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172居心叵测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112 2014-11-22 10:54:02

  “昨天,蓝蓝约我见面,一个劲儿的劝我和莫君清离婚,说我和莫君清之间不是真心相爱,我们之间不会幸福,”沐暖晴笑笑,“也许是我用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可是南月哥,我真的很爱莫君清,莫君清也很爱我,我现在很快乐很幸福,你相信我,好不好?”

许南月把这件事的前前后后梳理了一遍,最后释然的笑笑,“好像是我多心了,莫君清看你的眼神不像是装的,更何况他的身份地位在那儿,没必要硬逼着自己装什么,这样最好,你快乐幸福,我了了一桩最大的心愿,以后真有什么意外,也没什么遗憾了。”

“说什么呢?”他这话说的好像他随时都会撒手人寰似的,沐暖晴心里一揪,红了眼圈,“不许你说这些乱七八糟的话,你会好的,一定会好,你和蓝蓝是同一型的先心病,蓝蓝不是已经痊愈了吗?我们去找给蓝蓝做手术的专家给你手术,你一定可以痊愈。”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顺其自然吧。”他淡然笑笑,一副将生死置之度外的模样。

“我不信命,也不信天,我信自己!”沐暖晴情绪有些失控,一把抓住他的手,“南月哥,你答应我,你和张依依离婚好不好?莫君清说,只要你点头,他就有办法逼张依依和你离婚,南月哥,我求求你,你和张依依离婚好不好?等你离了婚,我也一定请到了沈老先生给你做手术,到时你一定会痊愈,你就可以开始新的人生了,你可以像我一样,遇到一个心爱的爱人,和她开开心心的过日子,我们一起看着对方幸福一辈子,南月哥,你说好不好?”

“张依依不会和我离婚,她说过,哪怕活着日夜受折磨,死后下十八层地狱,她也不会和我离婚,她说这是我欠她的,如果我强行向法院起诉,她就从楼上跳下去,一了百了,”许南月笑着拍拍她的手,微微摇了摇头,“暖暖,她说的对,这是我欠她的,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死。”

“不!这不公平!”沐暖晴的眼泪噼噼啪啪落下来,砸在他手上,“不过是十几万元的手术费而已,怎么可以赔上你的一辈子,这不公平!”

许南月扯了张纸巾,坐到她身边去,温柔的给她拭泪,“好了,别哭了,这世上有多少事是公平的?这辈子,遇到偏执疯狂的张依依,是我的命,再说就算张依依有一千个不好,一万个不是,最起码她是真心爱我,她心里只有我一个,她不发狂的时候,也很温柔懂事,我不像你想象中的那么不幸福。”

“南月哥,你骗人……”沐暖晴难以自抑,哭着扑进他怀中,哽咽的连话都说不清楚,“你哄我,她对你那么凶,她还打你耳光,我亲眼看到的,我不想让你和她在一起,你离婚好不好?”

“好了好了,别哭了,被人看见还以为我欺负你呢,”许南月笑着将她推开,又抽了几张纸巾给她擦脸上的泪,手掌温柔的摩挲了她的脸蛋一下,“我们暖暖长的越来越漂亮了,难怪连WO城的第一少爷都迷的神魂颠倒的。”

沐暖晴破涕为笑,轻推了他一下,“你笑我!”

许南月怜爱的揉揉她的发,“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和小时候一样,还是个傻丫头。”

想到小时候,想到小时候那个疼她护她的许南月,沐暖晴刚止住的眼泪又啪嗒啪嗒落下来,“南月哥,如果你不幸福,我的幸福永远拿不到满分,你听我的话,和张依依离婚好不好?”

“嗯,好,”许南月笑着,半真半假的哄她,“不过等我做完手术再说好不好,不然费好多事离了婚,万一……”

“没有万一!”沐暖晴一把捂住他的嘴,使劲儿摇头,“没有万一,一定不会有万一,手术一定会成功,你一定会痊愈,我不许你有事!”

许南月口中的“万一”让她心魂俱颤,猛的扑进他怀中,用力抱紧他,泪水很快打湿了他的肩头,“南月哥,你答应我,你不能有事,我没有爸爸,也没有妈妈,在这世上只有你一个亲人,如果你有什么事,我和莫君清举行婚礼时,没人送我进礼堂,以后我们吵架他欺负我,没人替我打架给我撑腰,以后我遇到什么难事,我连个亲人都没有了,我会好可怜好可怜……”

“知道了,知道了,”许南月温柔笑着,哄婴儿一样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哄她,“我不会有事,我会幸福,我会让暖暖的幸福拿一百分,别哭了,好吗?”

