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167你最讨厌了!(很甜很美好,求月票)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036 2014-11-20 17:02:03

  “哦。”沐暖晴应了一声,心里百感交集,说不出的滋味。

  这件事,她从没听莫君清提过。

  原来,私底下,他为她做了那么多。

  他总是这样,做的多,说的少,每次都能让她感动的一塌糊涂。

  “小嫂子,你听我解释,”简司曜见她不说话,以为她不高兴,“你知道,我和希晨、小柔、三哥,我们几个从小一起长大,虽然我和希晨之间的感情比不上与三哥之间那么亲厚,但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而且我曾把他打的重伤住院,昏迷了那么久,心里总觉得愧疚,这次小嫂子当卖我一次人情,让三哥放希晨一马,希晨保证以后他和小柔会安安分分的,绝不再插手你和三哥之间的事。”

  听简司曜说的急,沐暖晴这才发现她还没表态,连忙笑着说:“你放心好了,回去我就和你三哥说,让他放过严希晨,还有……”

  沐暖晴顿了一下,敛了笑意,很认真的说:“司曜,以后别再觉得愧对严希晨,你对他是误伤,而且已经付出了代价,今天又帮了他一次,以后不再欠他什么。”

  “OK!小嫂子你真好,又温柔又体贴又大方,难怪把三哥迷得神魂颠倒,我真是相见恨晚,不然肯定追小嫂子回家做老婆!”简司曜潇洒的比了个OK的手势,不住的给沐暖晴戴高帽。

  “行了,别贫了,还有事没,没事我回去了。”

  沐暖晴站起身,简司曜拿起杯子一口气将果汁喝光,擦了擦嘴,“回玫瑰园吗?我送你。”

  沐暖晴没推辞,简司曜把她送到公寓下,道别离开。

  她洗澡换了身衣服,躺下休息了一会儿,做好晚饭给莫君清打电话,问他回来吃,还是她送饭去医院。

  莫君清说他和况延霄在医院吃,让她不要来回跑了,她没坚持,自己吃了饭,把餐具洗了,又收拾了一下屋子,见时间不早,一个人睡下,辗转难眠,睡睡醒醒,折腾了一夜,而莫君清一夜未归。

  第二天,她做好早饭,打电话问莫君清要不要给他去送饭,莫君清说他吃过了,一会儿医院没事会回家。

  挂断电话,她才发现,两个人分别还没二十四小时,她却好想好想他。

  她洗了几件衣服,又收拾了一下屋子,将屋子收拾的干干净净,清清爽爽,门铃响了,她从猫眼看了看,是莫君清。

  把门打开,弯腰拿过拖鞋放到他脚下,“没带钥匙?”

  “带了,”他换好拖鞋,将她圈进怀里,箍紧她的纤腰,垂眸看她,目光温柔如月光,“我喜欢你来给我开门,门一打开,第一眼就可以看到你!”

  她嗔他一眼,“肉麻!”

  他低笑,额头抵住她的额头,轻轻晃动她的身子,“据说女人都喜欢自己心爱的男人肉麻,怎么?你不喜欢?”

  “不喜欢。”明明脸红心跳,她偏要心口不一。

  “不喜欢肉麻,还是不喜欢我?”他凑的更近了些,一下一下啄她莹润粉嫩的唇。

  她冲他做鬼脸,“都不喜欢!”

  “啊!心好疼啊!我老婆居然说不喜欢我!”他装模作样的捂住心口,见沐暖晴抿了唇笑,笑意妖|娆,媚态横生,他一颗心狂跳,将她的身子箍的更紧,“可人家都说,女人最是口是心非,嘴上说不喜欢,其实心里爱的不得了,嘴上说不要不要,其实心里不知道多想要,那……老婆,你想不想要?”

  沐暖晴虽然被他逗弄的意乱情迷,到底是医科大的高材生,立刻识破了他的文字陷阱。

  她要是说不要,那就是口是心非,嘴上说不要,其实心里不知道多想要。

  她要是说想要,估计他会立刻施恩一样说:“嗯,想要好说,老公成全你!”

  话都让他说完了,她还说什么?

  她闭紧嘴巴装哑巴。

  莫君清圈着她的身子,忍俊不禁,“老婆,人家还说,女人要是不说话,就是心理有想法,让我猜猜,你有什么想法。”

  “……”他从哪儿听来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

  他圈紧她的身子,耳鬓厮磨了一番,将她抵在墙上,模模糊糊的调笑,“我想明白了,我老婆肯定是怪我昨晚彻夜未归,冷落了她,所以我现在要好好补偿……”

  他的话音还未落,沐暖晴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人已经被他扛在肩上,还没等她反应下来,背脊陷进柔软的床垫,他精壮的身子重重压下,薄唇紧接着覆上她的唇。

  缠|绵过后,沐暖晴瘫软在莫君清火热的胸膛里,脑袋里迷迷糊糊的,觉得有好多事想和莫君清说,其中一件最重要。

  她勉强把眼睛瞠开一条缝,反手环住莫君清的脖子,“昨天我从医院出来后,司曜找我了。”

  “嗯?”莫君清低头看她,慵懒的摸摸她的脸,“有事?”

