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第262章 还好我有你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082 2015-04-08 13:01:24

  她对沈芳怡的感情并不是很深,但那毕竟是她母亲,她在国外这几年,沈芳怡虽然从没去看过她,但钱财方面从没亏过她们姐弟。

她懂事早,从来知道,没有钱,她和弟弟在异国他乡只有死路一条,而这钱,是孟父给的,如果沈芳怡不讨孟父的欢心,哪儿来的钱寄给他们?

说白了,她的母亲不过是个依附男人而活的可怜人,她不能自保,才没办法保护他们,她并不恨她。

作为一个母亲,她虽然不伟大,更不无私,但她已经尽力,所以,她不恨她。

知道沈芳怡死了之后,她痛哭了一场,沈芳怡对她的不好她全忘干净,只记得沈芳怡对她的好。

她那种性格,别人对她一点点好,她就能心心念念记一辈子,何况是生她养她的母亲?

她这种家庭,幸亏有个比她弱小,需要她保护的弟弟,不然也许她早就完了。

这次她把弟弟留在国外让朋友照料,一人回国,得知沈芳怡的死讯,得知沈芳怡跟了孟父一辈子,居然和别的男人葬在了一起,愤愤不平,这才跑来MO城。

见她哭的伤心,沐暖晴心有戚戚,却掉不出一滴泪。

孟念哭累了,从墓前站起,看着脸色平静的沐暖晴,怒从心起,一把揪住她的衣领,刚刚被泪水清洗过的眼睛亮的吓人,“你为什么不哭?为什么不伤心?你是不是你妈?你有没有良心?”

沐暖晴没动,静静看着她,“我五岁那年她就把我扔下,音讯全无,一下子消失了十几年,直到为了替孟竹露抢我的丈夫才在我的世界里重新出现,直到她死前,她还和孟竹露在一起,筹划怎么逼我离开我的丈夫,她能做的那么狠,我不是圣人,实在伤心不起来。”

“不可能!”孟念激怒之下,用力晃她,“你胡说!你在妈妈面前就污蔑她,你不孝,当心天打雷劈!”

沐暖晴握住她的手,见她的手从衣服上掰开,缓缓说:“孟念,这辈子,我和亲情没什么缘分,我对父母都没什么感情,更何况同母异父的妹妹?我没必要撒谎博取你的同情,我说的都是实话,全天下有很多优秀的私家侦探,你尽管找私家侦探去查,将她和爸爸合葬,是她求我的,我看在她生我一场的份上,尽力帮她,结果为此差点被人算计去一颗肾,对她,我已经仁至义尽,无愧于心,对你,我更没有任何隐忍和退让的义务,别再骂我,也别再欺负我,我从没做错过什么,你没有资格指责我!”

她的语气很平静,但脸色白的让人心惊,孟竹露被她仿佛伤进骨子里的目光惊住,一时呐呐。

她盯着沐暖晴的眼睛。

是的。

她们之间没有任何感情。

可是她不得不承认血缘这种关系太神奇,沐暖晴的眼睛看起来和她弟弟好像,她弟弟每次受了委屈受了伤,眼睛中也会流露这种神情,痛苦却隐忍。

那是受了许多委屈,却忍而不发才会有的神情,看了之后让人尤其的心疼。

她的心像被戳了一下,深吸了口气,“我想知道你和妈妈之间的事情,所有的事!”

停顿了一下,她语气坚定的又说:“你必须告诉我,我是妈妈的女儿,我有权知道,如果你不告诉我,我就一直缠着你、一直缠着你,直到你肯告诉我为止!”

“暖暖,我看你也累了,我们找家餐厅,坐下慢慢说。”萧翎诺直觉她们姐妹俩应该会是投缘的人,他知道沐暖晴身边没什么亲人,他虽然总自称沐暖晴的大哥,但总因为对沐暖晴起过别的心思,名不正言不顺,若能让这姐妹俩交好,以后她们彼此间也是个依靠。

萧翎诺载着姐妹而来到了一家比较安静的创意餐厅,要了一间包间,随意点了些东西,嘱咐服务员不要再来打扰。

这次是圆桌,三个人分坐三个方位,距离远了,压迫感不再那么强,沐暖晴静静坐着,浅啜手中菊花茶。

孟暖是急性子,忍不住催促,“你快说,你和妈妈之间到底怎么回事?”

“从哪儿说起呢?”沐暖晴盯着水中浮浮沉沉的菊花,声音苦涩,“以前……你知道我的存在吗?”

