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第276章 独守空房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072 2015-04-08 13:01:24

  闹洞房的玩儿到尽兴,才三三两两的走了。

人潮散去,重新装修过的新房里满目红色,大床上洒满了玫瑰花瓣,大枣、花生、桂圆、栗子。

沐暖晴的手脚眼睛根本没处放,随便往哪儿一看,都写着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安静下来,沐暖晴这才发觉,天色已经暗了,她像个机器人一样,被人指使着折腾了一整天,骨头架都要散了。

这就是婚礼。

和自己爱的那个他,站在所有认识的人面前,向大家宣告,我们结婚了,我们是夫妻了,从今以后,所有的道路,并肩走,所有的一切,共同承受,一生一世,不论健康或疾病,富贵与贫穷,相依相守,不离不弃。

一整天,混混沌沌便过来了。

过了今天,相熟的人便人人都知道,她不但是沐暖晴,她还是莫太太。

莫君清揽着她的肩膀在床边坐下,“饿吗?”

沐暖晴摇头。

“渴吗?”

沐暖晴再摇头。

“累吗?”

沐暖晴点头。

莫君清失笑,捏了下她的脸蛋儿,“累傻了?怎么不会说话了?”

沐暖晴歪头,靠在他肩膀,“觉得有点不真实,像是做梦一样。”

莫君清身子动了动,将她压在身下,轻轻咬她的唇,“那我们来点儿真实的,让你感受一下?”

他的目光语气都那样爱昧,沐暖晴很自然想到他指的是什么,脸颊飞红,“我想先泡个澡。”

累了一整天,好想泡个热水澡,放松一下。

莫君清轻笑,压着她不放,指尖在她脸颊轻轻摩挲,“今晚是我们洞房夜,一定要洗鸳|鸯|浴。”

沐暖晴别过头,脸颊更红,“不要!”

“没得商量!”莫君清用力刮她鼻尖一下,起身连同她一共抱起,一路将她抱进浴室。

很快放好水,将她放进浴缸,一通折腾后,用宽大的浴巾将她裹好,塞给她一套睡衣,唇角愉悦飞扬,风|流含笑,“这是我们新婚之夜的睡衣,一定要穿,不能拒绝。”

沐暖晴将睡衣展开,心中是无数个惊叹号。

这种衣服要怎样的奇葩才能设计的出来?

穿了比没穿还勾|人犯罪好吗?

莫君清裹了睡袍,笑眯眯斜倚在一边抱臂观看,沐暖晴红着脸瞪他,“你不出去我怎么换衣服?”

“我就在这儿看着,”莫君清浅笑吟吟,“今晚是我们的新婚之夜,一辈子只有一次,你不能拒绝我的任何要求,除非你想在我们新婚之夜留下什么不美好的回忆。”

“……”沐暖晴想,她终于明白他为什么总心心念念的要举行一场婚礼了!

人家的理由那样冠冕堂皇,无奈之下,她只能假装那男人不存在,用最快的速度将浴巾扯开,将睡衣换上。

火红色的吊带睡衣是轻纱制成,雪白的同体在轻纱掩映下若隐若现,比什么都不穿更加诱惑撩|人。

莫君清全身的血液都充盈到一点,认认真真仔仔细细的大饱眼福后,终于忍不住将他的新婚妻子抱进怀里,“老婆,你该兑现你的承诺了!”

“……嗯?”

“给我生宝宝啊!”

“……”

于是,新婚之夜,某个男人以最冠冕堂皇的理由,堂而皇之的将自己的新婚妻子吃|干|抹|净再吃|干|抹|净,一遍又一遍。

沐暖晴到最后完全支撑不住,沉沉睡过去,不知道睡了多久,被手机铃声惊醒。

她闭着眼睛不想动,听到莫君清接了电话,声音先是慵懒,又是急促,低声询问了几句什么,她感受到身边的男人正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飞速下地。

她终于睁开眼,撑着酸疼的身子爬坐起来,“怎么了?”

莫君清整理衣服,飞快说:“有点急事,我必须出去一下,你自己乖乖在家。”

虽然仍旧睡眼朦胧,沐暖晴仍旧觉察出他不对劲。

往日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男人,虽然已经尽力控制自己的情绪,脸色依旧难看的厉害。

她忍不住蹙眉,“很棘手吗?”

“听我说,”莫君清将最后一件衣服套在身上,匆匆往外走,“你现在唯一能帮我的,就是乖乖待在家里,好好睡觉,等我的消息,明白了吗?”

沐暖晴点头,“明白了,你路上小心。”

“乖,听话!”

