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第211章 何为规律有效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125 2015-04-08 13:01:24

  沐暖晴攥紧手中的银行卡,百感交集。

她父亲的遗产……

她父亲给她的唯一的东西。

握着银行卡,心中有种奇怪的感觉,就好像又多了几分依靠一般。

这是她父亲的……多么亲切又怪异的字眼。

她无法形容此刻心中的感觉,脸上的表情怪怪的,看的莫君清哑然失笑,捏捏她的小脸,“别想了,沐雨佳有了可以救命的肾源,你拿回了你父亲一部分遗产,女孩儿的父母得到了足以安稳度过后半生的一笔钱,这是这件事最好的解决办法,银行卡你好好收着,等我们有了宝宝,过年过节给宝宝买好东西,告诉他这是他外公留给他的,清明年节时带着宝宝去祭拜一下你父亲,他在地下一定很开心。”

沐暖晴心情激荡,看着他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莫君清拍拍她,又想起了什么,“哦,对了,沐家已经答应将你母亲的骨灰和你父亲合葬在一起,明天我们先去把这件事办了,再去医院检查身体,嗯?”

“嗯!”她用力点头,偎进他怀里,用力用力抱紧他。

那么难缠的问题,就让他这样轻描淡写的化解了,可他其中付出的努力和坚信,沐暖晴想想也知道。

沐家不是贫民小户,如果肾源那么好找,他们早就找到了,不会拖了这么久,而莫君清他,虽然足够强大,如果不是用尽心力,也不会这么快找到肾源。

想到他前阵子劳累到生病,她越发心疼起来。

以后,她一定会好好照顾这个男人,好好心疼这个男人,她发誓!

第二天,莫君清先联系了沐家人,沐暖晴在莫君清的陪同下,将沈芳怡和沈千林的骨灰合葬。

为了一颗肾,沐家损失两千万,沐家人虽然肉疼的要命 ,但碍于莫君清的面子,硬是强颜欢笑,只是笑的比哭还难看,倒和墓地庄严肃穆的气氛挺相称。

将这一切处理完,沐家人告辞离开,沐暖晴在沐千林和沈芳怡的墓碑前站了一会儿。

虽然她恨她的父亲,也恨她的母亲,但这毕竟是生她的父母,如今她将他们合葬在一起,也算了了她一桩心事,清明年节时,她还是会来看看他们,为他们送些纸钱,也不枉他们生她一场。。

莫君清见她伤感,心里不忍,紧了紧一直拥着她腰肢的手掌,“时间不早了,我们走吧,还要去医院。”

车上,沐暖晴看着街上川流不息的人群,心中渐渐平静下来。

该做的都已经做了,就把今天当做一个与过去告别的句点吧,从现在开始, 她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莫君清的妻子。

到了医院大厅,莫君清的助理路宽很快迎过来,手里拿着一叠单子,“总裁,少夫人,我已经交过费,排好队了,请随我这边走。”

医院人来人往,比商场还忙,但有路宽带路,一系列繁琐的检查,不到一个小时就做完了,坐在妇科资深教授跟前,沐暖晴有些忐忑。

此刻,她所有的检查结果都在这位妇产科老教授手里拿着,是天堂还是地狱,就等这位老教授一句话。

路宽在门外候着,房间里只有莫君清陪着沐暖晴,老教授将他们两个人的检查结果全部细细看过之后,抬眼看沐暖晴,温和的笑,“你们夫妻两个人的健康状况都很好,完全没有问题,只要心情放松,坚持规律有效的夫妻生活,很快就可以有一个健康可爱的宝宝。”

规律有效?

沐暖晴囧囧的。

第一次听到有人用规律有效来形容夫妻生活。

什么叫规律有效?

老教授似是看出了她的疑惑,微笑道:“所谓规律,就是有一周至少两次的夫妻生活,有所谓有效,就是不能用***,不能口服避孕药,以及使用任何避孕方式。”

沐暖晴羞的脖子都红了,用力点头,表示知道了。

老教授最后说:“我见过许多年轻的女病人,她们并没有器质上的毛病,但是依旧许多年不孕,而导致她们不孕的原因是心理压力太大,精神太紧张,你要尽量保持愉悦的心情,有句话叫过犹不及,欲速则不达,你越是着急,越是想要,就越怀不上孩子,反而不想要的,也许一次就中招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沐暖晴继续点头,表示明白。

“好了,你可以回去了,下一个病人。”

从这位老教师的诊室出来,沐暖晴吐了口气,这才发现手心里都是湿汗。

莫君清笑笑,“不是没事吗,怎么吓成这样。”

她红着脸笑,“这位老教授说话太直白了,我都不好意思了。”

莫君清摇头,“自己还医科大的老师呢,瞧你这点出息。”

沐暖晴分辩:“我是从生下来就脸皮薄,这和职业没关系。”

“嗯,我就喜欢脸皮薄的,”莫君清笑着歪头亲了她一下,“老婆放心,我以后一定加倍努力,让你过上规律有效的夫妻生活。”

“……”他不努力她就剩半条命了,他再加倍努力还不活活要了她的命?

