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090等你赎身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064 2014-10-27 06:56:59

  现在想来,王一铭找她升任政教处主任,是在她和萧翎诺的照片被人发到校网上之后,这样想来,难道他们是想通过她让萧翎诺同意对MO医大的投资吗?

想到这里,她的脊背骤然发冷。

几千万的投资,如果萧翎诺到最后是看在她的面子上给了MO医大,那她得欠萧翎诺多大的人情?

她闭着眼睛靠在椅背上,颓然叹了口气——许南月说的是真的,果然,天上只会掉陷阱,不会掉馅饼!

不管她有多么愿意,下班后她还是回家换了一身晚礼。

依旧是莫君清给她准备的,他真的是个极细心体贴的人,衣服合体的像是给她量身定做的一般,酒红色的曳地晚礼勾勒出她凹凸有致的迷人曲线,镂空花边,个性十足的一字领,将她弧度优美的锁骨凸显的更加性|感迷人。

以前极少参加酒会这样的场合,她还是第一次穿这样的衣服,多少有些不自在,对镜照了许多遍,确定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不会走光之后,认命的叹了口气,拿过手机给莫君清打电话。

莫君清听她说晚上有应酬,有些遗憾的叹息了声,“我还想紧着忙完了回去陪你呢,这下不用急了。”

“对不起呀,实在推不开。”

“没关系,”他低笑,“我今晚也有应酬,原本想推开的,既然你不回去,那我就去应酬一下好了,你散了之后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

“不用了,我和学校的领导一起去,散了之后学校的车会送我回来。”

莫君清没再坚持,叮嘱她不要喝酒,早些回来。

刚挂断电话,王一铭的电话就打了进来,学校的车在她楼下等她。

丽晶酒店是家六星级酒店,金碧辉煌,高调奢华,长长的红毯一路铺陈开,绵延出几百米,门前来往宾客尽是衣冠楚楚,闪着金光的成功人士。

三楼金帝厅,衣衫鬓影,觥筹交错,漂亮的水晶灯折射出七彩璀璨的光芒,照耀着锦衣华服的男女宾客,刚一踏进去,李艾可便如鱼得水般,游走在宾客之间,画着精致妆容的脸上是无懈可击的妩媚笑容。

而王一铭一边笑着和熟人打招呼,一边目光在梭巡着什么。

沐暖晴下意识觉得,他是在找萧翎诺。

她也扫视了一圈,没发现萧翎诺的身影,她暗暗松了口气,而王一铭隐隐有些失望。

陪王一铭在会场转了一圈,听了无数句“沐小姐真漂亮”,“沐小姐真是年轻有为”之类的夸奖,她笑的唇角肌肉都僵了,找了个借口退出去,跑到了洗手间附近躲清静。

洗手间外面是个华丽盥洗室,两面墙上都镶嵌着华丽精致的镜子,出于礼貌,她今晚画了淡妆,平时极少化妆,皮肤有点痒,她凑到镜子前,想看看是不是有些过敏。

她正对着镜子专注看着,身后一阵咔咔的高跟鞋踏在地面上的声音,然后传来一声尖锐的女声:“许南月!把我化妆包拿进来!”

许南月?

熟悉的已经刻入她骨髓的名字,让她的身体如同电击了般狠狠震颤了一下,她恍惚回头,正看到一身灰色正装的许南月拿着一个化妆包缓缓走进来。

她脑袋嗡的一声,整个世界都在摇晃,大脑一片空白,眼睛呆呆看着前方,视线里只有身材清瘦,却英挺如竹,面色微微苍白,俊秀温雅如月光的男人。

她痴痴看着他,脸上血色瞬间褪尽,目光里尽是迷离不解。

他回来了,却没告诉她!

为什么?

为什么他回国了却不肯和她联系?

整个身子都是酥麻的,她痴痴傻傻看着他,失去了所有的能力,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七年未见,他依旧是她想象中的模样。

那个为了照顾她、保护她,毅然决然陪一个他并不喜欢的女孩儿去了异国他乡的青葱少年,已经长成了一个英俊挺拔如修竹般的男人,却依旧是她无比熟悉的模样!

清隽的眉眼,秀气的鼻梁,淡色微薄的唇瓣,温雅如月光的气质……

心里像被沸水淋漓的烫了一遍,又酸又痛又麻,过了许久许久,仿佛一个世纪那么久,她才暗哑的唤了一声:“南月哥哥……”

将化妆包递给张依依后,一直静默一旁,目光空茫盯着前方某个点的许南月,身子猛震了下,难以置信的循声看过去。

沐暖晴穿着一身曳地的酒红色晚礼袅袅婷婷的站在那儿,轻灵婉约的清秀面容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漆黑如墨的水眸波光盈盈,纤柔的身子微微颤抖着……

她长大了,不再是那个瘦弱青涩的豆蔻少女,可她的眉眼五官清晰的刻在他的骨头里,让他连一瞬的迟疑都没有,就将她认了出来。

“暖暖……”

他下意识喊出这个在他心尖上绕了无数次的名字,张依依正在描眉的手一顿,倏地回头,看了眼许南月,又看了眼沐暖晴,三步两步走过去,挽住许南月的手臂,讥诮的扬眉看着沐暖晴,“沐暖晴!好久不见了,咱们真是有缘,在这里都能遇见!”

