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第183章 谢谢夸奖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042 2015-04-08 13:01:23

  正好,今天许沫帮了她的大忙,还帮她上药,而她什么都没带,空着手就来了,刚好把简司曜带来的大闸蟹借花献佛。

她穿好衣服,很快门铃声响起,她打开门,许沫也从厨房出来,“谁啊?”

沐暖晴回头冲她笑,“我老公的朋友,给我们送大闸蟹来了。”

简司曜拿来的不止大闸蟹,还有许多阳澄湖的特产,两只手全都拎的满满的,许沫连忙迎过来,将房门洞开,连声说请进。

简司曜原本想放下东西就走,抬眼看到许沫,目光猛的晃了下,拎着东西进了门。

“我看看有什么好吃的。”沐暖晴没有发现他的异样,将他带来的东西挨个扒拉了下,十多样熟食和土特产、二十几只大闸蟹放在装了冰块的箱子里还张牙舞爪的活着,“沫沫,今晚我们有口福了,我蒸大闸蟹给你吃。”

“好啊,我最喜欢吃海鲜了,暖暖姐,让你老公的朋友留下一起吃。”

“哦,对了,我真糊涂,忘了帮你们介绍,”沐暖晴笑着直起腰,“这是沫沫,我刚刚认识的好朋友,这是简司曜,我老公的发小。”

彼此寒暄了几句,沐暖晴要进厨房收拾大闸蟹,被许沫拽住,“暖暖姐,你别动,你是伤员,养伤重要,今晚看我的!”

她将沐暖晴按坐在沙发上,看了眼简司曜,“暖暖姐,你陪我的客人聊天,我去就行了。”

沐暖晴见简司曜的目光追着许沫进了厨房,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叫了一声,“司曜?”

简司曜回过神来,应了一声,“嗯?”

沐暖晴倒了杯果汁递进他手里,“看什么呢?”

简司曜呷了口果汁,”小嫂子,你信梦中情|人这回事吗?”

沐暖晴一愣,“什么?”

简司曜轻忽一笑,“我记得我上高中上素描课的时候,有天老师出的题目是我最爱的人,可以自由发挥,我爸妈去世的早,画我大哥有点怪,我就虚构了一个女孩儿,顺滑齐耳的短发,白净可爱的娃娃脸,又黑又亮的眼睛,呶……和她一模一样……”

简司曜指指厨房的方向,“刚刚那女孩儿就像从我那副画上跳下的一样,看她第一眼的时候,吓了我一跳。”

“司曜……”沐暖晴吞吞吐吐的说:“沫沫她已经……结婚了……”

简司曜愣了下,忽然爆笑,“小嫂子,你想什么呢?我只是觉得新鲜有意思而已,我总不可能对一个只见了一面的小丫头有什么非分之想,你想太多了!”

“那就好!”但男女之间的感情往往就是从互相吸引感兴趣开始的,她还是早早把话挑明了比较保险,尽早绝了他的念想,省的他陷入单相思。

两个人正说着,门铃声又响了,许沫从厨房里跑出来,“我去开门。”

许沫打开门,冷毅提着公文包站在门外,她惊讶的怔了下,“老公?你怎么回来了?”

“我拿点东西,马上就走。”他匆匆换鞋进去,见到从沙发上站起身的简司曜和沐暖晴愣了下。

许沫关好门连忙追过来,站在冷毅身边,“我给你们介绍,这是我的老公冷毅,老公,他们是我的朋友,这位叫沐暖晴,他叫简司曜。”

冷毅礼貌却疏离的冲他们点了点头,“你们好!”

彼此问过好之后,他沉声说:“对不起,我还有事,失陪一下。”

他转身朝卧室的方向走,许沫追过去,“老公,我朋友带了大闸蟹过来,很新鲜的,你要不要吃了饭再走,我……”

不待她的话说完,卧室的门嘭的一声在她面前关上,差点撞到她的鼻子,惊的她剧烈哆嗦了下。

在她背后,沐暖晴和简司曜不约而同的皱眉。

许沫对着门板呆站了会儿,被从厨房里飘过来的糊味惊醒,“啊!我的菜!”

她转身跑进厨房,片刻后,冷毅从卧室出来,对他们说了声“失陪”,甚至没到厨房和许沫说一声,就匆匆开门离去。

听到关门的声音,许沫冲出厨房,看到客厅里面面相觑的沐暖晴和简司曜,知道刚刚出去的人是冷毅,勉强冲他们笑笑,“他就是这样外冷内热的性子,其实他人挺好的,你们别介意。”

沐暖晴和简司曜连忙摇头,表示不会介意。

许沫又回了厨房,简司曜冷嗤,“切!什么人呐,我的哥们儿个个都是妻奴,我还以为男人都这样呢,原来还有他那样做人家老公的。”

“嘘!”沐暖晴示意他小声点,别让许沫听见,“清官难断家务事,既然他能将沫沫娶回家,总有他的过人之处。”

简司曜环顾了屋子一下,“这里房子贵的很,他经济条件不错,浑身上下一身名牌,气质出尘冷傲,肯定家世不错。”

“别胡说,”沐暖晴嗔他,“沫沫不是那种贪图富贵名利的女孩儿。”

“小嫂子,你误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简司曜连忙解释,“我只是简单的分析那个男人而已,家世好,有钱有地位,所以觉得许沫嫁他是三生有幸,活该万事依着他,自大狂,早晚自己坑自己,谁三生有幸还说不定呢!”