知道两个人的身体都没问题,下楼时的脚步都轻松了许多,拐过一楼楼梯的拐角,经过交费窗口的时候,沐暖晴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沫沫?”

许沫听到有人叫她,自人群中回头,“姐姐?”

沐暖晴快步走过去,“沫沫,你怎么在这边?不是来看叔叔吗?”

住院部交费在东区,这边是西区的门诊缴费处。

“我感冒了,有些发烧,过来输液。”许沫的哑着嗓子说。

沐暖晴这才发现她两侧脸颊都是不正常的潮红,嗓子也哑的厉害,吓了一跳,“昨天还好好的,怎么今天烧的这么厉害?”

“没事,可能昨晚着凉了。”昨天,她从沐暖晴家回去之后,给冷毅打电话,问他晚上几点回家,想吃点什么,结果冷毅说晚上要加班,可能晚些回去。

她等到晚上九点冷毅也没回家,她再打过去,他的手机关机了。

她没做饭,也没吃饭,守着空荡荡没有一分烟火气的房子,坐在沙发上发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身上什么都没盖,再醒来时,头和嗓子都痛的厉害,吃了退烧药和消炎药也不退烧,只好自己打车来医院。

“要输液吗?”沐暖晴看看她手上的单子。

“嗯,”排队的队伍小幅度的往前挪动着,许沫往前走了一小步,“刚刚看了急诊室的医生,医生说我扁桃体肿的厉害,不输液很难下去,让我输几天液体。”

“我陪你吧,”沐暖晴偏头看莫君清,“你先回去吧,我陪沫沫输完液再回去。”

“好,”莫君清把车钥匙递进她手里,“车留你这儿,我让路宽送我回去。”

“嗯,路上小心。”

目送莫君清离开,沐暖晴抢过许沫手中的单子,“你去旁边坐会儿,我来排。”

“不用,马上就到了,”许沫没动,和沐暖晴并肩站在一起,“姐姐你哪里不舒服吗?还是姐夫哪里不舒服?”

“都没有,我们是来做健康体检的。”

“你和姐夫感情真好。”许沫脸上难得露出一抹笑。

“冷毅呢?”沐暖晴有些替她难过,今天是周末,她生病发烧,却要一个人来医院排队输液,她的丈夫呢。

许沫耸耸肩,“昨晚没回来,说公司加班,刚刚打给他,手机关机,也许手机没电了吧,他那人,不太喜欢用手机,手机没电了也总忘了充电,每次都是晚上我帮他检查手机电量,帮他充电,他自己很少充电的。”

“哦,男人以事业为重也是应该的。”明明心里不这样想,可这时候只能说这些空泛的话安慰她,不然只会让她更难过。

许沫笑笑,没有说话。

等了几分钟,终于把钱交了,又到拿药的窗口取了药,到门诊输液处交给护士,坐在排椅上等待输液。

看着护士帮许沫把液体扎好,沐暖晴陪她说了会儿话,见液体流的很通畅,也没什么不良反应,她到外面买了些吃的和水果,又买了杯奶茶,把奶茶包丢了,找到开水房倒了杯热水,端回去放到许沫手里,“来,默默,你捧着,暖暖手。”

“谢谢姐姐。”生病的人最怕孤单寂寞,刚刚一个人来到这里挂号排队,心里凄凉的厉害,此刻虽然陪着她的人不是她现在最需要的那个人,但总算不是孤孤单单一个人,心里也好过了许多。

医生开了两瓶液体,输完第一瓶后,沐暖晴叫来护士,把第二瓶换好,她刚坐下,许沫凑到她耳边小声说:“姐姐,我想上厕所。”

“我陪你。”沐暖晴起身, 帮她把吊瓶拿在手里,举得高高的。

“谢谢姐姐。”许沫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谢什么,应该的,你以后再和我这么客气,我就和你急!”沐暖晴佯怒。

许沫高烧三十九度,烧的有点虚弱,她尽量配合许沫的脚步走的慢一些。

从卫生间回来,她依旧小心翼翼的举着吊瓶,偶尔抬头看看,生怕举得低了,液体会流的不通畅。

她正抬头看液体的功夫,许沫忽然停住脚步。

怕扯了许沫手上的针头,她也连忙停步,微微诧异的看身旁的许沫,“沫沫,怎么了?”

此刻的许沫,脸色惨白,一脸见鬼的神情看着正前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