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098我老公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032 2014-10-28 11:18:01

  不过,做为MO城消息最灵通的人士之一,他没听说莫君清结婚的消息,这女孩儿应该是他bao|养的情|妇,或者红粉知己,如果是那样,事情也许还有几分可以转圜的余地。

他正忐忑不安间,房门再次被打开,醉江南的两位副经理,一左一右跟在莫君清身后进来,低头哈腰的陪着笑,贾松只看了莫君清一眼,心里便是一凉,他知道,今天的事绝对没法儿善了了!

往日优雅矜贵淡漠疏离的莫君清,今天如疾风般从门外卷进来,幽暗深邃的一双冰眸,淬了寒冰一般冷寒,让人不敢正视,俊美如帝王一般的容颜,君临城下一般尊贵,散发着让人心惊胆寒的冰冷威压。

不过眨眼之间,莫君清就来到屏风后,陪在沐暖晴身边的两名服务员已经忙不迭的躲开去,沐暖晴觉得眼前一暗,下一秒就被裹进暖有力的胸膛里。

她一直在发抖,虽然她是被放养长大的,虽然她小时候骂过人,也打过架,可她从来没见过这么阴暗的一面。

她从来不知道,光天化日之下,就有人敢将她关在屋子里,撕扯她的衣服,想强占她。

她抱着茶杯,哆嗦的像寒风里瑟缩的花儿一样,直到被莫君清用力抱进怀里,她惊恐的抬头看了他一眼,已经干涸在眼眶里的眼泪又止不住的流下来。

一滴又一滴,烫在莫君清的心上。

“乖,没事了,我在呢!”莫君清用力抱着她的身子,看着她脸上身上一块块青紫,心脏疼的像是在被人用力撕扯。

她偎在他怀中,呜呜咽咽的哭,压抑的哭声,让莫君清觉得好像一块巨石压在他的心上,几乎窒息的感觉。

“人呢?”他冷然抬眸,看向贾松的方向。

“在隔壁呢!”贾松狠狠哆嗦了下,回头招呼手下,“把人带过来。”

郑兴被人带了进来,屏风挡住了沐暖晴,他只看到了坐在边上的莫君清。

莫君清为人低调,很少出席各种宴会,同是MO城上流社会的豪门少爷,他却只远远见过莫君清几面。

这男人,身上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冰冷威压,让人看了就情不自禁的想要退避三尺。

不止一人告诫过他,千万不要招惹莫君清,惹了他,只有死路一条,或者比死还惨。

此刻,他正目光清淡的看着他,只是那么淡的目光,却让他有种被淬了毒的刀子,一刀一刀刮在骨头上的感觉。

“莫……莫少……”他努力站直了身子,哆哆嗦嗦的解释:“我不知道她是您的女人,我是被骗了,都是梁菁菁,是梁菁菁说她认识您的女人,说她是出来卖的,我才……”

“闭嘴!”贾松黑着脸,使劲儿踹了他一脚。

居然当着莫少的面说他女人是出来卖的,这是嫌死的不够快吗?

听到郑兴的声音,沐暖晴抖的更加厉害了,用力揪着莫君清的衣服,使劲儿往他怀里钻,原本娇软的身子僵硬冰冷的被冻住一样。

莫君清没再说话,淡淡的瞥了郑兴一眼,将沐暖晴打横抱进怀里,起身朝外面走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头也不回的说:“让聂玉寒给我个满意的结果,不然的话……”

他冷笑了声,抱着沐暖晴阔步离开。

贾松带着两名副经理恭恭敬敬的跟在后面,一直把莫君清送出去,目送着莫君清的汽车远去,才擦了把冷汗,掏出手机给聂玉寒打电话。

聂玉寒是醉江南的幕后老板,同样是名动MO城的豪门少爷,如果这事发生在别人身上,依着醉江南的势力,大可以两手一摊,给他句不关他们的事,事件双方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他们事不关已,高高挂起。

可这事偏偏发生在莫君清身上,只能聂玉寒亲自出面解决了。

回到玫瑰园,莫君清给沐暖晴放好水,让她洗了个澡。

洗完澡出来,她的情绪已经平复了许多。

她毕竟不是长在温室里的娇花,虽然吓的不轻,但事情过去就过去了,她还没脆弱到不堪一击的程度。

莫君清给她的睡衣是对襟的,没有扣子,只有腰间一根细细的带子,她被莫君清带进怀里,莫君清开始解她的带子。

“你干嘛?”沐暖晴忙不迭的抓住他的手。

“给你上药。”他目光温柔,语气里尽是愧疚,手上的力道却一点不减,固执的解开她的衣带,将睡袍左右扯开。

虽然里面还有贴身的衣服,但对于害羞内向的沐暖晴来说,这已经是极限,她脸红的几乎滴下血来,用力挣扎着想把衣服掩起来。

“乖,别动!”莫君清俯首,在她淤青的肩膀上轻吻了下。

冰凉的触感,愧疚的语气,让沐暖晴情不自禁停止了挣扎。

他用指腹抹了活血化瘀的药膏,一点一点,仔仔细细擦在每一块青紫的肌肤上。

看着瓷白幼滑的肌肤上一道道赫然的淤青,他漆黑深邃的双眸泛着冷电般冰寒的光芒。

没人能伤害了他想守护的人而不付出代价,他会让那人付出比死还惨痛的代价,他发誓!

