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第320章 番外桃之夭夭,灼灼其华3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067 2015-04-09 11:52:53

  这是他第二次看她的背影!

不过没关系!

近水楼台先得月,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这妖精迟早有一天要拜服在他的西裤下,他坚信!

晚上,他居然又做梦了。

这次是梦到一只妖精半躺在湖边清洗她的长发,湖边开着妖娆盛放的桃花,除却湖水桃花,天地间茫茫都是雾霭,如梦似幻,美如仙境。

这次梦境很美,所以他没被吓醒,以至于早晨睡醒后,梦境中有些事物已经模糊不清了。

他只记得他站在桃花树下看那只长发拂过湖水的妖精,后面发生了什么他记不起了。

他到底是走过去了呢,还是没走过去呢?

洗漱吃饭的时候,满脑子想的都是这个问题。

到了医院之后,一进大厅就听到嘈杂的吵闹声,大厅里里三圈外三圈围了很多人,仗着身高优势,他看清站在最里面的是外科年轻的女医生张灿宁和她的病人家属。

那个病人家属他认识,往好听里说是某市十大青年企业家之一,往通俗里说,就是兜里有点糟钱的暴发户。

他超生的小女儿有严重的先天性心脏病,手术成功率不到百分之十,但如果不做手术的话,那小女孩儿活不过今年冬天。

张灿宁虽然年轻,但却是这方面的权威,他们慕名而来,坚持要给女儿做手术,张灿宁和他家老爷子商量后,决定给这个小女孩儿一个机会。

如果不做手术,几个月后她肯定会死,可如果做手术,至少还有一线生机。

一般手术成功率这样低的手术,任何医生都不愿意做,因为病人死在手术台上,死在自己的手术刀下,实在不是什么愉快的事。

但张灿宁心善,看不得女孩儿母亲苦苦哀求,还有那个小女孩儿求生的眼睛,心肠一软也就答应了。

手术昨天做完了,手术还算成功,大家都松了口气,但眼前这场面 ,让秦墨寒心里沉甸甸的。

看暴发户那边那阵仗,分明是出事了。

张灿宁昨晚一台紧急手术做到很晚才回家,累的不轻,睡了一觉,差点睡过头,匆匆来上班,还没进医院,就被雷浩瀚堵在大厅里。

她这才知道,小女孩儿术后并发反应,已经于凌晨去世。

小女孩儿走的很突然,甚至没来得及急救,就因为急性心肺衰竭,骤然死亡,科里的医生护士知道她昨晚手术很晚才回家,而小女孩儿已经去世,即使她赶来也无济于事,所以没有通知她。

那么小的孩子没了,她也很伤心,但更让她伤心的是雷浩瀚对她的态度。

她原本也不愿给小女孩儿做手术,一来如果小女孩儿死在她的手术刀下,对她会是个不小的打击,对她的名声也不好,二来她担心给医院惹来麻烦。

秦墨寒的父亲是她导师的好友,她来到这边之后,对她非常厚待关心,她不想给医院惹上麻烦。

但雷浩瀚夫妇苦苦哀求,雷浩瀚的妻子甚至给她下了跪,痛哭流涕,并保证即使手术不成功,也不会怨天尤人,更不会责怪她。

她可怜这对夫妻俩,更可怜那个小女孩儿,这才和秦墨寒的父亲商量着,给小女孩儿做了手术。

她没想到,小女孩儿真的出事了,真的因手术并发症死去了,雷浩瀚翻脸不认人,刚一见面就冲过来甩了她一个耳光,指着她的鼻子破口大骂。

脸上火烧火燎般的疼,心中却冰寒似雪,医院有规定,任何情况下都不许与病人家属起冲突,她又是内向不爱说话的人,由着雷浩瀚跳着脚的骂。

秦墨寒的父亲管理医院很有经验,医院大夫护士上下一心,大多关系极好,有几个年轻医生不服气,出头为张灿宁说话。

不反驳还好,这一反驳,更像火上浇油一般,雷浩瀚铁青着脸色冲过去,揪住了张灿宁的头发,“你这庸医害死了我女儿,我要让你给我女儿偿命!”

他拽着张灿宁的头发,用力摇晃张灿宁的脑袋,秦墨寒疾步往前,想分开人群去救张灿宁,围观人群太多,还没等他挤进去,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上前一步,抓住雷浩瀚的手腕,用力一拧,雷浩瀚发出一声惨嚎。

周围人群都是一愣,还没回过神来,眼前一花,雷浩瀚肥硕的身子被在空中甩了一圈,狠狠拍在地上!

好华丽的过肩摔啊也好熟悉!

秦墨寒已经分开人群,走到了最里圈,看着被拍在地上的雷浩瀚,替他后脊背疼。

梁以笙居高临下看他,声音如冷玉相击,清亮动人,“死了女儿就可以像疯狗一样咬人吗?你女儿已经病入膏肓,医生不是神仙,想救活谁就能救活谁,张主任救你女儿是情分,不救你女儿是本分,你有什么资格动手打她?”

