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第235章 败坏清誉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065 2015-04-08 13:01:24

  在冷饮店喝了杯冷饮,又在附近超市买了些生活用品和食材,两个人的双手都大兜小兜,拎满了东西。

电梯没来,依旧爬楼,爬到一半,许沫没看清脚下,不知道踩到什么,脚腕一扭,身子一滑,趔趄着朝旁边摔过去。

简司曜落后她两个台阶正心无旁骛往上走,听到她的惊呼,下意识过去扶,人倒是接住了,许沫的唇却结结实实的吻在了简司曜的下颌角处。

感受到唇下传来的温软的触感,许沫整个人都呆了。

她忙不迭推开简司曜站好,脸上烫的像是有把火在烧,“我、我、我……对不起、我……”

她张口结舌,手足无措,慌乱的像是犯了什么捅破天般的大错,简司曜好笑的瞧了她一眼,弯腰捡起地上的东西,“不就是蹭了下,至于吗?前几年为了救一个落湖的姑娘,我还给那姑娘人工呼吸过呢,被我救的人要像你这样,还不得羞愧到自杀,那我岂不是白救了?”

垂着头,心脏跳的几乎从嗓子眼里蹦出来的许沫,猛然抬头,“你给人人工呼吸过,在哪儿?”

简司曜没想到她反应这么大,回想了下,“在A大,我哥们儿青梅竹马的女朋友读A大,我陪哥们儿给他女朋友送东西,经过A大湖边时刚好听到有人喊救命,我是最怕天下无事的,凑过去看热闹,听说是男生恶作剧,几个女生不小心踩了陷阱摔下了湖,我和哥们儿一人救了一个上来,我救的那个喝了不少水,深度昏迷,没办法,我占了点便宜。”

说完之后,他有些懊恼,“我哥们儿救的那个生龙活虎,什么事都没有,哥们儿总说我占了便宜,我却没觉得占便宜,那姑娘唇上都是湖水,那湖水的味道真不怎么样,如果不是为了救人,我还真不想碰,早知道哥们儿那么羡慕,让他得了。”

听他用轻松调侃的语气说出那段往事,许沫整个人像被雷劈了一样傻掉了。

其实以前她就信命,信往来轮回,信天命注定,可她没想过,居然这么巧。

那年她刚入学,年纪还小,被几个不务正业的男生盯上犹不自知,她参加了一个读书会,都是些清婉秀气喜欢读书的女生,下午下了课拿了自己喜欢的书到湖边柳下研读,颇有几分情调。

那几个男生看的心痒,搞了个恶作剧,把她们摔下了湖,几个男生原本想借机英雄救美,趁机和她拉近距离,哪知那时候虽才初秋,湖水却已寒凉,有两个男生一脚踏进水中就打了退堂鼓,救人如救火,他们两个稍一迟疑,许沫和另一个女生就往深水里沉了下去。

没摔下湖的女生在旁边着急,边喊救命边气的恨不得将那两个男生推进水里,就是这时,两个陌生的学长经过,将她和那个女生救起。

她身子弱,喝了不少水,那位学长给她做了人工呼吸,她刚一睁眼,人家就潇洒走了。

后来听湖边的同学说,给她做人工呼吸的那位学长有多俊美多帅气多有范儿,可惜她没见到,不然来个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以身相许,皆大欢喜。

她以为同学取笑她,只是对那两位陌生的学长心怀敬意。

亲手设下陷阱的人,都会因着本能的恐惧,弃她们于不顾,与她们素昧平生的学长却不顾湖水寒凉,奋不顾身救了她们。

后来许沫与那个和她同时落水的女生成了好友,那个女生经常和她提起,如果能再见到那位学长一定好好感谢他,只可惜A大说大不大,说小却也不小,大学四年,她和那个女生再也没见过那两位学长。

今天她才知道,难怪没见过,原来她们口中的“学长”根本不是A大的学生。

回忆迭起,思绪起伏,她心里乱的厉害。

不知道怎么的,她脑海中忽然记起医院中,冷毅冷厉盯着她的眉眼,“是因为他吗?因为他才想和我离婚!”

