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144他们的雷区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078 2014-11-13 03:06:03

  他说的客气,清润俊美的面容上却俱是隐匿的挑衅,萧翎诺笔直站着,不动如山,直到看他将沐暖晴带进对面掩上门,他才狠狠一拳砸在墙上。

莫君清若不珍惜,他还有拥有的可能。

莫君清若珍惜,他便要遗憾一辈子。

他只慢了一步,却要错过一生,命运有时就是这么残忍……

莫君清把沐暖晴带进家里,他关门的功夫,沐暖晴进了浴室,锁了门。

他站在卧室中间,静静望着浴室的方向。

浴室里,响起哗哗的水流声,此刻,清晰的知道他的小女人就在与他一墙之隔的地方,燥乱许久的心终于平静下来。

沐暖晴从莫家离开后,他问莫霆川和沐暖晴说了什么,莫霆川只一边喝酒,一边絮絮叨叨和他说些以前的事,对与沐暖晴之间的谈话只字不提。

他看得出,莫霆川心情不好,自母亲去世后,他从没真正开心过,莫霆川拽着他说个不停,他心里虽然挂念沐暖晴,也狠不下心离开。

最后,莫霆川终于喝多了,他扶着莫霆川进卧室躺下后,片刻没耽误,从莫家开了辆车,回到了玫瑰公寓。

可家里没人,打沐暖晴的手机也无人接听。

他拿了车钥匙出门,飞车去了沈傲雪家、她的学校、附近超市,漫无目的的找。

牵肠挂肚的人,怎么也联系不到,他的心从未像那一刻那样慌乱过。

他去了所有沐暖晴以前常去的地方,却遍寻不到,于是,他想到了孟歌,在WO城,要找一个人,或者要查一件事,孟歌无疑是最佳人选。

孟歌接了他的电话,他便觉得不对劲。

他和孟歌谈不上深交,却也有几分交情,孟歌接了他的电话之后,不像以前那样插科打诨的和他开玩笑,反而一顿夹枪带棒,冷嘲热讽。

他察觉出不对劲,话里便下了套,没几句就套出孟歌在酒吧遇到沐暖晴被调|戏,救了沐暖晴,最后让萧翎诺带走了沐暖晴。

他没心情和孟歌算账,又飙车往回赶,路上命人找到那两个想欺负沐暖晴的混混,把他们送进了医院,居然敢打他老婆的主意,算他们倒霉。

沐暖晴向来是冷静自制的人,不知道爸爸和她说了什么,让她一个人跑出酒吧喝闷酒。

如果说,爸爸是和她说了当年那段往事,她离开莫家时又那样平静镇定。

他胡思乱想着,没了往日的镇静自若,脑海中一团乱麻。

这就是人常说的关心则乱吗?

因为太在乎,所以不能像平日里那样超凡脱俗,物我两忘,只要是有关她的事,便会牵肠挂肚,患得患失。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房间中站了多久,浴室的门终于开了。

冲了个热水澡,酒意散的差不多了,沐暖晴穿了件细肩带的抹胸睡衣出来,一边往外走,一边擦头发,一抬头看到莫君清正站在屋子正中间一瞬不眨的看着她,她愣了下,冲他笑笑,“你不去洗澡。”

莫君清走到她身前,轻轻环住她的腰,“老婆,我们好好谈谈!”

她又是一笑,“好啊!”

他们是该好好谈谈,即使他是假的,即使他想骗她,他再说些动听的甜言蜜语骗骗她也是好的……能骗她一辈子才好!

莫君清拉她在床边坐下,拿过她手中的毛巾,擦她湿漉漉的头发,“爸和你说什么了,你家都不回,跑去酒吧喝酒。”

“爸说,你妈妈是被我妈妈害死的,你娶我,是为了报复我。”她低着头,一动不动,由着他摆弄自己的头发。

莫君清呼吸一滞,手上的动作僵了僵,“暖暖……我……”

“我知道爸爸说的是真的……”她倏地抬眸,歪头看他,轻轻笑了笑,“我们第一天见面你就把我拐进了民政局,并不是你说的那些理由,而是如同爸爸所说,你想玩|弄我,想报复我,想把我诱入你的生活,把我带进天堂,再在我爱上天堂一般的生活时,把我打进地狱,享受你的报复……”

“暖暖……”他单手捧住她的脸,声音磁性低沉,让人信任,“老婆,人心是世上最复杂难测的东西,我承认我最初见你确实目的不纯,可你是个太容易让人爱上的女子,时间并不长,我就喜欢上了你,爱上了你,不要纠结我接近你的初衷,你只需要知道,你现在是我老婆,是这世上与最亲近的人,我会爱你护你,今生绝不负你!”

