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166求她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060 2014-11-20 10:38:02

  “怎么?我哥哥的心脏病又发作了吗?”沐暖晴顿时变的很紧张,整个身子都绷紧了。

自从莫君清把他三个手下安插进张家之后,许南月得到了良好的照顾,身体状况改善了许多,每次那三个人都是直接向她报告,她也每隔一段时日就能拿到许南月体检表,每项数据都趋于正常,在往良好的态势发展。

但她还是担心,健康状况良好是一回事,心脏病又是另一回事,心脏病最怕突发事件的刺激 ,随时都可能有意外发生,虽然她嘴上不说,但她心里无时无刻不在为许南月的病情担心。

“没有,沐老师,你太紧张了,”袁凌志笑笑,“一言半语也说不清楚,这样吧,我刚好还有点时间,你来我办公室,我们详谈。”

“好,袁主任费心了!”沐暖晴不疑有他,一口应下。

沐暖晴在袁凌志的办公室坐下,袁凌志给她倒了杯茶,坐到她对面,“沐老师,你哥哥还有没有其他亲生的兄弟姐妹?”

“啊?”沐暖晴愣了一下,摇了摇头,“我哥哥是独生子,如今家中父母也不在了,除了我,他在这世上已经没什么亲人,袁主任,为什么要这么问?”

“这样啊……”袁凌志想了一会儿,才若有所思的说:“刚刚急诊科请我去会诊一个意外摔伤的病人,她刚做心脏手术不久,我看了她的病例,她和你哥哥是同一型的先心病,而这种先心病在先心病中十分罕见,而且这种心脏病是遗传性的,我仔细查过,她和你哥哥的是同一血型,长相也很相似,所以,我还以为……”

意外摔伤……

刚做过心脏病手术不久……

和许南月长的十分相似……

沐暖晴脑袋嗡嗡直响,她想起初见况蔚蓝时,那种奇异的熟悉感,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下意识脱口而出:“况蔚蓝?刚刚袁主任会诊的病人是不是叫况蔚蓝?”

“没错,那个病人就是叫况蔚蓝,”袁凌志意味深长的勾唇,“沐老师认识?”

“我记得小时候听过,我哥哥好像是有个亲生妹妹,两岁那年丢了,哥哥一家伤心了好久……”沐暖晴吁了口气,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况蔚蓝是况家的养女,而许南月曾丢过一个妹妹。

况蔚蓝和许南月是同一型的先天性心脏病。

况蔚蓝和许南月是完全相同的血型。

最重要的,况蔚蓝和许南月长的特别相像。

如果只有一点两点,说明只是巧合,可这些巧合凑在一起,就说明这已经不是什么巧合。

况蔚蓝居然有可能是许南月的妹妹!

这应该是喜事吧?

可不知道为什么,沐暖晴心里沉甸甸的,有种窒息的感觉,一呼一吸特别艰难。

袁凌志猜不到她的心事,浅笑着说:“如果况蔚蓝真是你哥哥丢失的妹妹,那我要提前恭喜你。”

“恭喜我?”沐暖晴讶异看他,又很快回过神来,“啊!对,哥哥找到丢失的妹妹我很开心,不过这还只是我们的猜测,做不得准。”

“不,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袁凌志摆摆手,“我是想说,况蔚蓝的心脏手术是沈老先生做的,既然况家能说动沈老先生为况蔚蓝上手术台,说明况家和沈老先生关系匪浅,如果你哥哥真是况蔚蓝的哥哥,也许你们能利用这层关系,说动沈老先生为你哥哥手术,还有,我详细看过病例,况蔚蓝和你哥哥的先心病一模一样,沈老先生刚为况蔚蓝做了这一型的手术,再为你哥哥做,成功率会高很多,你哥哥便又少了很多危险,我看过你哥哥最近体检表,一切指标已经趋于正常,你可以把拜会沈老先生的事情提上日程,尽早和他约定时间,等你哥哥健康状况达标时,尽早为你哥哥施行手术,沐老师,你是医科大的老师,我想不用我说你也明白,心脏病遇到外界刺激,随时可能发病,越早手术越好。”

“是,”沐暖晴点头,站起身,“我明白,这件事我要先找我哥哥商量一下,谢谢袁主任的关心。”

她冲袁凌志伸手,一副要告辞的架势,袁凌志看看时间,“沐老师,时间不早了,你等我一会儿,下班后我请你吃饭。”

“不了,改天吧,”沐暖晴歉意一笑,“我今天心里很乱,我想快点找我哥哥把事情说清楚,改天我请袁主任吃饭。”

“那好吧,”袁凌志有些遗憾,轻轻握了她的手一下,“保持联系。”

“嗯,保持联系,谢谢袁主任!”

