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第255章 疯狂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069 2015-04-08 13:01:24

  许沫刚刚还涨红的脸,唰的一下白了。

“涵涵,”辛力温柔打断郑诗涵还要脱口而出的话,“时间不早了,你把联系方式留一下,和你同学改日再聊。

“哦哦。”郑诗涵虽然是个神经大条的,也看出许沫情绪有点不对劲,乖乖把电话留了,和许沫挥手告别,亲密的挽着辛力的胳膊离开了。

见她渐渐远了,许沫长长舒了口气。

她这个同学一直这么二,她真是有点招架不住。

她从郑诗涵的身上收回目光,看到简司曜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那笑容让她心里敲鼓,头皮发麻,“你、你、你……”

她又没出息的结巴了。

简司曜摸下巴,“原来我这个救命恩人在你心目中只是个普通朋友啊,看来随时吃到你做的饭菜,不像我想象中的那么容易。”

“不是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许沫着急的解释,“我说的普通朋友是说我们之间就是很普通,就是不是那个意思的朋友,我不是说我们感情很普通,你当然是我好朋友,很好很好的朋友,我、我、我……”

许沫凌乱了,自己也不清楚刚刚自己说了些什么。

沐暖晴挽住她的胳膊,不满的瞪了简司曜一眼,“司曜,你别和沫沫闹,沫沫老实好欺负,你又不是不知道。”、

简司曜悻悻摸摸鼻子,嘟囔:“我没闹啊,我很认真好不好?我怎么就混成普通朋友了?再不济也要算好朋友吧?”

沐暖晴:“……”

原来放荡不羁的简家二少,竟然真的在意这个!

许沫冲他使劲点头,“你当然是我的好朋友,极好极好的朋友,我刚刚是怕诗涵误会我们之间的关系才那样说,我没什么好朋友,你肯定是最好的朋友……”

她一着急,说话又开始颠三倒四起来。

简司曜心情瞬间变的极好,畅快大笑,“沫沫你真是太有意思了!那救命之恩我们得好好算一算,以后我想吃你做的饭菜是不是可以随时上门,什么时候想吃都可以让你做?”

许沫继续用力点头,“随时随地,什么时候都可以!”

沐暖晴叹气。

可怜的沫沫啊。

幸亏简司曜是知根知底的自己人,不是什么坏男人,不然这孩子又要倒霉了。

在商场买了些东西,沐暖晴不愿让许沫和简司曜陪自己逛太久,三个人早早找了家饭店吃了午饭,下午又逛了一会儿,沐暖晴执意让简司曜把车开到超市,和许沫一起选了些食材,然后回了许沫的公寓。

撵了简司曜去客房休息,沐暖晴和许沫一起在厨房清理食材。

她没刻意和许沫提她和简司曜之间的事,许沫刚从一段失败的婚姻中走出来,让她接受简司曜,还需要时间。

而简司曜虽然大而化之,放荡不羁,但她看得出来,他对许沫是有心的,不然就算他是大大咧咧的脾气,也不可能和许沫说想一辈子吃她做的饭菜那种话。

简司曜虽然懒散度日,看起来有点不靠谱,但实际上他非常有原则的人,所以,很显然,他对许沫是动了心的。

他们两个人需要的,是更多相处的机会还有时间。

择着手中的菜,她不禁想起她初识许沫那天,简司曜送螃蟹上门,见到许沫,他目光晃了下,说许沫长的特别像他高中时候画在画上的人。

原来冥冥之中上天真有注定,有如她和莫君清那样的,见面第一天就领了结婚证成了夫妻,也有简司曜和沫沫这样的,坎坎坷坷,兜兜转转,历尽辛苦劫难,才遇到自己对的那个人。

晚上,沐暖晴和许沫一起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还是将楚文约和温寒洋叫了来,大家一起吃了一顿热热闹闹的晚饭。

吃饱饭,帮许沫将残局收拾好,沐暖晴随莫君清一起回了玫瑰园。

洗完澡穿着睡衣偎在莫君清的胸膛,沐暖晴庸懒的用手指在他胸口圈圈点点,“今天好开心。”

莫君清轻笑,“你总是这么容易就开心。”

沐暖晴抱着他,轻轻柔柔的将今天在商场内的事情和他学说了一遍,感叹:“我现在真是越来越信缘分了,以前看的一部电影就叫,缘,妙不可言,嗯,真是妙不可言。”

“没错,”莫君清拍拍她的脑袋,“缘分这种东西,虽然不是实物,摸不到也看不着,但确确实实是存在的,不然为什么全世界有无数人,偏偏我们两个成了夫妻?”

