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092衰神附体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000 2014-10-27 07:18:18

  想起以前,多少个午夜梦回,被噩梦惊醒,只能蜷缩在被子里,打开灯,让刺眼的灯光驱逐心里的恐惧。

生平第一次,噩梦醒后,有人这样温柔的揽她入怀,安慰她,拍抚她,心里暖暖的,有种酥麻难言的感觉在胸膛里缓缓流淌。

躺到半边身子麻了,她才恋恋不舍的动了动身子,眸光忽然瞥见枕边那张二百万的支票,昨晚的记忆一下子浮上来,唰的红了脸。

“怎么了?”莫君清好奇的看着她瓷白的脸颊骤然染上胭脂色。

她探了探身子,拿过支票,骤然间,仿佛一块巨石压在心上,压的她喘不过气来,“为什么帮我?”

“什么?”他没听清,低头看她。

她喃喃:“二百万,我要赚很久很久才能还你……”

“傻瓜,我们是夫妻啊,我的不就是你的?还什么?”他捏捏她的小脸,忽然坏笑,在她唇上重重亲了下,“非要还的话……卖身抵债好了……”

一个用力,将她压在身下,双手在她娇软的身子上不安分的摩挲。

他这样不正经的态度,反而让她轻松,她笑笑,犹豫了很久,抬眸看他,“你不问我……我要钱做什么?”

“想问啊!”揽紧她的身子,他戏谑的眨眼,“不过为了体现我对我老婆的信任,我得忍着!”

她笑了,奇迹般的轻松了许多,小心翼翼的将支票收好,她轻声说:“昨天,我遇到一个对我特别重要的人,没有他,就没有今天的沐暖晴。”

莫君清眸色一深,脑海中骤然闪过一个名字——许南月!

在他让孟歌调查的沐暖晴的资料里,许南月这个名字在沐暖晴过去的生命里,占了举足轻重的地位。

果然,她缓缓说:“他叫许南月,是我邻居家儿子,我妈在我五岁那年改嫁,她改嫁后,他和他妈妈经常照顾我,因为家庭的原因,我小时候特别叛逆,如果没有他在身边陪我,今天的沐暖晴绝不会是现在这副样子,他五年前出国,我们五年多没见了,昨天我在丽晶酒店遇到他了……”

想到昨天那一幕,愤怒瞬间席卷了她,她身子开始发抖,死死攥拳,任指甲深深的陷入掌心,“五年前,许阿姨生病住院,需要手术费,我收到医科大的录取通知书,需要学费,一个喜欢他喜欢了很久的女生,提出可以帮他,但前提是他要陪她去法国留学……”

那段往事太沉重,每次回忆都是一股撕裂般的痛,她深吸了口气,简短扼要的说:“许阿姨的手术没有成功,手术后不久就去世了,那年暑假过后,他和那个女生去了法国,我来了MO城,从那以后,我们再没见过,每年只在除夕那天联系一次,每次他都告诉我,他很好,他和那个女生结婚了,他们很幸福,可是昨天我才知道,他并不好……”

她痛苦的低头,埋头在掌心,声音哽咽,“那个女人对他不好,一点都不好……”

想到昨天张依依对许南月那种趾高气扬的态度,想到她狠狠甩在许南月脸上的那个耳光,她颤抖的更加厉害,“他想离婚,那个女人要二百万分手费……”

“好,我知道了,”他温柔应着,摸摸她的小脸,“要我陪你吗?”

“不用,”她摇摇头,看他,“你……介意吗?”

用他的钱,帮她的青梅竹马去离婚,他不介意吗?

“我相信你!”他笑笑,捏了她脸颊一下,眼波温柔。

他知道许南月在她心里占了很重要的位置,但是没关系,他会一点一点将许南月从她心里挤出去。

不知不觉间,天亮了,两个人一起做了早餐,吃完饭,莫君清将她送到学校门口,探过身子,在她眉心吻了一下,捏捏她的脸颊,轻笑,“开心点,万事有我呢,搞不定就给我电话,别忘了我公司里的律师团,最近他们刚好很闲。”

提到律师团,想起过去他威胁她时的无赖,她笑着嗔了他一眼,下车关门。

她约了张依依,中午十二点在学校附近的明珠咖啡厅见面。

她上午最后一节没课,十一点半她就到了咖啡厅等着张依依,坐在靠窗的位置,她紧张的一杯又一杯的往肚子里灌柠檬水。

十二点半了,张依依姗姗来迟。

她一身火红色包身短裙,脚下踩着十几厘米的水晶高跟鞋,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嘴角挑着抹不屑,高傲的坐在沐暖晴对面,下巴微微昂着,眼神轻蔑,目中无人的模样,“二百万,拿来了吗?”

