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第210章 这样的他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042 2015-04-08 13:01:24

  周六,许沫早早来到沐暖晴家里,说要给沐暖晴帮忙打下手,沐暖晴和她解释过,今天不是请她来吃便饭,而是要请莫君清的朋友吃饭,其中有简司曜。

也是因此,一直家中医院公司三点一线跑的许沫,才会答应来她家吃饭。

吃饭是次要,来帮她打下手是主要。

许沫进门后,看到厨房里几十个比拳头稍大点儿的餐盘,眼睛都直了,“姐姐,你该不是要用这个盛菜吧?”

“是啊,就是用这个。”

“天,”许沫瞪眼,“我们一共六个人,这么小的盘子,一人最多两三口就没了啊。”

“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啊,”沐暖晴微笑,“越是少了不够吃,他们才越会觉得东西好吃。”

“可是炒这么多种菜,要费很多功夫吧?”

“请人吃饭当然要多花心思,多费功夫啊,尤其他们几个都是豪门公子哥儿,不多花点心思,他们怎么看得上眼。”

许沫点头,“姐姐你真有心。”

沐暖晴笑着摇头,“好了,别一个劲儿的夸我了,东西我都准备好了,菜少出锅快,一会儿你帮我往餐桌上端菜就行了。”

简司曜和温寒洋、楚文约三个人是结伴来的,温寒洋带了两瓶红酒,楚文约拎了一盒女士用的补品,简司曜最夸张,居然送了沐暖晴一串紫色的东海珍珠。

沐暖晴着实汗了一把,她光想着亲自下厨请他们吃顿饭,感谢他们给她的帮助,忘记了人家上门吃饭是不能空手来的。

莫君清看出她的心思,悄悄在她耳边说:“没事,这是他们应该送的,他们宰我时狠着呢,别和他们客气。”

他总是能轻易看透她心中所想,适时的安抚她、宽慰她,她心里又甜又暖,笑着往外推他,“去陪他们说话吧,今天厨房是你的禁地,不要再过来了。”

果然如她所说,菜少熟的快,基本上许沫端菜摆菜的功夫,她这边就会有一道热菜出锅,再加上提前准备出来的十几道凉菜,一张超大的长条桌,摆满了足足五十多个瓷盘。

即便简司曜几个见多识广,也被震住了。

菜上齐了之后,沐暖晴在莫君清身边坐下,几个人谈笑风生,宾主尽欢。

简司曜几人下午三点多才离开,忙活了多半天,虽然有些累,但是心里却很满足很开心。

好在下午没其他事,将屋子收拾干净,她洗了个热水澡,换了身干净衣服,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

还是那句话,累了再躺在床上的时候才尤其觉得幸福,盖着香香的毯子,枕着软软的枕头,要多享受有多享受。

莫君清在书房忙了一会儿,也洗过澡在她身边躺下。

她依旧舒舒服服的闭着眼,没有睁眼。

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倾泻进来,照着她瓷白透明的小脸明净如画,看的他心里痒痒的,揽过她低头亲了一口,“老婆。”

“嗯?”她往他怀里靠了靠,慵懒应着。

“我有个消息要告诉你,不知道对你来说,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什么消息啊,这么纠结?”沐暖晴闭着眼睛笑了。

“我帮沐雨佳找到适合的肾脏配型了。”

“嗯?”沐暖晴猛然睁开眼,身子绷紧,“你说什么?”

莫君清怜惜的帮她撩了撩颊边散落的头发,“我帮沐雨佳找到合适的肾脏配型了。”

沐暖晴震惊,“什么时候的事?”

“合适的肾脏是这几天才找到的,开始着手找,是在沐行远找上你之后,已经找了很久了,只不过最近才找到而已。”

“为什么?”沐暖晴疑惑的看着他,“你为什么会替沐雨佳找肾脏配型?”

据她所知,他明明很讨厌沐家人,不希望她和沐家沾上一点关系,他很瞧不起沐家人的做派,怎么会大费心力的去给沐雨佳找配型合适的肾脏?

