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173小别胜新婚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037 2014-11-22 17:56:02

  “什么事?”

况蔚蓝端起茶几上的果汁浅啜了一口,咂了咂滋味,“很简单……和我表哥离婚,嫁给我哥哥!”

“……”仿佛一盆凉水兜头泼下,将刚刚的兴奋激动全部冻结在血液中,过了好久,沐暖晴才听到自己用很冷静的声音问:“如果我说……我做不到呢?”

况蔚蓝又是眨眼一笑,一派天真烂漫,“暖暖姐,你可要想清楚,我延霄哥是沈家二儿子的救命恩人,只要他一句话,沈老先生就可以救我哥,同样的,也只要他一句话,就算你跪在沈老先生脚下去求沈老先生,他也会见死不救,毕竟生生死死这回事,沈老先生见多了,每个都要他救,他还不得累死?”

“蓝蓝……”沐暖晴盯着况蔚蓝,艰难启齿,“南月哥可是你亲哥哥,你怎么忍心这样对他?”

“就是因为他是我亲哥哥,我才会向你提出这个要求啊!”况蔚蓝深深叹了口气,眼中尽是同情怜悯的神色,“暖暖姐,你想啊,一个人活在这世上,如果不能和自己心爱的人相依相守,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哥很爱你,如果娶不到你,就算沈老先生给他做手术,治好了他的心脏病,也治不好她的心病,他活在这世上,也无趣的很,可是如果你能和我表哥离婚,再嫁给我哥哥,他就能很幸福很幸福啦,我就这么一个哥哥,当然要为他的幸福着想,所以啊,为了我哥着想,我才会向你提出这个要求。”

沐暖晴沉默了许久,才淡淡说:“如果我不答应呢?”

况蔚蓝摊开手,“那就让沈老先生不要给我哥做手术了,反正娶不到自己心爱的女人,做了手术也会不开心一辈子,说不定哪天就郁郁而死了,做不做手术没差的。”

“蓝蓝,我想你误会了,南月哥对我也只是兄妹之情,他从没想过要娶我,而且他在你们母亲病床前发过毒誓,这辈子绝不会娶我,等他做完手术之后,我们帮他和张依依离婚,他早晚会遇到一个心爱的女人,娶妻生子,幸福快乐的生活一辈子,他不会娶我,即使你逼我和莫君清离了婚,他也不会娶我!”沐暖晴明知道希望渺茫,还是做着最后的努力,试图可以说服她。

“我不信!”况蔚蓝撇撇嘴,“我们兄妹同心,他是我亲生哥哥,他心里想什么我最清楚了,这世上,他最爱的人就是你,只有娶了你,他才会开心,所以,你一定要和我表哥离婚,然后嫁给他,我才肯让沈老先生为他做手术。”

沐暖晴无奈的揉揉眉心,“蓝蓝,要我怎么说你才肯相信?你哥哥不会娶我,即使我和你表哥离了婚,他也不会娶我!”

“你怎么说我也不会信!”况蔚蓝嘟唇,冲她做了个鬼脸,娇憨无邪的样子,“反正我就是心疼我哥嘛!我要帮我哥娶到他最心爱的女人,让他开开心心一辈子!所以呢,除非答应和表哥离婚,和我哥结婚,不然你说什么,我都不会让沈老先生为我哥做手术!”

“蓝蓝,”沐暖晴抿了抿唇,“你是不是因为喜欢莫君清,所以才非要逼我和莫君清离婚?”

“啊!暖暖姐,你怎么会这么想呢?”况蔚蓝惊讶的睁大眼睛,“就算你和我表哥离婚,表哥也不一定会娶我,到时候还不一定会便宜了谁家的女人,我怎么会做这种受累不讨好的傻事?我做这些,完全都是为了你和我哥哥着想,你和我哥哥,明明两情相悦,互相深爱,却偏偏不能在一起,太没天理了,所以我才要帮你们!”

她委屈的扁嘴,泪眼盈盈的看着沐暖晴,“暖暖姐,你怎么可以把我想的这么卑鄙这么坏,我好伤心哦!”

沐暖晴无力的摇了摇头,“暖暖,我说过很多次了,你哥哥不会娶我,绝对不会!你别任性了好不好?”

“不好!”况蔚蓝任性的嘟唇,“反正我已经打定主意了,你和表哥离婚,嫁给我哥,我就让沈老先生给我哥做手术,如果你不同意,我就不让沈老先生给我哥做手术,沈老先生听我延霄哥的话,而延霄哥最宠我,最听我的话,所以……暖暖姐,你要好好想清楚哦!”

“蓝蓝,”沐暖晴心乱如麻,心痛如绞,满眼疲惫的看着她,“难道没有一点可以商量的余地吗?”

