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第364章 大结局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241 2015-04-08 13:01:24

  王佳莹被雷劈了一样,灵魂被炸的四分五裂。

她为嫁给他,苦苦等了那么多年,浪费了最美好的青春。

她为让他回心转意,忍辱负重的讨好他妈,讨好她妹妹。

她为了能好好和他过他们的下半辈子,不顾他的虐待凌辱,怀上了他的孩子,可在他眼中,她只是一个不要脸的,勾|引别人男人的不要脸的女人!

她崩溃了,冲过去揪住他的衣领,用力摇晃:“纪远方!你还是不是人,你还有没有点良心?纪远方,你就是个畜生,畜生都比你有人味!”

纪远方喝的醉醺醺,用力一把将她推开,王佳莹脚下不知道被什么绊了一脚,身子一个趔趄,重重摔倒在地上。

腹内一阵绞痛,一股热流从体内涌出来,她疼的脸色惨白,大声申吟。

杨心怡见她身下很快流出血来,大惊失色,冲到纪远方身边狠命砸他:“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打电话,你想出人命吗?”

王佳莹没等到救护车来,就在撕心裂肺的疼痛中昏死过去。

夜晚的MO城十分热闹,处处张灯结彩,霓虹闪烁,光芒璀璨,如童话中的世界。

孟欢左手抱着粉妆玉琢的女儿,右手揽着云朵的腰,脸上挂着幸福愉悦的笑,有时小声在云朵耳边说几句话,有时仔细倾听女儿嫩声嫩气的童言,时不时在女儿嫩呼呼的小脸上亲上一口,脸上的幸福快乐,让人动容。

云朵的气质越来越清新脱俗,即使在许多人中,也一眼可以看到她的与众不同,就像一片雪白高洁的云,悠闲的飘在一望无际的蔚蓝天际,清新而遥远,只有望向身边的男人,和男人怀中的孩子时,整个人才有了几分烟火气。

在她身边,还蹦蹦跳跳的跟着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儿。

女孩儿七八岁的年纪,是个特别出挑的美人胚子,穿着一身雪白的公主裙,头上的钻石公主冠明眼人一看就价值不菲。

她是云翘的小女儿,叫锦儿,是云家和温家所有人的掌上明珠,从小宠的不得了,像云翘一样张扬火辣的性子,从小到大什么都肯吃,唯独不吃亏。

锦儿一会儿摇晃着云朵的胳膊撒娇,一会儿跑过去亲妹妹的小脸,逗的妹妹咯咯笑,锦儿爱的不得了,搂着香喷喷的妹妹亲了又亲。

一家人边走边玩,其乐融融。

忽然,附近一阵吵嚷声吸引了周围人的注意,几个人下意识看过去,一个微微发福的女人,正在撕扯一个男人怀中的女人。

几年后。

元宵节。

男人高大英俊,他怀中的女人年轻妖媚,而又吵又闹的女人,身材发福,即使化了妆也掩不住暗黄的脸色,让人一下子联想到黄脸婆,下堂妇这样的字眼。

发福的女人抓着男人怀中女人的头发,劈头盖脸的扇耳光,那个女人也不示弱,很快还手,两个人泼妇打架一样你抓着我,我抓着你,在原地转来转去。

男人冰冷漠然,仿佛和他全无关系。

发福女人占了上风,男人却冲过去,一巴掌将她掴翻在地。

她坐在地上,捂住脸,懵了一样抬头看,看到纪远方的同时,也看到了他身后不远处的孟欢一家。

几年不见,云朵更加的明艳动人,就像国色天香的牡丹,即使是夜晚,也绽放她由内而外散发的娇艳。

再看看她,几年而已,已经被仇恨和嫉妒磨成了杨心怡一样的粗鄙泼妇,隔三差五与纪远方身边的小三小四小五,大打出手。

孟欢想护着一家人出去,无奈围观的人太多,他们被挤在最里面,一时没办法出去,他只能一手抱紧女儿,另一手环着妻子,还得连声嘱咐小锦儿,别让她到处乱跑。

王佳莹看了云朵一会儿,忽然放声大笑,笑过之后,指住云朵,冲妖艳女人说:“你还认识她吧?纪远方的第一个女人!我就是从她手里抢来了纪远方,今天,我把纪远方送给你,我和她的今天,就是你的明天,你的下场,迟早和我们一样!”

她摘下手中的戒指,用力扔在纪远方身上:“纪远方,你赢了,明天我们就去离婚!我现在只愿这辈子,从没认识过你!”

戒指是她自己的买的,代表着她的已婚身份。

可是她的丈夫她的婆婆她的家,从没承认过她。

几年前孩子流产,她的体质越来越差,身材开始变形,头发皮肤渐渐失去光泽,变成了她自己都不愿意多看一眼的黄脸婆。

今天看到娇艳靓丽的云朵,如醍醐灌顶。

她还记得当初的云朵,苍白、沉默、黯然。

而如今的云朵,换了一个人一样,岁月不但没有在她身上留下痕迹,反而令她更加光彩娇艳。

她不能再陪着纪远方赌下去,这几年她已经身心俱疲,已经没气质没内涵最起码还有光鲜的外表,如今连光鲜的外表都没了。

谢茗卉当然记得云朵,理了理衣服头发,瞥了一眼,难掩嫉妒,轻蔑的哼了声:“一个残废而已,拿什么和我比?”

