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第316章 番外青青子衿,悠悠我心4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039 2015-04-09 11:52:52

  “是啊,在你们常去的那间包厢里,阮小姐不是来找楚先生吗?”

“是,我是来找他。”阮玲珑又惊又喜……这样都可以遇到,是不是说明他们两个是天赐良缘,命里注定的一对?

她疾步朝她和楚文约经常去的那间包厢走去,迫不及待的想出现在他的面前,搂住他的脖子,嫣然笑着,给他一个惊喜。

看到从天而降的她,他也会开心吧?

她抑制不住心中的欢快愉悦,唇角高高翘起。

走到包厢前,刚想推门进去,听到包厢内传来烦躁的说话声。

“文约,我今天来不是和你商量的,你必须给我回去,我给你时间够久了,你应该知道,文氏都是一直跟着你的人,我一下子接手,他们根本不服,再这样下去,我们会损失惨重!”

阮玲珑想要推门的手僵住。

文氏是楚文约的母亲给楚文约留下的,楚文约的母亲叫文裳。

而刚刚说话的那个声音……好熟悉。

好像是……楚文约那个同父异母的大哥,楚显洲!

阮玲珑刚刚还雀跃的心像是被浇了一盆冷水,双脚冰凉,愣在原地。

楚显洲是什么意思?

让楚文约跟他一起回去!

他给楚文约的时间已经够多了!

他什么意思?

楚文约不是被他、被楚家赶出来的吗?

她浑身冰冷,僵在原地,屏息听着。

“大哥,我不想回去了,我很喜欢现在的生活,我现在每天都很开心很快乐,我想和玲珑以后都过这样的生活,楚家就交给你了,以后都辛苦大哥。”楚文约声音不大,勉强才能听清。

“屁话!”楚显洲暴怒,“你开心快乐了?我呢?这才几个月而已,文氏就成了一堆烂摊子,你要眼睁睁看着你外公一辈子的心血在你手中毁掉是不是?”

楚文约依旧心平气和,“大哥,你不用危言耸听,文氏有你还有爸爸,怎么会毁掉?你就当再帮我一次,玲珑现在还什么都不知道,我怕她知道真相以后,接受不了,再和我耍性子,你也知道我和她今天这平静的日子有多来之不易,大哥你再帮我一次好不好?”

“不好!没得商量!”楚显洲的声音冷硬,没有一丝可以转圜的余地,“你不用和玲珑坦白,你就告诉她,原本是我把你挤兑走的,但你走了之后,我发现楚家离了你玩儿不转,现在后悔了,死皮赖脸的求你回去,你心软,无可奈何的答应了,你就这样说就行了!”

楚文约叫了声大哥,又说了些什么,阮玲珑已经听不清了。

她靠在墙上,傻傻看着门板。

假的。

原来是假的。

楚文约根本不是被楚家赶出来的,而是为了骗她回到他身边,用的苦肉计。

是她太傻。

她早该想到才对。

楚显洲虽然和楚文约是同父异母,但楚显洲是楚文约的母亲一手养大,视如己出,楚显洲对楚文约的母亲一向敬重,对楚文约也一向疼爱。

而楚文约的父亲和楚文约母亲之间,虽然没有爱情,但感情深厚,楚文约的父亲对楚文约也一向宠爱有加,楚家老爷子虽然偏爱长子长孙,但对优秀到无可挑剔的楚文约向来也是满意的,怎么可能突然将他赶出家门,让他流落在外?

一切都是假的。

一切都是做戏。

而做这一切,都是为了骗她!

她顺着墙壁滑坐在地下,痛苦的将脸颊埋在双膝之间。

而她这么傻,就那么傻傻的上当了,心急如焚的跑回来,回到他身边,为了他,去找父亲谈判,积极的为他们的未来筹划。

她为他着急、为他心疼、为他不平,多少个日夜看着他瘦削憔悴的脸,痛恨着姓楚的那一家。

却原来,都是假的。

他们才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而她不过是个被他们联手蒙在鼓里的傻瓜。

楚显洲又气愤的嚷嚷了几句什么,她脑袋懵懵的,耳旁嗡嗡直响,完全听不清。

房门忽然唰啦一下被打开,楚显洲大步迈出来,英俊的脸上犹有怒色。

一脚跨出房门,扭头还要再数落楚文约几句,瞥眼间看到坐在地上的阮玲珑,声音一下哑在嗓子里,睁大眼睛,半张嘴巴,一个字也说不出了。

“怎么了,大哥?”楚文约见他表情怪异,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看到坐在地上的阮玲珑,他的脸色瞬间变了,“玲珑?”