说完之后,他握住她的手,放在唇边深吻了下。

沐暖晴反手握住他的手,将他的掌心贴在于她的胸口,看着他,眼眶潮红,目光迷茫,“知道吗?现在,这里很疼……”

她眨眨眼睛,努力眨掉眼中的***吸了口气,声音颤抖,“我也说服自己要信你,我们相处了那么久,你的温柔体贴,你对我的照顾眷恋,我看的到,也感受的到,我也对自己说,即使你当初接近我,目的不纯,可现在你是真心喜欢我,我告诉自己不要揪着过去不放,可我控制不了……这里……很痛……”

“老婆……”抚着她柔软的胸口,看着她湿红的眼眶,他的心狂烈悸颤,用力揽她入怀,温柔拍抚她,“连我自己都不能确定当初为什么见你第一面,就迫不及待的把你拐进了民政局,你可以说我存了报复的心思,可现在想想,是我先对你有了好感,又刚好我们之间有那样的牵扯,我才一时冲动娶了你,你可以想象一下,如果你沐暖晴是个尖酸刻薄,或者貌丑如无盐的女人,我会不会娶你?”

“老婆!”他握住她的手,温柔摩挲,“现在想想,也许是因为第一面见你就心动了,因为我们之间有那样的牵扯,促使我做出了娶你的决定,无论如何,我从未做过伤害你的事,原谅我的欺瞒,相信我,别再伤心了,好吗?”

她反手拥住他,把脸颊埋入他怀中,轻轻点了点头。

心都给他了,不信他还能怎样?

只能和命运赌一把,赌噩运已经过去,这个男人确实如他所说那般爱她。

只是心口的地方,像是扎进一颗刺,只要稍微一触碰,便疼的厉害。

莫君清见她点头,松了口气,揉揉她的头,“你休息一会儿,我去洗漱。”

等他洗漱换好睡衣回来,沐暖晴已经在床上躺下。

她蜷着身子背对着他,漆黑的长发披散在雪白的枕头上,一动不动,安静的让人心疼。

挨着她躺下,将她揽进怀里,温柔的爱抚她。

她的身子却在他靠近的那一刻瞬间僵直,他摸到了她的手,指尖冰凉,微微颤抖。

心疼的像被尖锐利器狠狠扎了下,莫君清抱紧她,轻轻的唤:“老婆……”

“嗯?”她微不可闻的轻应了声。

“放松……”他轻轻吻她的发,“相信我,我不会伤害你……”

“嗯。”她又轻应了声,僵硬的身子却并未放松。

莫君清不敢动,只能一直温柔揽着她,直到她沉沉睡去。

天色渐暗,见她睡沉了,他小心翼翼起身,做好晚饭,去书房处理公务。

站在金字塔尖上的人,有无人可及的风光,也有无人可及的负重,公司上下那么多人指着他吃饭,由不得他有一丝一毫的懈怠。

将一天的公务处理完,已经晚上九点多,他回到卧室,沐暖晴还在沉睡。

他凑过去,凝视她恬静的睡颜。

她睡觉时也很安静,睡相很好,像个无辜的婴儿,睫毛细长微卷,细白如瓷的肌肤没有一丝血色,脆弱的让人心疼。

他捧住她的小脸, 轻轻吻她。

睫毛颤了颤,她缓缓睁开眼睛。

他在她唇上用力啄了下,轻轻捏她嫩白的脸蛋,含笑看她,“老婆,已经九点多了,吃了饭再睡好不好?”

她怔忪了一会儿起身,“对不起,我睡太久了。”

他拍拍她的脸颊,轻笑,“我是你老公啊,照顾你包容你是我的责任,永远不用对我说对不起,如果一定要说,那就说‘我爱你’,这三个字比那三个字动听的多。”

沐暖晴笑笑,起身去洗漱。

莫君清做了四菜一汤,都是她喜欢吃菜色,可见用了心。

她嗜甜,莫君清吃的比较清淡,四个菜居然都是甜菜,她吃了一会儿,见莫君清只喝粥,菜吃的很少,她放下筷子进了厨房,麻利的凉拌了一盘清淡的金针木耳端出来,放在莫君清面前。

莫君清笑笑,摸摸她的脸,“多吃点。”

“嗯”

一顿饭,吃的很沉静,他偶尔闲聊几句,她要么浅浅嗯一声,要么点头摇头,一晚上都没怎么说话。

晚上,她躺在他身边,他只要一凑近,她就紧张的绷直了身子,浑身冰凉。

莫君清搂着她,挫败的叹口气。

他们好像又回到了原点,她将自己用厚厚的壳子冰封,疏离他、抗拒他,提防他。

他拍抚了好久,都无法让她的身体放松,他只好放弃,躺回自己的位置,与她之间拉开一段距离, 只是用手轻轻握住她的手。

她的身体终于缓缓放松,许久之后,耳边响起她轻缓绵长的呼吸,莫君清却几乎一直睁眼到天亮。

这是他们之间的第一个雷区,他有信心可以迈过。

第二个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3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