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177有图未必有真相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046 2014-11-24 01:08:02

  沐暖晴剧烈颤抖着,下面那些话根本难以启齿。

“沐暖晴!你别血口喷人!”况蔚蓝还未说话,况延霄先火了,“你真是狗咬吕洞宾!蓝蓝认回了这个亲哥哥,不知道多开心,对他多好,好的我这个做哥哥的都要吃醋了,你居然用这种可笑的事情污蔑她,你真是……”

“够了!”莫君清打断他的话,眸中一片清冷,“延霄,你要记住,她是你表嫂,你不尊重她就等于不尊重我?”

“尊重她?你让我尊重她?”况延霄呵了一声嗤笑,“我凭什么尊重她?你知道我们昨晚冲进房间时,她正在干什么?她正被别的男人压在身下,颠鸾倒凤!你让我尊重她?表哥,真看不出你是这么心胸宽广的男人,戴绿帽子也能戴的这么心安理得。”

“你胡说!”沐暖晴有羞又怒,忿然盯紧他,“昨晚南月哥失去理智,只是在撕扯我的衣服,他什么都没做,血口喷人的是你!”

况延霄冷哼了声,“他什么都没做,不是他不想做,是还没来得及做,要不是司曜哥去的及时,你们接下去要多什么,傻瓜都一清二楚!”

“你……”沐暖晴羞愤的咬住下唇,又气又怒,恨不得冲过去杀了他。

她刚刚失去了孩子,还要承受这种侮辱,为什么,为什么上天要对她这么不公平,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哥,你别说了,”况蔚蓝拉拉况延霄的衣服,同情的看了沐暖晴一眼,“虽然我听说暖暖姐的妈妈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但我相信暖暖姐不是,暖暖姐一看就很干净纯洁,这中间一定是有什么误会。”

“是啊,”况延霄又是一声冷哼,“你也说她妈是水|性|杨|花的女人喽?这就叫家学渊源,有其母必有其女!”

“够了,况延霄,你给我出去!”莫君清压住心中冷怒的火气,压低声音轻喝,不想在这里发作。

“哼,你以为我想进来?不是蓝蓝心肠软,非要过来看看,我才懒的打理这种女人!”况延霄知道莫君清很看重亲人间的感情,不管他多过分,他都不会把他怎样,有恃无恐。

他发够了牢骚,转身想走,被况蔚蓝一把抓住,“哥,别走啊,我们不是还有东西没给我哥看?”

“哦,对了!”况延霄这才想起,将手中的档案袋扔给莫君清,“昨天寄到我办公室,让我转交你的。”

莫君清捏了捏档案袋,“什么?”

“我哪儿知道?”况延霄耸耸肩,“你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

莫君清漫不经心的将档案袋打开,几张照片不经意间滑落地上,况蔚蓝将照片捡起,讶异惊呼:“诶?这不是暖暖姐和哥哥吗?”

她将档案袋抢过去,将档案袋中的照片全都倒在床头桌上,一张张翻看,扁扁嘴巴,“暖暖姐,我就说你和表哥在一起很委屈,想和我哥在一起吧?你看你抱着我哥,哭的多委屈,多伤心?你为什么不承认呢?我说了我会帮你们的!”

“照片?什么照片?”

从沐暖晴的角度看不到那些照片,她想坐起来,莫君清温柔按住她,“别动,我拿给你看。”

莫君清将那些照片拿了几张递给沐暖晴,沐暖晴只看了一眼,脑袋就轰了一声,嗡嗡直响,头晕目眩的厉害。

“算了,别看了,没关系,我不会信。”莫君清见她原本失色的脸颊更加苍白,将照片从她手中抽出去,扔在一边。

“为什么不信?”况蔚蓝不解的睁大眼,“表哥,你不能这样!你看暖暖姐抱着我哥哭的多伤心?你看她脸上的神情多痛苦?你看她看着我哥的目光多心疼?暖暖姐不爱你,她喜欢的是我哥,你勉强她和你在一起,她会痛苦一辈子,你要是真喜欢她,你就应该成全她,放她自由!”

“蓝蓝,”莫君清盯着况蔚蓝看了一会儿,漆黑的眼珠幽沉如海,“暖暖和许南月刚刚在酒店被简司曜撞见,今天我就收到这种爱昧照片,你不觉得一切太巧合吗?”

