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084上钩容易脱钩难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093 2014-10-27 06:49:49

  第二天,沐暖晴迷迷糊糊的从睡梦中醒来,撑着床想起来,又哎呦一声摔回去,身子酸疼的像是刚跑完八千米。

  莫君清进来时看到他的小妻子把自己裹得像个蚕蛹一样蜷缩在床上,他好笑的走过去,将毯子扯开,“老婆,你醒了?”

  “嗯……”沐暖晴垂眸嗯了一声,目光飘来飘去,就是不敢看他。

  莫君清心情好的不得了,捏住她的下巴看她,“饿了吧?起来吃饭。”

  “嗯,”沐暖晴又嗯了一声,往外推他,“你先出去,我穿衣服。”

  她穿好衣服,将毯子扯过来想整理一下床铺,一眼就看到了床单上的落红,脸上刚刚褪下去的红潮又猛然涌上来,她连忙扔了毯子,去扯床单,打算赶快毁尸灭迹。

  “老婆,还没好吗?”莫君清推门进来,见沐暖晴正与床单奋战,好奇的走过去,“老婆,你不过来吃饭,弄这个什么?”

  “没什么,我马上就好……”床单上面的两角压在床头下,她扯了半天没扯动,心里有点急,用力抻了一下。

  床单被她的力道抖的飘了一下,莫君清刚好看到洁白的床单上那抹鲜艳的落红,唇边荡出抹温柔的笑,从身后圈住她的腰,下巴抵在她的颈窝,偏头轻吻了她一下,“老婆,谢谢你……”

  谢谢你,在你最美好的年华,让我遇到你。

  谢谢你,把最好最纯洁的你给了我。

  谢谢你,让我体会到最极致的激情与快乐。

  很遗憾没有参与你的童年少年,很遗憾没像许南月一样,在你悲惨的童年给你一线温暖,但是,没关系,我们还有长长的一辈子,未来,让我守护你……

  沐暖晴羞的想找条地缝钻进去,白嫩的脸颊脖颈红的像火烧云,莫君清好心情的捏捏她的小脸,“别管这些了,一会儿我来弄,我们先去吃饭。”

  “你手受伤了啊,怎么做的早饭?”沐暖晴忽然想起他手上的伤,连忙抓起他的手查看。

  “没关系,我带了塑胶手套。”莫君清将手从她手掌里扯出来,依旧是满不在乎的语气。

  “不行,让我看看!”沐暖晴又将他的手抢过去,小心翼翼的将他伤口上的敷料揭开。

  伤口依旧左右翻裂着,周围有点红肿,似乎比昨天更狰狞了,她拧眉,“看起来有点感染,这样不行,一会儿我们去医院缝几针。”

  “哪有这么严重?”他将手抽回去,满不在乎的活动了下手掌,“小伤而已,过两天就好了。”

  “这哪儿是小伤?明明是大洞!”沐暖晴不满的瞪他,“不行!必须去医院缝针,吃了饭马上就去!”

  她漆黑的眼珠瞪圆圆的,不同于以往的清清淡淡,几分薄怒的样子,分外动人,他看了一会儿,倏地轻笑,妥协的揉揉她的发,“好,我听我家老婆大人的,别说缝针,开刀我也认了!”

  沐暖晴这才满意了,坐在餐桌前,看着一桌子各式各样的早餐,她心虚的瞥了他一眼——貌似她这妻子做的有点不合格,她学校那些上了年纪的同事,大多都是妻子起床做饭的。

  而且,他怎么看怎么像是那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豪门少爷,怎么也想不到他居然会做饭,虽然味道不怎样,但是好歹咸淡适中,不焦不糊,样子也不算太难看。

  “那个……你怎么会做饭?”她到底没忍住,好奇的问了句。

  他笑了,“做饭很难吗?”

  “我们学校大部分男同事都不会做饭。”虽然不难,但是做饭这种事,很难让人爱上。

  “我妈妈去世的早,身边没人照顾,时间久了就会了。”他缓缓喝着牛奶,神色很淡。

  “你家没厨师吗?”像他这样的豪门世家不都是雇佣了N个专业大厨,专门打理他们的一日三餐吗?

  “我和我爸关系不太好,很早就搬出来住了,他停过我一段日子的信用卡,我除了去司曜他们那里蹭饭以外,大部分时间吃泡面,泡面吃多了看到泡面就反胃,后来就学着自己做点简单的饭菜……”他小口啜着牛奶,那段三餐不继的日子,被他说的波澜不兴。

  “哦……”对他的过去有太多的好奇,比如简司曜口中的小柔是谁、他为什么说简司曜是为了他而坐牢、他的母亲是怎样去世的、他又为什么和他父亲关系不好……

  心里明明有那么多问题,却又不知道该从何问起,她嚼着口中的煎蛋,味同嚼蜡,眼睛盯着餐桌上一个点发呆。

  “想什么呢?”他忽然将手覆在她的手上,见她看过去,扬起唇角,冲她一笑。

  那笑容,那么干净,那么温暖,没有一丝杂质,她的心跳乱的几拍,反手将他的手握住,看着他的眼睛,认真说:“以后我照顾你,给你做好吃的,你喜欢吃什么就给你做什么。”

  他愣了一瞬,失笑,弯着眉眼揉揉她的发,“傻瓜!”

  怜惜的眼神,宠溺的语气,让沐暖晴恍惚觉得,也许他们真的可以这样一起走下去,白头到老……

  吃过饭之后,在沐暖晴的坚持下,由她开车,载莫君清去了医院。

  她脚踝还有点酸痛,开车时多少有些不舒服,但她忍着不说,他手伤的那么厉害,抓方向盘肯定会疼,她不知道心里那种感觉是不是是舍不得,反正她就是宁可自己不舒服,也不想让他疼。

  挂了门诊号,国字脸一脸严肃的中年医生看了莫君清的伤口,直皱眉,“你们这些年轻人,就是不知道珍惜自己的身体,伤成这样,昨天干什么去了,现在才来医院!”

  莫君清也不说话,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那医生忽然觉得气压有点低,沉默下去,飞快的开了处方,沐暖晴交了钱之后,打了麻药,缝了针。

  他们早上起的晚,出医院时已经中午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