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第193章 为她报仇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011 2015-04-08 13:01:24

  她出国后,他多次与她联系,发邮件她不回,打手机她挂断,到最后甚至换了手机号码,与他彻底断了联系。

再后来,一次同学聚会有人不经意间提起,她与一个金发碧眼的作曲家陷入热恋,他借酒大发雷霆。

自那以后,再没人在他面前提起她的消息。

他开始整夜的失眠,靠安眠药入睡,入睡后,梦里经常是他们在一起时快乐而美好的时光,而后是她决绝离开,头也不回的背影,再喘着粗气惊醒。

他性子清冷坚毅,他自己也不曾想过他爱一个女人会爱到这种地步,只不过是一次分手,便让他陷入这种境地。

那段境况持续了很久,他变得沉默更冰冷更瘦削,直到许沫出现在他的生命里。

人与人之间的际遇就是那么奇怪,她不像楚沁雨那样出色,却像一抹任谁都忽视不了的阳光,铭刻于他的眼底。

他开始有意无意参与有他出现的圈子,他的视线开始不由自主围着她转,他容易烦躁的心情开始渐渐沉淀,他的梦里渐渐失去了楚沁雨的身影,他开始不用安眠药就可以安然入睡。

直到有一天,他又做梦了,梦里的女主角却从楚沁雨换成了她,她像一小朵向阳花,在繁花似锦的阳光下冲他微笑,他心里像照进了午后的阳光,舒适温暖。

醒来后,他向她求婚了,她却果断拒绝了他。

他至今扔记得她错愕的表情,以及醒过神后,坚决拒绝的神情。

她是个聪慧的女孩儿,知道他曾深爱过楚沁雨,怕打不过楚沁雨埋在他心中的烙印。

他没有放弃,锲而不舍的追求。

是她,把他从阴霾拉出来,让他的生活再次阳光普照,他像溺水之人抓住最后一棵救命稻草,穷追不舍。

她是聪明灵透的女孩儿,他同样也是身经百战的男人,他从她的目光中看出她喜欢他仰慕他,只是他铭心刻骨的情史让她望而却步。

他不急,一步一步,一点一点,攻城略地,最后终于打动了她,抱得美人归。

这次楚沁雨回国,他不是没有心动过。

楚沁雨依然温柔依然漂亮依然出尘脱俗善解人意,他的心依然为她悸动,情不自禁,可是成熟男人的理智,让他控制着这份感觉。

他不能再深陷下去,有一便有二,几年前她可以头也不回的从他生命里抽身而退,以后她也可以,她若再次决绝的离开,他再到哪里去找第二个许沫来暖他的心?

可是毕竟还是有感觉,她找他陪她吃饭、陪她逛街、陪她购物,他拒绝不了,鬼使神差般去了,没想到竟被许沫戳破。

看着许沫伤心疲惫的脸,他的心脏被心痛和苦涩填满,走过去,不顾许沫的反抗,用力将许沫抱进怀里,“沫沫,我错了,以后不会了,不离婚好不好?我不能没有你,真的……”

许沫用力推开他,盯着他的目光悲伤欲绝。

结婚那么久,他都对她漠然以对,她提出离婚了,他才给她这样的温情,这是男人都有的劣根性吗?

连如此优秀的冷毅也不能例外!

她是真的贪恋他这一点点的温暖,可是她不敢奢求了。

就如同他当年费尽心机娶了她进门一样,没结婚时他穷追不舍,结了婚,她成了他的老婆,也成了他家中固定的摆设,她每天给他做饭洗衣服整理房间,他成年都是一成不变的冰山脸,只有她自己嘻嘻哈哈,强颜欢笑唱着没人看的独角戏,做着着无人欣赏的表演。

她受够了,忍无可忍!

她啪的一声扣上行李箱,“东西我明天再收拾,今晚我睡客房!”

她头也不回的离开,冷毅看着她的背影,似乎与几年前楚沁雨离开的背影重合,而胸膛里蔓延开的那种锥心刺骨的痛,似乎比楚沁雨离开时更猛烈一些。

木然进了浴室,洗澡换了睡衣躺在床上,闭上眼,却没有丝毫睡意。

仿若又回到与楚沁雨分手的时候,神经绷的紧紧的,像是跑了几万米,疲累不堪,却无法入睡。

而胸膛内那种空荡荡的感觉,比楚沁雨离开时还要强烈,似乎被人用手掏空了,恐慌又撕心裂肺的疼。

他终于忍不住,翻身下床来到客房,拧了下门把手,门从里面反锁了,找来备用钥匙,将门打开,走到床边。

床上蜷缩着的身体忽然绷紧了,他知道她也没睡。

在她身边躺下,拥她入怀,一下一下吻她,“沫沫,我爱你,真的……我们……要个孩子吧!”