孟念怔住。

杯中热气氤氲,隔的有些远,沐暖晴空灵如兰的秀丽脸庞看起来朦胧而沉静。

虽然她是女人,弟弟孟欢是男生,但这一刻的神态,他们俩真是太像太像。

想到此刻独在异国他乡的弟弟,孟念一颗心脏狠狠揪起来,她咬了咬下唇,“我只是听街坊邻居谈论过,妈妈和爸爸在一起之前嫁过人,和那个男人还有一个孩子,但我没听妈妈提起过你,也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是这次妈妈死后我才听孟竹君他们说的,他们很恨你,说是你害死的孟竹露,你和妈妈都是孟家的扫把星。”

孟念眼圈红了。

孟父和孟竹君不但骂了沈芳怡和沐暖晴,连她和孟欢都骂了。

说他们是扫把星是杂种,那个女人生不出什么好货色,早知道十几年前就该掐死他们。

她看得出,孟父已经疯癫了。

他和发妻感情很深,发妻去世后,他一直郁郁寡欢,没有再娶,直到遇到沈芳怡。

沈芳怡的美色让他惊艳,惊艳之下他被沈芳怡哄的团团转,接纳了沈芳怡,并有了一儿一女。

可新鲜感过去后,他心里记得的仍是与他共患难过的结发妻子,总觉得接纳了沈芳怡是背叛了妻子,所以一直没有正式娶沈芳怡进门。

他对发妻心中有愧,对发妻生的孩子就格外宠溺,他痛恨沈芳怡勾|引了他,让他对不起结发妻子,对沈芳怡生的儿女也不待见。

都说古时候子已母贵,皇族中庶出的儿子连继承名号的权利都没有,其实现在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她和孟欢,就因为没有个让父亲喜欢的母亲,从小到大,吃尽了苦头。

她可怜沈芳怡,瞧不起孟父,明明是他自己把持不住,却把罪名怪在沈芳怡身上,真是可耻又可笑。

这次孟竹露的死亡,对孟父是个致命的打击,他一直宠爱这个女儿,要星星不给月亮,他没想到女儿不但横死,而且对方还是他惹不起的人,他要忍气吞声,连报仇都不能。

于是孟念回国,他将对沈芳怡和沐暖晴的怨恨,一股脑儿发泄与沈芳怡和沐暖晴有血缘关系的孟念身上。

孟竹君更是阴险,故意在孟念面前将沐暖晴说的一无是处,激怒孟念来MO城找沐暖晴算账,最好双方斗个两败俱伤才好。

孟念果然中计,来了MO城,对沐暖晴充满敌意。

可一来二去之后她才恍然惊觉,沐暖晴和她想象中的那个女人根本不一样。

在她想象中,沐暖晴是个为了攀附富贵不择手段,妖娆妩媚,满身风|骚的女人,她没想到,她亲眼所见的沐暖晴,空灵干净,还有一双和她弟弟那么像那么像的眼睛。

有什么东西在她心里悄悄转变着,她的鄙夷和怒气都收敛了许多。

褪去尖锐的敌意,她像个清纯可人的邻家妹妹,很容易赢得人的好感,沐暖晴看她一眼,忽然好像懂了为什么一向待人冷淡的萧翎诺为什么对她这样另眼相看,这实在是个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的女孩儿,像阳光、像火焰,那么美丽,那么明亮,让人不由自主就被她吸引。

她浅浅微笑,“我的父亲是为了救别的女人车祸死亡,当时妈妈就在他身边,眼睁睁看着他将别的女人推开,把肚子里还怀着我的她,留在原地,妈妈恨她,也恨我,所有人都恨我……”

她将这十几年来点点滴滴,想说的、值得说的,缓缓说出来。

半个小时后,她嗓音有些喑哑,缓缓喝了半杯菊花茶,静静抬眸看孟念,“你知道我最恨谁吗?”

孟念已经听傻了,怔怔看她,“谁?”

“我最恨我爸,”她笑着叹息,“当然,我也恨妈妈,但是我已经当着她的面发泄过,她临死前也向我道过歉,现在对她倒不怎么恨了,可是我始终恨爸爸,恨他为什么死了,我连向他讨个公道、质问他一句都做不到,我做梦都在揪着他的衣领在质问他,不爱我为什么要生下我,他将别人从车下推开的时候,有没有一点想过我,我甚至常常想,我是个不被期待的孩子,生下来原本就是个错误……”

直到遇到莫君清,她才知道,岁月长久的错待是为了积攒她一生的运气,让她遇到最好的那个男人,是莫君清让她的人生重新有了阳光有了意义。

孟念沉默良久,呐呐说:“对不起,我……”

沐暖晴唇角微扬,淡淡一笑,“不用和我说对不起,我们两个都没办法选择父母,都没有错,我没有骗你,想和我爸葬在一起,是妈妈死前唯一的心愿,我向沐家人提出妈妈这个遗愿时,沐家并不同意,是我丈夫费了好大力气才为我做到,我没和你撒谎,对于我来说,她埋在哪里,和我没有一点关系,如果不是看在他们已经去世的份上,我什么都不会为他们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3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