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125为什么我身边的人都是傻瓜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206 2014-11-06 18:30:02

  这样的男人,他佩服。

  而相比之下,钟浩就差的太多。

  优柔寡断,拖泥带水,伤害了朱萌萌,也伤害了沈傲雪。

  最重要的,居然伤害了他的女人!

  简直不可原谅!

  见他许久无言,沐暖晴从他怀里仰头看他,正看到他唇角似笑非笑的弧度,绝美惑|人却冷冽邪肆,如暗夜极光,致命吸引又致命的危险。

  “诶!”她晃了晃莫君清,“你别对钟浩怎样,他是傲雪的丈夫,傲雪肚子里宝宝的父亲,你别动他。”

  “好!”莫君清非常享受她如此小女人的动作,火气散了几分,轻笑着捏捏她的脸蛋,“他最好保佑沈傲雪能和他白头偕老一辈子!”

  “……”她要去告诉钟浩,现在沈傲雪是他的护身符吗?

  莫君清低头吻了吻她的眉心,揉揉她的发,将她舒服的安置在枕头上,“乖,你休息会儿,我继续去准备我们的烛光晚餐。”

  ——

  莫君清的手艺虽然比不上她,但对一个豪门阔少来说,已经很不错,而且财能补拙,他新买了一套骨瓷的餐具,餐具晶莹剔透,通体晶莹纯白的餐具,只有边沿一枝含苞欲放的玫瑰,煎成八成熟的牛排,放在比工艺品还要精致昂贵的餐盘里,美的沐暖晴几乎不忍心吃。

  桌边上摆放的缠绕玫瑰花的银质烛台,玫瑰形的红烛,连银制的刀叉,柄部都是盛放的玫瑰状,用尽了心思。

  “沐老师,请坐!”莫君清绅士的帮沐暖晴拉开椅子,照顾她坐下,顺势弯腰在她鬓角轻吻了下,“老婆,你真美!”

  沐暖晴羞涩垂眸,小心翼翼的用刀叉在盘子里切割牛肉,生怕将精美的瓷盘不小心划出印子。

  相比她的小心翼翼,莫君清干净利落的将整块牛排切成均匀的小块,然后将切好的牛排与她对换,“给,趁热吃,凉了不好吃了。”

  沐暖晴低头看餐盘中切好的牛排,心里一阵说不清的悸动。

  感情这回事,不必生生死死,不必轰轰烈烈,越细微,越动人。

  水滴石穿,他的温柔细腻不知不觉间就入了她的眼,深植她的心,将她整颗心、整个人,一点一点占据。

  吃完晚饭,两个人到公寓外的小花园转了一圈,回来后沐暖晴备课,莫君清忙公事,宽大的书房里,两个人面对面坐着,偶尔抬眸对望一眼,从对方的眼中清晰的看到同样的幸福甜蜜。

  沐暖晴忙完之后,见莫君清还在对着电脑奋战,进厨房倒了杯热牛奶塞进他手中,从他身后搂住他脖子,“喝了再弄吧。”

  “你喝吧,给我杯热咖。”莫君清回身将牛奶塞进沐暖晴手里,他晚上喜欢喝咖啡提神,小朋友才在睡前喝牛奶这种东西。

  “热什么咖啡?”沐暖晴屈起食指敲他的脑袋,“晚上不许喝咖啡!来,喝这个!”

  沐暖晴将牛奶送到他唇边,莫君清配合的张开嘴巴,将整杯牛奶喝光,咂咂嘴巴,“嗯,甜的!”

  他抓住沐暖晴的手腕,一个用力将沐暖晴拽入怀中,俯身吻下去。

  吻到她受不了的揪紧他的衣服,唔唔抗议,他才舍得放开她,指腹轻轻摩挲她嫣红微肿的唇瓣,声音磁性动听如优雅的大提琴,“老婆,我喜欢今晚的你……”

  有点小任性,有点小骄傲,像她这个年纪的女孩儿,想怎样就怎样,不藏匿自己的心情。

  “嗯……我……”她别开眼睛,还没说话便红了脸颊,“我……也喜欢今晚的你……”

  莫君清愣了下,愉悦的低笑,抱婴儿一般将她抱在怀中,轻轻的晃,手臂自她肩头环过,温柔而用力。

  低头,笑望她的眼,黑白分明的眼睛,泉水般清澈,星子般迷人,他望着她的眼,轻声哼唱:“是我等到你,

  还是你等到我,

  在这个尴尬的年纪的拐角,

  竟然真的会有个相爱,

  是我迁就你,

  还是你迁就我,

  对这个尴尬的问题的回答,

  我想应该是谁都没有,

  原以为爱情这辈子没有了,

  结果还是等到他来了,

  一旦来了就无可救药,

  原以为爱情这辈子都没有了,结果他会在某处等你,然后你只要上前说声你好……“

  他不厌其烦,一遍又一遍轻轻哼唱着,声音越来越低,越来越动听迷人,仿佛每个字都带了钩子,将她整个人整颗心,都深深深深的钩了进去。

  唱了好久,他才渐渐停了,一手环着她,一手抓着她的手指放在齿间咬了下,“小妖精,被你迷得神魂颠倒,无可救药了,这辈子你就在我怀里乖乖待着,哪儿也不准去!”