许沫沉默不语,肩膀轻不可见的耸动着,他伸手摸摸她的脸,一手潮湿。

心骤然痛的不可收拾,他用力箍紧她,“沫沫,我错了,以后再不会让你哭了,沫沫……”

他一下又一下的亲吻她,不顾她的反抗,由她的眉心吻到她的锁骨。

他对她从未这样细致温柔过,原来他也可以这么温暖,只是以前他不曾用心暖过她而已。

委屈伤心愤怒,各种心情将许沫的心脏填满,她奋力挣扎,用力捶打他,他却不躲不避,任她发泄,只是紧紧用力的抱着她。

她打累了,也哭累了,他的唇再次落在她的唇上、身上,“沫沫,我没有背叛你,永远不会背叛你,我会是世上最忠诚的丈夫,相信我,我发誓……”

夜已深,许沫在冷毅怀中哭睡过去,沐暖晴也睡的极不安稳,大概惦念着许沫,尽做些光怪陆离的梦,忽然听到似乎有响动,她猛的睁开眼惊醒。

房间里果然有人,她吓的毛骨悚然,啪的一声按下床头灯,“谁”

“老婆,是我……”莫君清带着一身寒气凑近她,风尘仆仆,眉眼疲惫,显然刚刚进门。

沐暖晴睁大眼睛,木然看了好久,以为她仍在做梦。

莫君清看她呆怔怔的样子,哑然失笑,捏捏她的脸,“老婆,我回来了,吵醒你了?”

他手上冰凉的触感让她清醒了些,歪头看看时间,凌晨两点多,“你怎么这个时间回来了?”

“没办法,想我老婆了,归心似箭,”他低头亲了她一下,“我先洗个澡,换个衣服,马上回来。”他去了浴室,沐暖晴一丝睡意都没了。

等到他出来,她披了件睡衣坐起,“你吃饭了吗?饿不饿,要不要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不用,”他利索的掀开她的毯子钻进去,抱住她的身子,“吃你就行了,这几天……饿极了……”

他吻她的唇,啃噬她的脖颈。

沐暖晴受不了的推他,“别闹,这么晚了,你不累吗?”

“老婆乖,听话,我明早九点飞澳洲的飞机,天亮了还要和简大哥见个面,我们时间宝贵。”莫君清埋头在她怀里,岿然不动。

“……”沐暖晴哭笑不得。

时间这么紧张,他回家来就是为了这个事吗,他也太……那什么了吧!

时候不大,她便在他的狂风巨浪中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他似乎要把这几日她欠下的一夜之间全部找回来,索求无度,狂猛而历烈,直到将她折腾的忍无可忍,一口狠狠咬在他手腕上,“莫君清,你够了!”

明明是斥责的话,却因为被他折腾的绵软无力,带着缠绵的尾音儿,风情无限,莫君清低笑一声,从她身上翻落,揽她入怀,又用力吻她一口,“宝贝儿,给你看样东西。”

宝贝儿?

沐暖晴狠狠汗了一下,原本就红透的脸蛋儿更红了几分。

他以前叫她暖暖,后来叫他老婆,现在居然又叫她宝贝儿!

可以听得出,是情到浓处,情不自禁脱口而出。

出门在外时,经常听年轻的父母叫自己的宝宝宝贝,她总是隐隐羡慕。

从没人叫她过宝贝,从来没有。

她没想到,第一个叫她宝贝的人,是她的丈夫。

被他折腾的死去活来的那么几分恼意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她往他怀里偎了偎,“什么东西?”

他一手揽着她的肩膀,一手打开手机,调出一段视频。

视频上,一间空荡荡的屋子,一个女人被两个高大的男人推倒在地上。

镜头照在女人的脸上,沐暖晴辨认了一下,“田可欣?”

莫君清亲了下她的额头,“对!”

田可欣的表情惊恐慌张,双手撑着地,不断后退,哀哀求饶。

男人置若罔闻,揪着她的头发将她从地上拎起,拖到墙边,将她脸部推靠在墙上,唰的一声撕掉她的上衣,露出一片白皙的美背。

田可欣哭的凄惨无比,大声呼叫求饶,回应她的,却是呼啸而来的皮带。

黑色的皮带带着风声狠狠甩在她的后背上,她撕心裂肺的惨叫,皮带却丝毫不停,一下又一下的甩落。

时候不大,纤细白皙的美背上便是一片纵横交错的血肉模糊,田可欣的惨叫声也越来越小,最后瘫软了身体往地上委顿晕死过去。

一桶水从天而降泼在她的背上,她哀嚎一声惊醒,又是新一轮的鞭打,直到她的后背上再没有一块完好的肌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6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