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第227章 我就是家暴了怎样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149 2015-04-08 13:01:24

  他解开她的扣子,爱抚她的身子,戏谑低笑,“我想哪个了?“

沐暖晴红了脸,语塞,“你……”

“说啊,”他捏住她的蓓蕾轻轻抚弄,在她耳边爱昧吹气,“我想哪个了?”

她那里最是敏感,稍一触摸异样的感觉就传遍全身,身体里空乏的厉害,心里痒痒的,她忍不住抱住他。

她平日便极美,但情动时最美,瓷白的面颊染上绯红,如初放的桃花,目光羞涩,若小鹿般左右闪烁,从不敢看他的眼睛。

他心里泛滥起铺天盖地的呵疼与怜惜,这一刻,他只想完全占有她、好好疼爱她。

“宝贝儿……”他轻轻咬她的锁骨,入骨的酥麻带来她抑制不住的喘息,衣衫被他褪下,她忍不住抠住他的后背,头往后仰,修长脖颈拉出诱人的弧度。

他更是浴火焚身,在红潮爬满她整个身子时,完全占有了她。

他一遍又一遍要她,疾风骤雨般疯狂。

开始是欲|仙|欲|死的快感,再后来沐暖晴觉得腰疼的几乎折了,四肢百骸酸软的仿佛被人拆开之后又装上,她实在受不了,双手推拒他。

他低笑,加快动作,又一次到达巅峰后,脸颊埋在她颈窝,心满意足的抱住她,“老婆……”

刚刚还有点懊恼的沐暖晴,被他这一生简短却缠|绵的低喃,叫的一点脾气都没了。

他终于偃旗息鼓了,她私密处却火辣辣的疼,她心里舍不得气他,嘴上还是忍不住抱怨,“莫君清,你以后必须要节制,不然你以后肯定是*******的死法儿!”

所谓*******的死法儿,还是莫大总裁自己开过的玩笑。

“没关系,所谓牡丹花吓死,做鬼也风流,我觉得*******的死法儿是全世界最让人羡慕的死法儿,我一点都不介意。”莫君清愉悦的笑,抱着她在浴室稍稍清洗了遍,擦干身子舒舒服服躺回床上,心满意足的抱着她,嗅她身上他最喜欢贪恋的清幽女儿香。

她叹息,“莫君清,你已经无可救药了!”

他将脸颊在她颈窝蹭了蹭,戏谑低笑,“不是说我家暴吗?我承认,我确实家暴了,不过我老婆喜欢,一定会替我保密。”

“……!”这人有时候太不要脸了,太太太不要脸了!

“老婆,”他抬头,揶揄笑着抚她的脸颊,“喜欢我的家暴吗?”

“滚!”她羞的满脸通红,用力推他,“我又不是变|态。”

“可你刚刚明明叫的那么销|魂……唔……”

沐暖晴脸红的几乎滴出血来,用力捂住他的嘴,“莫君清,你你你……”

她没出息的严重结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他抓下她的手,开怀大笑,笑的酣畅淋漓,上气不接下气。

沐暖晴刚刚还羞恼的厉害,听他笑的欢畅,心里那丝懊恼,渐渐变成欢喜,轻轻捶了他一下,转过身子不理他。

莫君清止住笑,揽她入怀,轻轻吻她的后脑,“老婆……”

他明明只喊了她一声,什么都没说,可她却好像听到了他千言万语一般的情倾诉,她情不自禁转身,抱住他的身子,脸颊埋进他的胸膛。

他温柔抚她的发,“中午吃饭了吗?”

她懒懒抱着他,“和萧大哥在咖啡厅吃了一些甜点,回来不饿了,就睡了。”

“饿了没?我去给你弄。”

“不用,”她抱着他的手又紧了紧,“我好累,我们再睡会儿吧,我买了好多食材,晚上我给你做好吃的。”

温香软玉在怀,起床是最痛苦的事,尤其她还紧紧抱着他,他给她裹了裹毯子,“好,我们再睡一会儿。”

被他折腾掉半条命,她偎在他怀中,很快昏昏沉沉睡过去。

她睡的正香,手机响了,响了好几声她才懒洋洋的摸过来,看了一眼,是孟歌打来的,她坐起来,清清嗓子,确定嗓音不会那么慵懒,她才接通手机,“喂。”

“暖晴,我是孟歌。”

“嗯。”

“今天上午的事,傲雪和我说过了,我很抱歉,明天中午我请你和莫君清在鸿福楼吃饭。”

“不用了,我能理解,看着你和傲雪的面子,我不会放在心上。”

“就这么定了,明天中午十一点半,鸿福楼,要是还拿我孟歌当朋友,必须到!”

他语气很冲,说了声再见就把电话挂断了。

沐暖晴看着手机无语。

被打的是她好吗?

怎么听起来他比她火气还大?

难道是傲雪冲他使性子了?

