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139难堪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000 2014-11-11 12:00:02

  欢|爱过后,她趴在床上,青丝凌乱,软做一团,连动动指尖的力气都没有,莫君清抚弄她的青丝,薄唇在她挺秀白皙的背上缓缓划过,最后轻轻咬住她的耳朵,“老婆……你从实招来,你是千年狐狸精还是万年狐狸精?”

未遇到她时,他从不知道,他可以这样燃烧。

每次将她抱进怀中,男人的张狂霸气被激发到极致,想征战、想驰骋、想杀伐,狂傲激荡,似君临天下的帝王。

他想起一句话,爱一个人,就是想把全世界的好东西都送到她眼前,而若她不见了,整个世界也都没了意义。

他想,此刻他便是爱了,恨不得把全世界所有最好的都送到她眼前,只要她开心幸福,做什么都值得。

“我是不是狐狸精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你肯定是只狼,不折不扣的狼!”沐暖晴眼都懒的睁,闭着眼睛幽怨指责,“莫君清,你这只表里不一的腹黑狼,欲|求|不|满|的|色|狼,吃人不吐骨头的恶狼,心狠手辣的毒狼……”

莫君清大笑,“老婆,真不愧是优秀的人民教师,词汇真丰富,不过……你忘了,这是你欠我的!”

“你胡说!”她愤愤睁开眼。

听说过欠钱的、欠东西的、欠人情的,还从没听说过欠这个的。

“我说真的!”莫君清一本正经,“老婆,你忘了,我们刚在一起时,你拒绝了我多少次,我那时就说过,日后我会连本带利讨回来,我现在不过是在实现我的诺言而已,足以说明我是有诚信重承诺的好男人!”

“……”他脸皮真是越来越厚了,越来越厚了!!!

“莫君清!”她也一本正经的看着他。

“嗯?”

“你要是早生几千年就好了!”

“嗯?”

“秦始皇就不用劳民伤财修长城了,直接撕了你的脸皮当城墙,又厚又结实,刀枪不入!”

“老婆!”

“嗯?”

他眯眸,危险的笑,“知道牙尖嘴利的后果是什么吗?”

这笑容太熟悉、太危险、太恐怖了!

她惊恐的往后退,“我能说我不想知道吗?”

俊眉一挑,拉过她的身子覆身压上,“晚了!”

薄唇准确用力的落在她的唇上,夺走了她的整个呼吸之后又占有了她整个人。

沐暖晴深深明白了一个道理,做人有时候一定要揣着明白装糊涂,装聋作哑什么的也挺好,尤其是在——床上!

他折腾的仍意犹未尽时,沐暖晴整个人已经不行了,昏昏欲睡,扯着毯子裹在蜷缩成一团的身上,懒洋洋的像太阳底下被晒晕过去的猫。

莫君清环着她的身子,捏她红润粉嫩的小脸,啄她细长白皙的脖颈,觉得生活如此美好。

沐暖晴体力透支,他小动作的不断的骚|扰着,她还是昏昏沉沉睡过去,等莫君清叫醒她时,已经中午十一点了。

她眯缝着眼睛看看时间,怔忪了一会儿,依稀记得今天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来着,她还因此续请了一天的假。

几秒钟后,想起她做了一早晨的寿星佬和寿桃,她一下子醒了,唰的从床上坐起来,“莫君清,你要死了,现在才叫醒我!”

“急什么?”莫君清懒洋洋的环着她的肩膀,“时间还早呢,赶得及去吃午饭就行。”

沐暖晴白他一眼,翻身下床,脚刚一沾地,不知道是躺的太久,还是被那个不知餍足的男人折腾的太惨,腿一软,差点摔倒。

莫君清飞快探过身子将她扶住,愉悦大笑,沐暖晴红着脸甩开他,狠狠瞪他一眼。

真丢脸、真丢脸,丢脸死了!

她头也不回的冲进浴室洗漱,身后莫君清愉悦的大笑声顺着门缝钻进来,可以听的出来,那个男人今天的心情真是好到了极致,整个人英姿勃发,像是打了胜仗的将军……不……是如同迎接凯旋而归将士的帝王!