再三道谢后,沐暖晴离开医院,心乱如麻,头疼如裂。

她也不知道她到底在烦乱些什么,只觉得一件又一件突发事件像杂乱的蜘蛛网将她牢牢网在里面,烦躁不堪。

按理说,况蔚蓝有可能是许南月的亲生妹妹,许南月找到自己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一定会特别高兴,她也应该跟着高兴才对。

只可惜,况蔚蓝现在生死未卜的躺在医院里。

如果况蔚蓝真是许南月的妹妹,兄妹两个好不容易重逢,妹妹却躺在重症监护室里,不知道何时才能醒来,这让许南月如何承受?

找到妹妹,先是惊喜,知道妹妹有可能永远不会醒来,再是悲痛,许南月的心脏是否承受的了?

她走出医院,没有打车,茫然的在街上乱走。

想来想去,她最后决定,先不告诉许南月有关况蔚蓝的事,一切等况蔚蓝醒来再说。

这决定,也许有点自私,但许南月的身体状况特殊,她不得不自私。

做出了决定,心里轻松了许多,她正准备打车去玫瑰园,手机响了,掏出手机一看,居然是简司曜打来的。

“司曜?”她微微诧异,想不通简司曜能有什么事找她。

“小嫂子,三哥在吗?”

“你找莫君清?我们没在一起,他手机打不通吗?”

“没,我不找三哥,我找你,小嫂子,你现在有时间吗?”

“嗯,有时间,我没事在街上闲逛呢,正准备回玫瑰园。”听简司曜的意思,既想找她,又不想让莫君清在场,沐暖晴更觉莫名其妙。

“我也在街上,你在哪儿?我去接你。”

沐暖晴左右看了看,“我在君华商场附近。”

“君华……”简司曜重复了一下,“小嫂子,你看一下君华附近是不是有家MQ咖啡座?”

沐暖晴目光扫了一下,一眼看到马路对面MQ显眼的LOGO,“嗯,我就在MQ对面。”

“小嫂子,你去MQ等我,如果不堵车,我大概二十分钟之后能到。”

“嗯,好,我不赶时间,你路上小心。”

走进MQ,沐暖晴找了个显眼的位置坐下,要了一杯果汁。

大概是因为时间的关系,咖啡座里人不是很多,放着悠扬的音乐,清幽安静,沐暖晴烦躁了许久的心情,在轻缓悠扬的音乐中,终于缓缓沉淀下来。

简司曜走进咖啡座,一眼看到坐在靠窗位置的她,简司曜目光晃了下,唇角挑起抹了然的痞笑——难怪这小女人把他家三哥绑的死死的,不但五官精致,美的夺人目光,身上那股轻灵出尘的气质,更是在任何场合都能让人眼前一亮,如同一颗耀眼明珠,不论何时何地都散发着独属于她的光华。

“小嫂子。”简司曜走过去,在她对面坐下。

“来了,”沐暖晴笑笑,“喝点什么。”

简司曜潇洒的冲侍应生招手,“曼特宁。”

“换别的好不好?”沐暖晴柔柔笑笑,“黑咖啡喝太多刺激胃。”

“呃……”简司曜冲侍应生指了指沐暖晴面前的果汁,“来杯一样的。”

沐暖晴抿唇笑笑,啜了口果汁,“找我有事?”

“有事,”简司曜收起痞笑,轻咳了一声,“我是想和小嫂子商量一下,关于希晨的事。”

“希晨?”沐暖晴愣了下,“严希晨吗?他有什么事?”

简司曜微微惊讶,“小嫂子,你不知道?”

沐暖晴比他还惊讶,“我该知道什么?”

“呃……”简司曜又不自然的轻咳了声,“小嫂子,你还记得上次你陪你们学校领导参加慈善酒会,酒会上有个叫柯岩筱的牛郎诬陷你是他恩主的事?”

“记得啊,怎么了?”

“后来,三哥查到,那件事是希晨做的。”

“严希晨做的?”沐暖晴更加讶异,“为什么?”

“他说他是被小柔磨的没办法,”侍应生送上果汁,他修长的手指来回摩挲着杯沿,“他说小柔至今忘不了三哥,经常在家要死要活的闹,他心疼小柔,一时冲动才想了这么法子,想败坏你的名声,让三哥离开你。”

“哦,这样啊,”沐暖晴轻轻吁了口气,“那司曜找我做什么?”

“从三哥查出这件事的幕后主使是希晨开始,三哥已经吞并了严家七家分公司,”简司曜苦笑,“要是再继续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严家就得宣布破产,希晨忙的焦头烂额,实在没办法,求到我,让我帮忙说情,我想来想去,三哥现在最听你的话,你是苦主,如果你和三哥讲,愿意放过希晨,不再追究这件事,三哥一定会放希晨一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