凭着沈傲雪的性子,这个可能性比较大。

她沉吟了会儿,拨通沈傲雪的电话。

“暖~”电话那边,沈傲雪的声音比她还有气无力。

“雪,你和孟歌吵架了?”

“没有啊,”沈傲雪撇嘴,“我吵他还差不多,他哪敢跟我吵架!”

沐暖晴无奈,“雪,孟歌是个难得的好男人,你别欺负他。”

“凭什么?我怎么就不能欺负他了?”沈傲雪重重哼了声,“谁让他妈欺负你了,我不欺负他欺负谁?他妈是我婆婆,是我长辈,我不能冲他妈使性子,难道我还不能冲他使性子了?连气都不让我出,都欺负我一个,憋屈死我得了!”

“就你道理多!”沐暖晴嗔她,“你不是也知道在亲妈和老婆之间受夹板气的男人多可怜,他对你那么好,你就不心疼他?你欺负他干嘛?”

“他可怜你不可怜?”沈傲雪没好气儿,“你好端端来给我做点吃的,招谁惹谁了,就挨了他妈一巴掌,他受气他活该,谁让他有个不讲理的妈!”

“他有个不讲理的妈已经很可怜了,你干嘛还要欺负他,你就不心疼吗?”

沈傲雪好半晌没说话,过了好久才低低叹了口气,“暖,不瞒你说,我觉得我和孟歌之间,总好像缺了点什么,没错,他是个好男人,也对我很体贴很好,几乎百依百顺,可我有时候就是觉得心里别扭。”

沐暖晴无语,“我的大小姐,我求你了,你就别再身在福中不知福了行吗?孟歌已经是二十四孝妻奴了,你还想让他怎么样?我告诉你,得到的时候你不珍惜,哪天你把他的心伤透了,不像现在这样宠着你了,你连哭都没地方去哭!”

沈傲雪笑笑,“暖,他是宠着我,可是我们俩为什么在一起你也知道,是因为我肚子里的孩子,我有时总在想,如果我们之间没有这个孩子会怎么样,我们还会在一起吗,我们两个之间有爱吗,我们在一起是不是都是为了成全这个孩子。”

沐暖晴觉得问题有点严重,“雪,你什么时候学会钻牛角尖了?孩子只不过是你和孟歌在一起的契机,他是因为喜欢你才愿意承担起他的责任,给你一个家,给宝宝一个爸爸,我不相信如果怀孕的是田可欣,孟歌还会娶她,还会负责,我觉得他首先是因为喜欢你,才承认了这个孩子!”

沈傲雪怅然叹口气,“可我有时候就是在想,如果孟歌没有把田可欣推出去,而是把田可欣强了,现在是田可欣怀了他的孩子,他是不是也会负责,也会和田可欣结婚。”

“笨蛋!”沐暖晴恨铁不成钢的骂了她一声,“你这都是乱七八糟想些什么?你怎么不想想,孟歌宁可忍着难受也把田可欣推出去,却不顾一切要了你呢?这说明在潜意识里,他不喜欢田可欣,喜欢的是你,这是最能证明孟歌感情的事,怎么到你那儿就变成怀疑了?”

“你说真的?”沈傲雪将信将疑。

“当然是真的,”沐暖晴嗔她,“我还能把你往火坑里推?雪,所谓旁观者清当局者迷,我一眼就能看出孟歌对你是真心还是假意,你千万别无理取闹,伤了他的心。”

“真的啊?”沈傲雪还是患得患失。

沐暖晴忽然醒过味儿来,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雪,你完了!你已经对孟歌情根深种,不能自拔了!”

“呸!”沈傲雪啐她,“胡说什么呢!”

“没胡说啊,”沐暖晴笑盈盈的,“你现在的心情用一个成语来形容就是患得患失,典型的恋爱症状,因为喜欢上人家了,才会这么在意人家的感情,总怕人家对你不是真心,对不对?”

沈傲雪脸红了,“你和你家金龟婿学的越来越坏了,满嘴跑火车!”

“没有,我是经验之谈,”沐暖晴看了一眼在一边漫不经心把玩她秀发的男人,“我刚刚和莫君清在一起时,也是这样的心情,不敢爱,不敢信任,总怕他对我不是真心,是阴谋是算计,怕被骗,怕受伤,和你现在的心情一模一样。”

沈傲雪好奇,“那后来呢?”

“后来……”沐暖晴看着莫君清温暖的笑,“后来我们一起经过了很多事,时间打败了一切,他得到了我的信任和得到了我的心,现在……我已经不会怀疑他了,无论以后发生什么事都不会怀疑。”

沈傲雪沉默了一会儿,低低叹了声:“真好。”

沐暖晴笑,“你和孟歌也会这样啊,以后你们会遇到很多很多事,然后时间会打败一切,让你看懂他的心,但是在那之前呢,你首先不能伤了他的心,人和人之间的相处其实很简单,即使是爱人之间,也要你对他好,他才会朝你越走越近,你若不信任他,总是用怀疑的目光看他,让他怎么走进你心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3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