女人却不甘心,挣扎着起来扑上去,“孟大哥,我求求你让我照顾你好不好,你这样会死的,你真会死的!”

  “滚!”半清醒半疯魔的孟歌,一把将女人推倒在地上,“马上滚,别再让我见到你!”

  女人掩面哭着跑了,沈傲雪已经扶墙站了起来,疑惑的看了一眼满脸通红的孟歌,“孟歌,你怎么了?”

  “我没事!”孟歌认出沈傲雪,狠厉的眼神缓了下,伸手就要关门,将沈傲雪将门抵住。

  “你脸怎么这么红?生病了吗?”沈傲雪担心的将手探上他的额头,吓的一缩手,睁大眼睛,“怎么这么烫?你疯了,烧成这样还不进医院,你想死啊!”

  “别管我,我没事,你走吧!”孟歌凭着脑中最后一丝清明,用力往外推她。

  “说什么鬼话,你都这样了,我不管你怎么行?跟我走,我送你去医院!”

  沈傲雪抓住他的胳膊往外拖他,孟歌用力挣扎,沈傲雪怎抵得过他的力气,拉拉扯扯间,沈傲雪被他带进了房里,不知道被什么绊了一脚,整个人压在孟歌身上,连带着孟歌一起摔倒在地。

  感觉到馨香柔软的身子压上自己的身体,柔软的发丝搔痒的拂过他的脸颊脖颈,孟歌脑中仅剩的一丝清明也被燃烧殆尽,咽喉中发出一声野兽般的狂吼,猛的吻在沈傲雪唇上。

  他如此疯狂失控,沈傲雪便是再迟钝也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手打脚踢疯狂挣扎,孟歌拥着她的身子站起,将她压倒在墙上,用仅存的一线理智锁了房门。

  房门关上,屋子里瞬间暗下来,爱昧的灯光刺激着人的感官,孟歌的思绪一片混沌,整个人只剩下疯狂的索取掠夺。

  沈傲雪挣扎出一身大汗,几分酒意被吓去了九霄云外,拼命在他身下挣扎,撕扯之间,两个人再次摔在地上,孟歌压着沈傲雪的身子,沈傲雪想叫救命,嘴巴却被他的嘴巴堵的死死的。

  身上的男人像一头发狂失控,狠狠占有了她。

  当他完全占有她的那一刻,沈傲雪眼前黑了下,几乎晕死过去。

  以前所有做过的噩梦加起来,也没有此刻这个噩梦可怕。

  她居然被孟歌给强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3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