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第197章 震惊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061 2015-04-08 13:01:24

  当时她太担心许沫,一时冲动将简司曜叫了出来,现在想想她绝对是杀鸡用了牛刀,简司曜现在的时间寸秒寸金,耽误不起。

简司曜笑了笑,手插进兜里,依旧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如果哪天一个人,活的只剩下钱最重要,那他就可以抱着钱去死了。”

他的话既不深也不雅,却让沐暖晴一颗心狠狠震动了下,看着他嫣然一笑没再催他回去。

有人说,想看一个人品性怎样,看他的朋友就可以知道。

还有人说,商场如战场,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前一秒还在惺惺相惜,下一秒就能翻脸不认人。

而莫君清带她融入的是温馨煦暖充满人情味儿的世界,平日里也许没什么大风大浪,但只一些细节就能让人觉得心里暖洋洋,四肢百骸浑身上下都是舒坦的。

她曾在书上看过,古人说,人生得一知己足矣,而莫君清的知己不止简司曜一人,他们之间的友谊,便如同她与沈傲雪、许沫之间的感情,是她觉得这世界上最纯洁最美好的东西,每次触及的时候,整个人就会感动的一塌糊涂。

她觉得简司曜说的对,人活在世上,有很多东西都比钱重要!

她将奶茶放进许沫的手里,简司曜那句话许沫也听到了,不知道触碰到了她哪根心弦,她停止了哭泣,盯着简司曜看了一会儿,才又重新低下头去,抱着微微烫手的暖茶杯子发呆。(忽然想起前阵子看到的一个电视剧,电视剧的植入广告是某某某牌奶茶,男配与女配去逛商场,女配拿起某牌奶茶,说:这个可好喝了,男配说,好喝你就多买点儿,女配拿起另一个,说,这个口味的也特别好喝,然后是好大好大的特写镜头,夜星真是醉了……)

时间如同缩进壳去的蜗牛,静止不前,沐暖晴觉得自己等的浑身都要僵住了,手术室的灯终于灭了。

手术室的门门左右分开,医生和护士相继走出来,即使戴着宽大的口罩也难掩神情中的疲惫。

“医生,我爸怎么样?”许沫起身往医生面前冲,冲了两步,不知道是坐的太久,还是哭的太久,大脑一阵晕眩,眼前一黑,趔趄这话朝地上倒下去。

“沫沫!”沐暖晴惊叫了一声,起身去扶,简司曜却比她更快,三两步窜过去,刚好将软倒的许沫接进怀里。

许沫的意识只模糊了几秒,大脑恢复供血,她清醒过来,睁开眼,目光撞进的是一双漆黑清澈,充满关心忧虑的眼眸。

“没事吧?”简司曜小心翼翼扶正她的身子。

“没事,”她摇头,“谢谢你!”

匆忙道谢后,她一把抓住大夫的手臂,“医生,我爸怎么样?”

她脸色惨白,唇色淡如清水,身子抖的如同秋风枝头最后一片枯黄的叶。

医生微微叹息,“病人暂时脱离生命危险了,但是什么时候能醒,只能尽人事,听天命。”

许沫如遭雷击,唇瓣哆嗦,“就是说……就是说……我爸会变成……植物人?”

她的声音抖的沐暖晴心里堵的难受,走过去,拥住她的肩,轻声安慰,“沫沫,别这样,只要叔叔还活着,就还有希望。”

即使医生见惯了生死,许沫心神俱碎的悲切神情还是让他动容,又摇头叹息了一声,才在护士和实习医生的簇拥下离开。

许承志被推了出来,许沫冲上去,扶着担架车哽咽的叫了几声爸,泪如雨下。

护士将她挡开,说病人要立刻推进重症监护室,谢绝探视,许沫眼睁睁看着父亲了无生气的被推走,抖的站都站不稳了,沐暖晴拥着她的肩膀在一边坐下。

“沫沫,你冷静点,现在我们在医院,医生会好好照顾叔叔,叔叔会没事,你别太激动。”

有个护士从护士站朝这边走过来,“哪位是许承志的亲属,请拿单子去缴费办理住院手续,补齐刚刚的手术费用,我才可以按医嘱去给病人领药。”

“我是!”简司曜飞快的迎过去,接过护士手中的单子,头也不回朝电梯方向走去。

许沫觉得让简司曜去缴费有些不妥,但她浑身发软,实在没心力去和简司曜争了。

简司曜交好钱,办好手续回来,沐暖晴和许沫商量:“沫沫,我先送你回去休息好不好?叔叔这种情况,最少也要两天后才会允许家属探视,你留在这里也没什么意义。”

