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145惺惺相惜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047 2014-11-13 11:06:01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他爸没告诉她,她的父亲是为了救他和他母亲去世,如果她知道,她从未见过面的父亲,生死关头,没有保护尚未出世的她,而是保护了他和他的母亲,并且因此去世,她会有什么反应呢?

简直不可想象……

第二天他醒来时,已是天光大亮,屋里里一点声音都没有,寂静的让人心慌。

他唰的坐起,撩开毯子下床,盥洗室没人,客厅没人,厨房也没人,餐桌上摆着精致的早餐,水晶杯下压着一张便笺:我今天带学生去邻市比赛,留宿一晚,后天回来。

莫君清拿起便笺,看着便签上清秀的字迹,怅然若失。

许久之后,他缓缓吁了口气,掏出手机,“曜,一个小时后,老地方。”

纳兰君子会所,顶楼极光VIP包房。

这间包房位于顶楼东北角,与其他包房用大面积的绿色植物以及华美屏风隔开,独守一隅,是莫君清和朋友聚会时的专用包房,平日里从不对外开放。

他推门进去,屋里空无一人,刚将门关好,刚刚还灯火通明的屋子忽然黑了,头顶灯盏全部关掉,厚重窗帘阻隔了窗外光线,屋子里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他停住脚步,两股恶风一左一右朝他头部迅猛袭来,他听风辨位,错步让开,双脚往右侧一滑,手往墙上一拍,啪的一声,头顶琉璃灯应声打开。

在他面前,两个英俊挺拔的男子,一左一右拉着架势,正准备再次偷袭他,头顶灯猛的一亮,灯光刺眼,他们眯眼的功夫,莫君清退后几步,慵懒插兜,“文约,寒洋,你们最近很闲?”声音清淡懒散,却隐着冷冷杀气,让人不寒而栗。

楚文约和温寒洋对望一眼,同时看身后,“曜,你不是说三哥最近心情很好吗?”

“是啊,”简司曜拿着两瓶红酒从里间出来,低头研究着先开哪瓶好,漫不经心应着,“三哥有了小嫂子之后,每天笑的嘴巴都合不上。”

楚文约和温寒洋长臂一勾,将手臂搭在简司曜肩膀上,一左一右将走到近前的简司曜夹在中间,用下巴示意,“你自己看看,三哥哪儿看起来像心情很好的样子?”

简司曜疑惑抬头,莫君清慵懒站着,眉眼清贵,目光懒散,却偏生有股隐隐的煞气从身上散发出来,冲满质的威压,清雅淡漠的目光落在人脸上,犹如刀锋一样,刮的人骨头缝里都泛着凉。

“呃……”简司曜甩落肩上的手,见手臂搭上莫君清的肩,“哥,和小嫂子吵架了?”

“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莫君清看着楚文约和温寒洋,不答反问。

“我凌晨五点的飞机。”楚文约走到沙发前坐下。

他是WO城出了名的优雅贵公子,眉眼俊美如画,人淡如菊,清雅如玉,整个人给人很舒服的感觉,很容易让人卸下防备,对他产生好感。

“我刚下飞机,风尘仆仆,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就跑来看三哥你,怎样,够义气吧?”温寒洋没正经的从另一侧搭住莫君清的肩。

温寒洋是WO城出了名冷公子,俊颜如刀削,英挺峻拔,棱角分明,在外面话极少,冷的像北极冰山,不过在朋友面前又是另一副样。

他们三个都是莫君清的发小,生死之交,过命的朋友,莫君清不喜交际,朋友不多,可以生死论交的就这么几个。

可就这几个,联合起来足以掌控全WO城,甚至全国的经济命脉。

他们两个前阵子,一个去香港追初恋,一个被家里的老爷子派去国外开拓欧洲市场,很久没回WO城了。

“你老婆追回来了?”莫君清插兜,斜睨温寒洋。

“哪儿这么容易?”温寒洋耸肩,松开莫君清,坐在沙发上给自己倒了杯酒,一饮而尽后,由衷感慨道:“这世上,什么人都惹得,唯独自己爱的女人千万不能惹,惹恼了她,她翻脸不认人,玩儿人间蒸发,你跋山涉水、千辛万苦把她找到了,她假装失忆不认识你,眼看着她在你眼前晃来晃去,只能看不能吃,简直气死!如果她是仇人,我有一万八千种法子整死她,可她偏偏是我爱的人,她伤身,伤心的人是我,她伤心比她更伤心的人还是我,所以……”

温寒洋摊摊手,“我快被她逼疯了,知道文约回国,一起回来透透气。”

“你呢?”莫君清在楚文约面前坐下。

“一切顺利!”楚文约冲莫君清举杯,“分公司已经在那边站稳脚跟,老爷子派人接手,我以后会留在WO城,毕竟WO城才是楚家的根。”

莫君清微笑,与他碰杯,“恭喜!”