对着镜子洗漱,露在外面的肌肤满布他留下的痕迹,淡紫色的吻|痕映在雪白滑嫩的肌肤上,有种诱|人犯罪的美,她自己看了都心神摇曳,何况那个时刻都会化身为狼的男人。

好在已经是初秋,她选了米色的修身长裤,叶绿色的高领针织纱,足以将身上的暧|昧的痕迹密密实实的遮住。

叶绿色的针织衫很衬她白皙的肤色,衣袖是雪纺的,纤长玉白的手臂在透明的薄纱内若隐若现,格外好看。

她换好衣服出去,清楚看到莫君清眼中的惊艳。

莫君清目不转睛盯着她,眸中满是惊艳与赞赏。

即使已经熟知她的美,还是忍不住被她的美丽惊艳。

她的美可塑性很强,穿一袭性|感晚礼,便是妩媚惑人的妖精,穿一身淑女裙就是娇俏清丽的邻家小妹妹,今天这身衣服最衬她清新婉约的书卷气,亭亭玉立站在那儿,宛若临风清莲,灵动毓秀,清艳不可方物。

“老婆,你一天比一天美。”他的称赞发自肺腑。

女人是花,与她初见时,她缺乏养分滋养,美丽有余,灵气不足。

可如今的她,越来越像与她同龄的女孩儿,会生气会任性会撒娇会痴嗔,是有血有肉活生生的人,而不再是站在江南烟雨中的一副仕女图。

“说!”他将她揽紧,让她的身子紧贴着他,抵着她的额头坏笑,“从实招来,你是不是采|阴|补|阳的妖精?”

“嗯?”他语出惊人,她半张了嘴巴,不知道接哪句才好。

“一定是!”他坏笑,“采了我的精|血滋补你,你才能一天比一天美。”

沐暖晴无语笑着嗔他,“你神经!”

“不过我不介意……”他咬她半张半阖的小嘴,“我是你男人,有绝对无私的大无畏精神,任你采撷……”

“闭嘴闭嘴!莫君清你越来与不要脸了!”她红着脸用力推开他,开门逃了出去。

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景,莫君清再次愉悦大笑。

这就是传说中的闺房之乐吧?

他发现将他的小女人逗弄的脸红心跳是他现在最爱做的事,太有意思了!

两个人将东西收拾好,飙车赶往莫家。

半途中,遇到红灯停车,沐暖晴的目光不经意间扫到与他们的车并排的一辆车,愣住,碰了莫君清的胳膊一下,“你看,那不是钟浩吗?他车上怎么有个女孩儿?”

莫君清扫了一眼,“也许同事什么的,别太敏感了。”

虽然她没说,莫君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

她笑了下。

也对,有时同事之间搭个便车很正常,是她被朱萌萌的事弄的草木皆兵了。

赶到莫家时,刚好十一点半,莫家好像早知道莫君清会回来,管家钟伯领着两个保镖在门外候着。

“钟伯。”莫君清打了个招呼,将莫暖晴做的寿桃,还有他先前给莫霆川买的寿礼一并递给那两个保镖。

“少爷!”钟伯恭恭敬敬行礼,看看莫君清,又看看他身边轻灵婉约的沐暖晴,又是欢喜又是为难,欲言又止,“少爷……”

“钟伯,有话直说,又没外人。”对这个从小看着他长大的管家,莫君清态度很温和。

“老爷有话,只许少爷回家,不许……不许沐小姐进门。”钟伯吞吞吐吐的说。

他其实为难的紧,他很喜欢清秀文静的沐暖晴,一看就是知书达理的贤妻良母,好容易少爷愿意定下来,娶妻生子,他欢喜的不得了,却不知道老爷怎么想的,一大早就让他领着两个保镖杵在这儿,让他们挡沐暖晴的驾,不许沐暖晴踏进莫家的门。

沐暖晴心脏咚的猛跳了下,柔软的身子瞬间僵住了。

她知道她的家世配不上莫家,她已经做好了被莫霆川为难的准备,她想过莫霆川有可能对她不理不睬,有可能对她视而不见,却没想过莫霆川连莫家的大门都不让她进!

她受过许多伤害,原本就是细腻敏感的人,一瞬间幼时街坊邻居那些侮辱谩骂又猛然窜入脑海。

“一个狐狸精能生出什么好东西,长大之后肯定也是个狐狸精!”

“看看这勾人的小模样,长大之后肯定也是个祸害男人狐媚子!”

“那种下溅女人,生的女儿肯定也下溅,就该断子绝孙才对,省的长大之后去作践别人!”

“……”

一句又一句尖酸刻薄的辱骂如附骨魔音般在她脑海中横冲直撞,她脸色渐渐雪白,捂住脑袋申吟一声。

以莫家的财力势力,查到她的身世过去是轻而易举的事,莫霆川是因为查到她的身世,不想让她玷污了莫家的门楣,才不允许她进门吧?

早就知道,莫家这样的家庭,普通小家碧玉都配不起,更何况她这样的出身!

“暖暖,怎么了?”莫君清侧身抓住她捂着脑袋的手,心疼的看她瞬间没了血色的小脸。

沐暖晴稳了稳心神,勉强笑笑,“我没事!”

他为她做了那么多,她也要为他坚强。

他说过,错的是她妈妈,不是她,她是沐暖晴,清清白白干干净净的沐暖晴,用不着自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