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088 妥协一次吧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145 2014-10-27 06:54:02

  “巧克力代表甜蜜的爱情,所以,你只能吃我送的巧克力!”他一个用力,将她压倒在身下,薄唇带着巧克力的芳香落在她唇上,手掌在她身上缓缓摩挲,阖着眼眸,声音轻的如同梦呓,“暖暖,你是我的,只是我的……”

他灼热的手掌落在她身上,点起一簇又一簇火焰,她闭着眼睛轻吟了声,忽然想起刚刚的电话,双手抵住他的肩膀将他推离了些,“刚刚有个叫严雨柔的女人打电话找你,她说她想见你……”

听到那个熟悉的名字,莫君清染上朦胧情|色的眼眸清明了几分,放开沐暖晴,躺在自己的位置上。

沐暖晴见他不说话,解释道:“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接你的电话,是因为我刚刚睡的迷迷糊糊的,你的手机忽然响了,然后你的铃声和我的手机铃声一样,所以……”

“故意接的又怎样?”莫君清偏头看她,揶揄的笑,“别人家的夫妻不都这样,查通话记录、查短信、查私信、查邮箱,你要是有那份心思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沐暖晴抿了唇笑,身子靠过去,偎进他怀里。

他一手揽着她,一手轻抚她漆黑柔顺的长发,缓缓问:“有什么想问我的吗?”

“嗯,”她仰头,下巴抵在他的胸膛上,静静看他,“那个严雨柔很喜欢你对不对?”

“也许吧,”他浅浅勾唇,轻轻捏了捏她娇美滑腻的脸颊,“严雨柔还有个哥哥,叫严希晨,我和他们兄妹还有司曜,我们四个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亲如手足,长大之后,我和严雨柔确定了恋爱关系,得到了周围所有亲友的祝福,在所有人眼中,我们青梅竹马,门当户对,是最般配最合适的一对,当时我也这么认为……”

他忽然断了讲述,眸色幽深,回忆什么的样子,沐暖晴等了一会儿,不见他说话,忍不住问:“那后来呢?后来为什么分开?”

“后来我们订婚了,就在我们即将订婚的前夕,司曜和希晨一起酒吧玩儿,那么巧,刚好撞见严雨柔和别的男人衣衫不整的在拥吻,司曜顿时火了,冲上去揍那个男人,把那个男人打的半死,希晨怕出人命,过去阻拦,被正在气头上的司曜一胳膊撩开,摔倒在地,后脑磕在了茶几上……”

“呀!”沐暖晴忍不住轻呼了声。

“最后,希晨当场昏过去,在重症监护室躺了半年才醒过来,而司曜因此在监狱待了两年。”莫君清的声音沉重而缓慢,每一个都说的无比艰难,沐暖晴动了动身子抱住他,脸颊靠在肩头,“对不起,我不该问的。”

“我们现在是夫妻了啊,我的过去你迟早会知道,”莫君清安抚的拍了拍她,“希晨住进重症监护室,司曜进了监狱,我和小柔开始冷战,后来,希晨痊愈出院,带着小柔去了法国,从那以后我们再没联系过。”

“你……你还喜欢她吗?”沐暖晴有些忐忑的问。

他们是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感情肯定特别深厚,他现在会不会还依然喜欢着她?

莫君清摇头,“我刚刚说过了,那只是我的过去,我现在喜欢的人是你。”

“可是……喜欢可以这么轻易就变成不喜欢吗?”她漂亮的眸子里是满满的忧虑。

莫君清轻笑,“如果是真的喜欢,不可能轻易的变成不喜欢,可我轻易的就变了,说明也许我当初根本不是真正喜欢她,和她之间,只是兄妹之情,只是因为一起长大,感情不错,周围的人都以为我们是一对,我们也就顺理成章的凑成了一对。”

遇到她之后,他才明白,当初对严雨柔的那份感情并不是男女之情,而是兄妹之爱。

当初与严雨柔在一起,他包容她、体贴她、照顾她,却很少有动情的时候,可此刻这个正偎在他怀中的小女人,总是轻而易举的就可以勾动他的欲|火,让他总忍不住要化身为狼!

这样想着,身体里猛然又浮起一股燥热,他翻身将沐暖晴压在身下,轻轻噬咬她的耳垂,“老婆……”

与他同床共枕这么多次,沐暖晴太了解他这种状态接下来要干什么,吓的身子绷紧,用力往外推他。

他低笑,紧紧箍着她,手掌在她的身上缓缓摩挲,勾勒她曼妙姣好的曲线,享受着掌下柔软嫩滑的触感。

沐暖晴挣扎了会儿,时候不大就在他强势的温柔里迷失,缴械投降。

第二天,沐暖晴自浑身酸痛里醒来,身边又空了,她强撑着身子坐起来,整个身子疲累的像要垮掉。

换了衣服去浴室洗漱,桃粉色的手工绣花的家居服领口有点低,盥洗室的镜子里清晰的映出她胸前和锁骨上的吻痕,她羞红了脸颊,懊恼的咬了咬唇——今晚立场一定要坚定,坚决不不能再让那个家伙得逞了,再这样下去她非得让他给吸干了不可!

