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160针锋相对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108 2014-11-18 11:34:02

  莫君清低笑了声,侧了侧身子将她揽进怀中,“所以这里才叫‘梦幻江湖’,而且曜为我们清了场,若是游人如织,再美的地方也要失了韵味。”

沐暖晴点头,“嗯,有道理。”

她枕着莫君清的胳膊,大概是累极了,上下眼皮开始打架,时候不大便沉沉睡去。

从沉睡中醒来时,已近黄昏。

夕阳透过古色古香的窗棂照进来,洒下斑驳光影,似梦似真,幻如画境。

她望着地上不断变幻的光影,迷茫着眼睛怔忪了一会儿,直到耳朵上酥酥痒痒的感觉让她彻底醒神。

她回眸看过去,莫君清正半抬身子,轻轻噬|咬她的耳尖,见她回眸看过来,温柔笑笑,“醒了?”

“嗯,”她回过身子,把头扎进他怀里,抱住他精壮结实的腰,“睡的好香,好舒服。”

他抚着她的发低笑,“要去泡温泉吗?”

“要,当然要!”沐暖晴用力点头。

两个人收拾好了东西,来到后山温泉。

温泉内的造型也很独特,一个方圆数丈的大池子,池壁皆由上好的白色玉石雕成,几条青色玉龙自池外引入,龙头垂在池边,龙口张开,一道道清亮活水自内缓缓淌出,流进池中。

“真不错!”莫暖晴坐在池边,脱了鞋袜,讲脚丫伸进池中踢荡,而莫君清已经利落的脱了衣服,踏进池中。

莫暖晴抬眼的功夫,就看到他赤着上立在池水中,露在池水外面的上半身,肌理细腻,骨肉匀称,圆润的肩头仿佛是上好的玉石,在微光的照耀下散发着晶莹的色泽,比例完美的身材,绝美的五官,不经意间看过去,他整个人美若飞天,浮梦似幻……

“看够了?看够了就一起来吧!”一声低笑后,他来到她的身边,伸手将她拽下温泉池。

“啊!”她猝不及防,被他拽进池中,跌进他怀里,瞬间全身湿透。

“你真是……”她嗔笑,捶了一下他的肩膀。

他抓住她的手指放在齿间咬了下,坏笑,“泡温泉当然要脱了衣服泡,来,老婆,我帮你脱……”

“啊!不要……”不管她怎么挣扎,最后还是被他把衣服全部剥掉。

她向来害羞,这里不比卧室里的晚上,闭上眼睛,可以装作没人看到她。

此刻,他的眼睛动也不动的黏在她的身上,上下流连,看得她羞的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闭上眼,不许看!”她伸手去捂他的双眼。

他顺势抓住她的手腕,将她压倒在池边,“老婆……”

此刻他眼中涌动的情绪她太明了了,惊得她结结巴巴,“莫君清,你……你别乱来……这……这可是在水里……”

他的身体在她细滑的身子上厮磨,“老婆,你身材太好了,我忍不住……”

添一分略胖,减一分略瘦,就像这样刚刚好,挺翘的丰盈,盈手可握的腰肢,瓷白细腻如婴儿般诱|人的肌肤,一切都美到了极致,诱|惑到了极致,让他怎么忍得住?

他的手掌在她身上厮磨,薄唇在她肌肤上作乱,很快她就放弃了挣扎,在他的攻城略地里缴械……、

原本的泡温泉,成了她被泡,她是被莫君清抱回卧室里的……真丢脸!

累到不行,沉沉睡了一晚,长假第三天,莫君清接到表弟况延霄的电话,他舅舅一家从欧洲回国,明天去拜访莫霆川,两个人只好提前结束行程,于当晚赶回玫瑰园。

晚上,沐暖晴躺在床上,烙饼一样,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莫君清将她揽进怀里,下巴摩挲她的发顶,“怎么了?”

“紧张,”沐暖晴实话实说,“万一你舅舅、舅妈像你爸一样不喜欢我怎么办?”

“别想那么多,”莫君清轻轻拍拍她,“只要我喜欢你就行了,别人喜欢你或者不喜欢你,都改变不了什么。”

她翻了个身,面朝他,目光压抑而忧虑,“可人家都说,不被家人祝福的婚姻不会幸福。”

“那是对弱者而言,对强者而言,任何时候,都会让自己所爱的人感到幸福,”莫君清捧住她的脸,温柔看她,“许多不被家人祝福的婚姻,之所以不幸福,是因为家人的阻挠会让弱者对感情发生动摇,可强者不会,强者只会越挫越勇,坚定自己的情感,保护自己所爱的人。”

他低头,轻轻吻了下她的眉心,温柔笑开,“放心,我爱你,任何人、任何事都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那我明天和你回家会不会再像上次一样,被你爸赶出来?”沐暖晴还是很担心。

“不会,我和爸爸沟通过了,虽然暂时他还不同意我们举行婚礼,但他不会再像上次那样激烈的把你赶出家门。”是沐暖晴坚持不想现在举行婚礼,他才没有坚持,不然他也有办法让莫霆川点头答应为他们举办婚礼,这世上,可以拗过子女的父母本来就不多,更何况像他这样聪明又强势的子女。

“那就好。”听他这样保证,沐暖晴安心了许多,可脑子里还是很乱,胡思乱想,许久睡不着。

他咬她的耳尖坏笑,“亲爱的,既然你精力这么旺盛,一点睡意都没有,不如我们做点有益身心的运动吧?”