沐暖晴勉强扯出一抹笑,“依依,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没通知我一声去接机呢?”

张依依不屑的撇撇嘴,冷笑了声,“我躲你还躲不及呢,还让你接什么机?”

“依依!”许南月皱眉,重重叫了她一声。

“怎么了?我说你的心上人让你心疼了?”张依依冷笑,“我就是不喜欢她,怎么了?人尽可夫的女人能生出什么好东西?生来就是会勾|引男人的狐狸精,我就是讨厌她,怎样?”

“闭嘴!张依依,你太过分了!”许南月愤怒喝止她,即使他性子清淡,触及他的底线,他眼里也燃起冰冷的怒火,紧锁了清秀的眉宇,冷厉瞪她。

“你敢吼我?”张依依难以置信的睁大眼睛,多年以来积压在心里的怨气猛然爆发出来,扬起手臂,狠狠一巴掌甩在他的脸上,“许南月!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你有什么资格吼我?你忘了是谁给你交的你妈的住院费,是谁供你的心上人进医科大读书,你居然敢吼我?”

来不及阻止,眼睁睁看着张依依的啪的一声重重落在许南月的脸上,打的许南月偏过脸去,苍白的脸颊上很快浮起几个清晰的指痕。

心上疼的像被人用刀子狠狠捅了一刀,脑袋轰轰直响,沐暖晴像头被惹怒的狮子一般朝张依依冲过去,扬手狠狠两个耳光甩在她的脸上,“你打他!你怎么可以打他?他不过说了你一句而已,你怎么可以打他?!”

她死死盯着张依依,气的浑身哆嗦,平素里淡然娴静的眸子灼烈的几乎喷出火来。

“你敢打我?你居然敢打我?!”张依依捂着脸颊,难以置信的瞪着沐暖晴,“你算什么东西,居然敢打我!”

她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疯了一般朝沐暖晴扑过去,一手揪住她胸前的衣服,一手重重朝她的脸上挥落下去。

手臂挥在半空骤然停住,手腕被人从身后紧紧攥住,她睁大眼睛回头看,许南月站在她身后,死死箍着她的手腕,力道大的几乎将要将她的腕骨捏碎一般。

“你放开我!放开我!放开我!!”尖酸的嫉妒把她的心脏灼了个大洞,妒火烧光了她所有的理智,她疯了一般大吼大叫,乱踢乱打。

有客人听到这边的动静,开始有人好奇的过来查看,许南月动也没动,只是死死扣着她的手腕,清冷淡静的眼眸看了她一会儿,轻轻说:“张依依,我们离婚吧!”

仿佛被人按了暂停键,疯了一般踢打咒骂的张依依瞬间僵在原地,睁大眼睛死死瞪着许南月。

片刻后,她倏地笑了,笑容讥嘲,“怎么?看到了你心上人,就迫不及待想把我甩开了是吗?想离婚是吗?好啊!……两百万!这些年你吃我的穿我的住我的用我的,连本带息给我两百万,我就和你离婚!”

许南月闭了闭眼,沉默的松开了她的手腕。

她是故意的!

这几年,他所有的收入都牢牢掌控在她手里,每个月只给他少的可怜的生活费,别说两百万,两万他也拿不出来。

“两百万吗?”冷静下来的沐暖晴,往前走了几步,盯紧她,“你是说给你两百万,你就肯和他离婚是吗?”

“是!”她看着沐暖晴,尖锐的目光像是要将她撕裂一般,“明天!明天你拿的出两百万,我立刻和他离婚!只是……”

她呵的讥笑了声,目光轻蔑,“两百万,你拿的出来吗?”

沐暖晴的情况她最了解不过,没爹没娘的孤儿,大学毕业留校任教,两百万?呵!二十万她都拿不出来!

沐暖晴冷冷看她,“拿的出拿不出是我的事,你记得你的承诺就好!”

“好!”她突然抬手在许南月脸上狠狠掐了把,目光讥讽,笑容轻佻,“我等着你拿两百万来,给你的南月哥哥赎身!”

眼看着许南月苍白的脸上被掐出两个红印,沐暖晴一颗心疼的像被硬生生撕裂了一般,浑身的血液轰的一声冲上的头顶,气的她头晕眼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6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