出了盥洗室,刚要换身领口高点的睡衣,遮住胸前的吻痕,莫君清笑眯眯的进来了,“老婆,醒了,可以吃早餐了!”

莫君清走过来,很自然的环住她的腰,看着她胸前和锁骨上的吻痕,爱昧的笑,“真漂亮啊!”

“讨厌!”沐暖晴白了他一眼,在他腰侧用力扭了一下。

他好心情的大笑,揽着她的肩膀走出卧室,把她按坐在椅子上,“老婆大人请用膳,吃饱我送你。”

“不用,我自己去就好。”她的学生同事都还不知道她已经结婚了,他那辆兰博基尼那么闪眼,万一被人家发现,人家还以为她和他在同|居呢。

虽然上次梁菁菁到她学校里闹事,他高调现身说他们已经在一起了,但那次只有少数人看见,而且大家都知道她热恋的对象是赵旭宁,顶多以为他们在交往,绝对想不到真的如他所说他们已经结婚了。

“还是我送你吧,昨晚把你累的不轻,从这里到你们学校,步行怎么也要十分钟,我舍不得,你看你小脸白的。”他怜惜的摸了她脸颊一下。

沐暖晴又没好气的白他一眼,“你明明知道就不能忍一忍吗?”

这个精力旺盛的家伙,昨晚又折腾了她好几次,她又不是铁人,哪儿经得住他那么个要法儿!

“不怪我啊老婆,”他眨眨眼睛,一脸无辜,“是你让我忍太久,我太饿了,需要恶补。”

“……”沐暖晴有些无语的低下头。

天!

她居然和一个男人在餐桌上讨论这种问题,她还是过去那个她吗?被这个厚脸皮的男人带的彻底堕|落了!

终归是拗不过她,吃饱饭后他把她送到学校门口,又在车里厮磨了一会他才离开,她身子依然不是很爽利,浑身酸痛,但心情却是极好的,唇角一直抹着极淡的笑,身边有经过的认识她的学生和她打招呼,有性子活泼的,笑着夸赞他:“沐老师,你最近越来越漂亮了!”

“谢谢。”她唇角的笑意更大了些。

她走远了,三三两两的学生凑在一起笑嘻嘻的小声议论。

“诶,你们说传闻是不是真的?”

“什么传闻?”

“说沐老师被bao|养的传闻啊!”

“切!你少八卦了,沐老师像那种人吗?”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知人知面不知心啊,没准虽然别人觉得是bao|养,沐老师自己觉得是真爱呢!”

“我听学生会的人说,她们星期六去野炊,遇到大雨,后来是一个超帅超有钱的男人把沐老师从山上接下来的呢。”

“那更说明是真爱了,不然你看哪个有钱人冒着大雨去山上接自己情|妇的,情|妇那什么的,不都是平常放一边不管,无聊时才去玩玩儿吗?”

“你又知道了?你做过啊,这么有经验!”

“你才做过,臭丫头,你丫的找死啊!”

说着说着,她们笑闹起来,一个跑一个追的,很快就把这话题给忘了。

沐暖晴回到办公室,一眼就看到玫瑰花有些枯萎了,有些心疼,三步两步走过去,盯着花儿想了一会儿,小心翼翼地摘下几片花瓣夹在她最喜欢的一本诗集里,做成书签,剩下的打算等彻底枯萎了带回家弄成干花。

以前赵旭宁追她时,也送她过玫瑰,在桌上放几天,枯萎了,她便毫不犹豫的扔进垃圾桶里,从没有过不舍的感觉。

看着诗集里被她压的平平整整的花瓣,她这才意识到,她已经喜欢上莫君清了,甚至投入的感情比她想象中还要多一些。

其实喜欢上他是件很容易的事,他太完美,不但有天生的好容貌好身材,为人又温柔体贴有情趣,遇事的时候冷静果决有魄力,她倒霉了二十几年,不知道撞了什么大运,居然会遇到这么好的男人。

有了这份感情,她整个人都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冷静冷情,整个人都清清冷冷的,现在柔和了许多,唇角经常有若有似无的笑意,连说话的声音都甜软了许多。

她上完课,前脚出教室,后脚就有男生嗷嗷直叫,说这辈子娶老婆一定照她这标准娶,不但人长的漂亮,声音更是一等一的好听,听她说话简直是种享受。

中午放学,她收拾了东西走出办公室,打算回玫瑰园。

单位离家近就是好,中午也可以回家吃饭歇一歇,不用和学生们一起挤食堂,吃大锅饭。

她刚跨出办公室,手机响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