许沫看了沐暖晴一会儿,沉默的点了点头。

许沫坐救护车来的医院,沐暖晴的卡宴送进了4S店,简司曜充当起了临时司机,将二人送回玫瑰园。

公寓楼下,简司曜告别,许沫从呆怔中回过神来,“上楼休息一下再走吧。”

“不用了,”简司曜冲她安抚的笑笑,“我先回去,MO城我人头熟,回头我再找几个专家给你爸看看,自己想开点儿,别你爸还没醒,倒把自己累病了。”

许沫看着他,阳光下,他的容颜有些模糊,但她依然能清晰的记起那是一张怎样俊美的容颜。

那日初见时,他有些慵懒,有些痞气,凡事都不放在心上,吊儿郎当的样子,可今日,不管是他说出的话,还是他所办的事,都是与他的慵懒痞气不搭的深沉稳重。

盯着阳光中俊美到虚幻的男人发愣,心里只有一个没头没脑的想法……这是一个靠得住的男人。

沐暖晴已经习惯了许沫今天的失魂落魄,拥住她的肩膀冲简司曜说:“快回去吧,路上开车小心。”

简司曜冲她点头,阔步离开,许沫目光盯着他背影离去的方向,眼中却空茫没有焦距。

“沫沫?”沐暖晴忍不住叫她一声。

她从一片混论狼藉的思绪里回神,颤抖着手指掏出手机,拨了一串号码过去。

电话那边依旧是甜美却机动的提示音:您拨打的用户已经关机。

她深吸了口气,又按下冷毅公司办公室电话号码,冷毅秘书接的,用甜美又礼貌的声音告诉她,总裁上午就出去了,至今未归。

终于死心。

她的手臂从耳侧重重垂下,面如雪色,心如死灰。

父母离异后,父亲酗酒,身体极差,她却执拗的不顾父亲的劝阻,与冷毅来了MO城,追求她所谓的幸福。

她半月回家一次,雷打不动。

回家时大包小包,到家之后,一通彻底大扫除后,又到街上购物,大到家电用具,小到内衣袜子,她事事想的周到,还特地雇佣了一个钟点工,她不在的时候照顾父亲的日常生活。

她原以为她也算孝顺女儿,可如今父亲发发病躺在重症监护室里,她才觉得她做的还远远不够。

她从小跟着父亲,两个人相依为命,她骤然嫁人,离了那么远,剩下父亲孤单一人,该有多么寂寞多么苦?

原本想将父亲接来同住,冷毅倒不反对,只是他那一身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让许承志连考虑都不曾考虑便一口回绝。

爱情让人冲动亦让人盲目,父亲与冷毅之间,她选择了冷毅,不顾父亲的再三劝阻,随冷毅嫁来WO城。

可如今,父亲重病昏迷不醒,她的丈夫,她在WO城唯一的依靠,她连人影都找不到。

心凉似冰,觉得四肢躯干仿佛都被冰冻住一般,由内而外的冷。

“沫沫?”沐暖晴见许沫站着发呆忍不住叫她一声。

“嗯?”许沫回过神来,看了沐暖晴一眼,目光空洞而迷茫。

沐暖晴看得心里发堵,拍拍她,“这儿风凉,我送你上去吧。”

“哦。”许沫像个失去灵魂的木偶,由着沐暖晴把她送回家中。

她脱了鞋子,衣服都没换,双手环膝,下巴抵在膝盖上发呆,她原本就长的纤细,这样缩成一团,便如被人遗弃的小动物一般,愈加的可怜。

沐暖晴无声叹息,倒了杯热塞进她手里,“别胡思乱想了,叔叔一定会好的,喝点水暖暖身子。”

“嗯,”许沫接过水,冲沐暖晴笑笑,“谢谢姐姐,今天幸亏有姐姐在,不然我真不知道要怎样才好。”

沐暖晴又忍不住在心里叹息了一声。

这个时候,陪在许沫身边的不应该是她,而是冷毅。

跑前跑后,帮着缴住院费办理住院手续的也不应该是简司曜,也是冷毅。

可此刻冷毅在哪儿?他正陪着初恋情|人逛街!

但这话,不能和许沫说。

她父亲住院对她来说已经几乎是灭顶之灾,她不能再给她一次沉重打击。

天色渐渐黑下来,沐暖晴想进厨房做饭,被许沫赶了出来,“姐姐,你回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下。”

想到留她自己在这里,沐暖晴有些不放心,她正想劝说许沫几句,门铃响了,许沫看了眼时间,知道是冷毅回来了。

冷毅是特别细心的男人,他从不会忘记带钥匙,但他每次回来都不愿意用钥匙开门,而是喜欢按门铃让她去开门。

刚刚结婚时,她觉得这样也挺好,门一打开,她会搂着冷毅的脖子撒娇,虽然他很冷,顶多倾倾唇角,可她心里还是灌了蜜一样甜,笑的艳如阳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8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