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123富贵在天,生死有命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056 2014-11-06 06:30:32

  “我没有无动于衷……”钟浩额上青筋突突直跳,狂声怒吼。

“是,你没有无动于衷,”沐暖晴讥嘲的看他,“只不过你看朱萌萌有孕在身,你怕伤害到她,你畏首畏尾,你不敢动手拖开她,当时我们都站在傲雪身边,我这从没练过武的弱女子都能反应过来,去保护傲雪、保护宝宝,你这十几年的特种兵,却站在一边一动未动,你倒是和我解释解释,你为什么站着没动!”

“……”钟浩仿佛被冰冻住一样僵在原地,哑口无言。

沐暖晴说的没错,看到朱萌萌掐住沈傲雪脖子的那一刻,他第一反应就是冲过去把朱萌萌扯开,可朱萌萌大着肚子,他觉得朱萌萌比易碎的瓷器还脆弱,力气稍微大一点就会伤害到她,他正犹豫着,要怎么才能既不伤害到朱萌萌,又能把朱萌萌从沈傲雪身边弄开时,沐暖晴已经把朱萌萌推了出去。

沐暖晴的指责,让他无地自容。

她说的没错,保护沈傲雪和她腹中的孩子,是他应该做的事,他没做到,是沐暖晴替他做了。

“要报警是吧?你尽管去报!”沐暖晴继续清冷的说:“朱萌萌是孕妇,沈傲雪也是孕妇,如果我不阻止朱萌萌,被伤害的便有可能是傲雪,我很内疚我让朱萌萌失去了孩子、失去了以后做母亲的权利,可我不后悔当时把她推了出去,不然失去孩子的人就有可能是傲雪!你尽管去报警,尽管去告我,我会承担我应该承担的罪责,不管法院怎样判我,三年五年十年甚至杀人偿命我都认!”

“我插一句!”孟歌轻鄙的瞥着钟浩,咂咂嘴巴,“以我做私家侦探的专业角度分析,暖晴这叫正当防卫,找个好律师,肯定平安无事!倒是你……”

孟歌没正经的托着下巴,上上下下打量钟浩,“你就是傲雪的老公啊?自己的老婆孩子让人家女人保护,不但不感激人家,还反过来对人家打打杀杀的,啧啧……傲雪眼睛长脚底板了?怎么看中你这么个东西?”

钟浩臊的面红耳赤,无地自容。

“算了,”沐暖晴目光清冷的看着他,“你去看傲雪吧,好好哄哄她,别说气她的话,朱萌萌的事你别在傲雪面前提,只管找我,我随时奉陪!”

说完之后,她甩下孟歌和钟浩,谁也没理,一路狂奔去了六楼。

跑到六楼,她捂住胸口,喘的不行。

其实,她心里远不像表面上那样清冷镇定。

其实,她很怕,怕的要死。

虽然她不喜欢朱萌萌,但也从没想过要害她,她肚子里也是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再有几个月,他会是个漂亮可爱的小宝宝,可就因为她一时情急失手,小宝宝没了,朱萌萌这辈子都没了做母亲的权利。

内疚像毒蛇,一口一口拼命噬咬她的心,她胸膛里又闷又疼,整个人痛苦的像要炸掉一样。

走廊拐角处,她面对墙,捂住脸,眼泪止不住的从指缝往外流。

“沐老师?”身后有人讶异的叫她。

她赶紧抹了几把脸,转过身子。

“沐老师 ,真是你?”袁凌志笑望她,“真是个傻姑娘,哥哥醒了该高兴才对,躲在这儿哭什么?”

“没事……”沐暖晴尴尬的低头,又用手背在脸上胡乱抹了几把。

真美啊!

长长的睫毛沾着莹莹珠泪,大大的眼睛像泡在水中的黑葡萄,瓷白的小脸浮着抹微淡的桃红,袁凌志脑海中不断闪过“梨花带雨”“出水芙蓉”“我见犹怜”“国色天香”等字眼,他调侃的笑,“沐老师这是喜极而泣吗?”

莫暖晴不好意思的笑笑,“我能见我哥哥了吗?”

“当然,不过……”袁凌志收起笑意,“沐老师,你先到我办公室来一下,我有话和你说。”

沐暖晴坐下之后,袁凌志从他办公桌上翻了一叠资料递给她,“沐老师,你哥哥全身详细的检查报告出来了,我们晨会时仔细分析了下,一致认为,你哥哥的身体状况比我们想象中还差,他现在身体状况不适合手术,我们建议他修养三到六个月的时间,身体各项功能指标达标后,再行手术。”

沐暖晴低头,将许南月的体检报告从头至尾,仔细翻阅了一遍。

袁凌志说的没错,许南月的身体状况很差,几乎每项功能指标都在正常值以下。

她捂住嘴,眼泪不受控制的噼里啪啦往下掉,怎么努力也停不下。

难怪他那么苍白瘦弱!