  沐暖晴心里暖暖的,眼眶酸酸的,眸光认真的望进他的眼睛里去,微微启唇,亦轻轻哼唱:“是我等到你,

  还是你等到我,

  在这个尴尬的年纪的拐角,

  竟然真的会有个相爱,

  是我迁就你,

  还是你迁就我,

  对这个尴尬的问题的回答,

  我想应该是谁都没有,

  原以为爱情这辈子没有了,

  结果还是等到他来了,

  一旦来了就无可救药,

  原以为爱情这辈子都没有了,结果他会在某处等你,然后你只要上前说声你好……”

  她同样一遍一遍唱,唱到眼眶湿润,声音哽咽,紧紧搂住他的脖子,将脸颊埋进他怀中,紧贴着他的胸膛。

  从小到大,她吃了无数苦头,受尽白眼,从未想过,这一生,她会遇到这样一个优秀的男人,捧她在手心,爱的如珠如宝。

  与许南月分开,原以为爱情这辈子没有了,结果他无声无息的来了,一旦来了,就无可救药……

  晚上,枕着他的臂弯入睡,闭上眼时,医院的一幕幕还像放电影一样在眼前晃来晃去,也许被他折腾的太累,很快睡过去,半睡半醒间,手机响了。

  原本她有睡前关机的习惯,今晚因为担心沈傲雪会找她,特意没关机,电话一响她瞬间被惊醒,探长身子将手机抓进手机,看了一眼,不是沈傲雪,是钟浩。

  “谁啊?”莫君清也醒了,将她捞进怀里环着她。

  沐暖晴接通手机,“钟浩。”

  “小雪呢?医院别墅我都找过了,哪里都找不到。”电话那边,钟浩的声音压抑低沉。

  “小雪在海边的别苑。”

  钟浩沉默了一会儿,“暖晴,你把萌萌推倒的事,萌萌醒来后,执意要报警,你要有心理准备。”

  “没关系,我说过,该我负的责任,我绝不逃避,如果法律判我有罪,杀人偿命我都认,”沐暖晴的声音很平静,“钟浩,有事你只管找我,我推倒朱萌萌,害她流产的事,你别和傲雪说,我也会瞒着她,她现在不能再受任何刺激,你好好哄哄她,就当为了她肚子里的孩子。”

  电话那边又是一阵沉默后,钟浩忽然讥诮的笑了声,“沐暖晴,你知道吗?我最讨厌你用这种圣母的口气说话,那是我的老婆孩子,难道我不比你紧张?你刚刚那种语气让我觉得很恶心!”

  沐暖晴攥着手机的手紧了紧,依旧平静的说:“紧张不紧张,不是用嘴说的,而是用心做的,钟浩,你扪心自问,你做的好吗?”

  说完之后,不待钟浩回答,她利落的挂断电话,扔开手机。

  “怎么了?”莫君清将她纳入怀中,慵懒低头,轻轻吻她的发。

  她环住他的腰,脸颊埋在他怀里,“君清……也许我会坐牢……”

  “说什么傻话?”莫君清笑着轻敲了一记她的额头,“我会让自己的老婆坐牢?笑话!”

  清清淡淡的语气,却是万事袛定的自信和从容。

  沐暖晴仰着小脸看他,“我知道你很厉害,可我和司曜一样,如果真是我错了,法律判我有罪,我心甘情愿受罚,不然我一辈子都会良心不安。”

  “傻瓜!”莫君清揉揉她的发,叹口气,“为什么我身边的人都是傻瓜?”

  沐暖晴笑笑,摸摸他的脸颊,“还好我们还没公开关系,还没举行婚礼,不然被人家知道莫家的少夫人因为打伤孕妇去坐牢,你一定很丢脸。”

  “又说傻话!”莫君清不悦皱眉,抓住她的手指放在口中惩罚性的咬了一口,“如果你真被判有罪入狱,你入狱之前我一定给你一场盛大婚礼。”

  话是这样说,但他绝对不会允许那种事的发生。

  他莫君清的妻子,自然要护在怀中安稳守护,岂会让她去受牢狱之苦?

  她忽然探起身子,在他薄唇上轻啄了下,娇俏的小脸笑的羞涩又甜蜜。

  心里的不安、愧疚、恐惧,被他熟悉的气息、温暖的怀抱驱赶殆尽,环着她精壮结实的腰身,她再次缓缓睡去。

  直到她睡沉,莫君清才动了动身子,拿过一边的手机,一连发出几通短讯。

  手机调至静音,很快几条短讯都有了回音,皆是简单干练的一个字:“是!”

  他勾唇,扔了手机,指腹轻轻扫过她白嫩细滑的脸颊,更深的将她纳入怀中。

  她一定会没事,他发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