“我不觉得啊,”况蔚蓝圆睁着清澈透亮的眼睛,像个天真无邪的孩子,“我相信暖暖姐和我哥哥是真心相爱,他们彼此相爱,肯定经常私会,大家都生活在一个城市,凡事都讲求几率,他们私会的多了,总会被熟人撞见一两次,所以他们才会被拍下这些照片、被司曜哥撞见他们一起幽会,还有啊,这一点都不奇怪啊!表哥,我说句实话你别生气,我觉得啊,暖暖姐肚子里的孩子说不定是我哥哥的,其实那孩子有可能是我亲侄子呢,唉……”

她长长叹口气,心疼惋惜的不得了的样子,“可惜我都没见到他,他就没了……”

“蓝蓝,”莫君清盯着她,忽然轻笑了声,目光幽沉如暗夜中深邃无垠的海面,“你很聪明,但别人也不傻,我但凡蠢一点,莫氏公司也不会有今时今日,你和延霄先出去,这件事我会彻查,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我会拿出证据,让你们心服口服!”

“表哥,你怎么说这么高深莫测的话,人家都听不懂,”况蔚蓝不依的嘟唇,有点赌气的站起来,“哼!走就走!不过我告诉你哦,不许欺负暖暖姐,更不许欺负我哥,不然我告诉爸妈,说你欺负我,让他们找你算账!”

莫君清扯了扯唇角,唇边一抹意味不明的弧,“把司曜叫进来。”

“哦,那我们先回去了,需要我们帮忙的话,给我们电话。”况蔚蓝应了声,冲他嘟嘟嘴巴,说不出的天真可爱。

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门外,沐暖晴闭上眼,由内而外的冷,“她好可怕!”

莫君清拍拍她,目光清寂如雪,“没事,我信你。”

沐暖晴心里一暖,更紧的往他怀里偎了偎。

原来,最彷徨、最无助、最伤心的时候,最动听的三个字不是我爱你,而是我信你!

脚步声响,简司曜缓缓走进来,双手插着兜,额前碎发凌乱,下巴冒出青色的胡茬,目光疲惫,说不出的颓废。

“曜!”莫君清松开沐暖晴,走过去,手搭上他的肩膀,“我知道你心里比我们更难受,事情已经发生了,自责也于事无补,忘了他!”

“是啊,”沐暖晴也诚恳的看着他,“司曜!昨晚要感谢你及时赶到才对,不然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我很感激你,真的,很感激!”

“可是……那个孩子……”简司曜眼中的痛意那样深沉,铭心刻骨。

想到他居然一脚踹没了三哥的孩子,他就懊恼的恨不得杀了自己。

他总是这么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上次打的严希晨昏迷不醒,这次居然活生生弄没了三哥还没出世的孩子,他真是该死!

莫君清拍拍他的肩,“连我们都不知道他的存在,又怎么能怪你?你是无心之失,谁也不想的。”

“是啊,”沐暖晴垂下头,“更何况你想踹的人根本不是我,是我自己扑上去的,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和你一点关系没有,你千万别自责,不然我心里更难过。”

简司曜勉强笑笑,“行,我知道了!”

莫君清勾了勾唇角,拍拍他的肩,“回去休息吧,有事我会找你。”

“好,我等你电话,”简司曜看向沐暖晴,“小嫂子,你好好休息,改天我再来看你。”

“嗯,”沐暖晴点点头,“路上开车小心。”

“知道了,”简司曜转身想走,忽然又回过身来,“对了,三哥!”

“嗯?”

“我昨晚在走廊里站了一夜,我仔细想过了,昨晚我不是无意间撞见小嫂子,而是被延霄和蔚蓝引到那边去,所以……”

莫君清点头,“我明白!”

他们兄弟间那么多年的感情,不用说太多就能明白彼此的心意,彼此交换了个眼色,简司曜转身离开。

莫君清坐回沐暖晴身边,沐暖晴抱住他的腰,抬头看他,“司曜的话什么意思?他是不是想说……”

莫君清笑笑,宠溺的捏捏她的鼻尖,“你现在什么都不要想,乖乖把身体养好,其他的事情,全都交给我,我会还你和许南月一个清白,嗯?”

“嗯!”她重重点头,不再说话,将头偎进他怀里,闭上眼睛。

她信他,就如同他全心全意的信任着她一样,全心全意的信赖他!

过了一会儿,她像是想起什么,猛然睁开眼,“对了,莫君清,那些照片……”

“嗯?”莫君清垂眸看她,目光中淡淡不解的神色。

“我是说你刚刚收到的那些照片,”沐暖晴指了指床头桌上的档案袋,“那天南月哥约我见面,问了我许许多多奇怪的话,我猜可能是蓝蓝和他说了些什么,他问我你是不是打我、虐待我,我解释了几句,后来他就很伤感的说,希望我过的好,他要是有什么万一的话,才不会遗憾,我就很害怕,很伤心,后来就哭了起来,南月哥就坐到我身边安慰我,就有了这些照片,我和南月哥之间真没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