  “他说,他希望你可以放过严希晨一次,严希晨保证以后不会再犯了。”

  莫君清笑了,“臭小子,怎么自己不和我说,还让你来说。”

  “大概他以为是我让你替我出气的,怕绕过我直接和你说,我心里会不痛快。”

  “嗯,有道理,”莫君清绕起她一缕长发在指间把玩,“那你的意思呢?”

  “当然要听司曜的,”她欠起身子,捧住他的脸,“莫君清……谢谢你为我做这么多,很窝心,很感动。”

  他轻挑了唇笑,“很窝心?”

  “嗯!”

  “很感动?”

  “嗯!”

  “既然这么窝心,这么感动,那就……”他翻身将她压在身下,“那就以身相许吧!”

  “别闹……”她用双手抵住他的胸膛,微嗔,“和你说正经的呢!”

  她微羞薄嗔的样子最是动人,是他最爱的模样,身上像骤然燃起一堆烈火,不顾一切的又来一次。

  昨夜辗转反侧了一夜,原本就没睡好,现在又被他翻来覆去的折腾,这次沐暖晴彻底没了力气,在他怀中昏昏沉沉睡去。

  从睡梦中醒来,浑身酸软,好容易才瞠开眼睛看了看时间,着实吓了一跳——居然下午五点多了!

  天!

  一整天什么都没做,在床上赖了一天!

  不知道是被折腾的太狠,还是在床上躺的太久,加上中午没吃东西,下床之后,刚走了几步,头晕目眩,眼前一黑,大脑空白了一瞬,再醒过神时,人已经在莫君清怀里。

  她迷迷糊糊的眨眨眼,“我怎么了?”

  “还说呢,我进门时刚好见到你往地上摔,幸好我手长脚快,把你接在怀里,不然你非得摔个头破血流不可,”想到刚刚看她脸色惨白朝地上摔去的样子,莫君清仍心有余悸,“脸色这么差,哪儿不舒服,吃点东西,我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

  “不用了,肯定是在床上躺的太久,猛的下床,体位性低血压导致的脑供血不足,这种情况很常见,吃点东西就没事了。”

  “说起来一套一套的,就是不见你注意,”莫君清点她的额头,“最近总感觉你脸色白的厉害,好像还瘦了许多,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这老公家暴,天天在家虐待你。”

  沐暖晴嗔他一眼,“你就是天天虐待我,害我吃什么都不胖。”

  “冤枉啊,”莫君清大声喊冤,“我老婆又乖又漂亮,我心疼还来不及,哪儿舍得虐待?”

  “还说没有?每次你都自顾自的,我怎么求你,你都……”说到一半,沐暖晴羞红了脸,不好意思再说下去。

  “呃……和这个有关系么?”莫君清摸摸鼻子,“好,那我以后注意点。”

  “真的?”没想到因为一次小小的意外能拿到特赦令,沐暖晴又惊又喜。

  “真的!”莫君清一本正经的点头,“以后我一定注意好好给我老婆保养身体,好让我老婆可以让我折腾的更久些。”

  “……”沐暖晴狠狠扭了他一下,“莫君清,你最讨厌了!”

  莫君清圈着她的身子笑眯眯,“人家说过了,女人最喜欢说反话,嘴上说最讨厌,实际上心里爱死了。”

  “……”她讨厌那个总是喜欢胡说八道的“人家”!

  莫君清不知道她能睡那么久,早就做好了午饭,热了热饭菜,沐暖晴午饭晚饭一就吃了。

  莫君清陪她吃了点,见她吃的比他这吃过午饭的人吃的还少,皱眉看她,“怎么吃这么少?”

  “不知道,”她摇摇头,“没胃口,吃不下。”

  莫君清拽过她,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是不是最近发生事情太多,有心事,所以吃不下。”

  沐暖晴想了想,“可能是吧。”

  “别想太多,”莫君清抚了抚她的发,温柔看她,“暖暖,你是我老婆,我是你男人,就算天塌下来,要把我压扁之后才能砸在你头上,一切有我,你只管好好照顾自己,开开开心做你的莫太太,嗯?”

  他的声音那么磁性动听,目光那么温柔缱绻,身体和灵魂尽皆被他蛊|惑,她的视线胶着在他身上,怎么也舍不得挪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