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189含情脉脉,缱绻温柔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065 2014-11-28 01:28:12

  话是这样说,沐暖晴还是看到一串又一串眼泪顺着她的脸颊流下来,她拿过纸巾给她轻轻擦拭,“雪,别哭了,医生说流产和小产差不多,都要注意保养身子,不能哭、不能提重物,也不能吃凉东西,不然会落下病根。”

“我没事,”沈傲雪偏头看她,又扯了扯嘴角,“暖,我想一个人静静,你回去吧,把小丁和小岚叫过来就行了,我已经习惯她们照顾了。”

“好,我马上给她们打电话。”小丁和小岚是沐暖晴帮沈傲雪请的私人看护,手脚利落人也聪明伶俐,沈傲雪对她们很满意,一直留她们在身边照顾。

等小丁和小岚来了,沈傲雪和孟歌才一起离开。

“去哪儿?我送你。”孟歌把车开出停车场,停在沐暖晴身边。

沐暖晴想了下,“去云华商场吧,我想买些东西再回家。”

孟歌将车停在云华商场门前,“你去吧,我在外面等你。”

“不用了,”沐暖晴下车,从车窗里望他,“你回去忙吧,我一会儿坐计程车回去就行了,我可能要逛很久。”

“好吧,那你小心。”

沐暖晴目送孟歌的车离开,回身进了商场。

她买了些日常用品,顺道拐去了卫生间,刚一进门,一声惊叫骤然而起,紧接着一个女孩儿猛然朝她跌过来,她条件反射般把那女孩儿接在怀里,那个女孩儿才免于摔倒在地的厄运。

“谢谢你、谢谢你!”那个女孩儿一手抚着沐暖晴的手臂,一手拍自己的胸口,脸吓的煞白,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走的太急,没看到地下一滩水,狠狠滑了一跤,险些摔个头破血流,吓死我了!”

“没事了,下次小心些就行了。”沐暖晴扶稳她的身子,缓声安慰。

女孩儿绽颜一笑,松开沐暖晴的胳膊,朝她伸出手,“我叫竹露,孟竹露,谢谢姐姐救命之恩!”

沐暖晴伸手与她握了握,“什么救命之恩?哪有这么严重?”

“当然这么严重!”孟竹露忽闪了下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我刚真要是摔在地上,说不定一下摔到脑袋,也许摔傻了,也许干脆一头摔死,所以是救命之恩!”

“也许只是摔的有点痛,什么事都没有呢,”沐暖晴笑笑,“你没事就好,我进去了!”

“等一下!”孟竹露一把抓住她,“姐姐,我爸常说,做人呢,滴水之恩要涌泉相报,刚刚你帮了我,我在外面等你,请你喝咖啡!”

“不用了,”沐暖晴微笑着婉拒,“举手之劳而已,我还有事,急着回家,你快去忙吧,别等我了。”

说完之后,沐暖晴进了卫生间,等她出来,孟竹露居然真没走,笑着快步迎过来,亲昵的挽住她的胳膊,“姐姐,我觉得你看起来很眼熟,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

沐暖晴打量了孟竹露一下,二十上下岁的年纪,巴掌脸,尖下巴,水灵灵的大眼睛,眼角微微上翘,清纯中透着一股勾人的妩媚,与刚出道时的范冰冰有七八分的相像。

她摇摇头,“应该没有。”

这么漂亮出色的女孩儿,如果她见过,肯定不会忘记。

“可我见到姐姐第一面就觉得好亲切,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孟竹露笑的干净纯澈又亲切,让人无法拒绝。

沐暖晴笑笑,“我叫沐暖晴,是WO医大的老师,你是不是医大的学生?”

“哇,原来姐姐是大学老师啊,好厉害!”孟竹露睁大眼睛,一副崇拜到不行的样子,“我确实在WO城读大学,只可惜不是WO医大,是WO商学院……啊!我想起来了!”

孟竹露忽然停住脚步,眼睛晶亮的盯住沐暖晴,“姐姐是不是到我们公司去过?我今年大四了,在莫氏实习,我记得我好像是在莫氏见过姐姐!”

莫氏?

她在莫君清的公司实习?

刚刚她还以为孟竹露是刻意搭讪,现在看来,是她多心了,孟竹露的确见过她。

“是,我是去过莫氏。”因为她老公是莫氏的老大。

想起莫君清,她心上蓦然甜了几分,唇角微微上扬,刚分开不久,又开始想念。

“姐姐,我们真是有缘,之前在莫氏遇到,今天你又救了我,说什么我要请你喝咖啡!”孟竹露紧抓住沐暖晴的胳膊不放。

“不了,”沐暖晴挣脱她的手,淡笑着说:“我今天确实有事,改天吧,改天再遇到,我请你!”