“嗯,对。”沐暖晴将他抱的更紧了些。

他们之间的缘分,从他们父辈就开始了,但那时候是孽缘,他们之间是良缘。

想到以前种种,曾经那么刻骨的伤痛竟然已经完全淡了,平静的没在她心里掀起任何波澜。

心心相印的爱人是最好的疗伤师,有他在,过去一切已成昨日黄花,再不能带给她半分伤害。

……

星期一,如往常一样,她走进办公室,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刚将教案找出来放到桌上摆好,还没翻开,李艾可闯了进来,看到她之后,冲到她面前,一把抓住她的手腕,“跟我走!”

沐暖晴吓了一跳,本能挣扎,李艾可的力气却格外的大,拽着她跌跌撞撞往外走去。

门口,沐暖晴终于甩开她,低喝:“李老师,这里是学校,你别乱来!”

“我不是乱来,我只是想和你谈谈,”李艾可脸上依然画了精致的妆容,却掩不住格外憔悴的容颜,眼窝深陷,眼底下青黑一片,眼中都是血丝,她哆嗦着唇,“沐老师,我拜托你,看在我们同事一场的份上,你帮帮我,我们好好谈谈!”

不由分说,她又抓住沐暖晴的手腕拖着她往前走,径直将她拖进一间空着的学生活动室,反手将门锁了,按着沐暖晴的双肩将她推到墙角,浑身颤抖,“沐老师,你帮帮、帮帮我,再这样下去我会死,我一定会死!”

“李老师,你冷静一点,有话好好说,你弄|疼我了……”

沐暖晴皱眉,挣扎着身体,想摆脱她的桎梏,李艾可却疯了一样,将她按的死紧,脸色惨白,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流,“沐老师,我求求你,你一定要帮帮我,我会被那个男人弄疯了,这样下去我不死也会疯,我受不了了,他就是个疯子,我好后悔、好后悔,当初我不该惹上他,我惹上谁都不该惹上他,你看看、你看看……”

她神经质般的松开沐暖晴,撩开两只衣袖,又扒开领口。

沐暖晴顿时吸了口凉气。

她身上青紫密布,层层叠叠都是瘀伤,看起来分外吓人。

沐暖晴惊的脸色发白。

李艾可说的没错,赵旭宁疯了,彻彻底底的疯了。

以前和她在一起时,他像个翩翩儒雅的绅士,现在居然变得这样疯狂。

他骨子里藏着的东西太可怕,幸亏当初因为梁菁菁的介入她离开了他,不然她就是今天的李艾可!

李艾可抓住她的双臂,涕泪直流,苦苦哀求,“沐老师,我求求你,看在我们同事一场的份上,你帮我想想办法,帮我离开他,在这样下去,我会发疯,我求求你、求求你……”

她越说越激动,忽然噗通一声跪下,冲沐暖晴狠狠磕头,“沐老师,我求求你,我受不了了、受不了了、我求求你……”

自从那次设计沐暖晴失败后,赵旭宁疯了一样折磨她。

每天除了在学校,她必须随叫随到,到了之后,他立刻把她拖上床,无休无止的虐待折磨。

那个男人已经疯了,再这样下去,她要么被他活活折磨致死,要么和他一起疯掉,她没能出人头地做人上之人就算了,不想这么悲惨的死掉。

她想来想去,能帮她的人只有沐暖晴。

沐暖晴一向心善,只要她好好认错,好好求她,她一定不会袖手旁观。

向自己一直嫉妒的人低头是世上最难受的事,但为了活命,为了逃脱赵旭宁的虐到折磨,她什么也顾不得了。

她砰砰磕头,怕沐暖晴不肯帮她,用了很大力气,磕了没几下,地上就见了血,沐暖晴用力将她拖拽起来,无奈的看着她,“李老师,我不是不想帮你,而是不知道从何帮起,你知道,赵旭宁现在已经今非昔比,即使是莫君清想要扳倒他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我不是不想帮,实在无能为力。”

赵旭宁为人虽然阴险,能力却确实没话说,他能走到今日不是全凭容貌和运气,的确有过人的本事。

“我不信、我不信、我不信!”李艾可疯狂摇头,“MO城怎么可能有莫总做不到的事?这只是你的推托之词,你是不是还在记恨我以前嫉妒你,所以不肯帮我,我已经向你磕头认错了,你还想怎么样?难道连你也想要逼死我吗?”

面对哭的满脸是泪,表情疯狂的李艾可,沐暖晴浑身都充斥着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的无力。

自从她走进MO医大的办公室第一天,李艾可就看她不顺眼,处处冷嘲热讽使绊子,从没给她过一点好脸色。

后来中间有段时间想利用她攀高枝,讨好了她几天,但也是皮笑肉不笑,虚伪的厉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4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