“老婆,”他揽紧她的身子,微微叹息,“俗话说,狗急了会跳墙,兔子急了会咬人,而人若是急了,什么事都做的出来,沐雨佳是沐千森唯一的女儿,沐行远兄弟也很疼这个妹妹,她得病找不到合适的肾脏就会死,我担心他们穷途末路的时候,会做出不利于你的事,我有自信能保护你,但我毕竟是个人,不是神,我不能百分百的确保我没有疏忽遗漏的时候,而我疏忽遗漏的后果,极有可能是你被他们绑走,被他们摘走一颗肾,而那种结果我承受不起,所以……”

“所以,你就尽你最大的努力,帮沐雨佳找一颗配型合适的肾,沐雨佳有了肾,就可以得救,她没事了,沐家人就不会处心积虑的害我,我就安全了,对不对?”沐暖晴盯着他,心中思绪如狂风海啸,波澜起伏。

在她眼中,他就是个万能如神的人,不管什么棘手的事情,弹指一挥便轻松解决了。

而刚刚,他用微微忧虑的口吻说,他是人,不是神,他不能百分百确保她的安全,所以他只能尽力化解,尽量保证她的安全。

这种广博的心胸,相信沐家人穷极一生也不能理解。

“对,就是这样,”他捏捏她的脸颊,轻笑,“我帮他们找到了合适的肾脏,他们就不会整日惦记着你的肾了,俗语说,宁得罪十君子,不得罪一小人,小人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什么事都做的出来,防不胜防,所以这是我能想到保护你的最好的办法。

“莫君清……”她抬眸,认真看着他,“你是我见过最好心胸最宽广的男人,能嫁给你这样的男人,是我一辈子的幸运……”

他笑,拥的她更紧了些,“我也没你说的那么好,他们想从我手里拿走那颗肾,也没那么容易……”

他伸手臂从床头桌上摸过一张银行卡,塞进沐暖晴手里,“给你的!”

“给我银行卡干什么?”沐暖晴拿在手中,翻来覆去看,“我手上有钱,够花的,你不用再给我钱了。”

“不是我给的,”莫君清轻笑,“沐千森给的。”

“沐千森?”沐暖晴秀气的眉头打了个结,“当初他为了霸占我爸的遗产,用了那么恶毒的主意,现在怎么可能这么好心给我钱?”

“他当然没这么好心,但他不得不好心,”莫君清动了下身子,神情更加愉悦悠然,“我手中攥着他的死穴,他不给钱,我就不告诉他肾源,他除了乖乖听话还能怎样?”

“原来是这样啊……“沐暖晴恍然。

莫君清慵懒的笑,“虽然我是因为怕他们伤害你,才大费周折的替沐雨佳寻找肾源,但现在既然找到了,我总没有理由将肾源拱手送上对不对?他们想要肾源,怎么也得扒上一层皮,不扒他们层皮怎么对得起他们?”

“那肾源你是从哪儿找来的?”想到前阵子他的辛苦和疲劳,她现在才明白,也许不单单为了简家大哥的公司,还有为沐雨佳寻找肾源的事,这个男人,到底瞒着她,还为她做了多少事啊!

“漫天撒网,重点抓鱼,好在我运气不错,鱼被我抓到了。”他说的云淡风轻,其中的周折艰辛只有他自己知道。

“那这个给沐雨佳提供肾源的是什么人?她是自愿的吗?”

“当然是自愿的,”莫君清失笑,拍了拍她的肩膀,“老婆放心,我不会做违法犯纪的事,为沐雨佳提供肾源的女孩儿,因为车祸已经被医院判定为脑死亡很久,但是女孩儿的父母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女孩儿便一直在医院接受治疗,我一位医生朋友在机缘巧合之下,查到女孩儿和沐雨佳肾脏配型相同,我便赶去医院做女孩儿父母的工作,最后我让沐千森拿了两千万,一千万给了女孩儿父母,一千万存起来交给你。”

沐暖晴心里有点压抑难过,沉默了会儿才说:“那女孩儿真可怜。”

“确实,”莫君清轻叹,“她的父母接受不了女儿已经离他们而去的事实,更加无法接受女儿已经去世,还死无完尸,所以迟迟不肯答应我的条件,不然不用拖这么久。”

沐暖晴点头,“他们的心情可以理解……”

她忽然抬头,“我们这不算做了坏事吧?女孩儿的父母现在一定很难过。”

“当然不会,”莫君清摇头,“女孩儿父母为了救治女孩儿已经负债累累,有了这笔钱,他们才能继续生活下去,我想女孩儿也愿意用她一颗肾换她父母下半辈子的衣食无忧,何况她的肾,还能救沐雨佳一条命,你说对不对?”

“嗯,有道理,可是……女孩儿父母拿这钱理所应当,我拿这钱……”沐暖晴觉得手中的银行卡有些扎手。

“傻瓜!”莫君清敲她额头一下,“这是你父亲的遗产啊!这是我帮你从沐千森手中讨回来的遗产,是你应得的,何况你父亲当年留下的遗产不止这些,我已经手下留情了,作为一个男人,你父亲若是知道他女儿在他死后一分钱遗产都没拿到,就算他死而复生了也得羞愧的再死一次,为了让他安心,你好好收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