微凉的薄唇温柔的吻过每一道青紫的淤痕,最后将她的睡衣合拢,珍而重之的将她抱在怀里,吻她青紫的唇角,“老婆……对不起……”

“什么?沐暖晴惊讶道歉,“关你什么事?”

“当然关我的事,”他歉疚的一下一下吻她,似要抚平她的伤痕,“你是我老婆啊,保护你是我职责,我却没做好……”

沐暖晴笑笑,摇头,“你又不能二十四小时跟着我,是我自己太蠢,不知道人心险恶,不知道社会上还有那么可怕的地方。”

她涉世不深,大学毕业后直接留校任教,性子又宅,基本没去过鱼龙混杂的酒吧夜总会之类的场所,她从来不知道,原来社会上真有像电影中那样仗势欺人的人,仗着家里有钱有权,欺男霸女,在那么高雅的地方就敢乱来。

幸亏莫君清去的及时,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对了,那个电话是你打来的吧?”沐暖晴想起在她最危险时,接的那通电话。

“是,那个时间我刚好忙完工作,忽然想听听你的声音,哪知道打过去,听到你在喊救命……”天知道,那一刻他的心脏差点停止跳动,一路上把车速飚到飞的速度。

“幸好是你……”沐暖晴喃喃了句,更深的偎进他怀里。

幸好是他,换另一个人,也许她已经不能完好无缺的坐在这里。

她抬眸看了他一眼。

也许,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而他,是她命中注定的那个人……

她偎在莫君清怀中,莫君清紧紧揽着她,两个人静静的依偎,贪恋着彼此身体的温度,谁也不动。

门铃响了,莫君清将沐暖晴安置在床上,揉揉她的头发,恋恋不舍的在她额上轻吻了下,转身去开门。

门刚一打开,沈傲雪子弹一般冲进来,脸色煞白的问:“暖暖呢?没事吧?”

“没事,只是受了一点外伤。”

“谢天谢地!”心里紧绷的那根弦一松,沈傲雪身子晃了下,扶住墙,稳了稳心绪,才冲进卧室里,“暖,你没事吧?”

沐暖晴笑着坐起来,“没事,幸好君清去的及时,就是挨了几下打,什么事都没有。”

沈傲雪看到沐暖晴脸上的伤,眼泪唰的掉下来,扑过去一把抱住她,“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还以为你有事没去,我要是出去找找你就好了。”

她做完SPA出来,正听到醉江南的服务员窃窃私语的议论这件事,说是有个女人差点被郑兴给强了,结果被一位姓莫的少爷给带走了怎样怎样。

她立刻想到沐暖晴,吓得魂儿差点没了,找到贾松去打听,开始的时候贾松还不肯说,后来她说莫暖晴是她朋友,贾松才和她说了几句,千求万求的求她在莫君清面前美言几句。

她一路飙车飚到这里,一颗心急的像被扔到油锅里烹,生怕传言有误,万一沐暖晴真的被郑兴怎样了,那她死的心都有了。

还好还好,沐暖晴平安无事。

沐暖晴见她吓的直哆嗦,眼泪哗哗往下掉,从来没见过飞扬骄傲的沈大小姐被吓成这样过,心里暖暖的,拍了拍她,轻松的调侃道:“我真没事,我老公不知道买的什么牌子的衣服,结实的不得了,那家伙撕了好多次都没撕开,碰都没碰到我一下。”

沈傲雪被她逗的破涕为笑,又不依的捶了她一下,“真被你吓死了,吓的魂儿都没了。”

“千万别,”沐暖晴诚心逗她开心,“你魂儿没了,我拿什么赔钟浩?”

“臭丫头,你还有心情开玩笑。”

沈傲雪作势又要打,莫君清斜倚在门边轻咳了声,“她身上还有伤。”

沈傲雪的手僵在半空,冲沐暖晴吐吐舌头,做了个鬼脸,“看把我们莫大少爷心疼的啊!得,我不在这儿碍眼了,看你没事我就放心了,钟浩还等着我呢,我回去了。”

“诶~”她起身要走,被沐暖晴拽住手腕,“你不是说找我有事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