雷浩瀚被摔的七荤八素,眼冒金星,挣扎着站起来,往后退了几步,指住梁以笙的鼻子,“你居然敢动手打病人家属,我要去告你!”

梁以笙指了指头顶的摄像头,“你殴打医生,我出手相救,是正当防卫,要等着挨告的人,是你。”

遇到不会还口也不会还手的张灿宁,雷浩瀚气势十足,可遇到动动手腕就能将他摔在地上的梁以笙,他明显怂了不少。

恶狠狠瞪了梁以笙一会儿,他咬牙切齿:“你给我等着!”

梁以笙浅浅勾唇,“随时奉陪!”

雷浩瀚拨开人群走了,围观的医生护士自发的爆出响亮的掌声和喝彩声。

秦墨寒摸摸鼻子。

这么好的机会,原本应该他英雄救美,大出风头的不是吗?

想到她那句“如果知道是秦院长,我一定下手轻点”,他一下觉得很淡疼。

张灿宁走到梁以笙面前,“梁主任,谢谢你。”

“不客气,我们是同事,理应互相帮助,”梁以笙微笑,看看她被打青的唇角,“没事吧?需要我帮你请假吗?”

“不用了,”张灿宁勉强笑笑,“给医院惹了这么大麻烦我很过意不去,今天还有两台手术,不好再请假了。”

“灿宁,别这么说,”秦墨寒终于隆重登场,“你身为医院优秀的医务人员,医院理应为你提供保护,以后我会让安保科加强这方面的防护,不会再让你们受伤。”

看到秦墨寒,张灿宁苍白的脸上忽然泛起抹潮红,垂下眼帘羞涩的说:“学长,我没关系,只是给医院惹了麻烦,十分过意不去。”

秦墨寒和张灿宁还在寒暄,梁以笙的思绪已经飘远。

看张灿宁一脸羞怯的小女儿样,张灿宁是什么心思,她瞬间便看懂。

来医院报道之前,她研究过这家医院,当时对张灿宁也供职这家医院,十分不解。

虽说这家医院是秦氏集团倾力打造,秦老爷子和秦墨寒都在上面倾注了很多心血,但毕竟时日还短。

她听说过,张灿宁虽然年轻,但却是心脏专科方面的天才,连国家医疗权威机构都曾向她伸出橄榄枝,她当时想不通为什么张灿宁会屈就这里,现在她懂了。

和她一样,醉翁之意不在酒。

只是她没想到,大名鼎鼎的张灿宁,拿着明晃晃的手术刀在手术台上横一刀竖一刀割人皮肉的女人,在私底下居然是这么容易害羞的性子。

她对秦墨寒也做过深入研究。

秦墨寒这人看似花心,但从不烂情,更绝不会随便和女人尚床,因为他有严重洁癖,和不熟悉的女人,行为上的接触仅限于搂搂抱抱,连接吻他都亲不下去。

而他很熟悉的女人,至今为止好像只有他几个兄弟们的老婆,他自然是绝对不会碰的。

所以,传说中花心的要命的秦家大少爷,实际上是纯情的要命。

而且,秦墨寒还有一个特别可爱的地方,那就是他本着兔子不吃窝边草的原则,医院里年轻漂亮的医生护士那么多 ,他却从不染指。

他最喜欢去酒吧吊女人,但在那地方,能吊到好女人的几率可想而知。

于是可怜的秦大少爷至今单身未婚,却背上了花心大少的恶名。

没听清张灿宁又和秦墨寒说了些什么,秦墨寒和张灿宁边说边往张灿宁办公室的方向走去,梁以笙在他们身后凝神看着。

张灿宁的目光不住落在秦墨寒的脸上,分明是情动女孩儿看向心仪意中人的目光,可恨的是自诩过尽千帆的秦墨寒,居然看不明白,还一副翩翩浊世佳公子的样,和张灿宁相谈甚欢。

为了安抚受了惊吓和委屈的张灿宁,在老爷子的授意下,秦墨寒邀请张灿宁共进晚餐,给她压惊,张灿宁欣然同意。

在秦墨寒眼中,张灿宁就是个内向腼腆却天资聪颖格外有才华的学妹,他本着兔子不吃窝边草的原则,对张灿宁没有一丝非分之想,也压根没想到这是他家老爷子故意给他安排的。

他家老爷子看着老朋友们一个两个的都抱了孙子,眼馋的不得了,费尽心机的给他安排机会,想让他尽早成家。

陪张灿宁吃饭时,秦墨寒很君子,眼前是张灿宁文静秀气的脸,脑海中却不自觉闪过梁以笙托着他的手,在他掌心中写下那个“夭”字的画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