体重偏低、贫血、各项营养素值均在正常值以下。

他是非洲难民吗?

怎么把自己弄的这样凄惨?

“沐老师,你别太伤心,”袁凌志柔声劝慰:“至少你哥哥目前没有生命危险,你也明白,他并非不治之症,只要好好休养,完全可以手术治愈。”

沐暖晴死死咬住唇,好容易才止住泪,“我想先去看看他。”

“跟我来!”

许南月今早已经由ICU转入普通病房,在袁凌志的关照下,住进了心内科为数不多的高干病房之中的一间。

病房宽敞干净,环境幽美,有单独的浴室卫生间,撇开医院固定的装修风格不说,更像间星级酒店的标准房。

袁凌志推开门,示意沐暖晴进去。

看到躺在床上双眼紧闭的许南月,沐暖晴鼻子一酸,用力捂住嘴巴,以免自己再次哭出来。

窗户上拉着薄纱窗帘,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落在他脸上,照的他苍白如雪的肌肤白到透明一样,弧度优美的薄唇透着不正常的淡紫色,额前的碎发微微凌乱着,让他看起来那样无辜脆弱。

沐暖晴深吸了口气,努力平复下心情,轻步走过去。

走到床边的时候,仿佛感应到什么,许南月睁开眼,偏头看向她的方向,黑白分明的眼眸迷茫了瞬间,唇边绽开温柔如水的笑,“暖暖,你来了。”

“嗯,”沐暖晴笑了笑,在他床边坐下,“南月哥,好些了吗?”

“没事了,”许南月歉意的笑,“吓坏你了吧?”

“我都不知道,你……”沐暖晴垂眸,咬住下唇。

她都不知道他有心脏病!

他们从小相依为命般一起长大,她竟不知道他有心脏病!

“我出国以后才发病,那时才知道,这病原来会遗传,”许南月温柔注视着她,语气清淡的像是在说别人的事,“暖暖,富贵在天,生死有命,别太在意了。”

沐暖晴咬着唇,几乎将下唇咬破。

认命吗?

不!

她不要认命!

她做错了什么?

许南月做错了什么?

为什么他们就活该活的这么凄惨不幸?

她看着许南月的眼睛,用力握住许南月的手,“不!我不认命!我会治好你,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我一定会治好你!”

“别说傻话,我现在不是挺好的吗?”许南月动了动身子,沐暖晴连忙扶他坐起来,往他身后塞了个靠垫,让他倚靠的舒服些。

许南月忽然猛咳起来,沐暖晴手忙脚乱的拍他,他好容易才止住咳,不动声色的将咳入掌心的湿热液体攥的紧紧的,唇边一抹清淡的笑意,“这阵子,过的好吗?”

“嗯,挺好的。”

“他……对你好吗?”

“嗯,好!”

许南月轻不可见的舒了口气,“那就好,暖暖,我已经让医院通知依依来照顾我,以后你不要来了。”

“为什么?”一直微微低着头的沐暖晴唰的抬头,睁大眼睛看他,身子微微颤抖着,“南月哥,你傻了,你怎么可以告诉她?她会欺负你!她会折磨你!你现在需要休养,需要休息,她……”

“她是我妻子!”许南月打断她的话,温雅看她,“暖暖,我和依依是夫妻,现在我生病了,陪在我身边的,应该是她,不是你,你现在是莫太太,你要做的是照顾好莫君清,照顾好你自己的家庭……”

“我……”沐暖晴痛苦的攥拳,用力瞪着他。

她知道他们现在关系尴尬,她也知道张依依不想见到她,可他现在这样,让她怎么放心的下?

“暖暖,我已经是成年人了,我会照顾好我的生活,乖,听话,趁依依还没来,赶紧回去吧,不然她该生气了,以后……不要再来了……”

“南月哥,我欠你那么多,给我一个报答的机会不好吗?”沐暖晴看着他,目光近乎绝望,“小时候,一直是你照顾我,现在你生病了,换我照顾你不好吗?”

“傻瓜!”许南月笑了笑,“暖暖,月亮本身不会发光,反射了太阳的光芒,月亮才有了光辉,我是月亮,而暖暖是我的太阳,小时候有暖暖这个勇敢坚强的小太阳的照耀着,才有了优秀全能的许南月,所以,小时候我们是相依为命,互相扶持,并没有谁照顾谁,你不欠我什么,也不用感激我什么。”

“可是……”

“没有可是!”许南月的声音很温和,却不容拒绝,“暖暖,听话,赶紧回家,我现在是张依依的丈夫,而你是莫君清的太太,我们没有权利给爱我们的人增加困扰,暖暖,别忘记我们的约定,一年只联系一次,说声新年快乐就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3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