沐暖晴在他怀中哭了好久才止住眼泪,像是要把这些日子以来,所有的悲伤、愤懑、委屈,通过这些眼泪统统发泄出来。

许南月见她不哭了,坐回自己的位置,探手臂揉了揉她的头发,“像小时候我对你说的,有不开心的事,哭过就忘了,回去好好睡一觉,别胡思乱想的,嗯?”

“嗯。”沐暖晴乖乖点头,不好意思的笑笑。

她也不知道怎么了,最近情绪好像特别不稳定,今晚这么失态。

两个人又聊了一会儿,把东西吃完,时间很晚了。

莫君清出差去了国外,三天的行程,家里没人,一地灯光,冷冷清清。

她刚躺在床上,莫君清的越洋电话就打了过来,两个人煲了一会儿电话粥,沐暖晴沉沉睡下。

第二天,她是被电话铃声吵醒。

不知道是不是昨天哭太久,头晕脑胀,难受的厉害,她闭眼摸过手机,用力捏着眉心,喂了一声。

“暖暖姐,我是蓝蓝,你有时间吗?我有事想和你谈。”

“蓝蓝,我有些不舒服,有事我们改天再谈可以吗?”不舒服只是其中一个原因,最重要的是,沐暖晴不想见她,下意识想回避她。

“这样啊,”况蔚蓝特别遗憾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我联系上沈仲云沈老先生了,原本还想和你谈谈有关我哥哥手术的事呢,既然你不舒服,那我们改天再谈好了。”

“真的?”沐暖晴猛的从床上坐起。

“当然是真的,”况蔚蓝笑着说:“那位袁主任说,我哥哥的健康指标已经达标,随时可以手术,我这做妹妹的当然希望我哥哥可以尽快痊愈,所以我就替他联系了沈老先生,原本还想找暖暖姐一起聊聊细节呢,既然暖暖姐不舒服,那我们改天再谈也好。”

“蓝蓝,还是南月哥的手术比较重要,你在哪儿,我去找你。”沐暖晴飞快的撩开毯子下床。

“还是昨天帝星洛神厅,暖暖姐,你别勉强哦,身体最重要。”

“不会,我还好,我大概半个小时后能到,见面再谈。”

挂断电话,沐暖晴用最快的速度洗漱换衣服,开着她的红色卡宴飞速赶往帝星。

而帝星洛神厅里,况蔚蓝窝在沙发里,盯着眼前的手机,唇角划过几分讥嘲的笑意。

沐暖晴走进洛神厅,况蔚蓝顿时起身迎过去,亲昵的挽住她的胳膊,歪头看了她一会儿,“暖暖姐,你脸色真的好差,你哪儿不舒服?不然我先陪你去医院检查一下好不好?”

“不用了,我还好,可能昨晚没休息好,回头多休息会儿就没事了,”沐暖晴拉着况蔚蓝的手,一起在沙发上坐下,“蓝蓝,你说你联系上沈老先生,他同意给南月哥做手术了?”

“嗯,”况蔚蓝灿烂笑着,用力点头,“暖暖姐,沈老先生可是这方面最权威的专家,他做的这类手术从没失败过,你看,我就是活生生的例子,我恢复的多好!等我哥做了手术,一定可以像我这样,恢复的这么好!”

“嗯!嗯!一定会!一定会!”沐暖晴惊喜到眩晕,就像漫天烟花突然炸开,整个世界都是五颜六彩的颜色!

沐暖晴兴奋了好久,才慢慢稳下心神,握着况蔚蓝的手术问:“蓝蓝,沈老先生什么时候可以给南月哥做手术,手术时间定下了吗?”

“暖暖姐,可能有件事你还不知道,我哥哥和沈老先生的二儿子是同学,啊!我说的是我养父养母家的哥哥况延霄,”况蔚蓝俏皮的吐舌笑笑,“我延霄哥哥和沈老先生的二儿子是同学兼好友,有次沈老先生的二儿子不小心惹上了黑社会,差点被人砍死,是我延霄哥哥救了他,所以沈家一直记着我延霄哥这份人情,不然沈老先生已经不上手术台很多年了,不会为了我重操手术刀。”

“嗯,”沐暖晴点头,“这事我听袁主任说过,他说沈老先生身体不好,他儿子担心他在手术台边站太久,会有意外,所以看得他很严,除非实在推不掉的手术,不然轻易不让他上台手术。”

“是啊!”况蔚蓝耸耸肩,笑了笑,“所以啊,暖暖姐该知道我们再次请沈老先生,该耗费了多少人情面子吧?”

“是,”沐暖晴觉得况蔚蓝似乎有言外之意,但她猜不透接下去况蔚蓝要说什么,只能笑着说:“如果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蓝蓝尽管开口,我一定尽力而为。”

“其实我真有件事要暖暖姐帮忙,”况蔚蓝眨眼笑笑,“而且是很简单的事,暖暖姐不用尽力也能办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3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