沐暖晴一言不发,从手包里取出支票,放在桌上,推到她面前。

张依依将支票拿在手中翻看了几眼,嗤笑,“你居然真能拿出这么多钱,被人bao|养了吧?”

她讥嘲的叹息了声,“你运气不错,有个好金主,够大方,这么轻易就甩给你二百万!”

沐暖晴一个字都不想和她多说,冷冷看着她,“钱你收到了,请你信守诺言,尽快和许南月离婚!”

张依依却不急,一脸嘲讽的打量她,“也难怪你这么惦记他,你和他真是一路货色,为了钱什么都肯做!”

“你闭嘴!”沐暖晴猛然发怒,抬手将柠檬汁狠狠泼在她的脸上。

张依依也不急,嘲讽的看着她,眼里射出恶毒的光,一字一字缓缓说:“沐暖晴,你就死心吧!别说二百万,就算你给我两千万两千亿,我也不会离婚,他许南月生是我张依依的人,死是我张依依的鬼,只要我活着一天,他就是我的奴隶,我想怎么折磨他就怎么折磨他,我这辈子最开心的事,就是看着他活的生不如死,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你……”沐暖晴被她气的浑身直抖,死死的盯着她。

张依依站起来,将支票一下一下撕成碎片,用力扔在她的脸上,“沐暖晴,就算我死了,他许南月也得给我陪葬,你一根手指都别想得到他,这辈子,你就死了这份心吧!”

张依依走了,沐暖晴颓然坐回椅子上,用力捂住脸,脑海中晃来晃去都是许南月苍白瘦削的脸,云淡风轻的笑。

他是怎么和这个疯子一起呆了五年?

她要怎么做才能让他离开那个疯子?

脑袋里一团乱麻,心疼的无法收拾,出了咖啡厅,她漫步目的的乱走,正午的阳光炽烈的像是要将人烤化了一样,路上行人匆匆,只有她一个,傻瓜一样乱晃。

经过一家超市的时候,一个男人从里面走出来,掏手机的时候,钱包掉在他身后,他毫无察觉,一边疾走,一边打电话。

他的钱包刚好落在沐暖晴眼前,沐暖晴本能般弯腰将钱包捡起,喊那个男人:“喂!你钱包掉了……”

那个男人打着电话,回头看了她一眼,不知道是没听清还是怎样,不但没停下脚步,反而越走越快,最后干脆小跑起来。

沐暖晴无奈,只能在他身后紧追不舍,一边追一边叫:“喂,你钱包掉了!”

一直追到地下停车场,那个男人在一辆路虎前停下,却没有上车,一直等到沐暖晴追到他近前,又叫了他一声,他才回头,“有事?”

沐暖晴跑的气喘吁吁,一手按着肚子喘气,另一只手将他的钱包递过去,“你钱包掉了。”

男人将钱包接过去,打开钱夹翻看了下,黑亮的眸子里闪过几分狡黠,再抬头时,一张邪气不羁的帅脸绷的紧紧的,眉头死死拧着,“钱少了!”

“嗯?”沐暖晴狠狠一愣,目瞪口呆的看着他。

看她吃惊的模样,男人肚子里已经笑翻,脸上却继续摆出一副唬人的架势,拧眉不耐烦的看着沐暖晴,“小姐,你这样就不对了,捡了钱物归原主是天经地义的事,你怎么能偷拿我的钱呢?”

“……”沐暖晴一口气哽在喉口,噎的她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是傻傻的睁大眼睛瞪着他,过了好一会儿才分辩:“我没拿!”

“你没拿?你没拿我钱夹里的钱怎么少了?”男人皱着眉,咄咄逼人,不依不饶。

“你……”沐暖晴气的指尖直抖,不想再和他废话,转身想走。

她刚转过身去,男人一个箭步窜到她身前挡住她的去路,“别走啊!把钱还我!”

沐暖晴嘴唇都气白了,“我没拿你的钱!你钱夹刚掉地上我就给捡起来了,捡起来之后我一路上都在追你,你的钱夹从头到尾我根本就没打开过!”

“你说没拿就没拿,证据呢?”男人翻了个白眼,抱着肩膀一副无赖样儿。

“……”沐暖晴简直气疯了。

上次救人被人打了一顿,这次捡钱被人讹上,她这到底什么人品啊?

绝对衰神附体了!

她气的不行,越是生气越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想夺路而走,可不管怎么绕,那男人都能挡在她身前。

沐暖晴原本就因为许南月的事心情坏到极致,实在不愿意和他纠缠,站定脚步,打开手包,“你少了多少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3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