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176有时晴天有时雨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028 2014-11-23 17:06:01

  “别说了,帮我把那个男人送医院。”简司曜看了地下已经昏迷不醒的许南月一眼。

况蔚蓝忽然发出一声尖叫:“哥哥!哥哥!”

她尖叫着冲过去,将许南月抱进怀里,用力摇晃,“哥哥,哥哥,你怎么了?”

她扬起小脸看简司曜,满脸是泪,“司曜哥,你快告诉我,我哥哥这是怎么了?”

简司曜被弄的一脑门浆糊,含含糊糊的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进来时,他正压在小嫂子身上,我以为……所以……“

“呜呜呜,哥,你怎么这么傻?”况蔚蓝抱着许南月大哭,“我说过我会帮你撮合你和暖暖姐的,你怎么做这种傻事,哥——”

简司曜被他她哭的心烦意乱,“行了,别哭了,先送医院。”

沐暖晴腹内绞痛,疼的整个人意识恍惚,可况蔚蓝的话还是一字不落的钻进她耳朵里。

是她吧?

是她做出这一切吧?

为的是让简司曜亲眼抓|奸|在|床,她和许南月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她看起来那么单纯可爱,一颗心怎么那么狠呢?

许南月可是她亲生哥哥啊!

她疼的眼睛都睁不开,更无力为自己辩驳,简司曜抱着她匆匆跑下楼,她忽然觉得腿下流出一股温热。

一个可怕的念头将她席卷,她心痛如绞,陷入更深的绝望,整个人都被那种痛苦折磨的痉挛了。

是孩子吗?

是她和莫君清的孩子吗?

怎么会这样……

她被推进了手术室,耳边一片嘈乱,嗡嗡直响,像是离她很近,又像来自遥远的天边,一片嘈杂声中,她听到一声遗憾的叹息,那样清晰,“孩子保不住了,准备刮宫吧。”

孩子……

一颗心像是被冰冷的手抓住,死死的攥紧攥紧,疼的无可收拾,无法忍受的绞痛中,她终于失去了全部的意识,晕死过去。

等她再醒来,宽敞的房间,雪白的屋顶,身上盖着医院特有的白色床单,她身子刚一动,莫君清按住她的手,“别动,医生让你卧床休息。”

她下意识去摸自己的肚子,莫君清将身子往她身侧凑了凑,将她的手掌覆在他脸上,“没事,我们还年轻,以后想生个七八个都没问题。”

“都是我不好……”她哽咽了,大颗的眼泪顺着脸颊滑落,“我都不知道他已经来了,是我太大意了……最近发生好多事……我该做个早孕检测才对……”

她哽咽着,哭泣着,语无伦次。

莫君清坐到床上去,将她揽进怀里,用力摩挲她的身子,“好了好了,别哭,以后我们还会有,你想生几个我们就生几个……”

“可我好想要他,”沐暖晴搂住他,放声大哭:“我想要我们的孩子,我无数次想过给你生一个孩子,他像你也像我,我哪怕什么都不做,也会好好守着他,教他走路教他说话,可他还没来得及见我们一面,他就没了,我好痛,好痛……”

“好了好了,没事了……”莫君清反复安慰着他,一向幽深淡漠的目光里,也泛起了潮湿的雾气。

他又何尝不想要一个他们的孩子?

一个像他也像她的孩子。

有了孩子,他们就是不可分割的一个整体,他们之间就有了斩不断的联系和牵挂。

只可惜……

“暖暖,昨晚你怎么会在摩天酒店的房间里?”

昨夜,守在走廊里的简司曜,听医生遗憾的告诉他,病人肚子里的孩子保不住了,想到他狠狠踢在沐暖晴小腹上的那一脚,简司曜整个人都傻了。

即使当然将严希晨打的重伤昏迷,他都没有那样懊悔过。

他又怎么忍心苛责?

劝简司曜回去休息,简司曜充耳不闻,只是呆呆冲着墙角站着。

况延霄解释道,昨晚他们去摩天吃饭,简司曜撞到许南月和沐暖晴在床上,简司曜才会失控,原本简司曜那一脚是踢向许南月的,是沐暖晴奋不顾身用身体去挡,才会伤到她腹中的孩子。

况延霄没有明说,可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沐暖晴和许南月在酒店里厮混,被简司曜当场撞破。

可莫君清不信,他和沐暖晴认识那么久,沐暖晴是什么人他最清楚不过。

因为她妈妈的原因,沐暖晴最痛恨,最瞧不起的就是红|杏|出|墙,行|为|放|荡的女人,她绝不会背着他做苟|且的事。

更何况那个男人还是许南月!