“那说定了哦,下次再遇到姐姐,姐姐一定要请我喝咖啡!”孟竹露不好再坚持,只得作罢。

沐暖晴终于摆脱她,与她挥手作别。

她一向性子清冷,不是很熟的人很难接近她,像孟竹露这样,第一次见面就能亲热的姐妹相称,是她无法理解的世界。

回到玫瑰园的公寓,时间已经不早了,她洗漱了下,换了衣服,凑合着吃了点东西,觉得浑身上下累的像散了架一样。

躺在床上想休息一会儿,却怎么也睡不着,脑袋里转来转去都是沈傲雪苍白失色的脸,失魂落魄的样子。

她翻来覆去好久,脑袋里像上了发条一样,胡思乱想,根本停不下来,实在睡不着,她只好认命的爬起来,找出准备的食材,打算给莫君清做些他喜欢的西点。

其实有时候,做家务可以静气宁神,开着练习瑜伽时的音乐,看着精致的甜点一个一个在自己手中成型,燥乱不已的心,终于渐渐平静下来。

等到莫君清回来,她已经做好了一桌子色香味俱全的佳肴,和两盘卖相极好的甜点。

“今天什么日子,这么丰盛?”莫君清自身后拥住她的腰,下巴抵在她的肩头,嗅她身上清幽的女儿香,一天的疲累这一瞬间,似乎一扫而空。

“不是什么好日子。”她叹息了一声,回身圈住他的脖子,将这一天发生的事情细细说给他听。

“确实看不出,钟浩是这性子的人,”莫君清拉她在桌边坐下,将筷子塞进她手里,“别想了,事情已经发生,多想无益,傲雪还很年轻,早和钟浩分了也好,不至于耽误一辈子。”

“我也这样想,”沐暖晴一下一下的咬着筷尖儿,“傲雪这么年轻,这么漂亮,以后总会遇到一个真心喜欢她、懂的珍惜她的男人。”

“竹笋才能吃,竹子你咬的动吗?”莫君清拨掉她嘴里的筷子,往她嘴里塞了一个虾仁,“别想了,吃饭!”

晚上,洗漱过后,沐暖晴躺在莫君清怀里,轻轻叹息:“我和傲雪真是难姐难妹,一起没了孩子,只是她比我更可怜,我还不知道宝宝来了,虽然也很心疼,但毕竟感情没那么深,傲雪的宝宝已经在她肚子里待了四个多月,肯定比割她心上的肉还疼。”

“我也很心疼,”莫君清怜惜摸摸她的脸,“你比以前又瘦了,是我这当老公的错,到现在还没光明正大娶你进门,还让你受了这么多委屈。”

“不关你事,”沐暖晴又往他怀里偎了偎,枕在他的胸口,闭着眼喃喃:“是我自己鸵鸟,不肯接受事实。”

莫君清轻轻拍拍她,“那你什么时候才能不鸵鸟了,接受你已经是莫家少夫人事实?”

“再等等吧?”她睁眼,仰着小脸看他,“现在不是有很多隐婚的夫妻吗?照样过的很幸福。”

莫君清捏捏她的脸颊,“我的底线是在你下次怀孕的时,我们必须公开已经结婚的消息,并且马上举行婚礼,我们可以做隐婚夫妻,但我绝对不允许我们的孩子做隐婚子女。”

“当然,”沐暖晴抿唇笑笑,“等我们有了宝宝,我们立刻举行婚礼,为了我们的宝宝,我一定会很勇敢!”

“乖!”莫君清低头吻了她一下,望着她嫣红的小嘴,抚着她温柔的娇躯,郁闷的叹息,“只是最近几个月我们是没机会了!”

沐暖晴前阵子流产,医生嘱咐他们要禁房|事,莫君清虽然蠢蠢欲动,但为了沐暖晴的身体健康,他只能强自忍着。

感受到他身体的变化,沐暖晴默默离他远了一些,在他薄唇上轻吻了下,“睡吧,晚安!”

她回过身去,背对着莫君清,莫君清低笑了声,从她身后圈住她的身子,“怎么?怕我吃了你?”

“我知道你不会,”他对她的好,她比谁都清楚,“不想看你忍的那么辛苦……”

“没事,”他吻了吻她的发,“睡吧,晚安!”

圈着她温软的身子,熟悉的清雅女儿香窜入他的鼻孔,身体燥热,血液在血管里四处冲撞,虽然是种煎熬,但依旧舍不得远离她。

折腾了许久才沉沉睡去,第二天睁眼,怀里已经空了,推门出去,纤细的人影正在厨房里忙碌,桌上香喷喷的米粥热气腾腾,他凝眸良久,唇角逸出一抹淡笑。

以前,没遇到她时,他拥有很多,但却从来不是他想要的。

他想要的,不过如此刻这样,晚上可以拥着自己喜欢的人安稳入睡,清晨醒来,那人愿意为他做一顿可口的早餐,冲他回眸一笑,叫他的名字,含情脉脉,缱绻温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