“没有哦!”况蔚蓝伸出一根嫩白的手指,左右摇了摇,“二选一,绝对没有第三个选择!”

“好吧,”沐暖晴拿着手包起身,“我回去考虑一下,过几天再给你答复。”

“好啊,”况蔚蓝随她站起,笑的天真无邪,“暖暖姐,你要尽快哦,你知道,心脏病随时都有可能发作,晚一天手术,我哥哥就多一份危险,他的生死现在掌握在你的手里,到时候他真有什么意外,暖暖姐可是会悔恨终身的。”

沐暖晴原本已经回过身去,听她这样说,又回头看她,“蓝蓝,你应该比谁都清楚,南月哥的生死现在不是掌握在我手里,而是掌握在你手里,既然你知道的这么透彻明白,为什么不及早给他安排手术,他是你亲哥哥,难道你一点都不担心他?”

“暖暖姐,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况蔚蓝睁大水灵灵的眼睛,委屈的看着她,“这些日子我为了联系沈老先生,吃不好睡不好,为了治好我哥哥的病,让我做什么都可以,连手术费、护理费、营养费什么的我都准备好了,就等着你点头同意和我表哥离婚嫁给他了,我哥哥现在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我做什么都为他着想,以他为第一位,所以我一定要帮他娶到他最心爱的人,因为我真的好爱好爱他,舍不得他有一点的伤心难过,所以,暖暖姐,拜托你快一点和我表哥离婚啦,拜托拜托!”

她双手合十,轻轻跺脚,做出哀求撒娇的样子,纯真无邪,惹人怜爱到极致,可看在沐暖晴眼里,却只觉得心里发寒,冷的厉害。

她知道,就算她今天磨破了嘴皮,况蔚蓝都不会让步,只能沉默的转身。

她的手刚搭上门把手,况蔚蓝忽然冲着她的背影说:“对了,暖暖姐……”

她开门的动作僵住,却没有回头。

况蔚蓝笑盈盈的走到她身边,“暖暖姐,今天我和你说的这些话,是我们姐妹之间的贴心话哦,你别告诉其他人,不然我哥要是嫌我多事,臭骂我一顿,我一定会伤心,我伤心点也没什么啦,就是我延霄哥太麻烦,他最宠我了,最看不得有人欺负我,万一让他看到我哭,跑去告诉沈老先生,不让他给我哥做手术,那就麻烦了!”

沐暖晴盯着她纯真无邪的笑脸看了一会儿,淡淡说了句:“蓝蓝,你今天画的妆很好,很美丽,很精致,几乎天衣无缝,无懈可击,可是,无论怎么伪装,真的就是真的,假的就是假的,我还是看得出你打了两层粉底,扑了一层腮红,还有……你的假睫毛歪了!”

说完之后,她用力转动门把手,打开门,头也不回的离开。

她心里一团乱麻,根本无心工作,想起今年的年假还没休,周一到了学校之后,她和其他老师,办了调课,把十五天的年休假请了下来,以便专心解决许南月的事。

莫君清今天回国,她决定和莫君清开诚布公谈一谈。

沈老先生是欠的况延霄的人情,不是况蔚蓝的,况蔚蓝能说动况延霄,相信莫君清也可以,她没那么傻,任由况蔚蓝摆布。

晚上,莫君清风尘仆仆的到家时,沐暖晴已经做好一桌子的好菜等他。

他一进门,立刻迫不及待地将沐暖晴抵在墙上,一通狂风骤雨般的热吻后,他揽着她的身子轻轻的晃,“怎样?在家乖不乖?有没有想我?”

沐暖晴只笑不搭,将他推进浴室,“快去洗澡,准备吃饭。”

莫君清洗完澡出来,径直将沐暖晴扑倒在床上,“吃饭什么的不急,吃你比较急,饿死我了!”

不管沐暖晴怎么推拒,他不由分说吻下去,时候不大就沐暖晴吻的晕头转向,很快缴械投降,只能任他为所欲为。

人们口中的小别胜新婚,大抵如此,他像是要把这几日亏掉的,一夕之间全部补回来,没玩没了的折腾,狂烈如火,将沐暖晴烧的体无完肤,只有承受申吟的份儿。

终于折腾到筋疲力尽,他圈着她香软的身子用力吻了下,“回家真好!抱着老婆的感觉真好!”

沐暖晴被他折腾的有气无力的趴在床上,长发凌乱的披散着,想掐他一把都懒的伸手,“莫君清,你越来越过分了!”

“哪儿有?”他倾过身子去,凑到她耳边,轻轻咬着她的耳垂坏笑,“我这是在像我老婆证明我的清白,我在国外时可是规规矩矩的,全部的热情只在我老婆一个人身上释放,别的女人我连看都懒的看一眼,我多忠诚,应该好好表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