没错,她就是嫉妒。

明明是个残废的女人,凭什么这么好命,离开了纪远方,马上又找到了更年轻更俊美更有身份背影的男人,而且那个男人还待她如珠如宝,像眼珠一样精心呵护着。

而她呢?

好不容易打败了几个年轻漂亮的小姑娘,将纪远方弄到床上,纪远方几乎夜夜烂醉如泥,醉倒就趴在她身上喊云朵的名字。

她恨云朵!

同样都是女人,凭什么她这么命好!

她的声音虽不很高,但很尖锐,孟欢一家听的清清楚楚。

孟欢脸色顿时变了,虽然他是男人,不能打女人,但还是忍不住想冲过去和她理论。

云朵抓住他的手,嫣然一笑,“别人爱说什么说什么,不用理他。”

孟欢愤怒的心顿时被云朵清浅的笑容熨帖了,满腔不快烟消云散,回手搂住妻子的腰,温柔宠溺的笑:“你说的对,只要在我心里你是最好的就行了,不用理会别人说什么。”

他们夫妻甜蜜对视,会意微笑。

而又嫉又恨的谢茗卉忽然觉得身后有动静,回头一看,一个漂亮如童话中公主一样的女孩儿,正踮着脚将一个黑不溜秋的东西往她衣领里塞。

女孩儿见她回头,冲她做了个鬼脸,更加麻利的将东西塞进她衣领中,然后一惊一乍的大喊:“哎呀!蛇呀!好可怕!”

谢茗卉眼睁睁看着女孩儿将一条滑溜溜的蛇塞进自己的衣领中,又凉又滑的东西顺着她的脊背不断往下滑,吓的她魂都没了,又叫又跳,拼命拍打自己后背的衣服。

小锦儿跑回自己小姨和姨父身边,拍着手掌咯咯大笑,笑的直不起腰。

敢骂她的小姨是残废,整不死她!

哈哈哈。

云朵抓住她的手:“锦儿,你做什么了?”

小锦儿凑到她耳边:“阿姨放心,是妈妈买给我的玩具蛇,不会咬人的。”

云朵无奈。

她的姐姐也不知道怎么教孩子的,明明漂亮的跟朵花儿似的小公主,被她姐姐教的像野小子似的,天天玩儿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没几个女人不怕蛇,谢茗卉胆子都要吓破了,尖叫着又蹦又跳,像把蛇从后背拍下来,一时不妨脚下踩到了什么,摔了个子四仰八叉。

周围人知道她是抢人家的老公的小三儿,都站在那里看笑话,爆出哄堂大笑。

谢茗卉羞的恨不得挖条地缝钻进去,按着腰,痛苦的朝纪远方伸手,“远方……”

纪远方面无表情,目光冷酷的像是在看一个与他无关的陌生人。

谢茗卉原先多到爆棚的自信,一点一点在他的冷酷中消失殆尽。

她年轻,她漂亮,她自负,纪远方身边的女人换了一个又一个,只有她这个贴身秘书,屹立不倒。

所以,她便自以为纪远方对她是与众不同的,就像许多偶像剧中演的那样,男主角阅尽千帆,最后只会停留在他唯一深爱的女人身边,痴守那个女人一生一世,比任何男人都痴情。

她自以为她是不同的,她会是让纪远方许下一生一世的那个女人。

可是,现在,她不确定了。

她不肯死心,依旧朝纪远方伸着手:“远方,扶我一把,我扭到腰了。”

只要他肯伸手扶她一把,这辈子,她为他做过什么,她都不后悔。

可是,他没有。

他冰冷的目光淡漠的扫过她的脸,落在云朵的脸上。

察觉到他的注视,云朵歪头对孟欢轻轻说了句:“我们回去吧。”

“好。”孟欢温柔应着,手臂片刻不离的环在她的腰上。

围观的人群自发的让出一条道路,孟欢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揽着妻子,云朵手里牵着小锦儿,在众人的瞩目中渐渐远去。

纪远方盯着云朵的背影很久很久,直到云朵的背影融入夜色中消失不见,他闭了闭眼,转过身,头也不回的离开。

他最想得到的女人,现在已经被别的男人拥在怀里。

他最想要的幸福,曾离他那样的近,只可惜他没好好珍惜。

看着与自己一样狼狈坐在地上的谢茗卉,王佳莹再次放声大笑,踉踉跄跄站起,大笑着离开。

谢茗卉扭到了腰,坐在地上许久都不能动,围观的人群渐渐散去,如热闹的舞台落幕,繁华锦绣褪去,只剩下一地瓜皮纸屑,和狼狈不堪的她自己。

远方忽然绽放漫天焰火,五光十色,灿烂了整片天空。

小锦儿牵着云朵的手欢喜的又蹦又跳,孟欢歪头看妻子,微微垂头,云朵亦正偏头看他,微微昂头,目光在半空中碰撞,相视一笑,其中的温暖满足,比焰火更耀眼更动人。

全书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