她吓了一跳,身子哆嗦了下,本能往后退,一脚踩空差点摔下台阶,幸亏简司曜一把抓住。

简司曜紧攥着她的手臂皱眉,“算了,下次我们还是坐电梯,慢是慢点,好歹安全。”

许沫脸色惨白,唇瓣哆嗦,艰难开口,“司曜,我想了一下,我还是不住你这里了,另外找间别的公寓住。”

“为什么?”简司曜很意外,不明白这丫头怎么了,刚刚还兴致勃勃的往公寓买生活用品,差点摔一跤而已,竟然打了退堂鼓。

“不为什么……就是……忽然觉得……有点不合适……”许沫不擅撒谎,想了半天想不出合理的理由。

原本她已经答应了。

原本她心怀坦荡,事无不可对人言,可是现在,她不确定了。

她的心……乱了。

“哪里不合适了?就因为你不小心碰了我一下?”简司曜眉头皱的更紧,“你到底是不是名牌大学的毕业生了,怎么这点儿鸡毛蒜皮的事儿都计较。”

“不、不、不,我不是,”许沫心里乱成一团,声音没过脑子直接冲口而出,“我怕败坏你的清誉……”

“……!”简司曜怔了下,瞬间笑翻了,“清誉?那不是女人才有的东西吗?破坏我的清誉?哈哈哈……”

“……”许沫脸红的几乎滴出血来。

前些日子喜欢一本书喜欢的入了魔一般,书里面的男主也是狂放不羁的性子,明明流连花丛中,却总把一句“不要败坏我的清誉”天天挂在嘴上。

那本书她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那句“不要败坏我的清誉”像钉子一样钉在她的脑海里,刚才脑袋乱的厉害,她不知不觉就把刻在脑袋里的那句话说出了口。

说完她就傻了。

清誉!

清誉!

她居然说她败坏简司曜的清誉!

她忽然懊恼简司曜为什么刚刚那么动作敏捷的抓住了她,她应该直接摔下楼梯去才对。

她羞的满脸通红,简司曜却笑的酣畅淋漓,过了好久他才止住笑,“沫沫,我发现你太有意思了,清誉,你觉得我简二少身上居然有那种东西吗?清誉!哈哈哈……”

“够了!”许沫又羞又恼,恨不得去捂他的嘴,“不许笑了!”

“好,不笑不笑,”简司曜想努力止住笑,肩膀却依旧一耸一耸。

许沫无力,“我真不能住在这儿,我还是换个地方。”

“怎么了?”简司曜止住笑看她,“刚刚不还好好呢,难道真就因为你不小心碰了我一下?”

“不是……是因为、因为……”许沫咬住唇。

她总不能说,是因为想起冷毅那句“你是因为他才要和我离婚”而心乱了。

原本她是心如白碧,无愧于心的,可是现在……她不确定了。

简司曜皱眉,“到底因为什么?”

许沫无奈,“我怕给你惹麻烦。”

“你看我像怕麻烦的人吗?我还生怕不麻烦!”简司曜嗤笑,“还有,就凭你这么个听话的跟猫儿似的乖乖女,能给我惹什么麻烦?”

许沫张了张嘴,又闭上,过了好久才说:“司曜,我现在还没离婚,名义上还是冷毅的太太……”

简司曜讶然,“那又怎样?”

许沫见到他眼底的讶异和坦然,刚刚仿佛像被绳子勒住了似的心,忽的一下子松下来。

真糟糕!

她都在想些什么?

简司曜只是看在沐暖晴和许沉的面子上,拿她当妹妹帮她,对她根本没有非分之想,他们之间清清白白,虽然她现在对简司曜有了些奇怪的感觉,但那都是发生在她想和冷毅离婚之后,她和冷毅的婚姻会走到尽头,与简司曜一点关系都没有。

冷毅对楚沁雨那么殷勤,对她那么冷漠,冷毅都没有一点心虚,她到底在心虚什么?

她是名牌大学的毕业生,又不是要守着贞节牌坊过日子的贞洁烈女,她到底在计较个什么?

想通了之后,立刻换了一种心情,她焕颜一笑,拾阶而上,“你说的对,确实没怎么样,你是我哥哥的朋友,照顾我理所应当,但我也不是知恩不报的人,我们赶紧回去,我多做点好吃的的报答你。”

许沫步伐轻松的抢先爬上楼,简司曜看着她的背影摸摸鼻子,觉得有点莫名其妙。

寒洋那家伙说得对,女孩子都是风一阵雨一阵的,变脸比变天还快,连温婉内秀的许沫都不例外,唉!

回到公寓,许沫用尽心思做了一桌好菜。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她很小母亲就不在身边,爸爸四肢不勤五谷不分,极小的时候就是她下厨做饭,小时候烧的东西难免难吃,她爸也不嫌弃,能吃就行,她嫌弃也没办法,总要填饱肚子。

熟能生巧,渐渐她做的东西好吃了,但也就一般水平,真正厨艺突飞猛进那年,是她大一暑期到一家饭店打工,得了一位老厨师的真传,做出的饭菜可以媲美一流厨师。

“小美女,你也太能干了!”简司曜吃的酣畅淋漓,赞不绝口,“我还以为像我小嫂子那样长的好看又能下厨的好姑娘已经绝版,就我三哥独一家了,没想到你做的饭菜也这么棒,不比我小嫂子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3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