“不要!”沐暖晴一把将他推开。

这家伙,绝对是色|狼投胎转世来的,只要一到床上就变了个人一样,攻城略地,不知餍足。

“是你先撩|拨我的,现在说不要……晚了!”虽然他叫君清,但他从来不是君子,尤其在床上。

翻身将沐暖晴压在身下,时候不大就将沐暖晴哄弄的意乱情迷,在他狂烈的激情中迷失了自己。

因为有心事,早晨沐暖晴早早就醒了,两个人吃过早饭,七点多就出门,直奔最大的商场,因为沐暖晴坚持要为莫君清舅舅一家买些见面礼。

买东西的过程很纠结,直到十点多,沐暖晴才将东西都买好,差不多十一点的时候,莫君清的限量版兰博基尼停在了莫家门口。

钟伯带着两个保镖正在门口等他,见他下车,喜笑颜开的迎过来,“少爷,舅老爷和表少爷他们都来了,就等你和少夫人了。”

沐暖晴被他一声少夫人叫的心里急跳了下,脸颊绯红,冲他笑笑。

莫家人丁不旺,近亲不多,以前莫君清的舅舅况伟业和莫霆川既是亲戚,又是莫逆之交,感情很好,可自从莫君清母亲死后,二人之间有了芥蒂,很少往来,难得这次莫君清的舅舅主动来莫家拜访,钟伯喜不自胜,欢天喜地的将莫君清和沐暖晴迎进去。

在外面的时候,莫君清喜欢沐暖晴挽着他的手臂,亲密无间的依偎,久而久之,沐暖晴习惯成自然,只要和莫君清并肩走在一起,手臂一准儿挽着他的胳膊。

她有些紧张,手掌下意识的紧紧挽着他的手臂,掌心中结实有力的手臂让她觉得心安,她和莫君清一起跨进客厅,刚一进门,几道视线利刃一般齐刷刷从她脸上扫过,最后落在她的挽着莫君清手臂的手上,吓的她一哆嗦,手倏地放开。

莫君清偏头看她一眼,安抚的冲她笑笑,牵住她的手,带她走过去,“爸,舅舅,舅妈,我回来了。”

莫霆川、况伟业还有况伟业的夫人杨雅淑脸色都很难看,谁也没做声,坐在况伟业身边的况延霄站起来,“表哥。”

莫君清笑笑,“霄,好久不见。”

“是啊,好久不见,”况延霄唇角上扬,扫了莫君清身边的沐暖晴一眼,“真是世事难料,瞬息万变,我出国时表哥还是单身,几个月不见,我居然多了个表嫂。”

他目光犀利,语气讥诮,沐暖晴在他身上感受到了清晰的不屑与敌意。

再看看莫君清舅舅、舅妈严厉的眼神,铁青的脸色,她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无所遁形,与莫君清交握的手,越握越紧。

莫君清看着况延霄,唇角挑着笑,一派优雅从容,“既然知道这是你表嫂,还不叫人?”

况延霄哼了声,“表哥,你这是私定终身,谁承认?”

沐暖晴脸色白了白,指尖一点一点冷下去。

莫君清依旧从容优雅,淡静的说:“外婆承认,并且她已经把我妈的玉镯传给了暖暖,暖暖是我的结发妻子,今生唯一的爱人,这辈子谁也无法再改变。”

莫君清举起与沐暖晴十指交握的手,沐暖晴皓白腕上,翠绿欲滴的镯子晶莹可爱,一看便是玉中极品。

“你!”况延霄气结,英朗的帅脸涨的通红,,“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我们怎么谁都不知道?”

“外婆去世之前的事,”莫君清目光黯了黯,声音也低沉许多,“外婆走的急,我还没来得及把暖暖介绍给大家,外婆就走了,外婆走时暖暖重伤昏迷,一直在重症监护室,舅舅舅妈悲痛欲绝,我也就没和大家提有关暖暖的事。”

况延霄像是气的不行,眉头紧锁,手臂肌肉绷的紧紧的,像是随时会跳过来,和谁狠狠干上一架。

沐暖晴多次听莫君清说起过,他和他舅舅家的表弟表妹感情很好,今天看到他们兄弟两个,因为她弄的剑拔弩张,她心里的滋味自然好受不了。

一颗心像是掉进了冰水里,冰凉冰凉的,还不断往下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