听了他的话,沐暖晴有些出神。

简司曜看她一眼,“小嫂子,想什么呢?”

“想你三哥呢,”沐暖晴抿了唇笑,“你三哥也家世好,有钱有地位,不过从来没觉得我该万事依着他,反而是他依着我的时候比较多,看起来,我运气不错。”

“行了小嫂子,你就别在我这孤家寡人面前秀恩爱了,”简司曜从茶几上捏了颗葡萄扔嘴里,“我要是有你这么个天姿国色的老婆,肯定比我三哥做的还好。”

沐暖晴笑他,“你也做妻奴吗?”

“做妻奴有什么不好?我愿意做妻奴说明我找的老婆好,那是我走运,让别人一边羡慕嫉妒恨去吧!”

沐暖晴摇了头笑。

没有想到,看起来放荡不羁的简司曜,说起婚姻居然是和莫君清一样的调调。

“饭菜好了,可以开饭喽!”许沫兴冲冲的出来招呼沐暖晴和简司曜,似乎没有为刚刚的事情影响心情。

大闸蟹端上桌,新鲜又美味,配上许沫的家常小炒,连不贪嘴的沐暖晴都吃到撑,更别说贪吃的简司曜。

将几个小炒吃的盘干碗净,简司曜感慨,“我还以为我们家小嫂子是全世界最会做菜的女人,这辈子遇不上第二个了,没想到居然让我遇到了,真是三生有幸三生有幸。”

“谢谢夸奖,欢迎以后你和暖暖姐还有暖暖姐的老公一起经常来!”大概寂寞太久了,这栋空荡荡的大房子里有了人烟,让许沫格外兴奋。

沐暖晴不喝酒,许沫和简司曜一人一杯红酒,你一杯我一杯,喝的兴高采烈。

三个人将所有的大闸蟹一扫而空,吃到最后要结束的时候,简司曜接了个电话,说有急事,急匆匆走了。

沐暖晴一直将他送到公寓的大门外,亲眼看到他坐计程车走了才回到许沫的住处。

许沫的房门虚掩着,她推门进去,看到许沫正抱着抱枕蜷缩在沙发上,整张脸都埋在抱枕里。

她走过去坐下,拍拍她的肩,“沫沫?”

许沫抬头看她,满脸泪痕。

沐暖晴愣住,“沫沫?”

“姐姐!”许沫扑进她怀里,放声大哭:“姐姐,我想爸爸了,我想回家,我想回家!”

沐暖晴有些无措的拍她的后背,“沫沫,你喝多了……”

“我没有,我很清醒,可是我很难过,我很伤心,我宁愿我现在已经醉了,醉的已经人事不知,醉到已经麻木,那就不会难过不会痛了!”许沫情用力捶打怀中的抱枕,情绪异常激动。

沐暖晴抽了纸巾帮她擦泪,“沫沫,没事了,你喝多了,明天就好了……”

许沫哭了一会儿,慢慢平静下来,只是原本神采灵动的眼睛,盯着不知名的前方,一片死寂,“姐姐,我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嫁他,明明知道他心里有另一个女人,可还是被他花言巧语的哄着嫁给了他,他明明说过的,说会忘了那个女人,会好好对我……假的……都是假的……”

她又开始哭,却不再出声,只是默默流泪。

毕竟不太熟悉,不明白事情的原委,不好评价太多,可是许沫的遭遇让她感同身受。

曾经她也这样痛过,这样无助过,好在后来遇到了莫君清,一切都过去了……

她不知道说什么,只好将许沫揽进怀里,轻轻拍抚。

许沫真的喝多了,哭了很久,最后哭累了,在她怀中睡着了。

等她睡着,她将许沫在沙发上放好,给她拿来枕头毛毯,照顾她躺舒服,她去厨房收拾残局。

等许沫醒来时,已经很晚了,宿醉之后的头疼让她难受不已,她爬起来坐在沙发上按着太阳穴发呆,坐在另一边沙发上的沐暖晴站起来,“醒了?我做了醒酒汤,我帮你去端。”

许沫接过沐暖晴递给她的醒酒汤,不好意思的笑,“对不起暖暖姐,说好我照顾你的,结果变成你照顾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3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