门紧紧关上,往常黏糊的厉害的男人,甚至没来得及送上一个离别吻,就匆匆离开了。

沐暖晴一颗心七上八下,想象不出到底出了什么事,能让平日里那个优雅淡定的男人,焦急成这样。

虽然身子累的像被几匹马拖拽过,但还是睡不着,控制不住的胡思乱想,脑海中浮现各种可能出现的意外,睁眼到天亮。

天色刚一放亮,她就下床洗漱,然后下楼。

她被迎娶进莫家别墅,就是莫震霆住的宅子,原本想表现一下,给莫震霆做顿早餐,下楼后才发现厨娘已经在厨房忙活,莫震霆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

恭恭敬敬叫了声爸,她刚想进厨房帮忙,被莫震霆叫住:“君清呢?”

“他半夜出去了,还没回来。”虽然很想给他打个电话问问情况,但她牢记莫君清临走前说的话,她现在唯一能帮他的,就是乖乖在家等他,万一打电话时,他正在开车或者开会,岂不是给他添乱?

自莫君清离开那刻起,她一直攥着手机,但却没能等来莫君清的电话。

莫震霆已经紧紧皱起眉头,“新婚之夜不在家陪老婆,怎么出去了?”

“他有急事,”沐暖晴替他解释,“我看他很急,像是出了很大的事。”

“再大的事不能等天亮了再处理?哪有新婚之夜把老婆一个人丢在家的道理?”莫震霆依旧不满,将报纸丢在一边,“我给他打电话,让他马上回来!”

莫震霆拿过手机打电话,手机响了很久,那边竟然没人接听,扔了手机,莫震霆脸色有些难看。

沐暖晴宽慰他,“爸,君清不是不知轻重的人,肯定是事情太急太要紧,脱不开身他才没回来,而且我们在一起已经那么久,婚礼就是个形式,还是正经事要紧,我没关系。”

莫震霆哼了声,“新婚之夜陪老婆不是正经事还有什么是正经事?你不用替他说话,等他回来我一定替你好好教训他。”

莫震霆这样站在她的立场上替她说话,沐暖晴很感动,帮厨娘摆了碗筷,招呼莫震霆吃饭,“爸,我们先吃吧,君清回来我再给他做。”

沐暖晴和莫君清在一起的这段时间,经常一起回家,沐暖晴心细,每次回家都会带些莫震霆喜欢的东西,回家之后抢着做饭煲汤,知书达理,温柔贤惠,莫震霆对她很满意。

难得两个人举行完婚礼了,以后再给他生个大胖孙子,他就什么遗憾都没了, 就是不知道他那儿子怎么想的,平时疼老婆疼的没缝儿,关键时刻,居然丢下老婆跑了。

静下心来,莫震霆也觉得莫君清肯定是遇到了大事,不然依他莫君清的脾气,绝不会将新婚妻子独自一人留在新婚夜里,独守空房。

他沉不住气,又拨了几次,莫君清的手机依然没人接听。

沐暖晴也有些慌了。

她现在才真切体会到当初许沫找冷毅找不到时,是什么心情。

心里乱的厉害,生怕他遇到什么不好的事,尽往不好的方面想。

莫震霆又给路宽打了电话,询问公司是否出了状况,路宽一头雾水,连连说公司运转非常正常,好的不能更好了。

莫震霆这才心安了点,放下手机,对沐暖晴说:“吃饭吧,他没事,公司也没事,估计是他那些朋友们弄出什么麻烦,找他善后去了,以前经常有这种事,你别太挂心。”

沐暖晴觉得莫震霆说的有道理,心中也稍稍安定了些,坐下安静的吃饭。

吃完早饭,莫震霆有事出去了,沐暖晴一人在家待的心里空荡的厉害,换了衣服想出去找找莫君清。

既然打不通电话,那就自己出去找找看,找到最好,找不到就权当散心了。

她换好衣服刚想出门,严雨柔在管家的领引下走进来。

她穿了一身当下最流行的裙装,长发飘飘,纤腰一束,依旧美丽动人。

沐暖晴很诧异居然会在这里见到她,还没等她说话,严雨柔先冲她说:“君清哥的衣服脏了,我来给他拿身换洗的衣服。”

沐暖晴的心顿时跳乱了一拍。

任哪个新娘在新婚第二天,听到另一个女人说自己的新婚丈夫衣服脏了,而且自己的丈夫新婚之夜还没在自己的身边,想必也淡定不了。

沐暖晴承认自己只是个俗人,尽管她极力控制,她也知道自己脸色变了。

严雨柔洋洋得意,“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衣服给我找来,我帮君清哥送去。”

“不用了,”沐暖晴稳了稳心神,淡淡说:“他是我丈夫,他的衣服我自然会亲手给他送去,不劳严小姐费心。”

“你?”严雨柔鄙夷的看着她嗤笑,“你知道君清哥现在在哪儿吗?别以为君清哥和你举行了婚礼你就是飞上枝头变凤凰了,昨晚是你们的新婚之夜没错吧?可君清哥昨晚一直和我在一起,一整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9分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