楚文约笑笑,“你呢?三哥,我和寒洋迫不及待回来,是听说你居然瞒着我们偷偷登记结婚了,我们卯足了劲回来和你算账呢!”

“就是!”温寒洋不满的咂嘴,“三哥,你太不够意思了,兄弟一场,瞒的这么紧,是不是想喜酒满月酒一起请?要真那样,看兄弟们饶不饶的了你。”

莫君清笑笑,优美的指尖摩挲杯身,仰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简司曜皱眉,“三哥,你真和小嫂子吵架了?”

自从他从刑满释放后,再见的莫君清与以前的莫君清简直换了一个人一样。

以前的莫君清,清冷淡漠,对任何女人都一副拒之于千里之外的模样,只有从小和他们一起长大的严雨柔能近的了他的身,可从不见他对严雨柔亲热。

以前,他们曾担心过,因为莫妈妈自杀的事,莫君清会封闭自我,这辈子不会向任何女人敞开他的心,孤单一生。

后来,又发生严雨柔劈腿,他打伤严希晨的事,莫君清的性子越发的冷,整日埋头工作,不近女色。

可他这次从狱中出来,莫君清带着沐暖晴一起去接他,他从未想过,清冷淡漠的莫君清居然能对一个女人那样温柔体贴。

自那以后,每次见莫君清,他都能看得出莫君清的幸福。

男人改变世界,女人改变男人,那个叫沐暖晴的小女子彻头彻尾的改变了莫君清,他也像个普通男人,有血有肉,有幸福有甜蜜。

平凡普通的生活,看了却让人觉得心里舒坦,像三伏天里喝了加冰的可乐,浑身上下都觉得爽利。

简司曜知道,莫君清是真的爱沐暖晴,他也拿沐暖晴当嫂子守护。

可今天的莫君清,隐隐疲惫,眉梢眼角有淡淡的困扰,尽管他掩饰的很好,但毕竟是多年的生死兄弟,他还是一眼就看了出来。

如今,能让泰山崩于前亦面不改色的莫君清这样失态的,简司曜能想到的,只有沐暖晴一人。

他们几个都是多年的生死兄弟,有事从不瞒彼此,莫君清也不瞒他们,一连喝了几杯酒,将他与沐暖晴之间的事,从相遇到结婚到相爱,再到昨天因为莫爸爸一番话,两人之间生了嫌隙,事无巨细,缓缓说了一遍。

三个人听到失语,面面相觑,最后简司曜瞪圆眼睛问了句:“小嫂子走了?”

莫君清笑笑,“没那么严重,只是带学生去邻市参加比赛,后天就会回来。”

简司曜挠头,“我听糊涂了,小嫂子到底怎么想的?原谅你没?”

“不知道,”莫君清淡笑着摇头,“不是说女人心,海底针吗?我也猜不准,在我爸面前,她表现的很冷静很镇定,好像完全信任我,可回了我们自己的家之后,她虽然不吵不闹,却从内而外的抗拒我,戒备我……”

他幽幽叹息一声,苦笑道:“我倒宁愿她和我大吵大闹一顿,实在气不过,砸东西拆房子怎么都行,都胜过这样不哭不闹静静在我身边躺着,委委屈屈的,让我看了就觉得心里压抑,现在又一声不响走了,怎么想都好像我欺负了她。”

“你可不就是欺负了她?”简司曜撇嘴,“不管后来怎样,起初你确实目的不纯!”

“唉,三哥,这回你惨了!”温寒洋以一副过来人的表情,同情的看他,“女人最记仇了,眼里揉不进一粒沙子,我不过就是和我初恋吃了一顿饭,翘翘和我闹半年了,我千里追妻磨了半年,够有诚意了吧?到现在都没追回来,你更惨了,罪名这么大……”

温寒洋不停的摇头,一副他们两个没救了的样。

简司曜碰了他一下,“小嫂子和你们家翘翘不一样,你家翘翘是从小被宠坏的千金大小姐,小嫂子从小吃的苦比你家翘翘从小吃的盐还多,小嫂子虽然有些细腻敏感,却不是娇蛮不讲理的人,三哥只要用心哄哄,这一关肯定能过去。”

莫君清沉默不语,唇角勾着抹若有似无的笑,依旧的清贵绝尘,只是说不出的孤冷寂寥。

简司曜看得心里不舒服,绕过茶几,在他身边坐下,伸手勾住他的肩膀,“三哥,我有个好法子。”

“嗯?”莫君清偏头,以询问的眼神看他。

“还记得我出事前,让你帮我拿下来的那块地吗?”

莫君清秀眉微蹙,略想了下,“西山那块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3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