以沐暖晴对许南月的感情,如果她想和许南月在一起,她会拼尽一切,哪怕以死相拼,也要光明正大站在许南月的身边,不会和许南月做这些偷偷摸摸的事情,侮辱了许南月,也侮辱了她自己。

总而言之,哪怕是亲眼所见,他也不信沐暖晴会背叛他。

他相信她对他的爱,相信她对他忠诚!

“南月哥怎么样?我好怕……我们是被人算计了……”沐暖晴埋头在他怀中抽泣,将她接到电话和视频的事情断断续续讲了一遍,“电话的声音很怪,像是那种电视中演过的变声器发出来的,还有,我亲眼看到视频上割下南月哥一根小指……”

她剧烈的颤抖着,战栗着,莫君清用力揽着她,低头吻她的发,“乖,没事了,那只是障眼法,许南月就躺在隔壁病房,手脚齐全,好好的,休息几天就能出院了,这件事我会查清楚,绝对不会放过陷害你们的人!”

沐暖晴渐渐停止了哭泣,只是惊魂未定,又为失去的那个孩子心疼的缓不劲儿,一直毫无生气的窝在他怀里。

莫君清抱着她,同样为他们失去的宝贝心痛不已。

这些日子,他和沐暖晴虽然谁也不说,可他们心里都清楚,他们最渴盼的就是有个属于他们自己的孩子。

可如今,因为一场阴谋,他没来得及见那孩子一面,没能亲亲他,抱抱他,亲眼看看他的样子,他就没了。

第一次尝试这样的痛,就像被人硬生生将心尖切下去一块,疼痛在心上蔓延开,连呼吸都是疼的。

他们谁也没再说话,彼此依偎着,汲取着对方身上的温暖。

忽然,门在外面敲了几声后被推开,况蔚蓝和况延霄先后走进来。

“表哥,表嫂醒了吗?”况蔚蓝轻手轻脚的走到床前,将手中的鲜花放在床头柜上。

“醒了。”

莫君清轻轻拍了拍沐暖晴的肩膀,沐暖晴从他怀中抬头,看了况蔚蓝一眼,一言未发,又窝回他怀中。

况蔚蓝在床边坐下,拉住她的手,“表嫂,我听说孩子没了,我也好伤心,你和表哥的孩子要叫我姑姑呢,好可惜……”

这样说着,她眼圈红了,扁扁嘴巴,“表嫂,你真傻,你想和我哥在一起就直说嘛,干嘛跑去酒店幽会,被司曜哥遇到,闹出这么大的误会,司曜哥在走廊里站了一整晚,到现在还没回家呢,好可怜。”

“蓝蓝,”莫君清皱眉,“你哥哥和暖暖是被人设计,他们之间没什么,你不要乱说。”

“不会啊!我哥和暖暖姐是真心相爱!”况蔚蓝瞠圆眼睛,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替许南月和沐暖晴打抱不平,“表哥,你不能因为你有钱,有势力,就棒打鸳|鸯!暖暖姐亲口和我说的,她爱的人是我哥哥,她和你结婚,是因为被你设计了,虽然她嫁给了你,可她还是很爱很爱我哥哥,但你势力太大了,她怕如果她和我哥哥在一起,你会对我哥哥不利,所以才委屈隐忍的待在你身边,表哥,你真的很过分你知不知道?我支持我哥和暖暖姐,你不许对我哥不利,不然我也不会答应!”

“你胡说!”沐暖晴倏然抬头,“我从来没说过和莫君清在一起委屈隐忍,我只说过我很爱他,我不会和他离婚,不会嫁给南月哥,而南月哥更不会娶我!”

“暖暖姐,事到如今,你就别隐瞒了,”况蔚蓝握紧她的手,痛心疾首的样子,“我知道你怕我表哥报复,不敢说实话,你放心,有我在,我表哥不敢把你和我哥怎么样,我会保护你们!”

“况蔚蓝,你够了!你太过分了!”沐暖晴气怒攻心,想坐直身子,刚一动,小腹就一阵撕裂一般的疼。

“别动!”莫君清将她按住,双手牢牢护住她。

看着莫君清眼中的紧张关切,况蔚蓝眼中划过一丝冷芒,她垂了垂眼,细长的眼睫遮住她眼中的情绪,她握住沐暖晴的手,轻轻叹息了一声,“暖暖姐,我理解你,你和我哥是从小相依为命长大的,对你来说,他是这世上最重要的人,所以你想保护他,可是,暖暖姐,你别忘了,你现在还是莫太太,你私下跑去酒店和我哥幽|会,不但侮辱了我表哥,更侮辱了我哥哥!难道你要让我哥做一辈子见不得光的地下情|人?”

“够了,别说了!”沐暖晴用力甩开她的手,“况蔚蓝!这一切都是你设计的对不对?是你把南月哥骗去酒店,然后再给我发那些奇怪的视频,把我也骗去酒店,然后用乙醚迷昏我,再给南月哥下药,把我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