楚显洲尴尬的咳嗽几句,“那个,玲珑,我们刚刚说的话……”

阮玲珑站起来,木然看他,“我都听到了。”

楚显洲懊恼的咬了下舌头,转脸瞪楚文约,“反正现在玲珑已经知道了,你也不用藏着掖着了,我再给你半个月时间,半个月之后,你必须给我回家,如果到时我见不到人,我就算用绑的也要绑你回去!”

撂下话,他匆匆走了,楚文约无奈看着一脸寒霜的阮玲珑,“玲珑,你都听懂了?”

“是,我都听懂了,”阮玲珑讥嘲的勾起唇角,“我还没你想像的那么傻!”

楚文约去握她的肩,“玲珑,你听我解释。”

“有什么好解释的?”阮玲珑一把拨开他的手,“楚文约!”

她咬牙切齿,冰冷的目光因着愤怒一点一点烧起来,“我们完了!我们彻底完了!”

她用力推搡楚文约一下,转身跑了。

楚文约在她身后,紧追不舍。

阮玲珑跑回了玫瑰园,扯过背包,往背包里塞自己的东西。

楚文约一把将她的背包扯过去,抓住她是双臂,“玲珑,你要干什么?”

“要干什么?”阮玲珑激动的用力推开他,“我要干什么?你怎么好意思问我要干什么?把我像个傻瓜一样玩弄着,你很开心吗?骗子!我从来没想过把我骗的团团转的人会是你!楚文约,我以后再也不要理你了,再也不要了!”

楚文约皱眉,上前几步,再次紧握住她的双臂,“玲珑,你冷静点。”

“冷静?”阮玲珑激动的身子颤抖,“你让我怎么冷静?你是我最信任的人,你却骗了我,你和别人合起伙来骗的我团团转,我还像个傻瓜一样为你着急为你心疼,为你出谋划策,看我为你着急的时候,你是不是在笑我傻,笑我白痴?楚文约,你太过分了,你太过分了!”

她疯狂扭动身体,想要逃脱楚文约的桎梏,楚文约紧紧抓着她,不肯放手,“玲珑,不管你愿意不愿意,我都要解释给你听,你只伤心愤怒我骗了你,可你有没有想过我为什么骗你?你和翘翘一起长大,翘翘如今和寒洋已经有了宝宝,你却一直在国外一个人飘,我不着急吗?我不心疼吗?你以为演戏很好演吗?你以为苦肉计不痛吗?你知道为了劝服爷爷和爸爸,三哥和寒洋他们为我做了多少努力?你知道为了把戏演的逼真,我有多少顿没好好吃饭,喝酒度日?玲珑,你想一想,我做这些都是为了什么?如果不是你始终不肯点头和我在一起,我又何苦把楚家弄的一团大乱,鸡飞狗跳,何苦让三哥和寒洋他们为我付出那么多?可我从没后悔过,你肯为了一无所有的我回来,让我觉得我不管牺牲什么都是值得的,如今你回来了,你就站在我面前,这次无论如何我也不会放你走了!”

阮玲珑放弃了挣扎,无声的哭了。

是的。

他骗她了。

但如他所说,他是被她逼得没办法了。

如他所说,这场戏并不好演,他说服许多人,让许多人配合,他必定费了很多心血。

还有他的苦肉计,他的憔悴他的瘦削他的胃病,都不是假的,都是为了她折腾的。

可是她的心里还是很难过,很难过很难过。

知道父亲的背叛之后,楚文约是她在这世上最信任的人,如今连他都在骗她,她还能再相信谁?

她不能原谅他的欺骗和谎言,不能原谅。

她用力拂落他的手,“对不起,是我任性了,可我还是要任性下去,我暂时没办法再接受你,我要先离开一段时间。”

即使好脾性如楚文约,也恼怒的额上青筋高高跳起,“你又要离开了吗?这次是几年?三年?还是五年?三哥家的孩子已经上幼稚园了,你还要和我蹉跎几年?这么和我闹有意思吗?难道非要我落魄的一无所有你才肯跟着我?你是不是逼我现在就登报和楚家脱离关系?还是我干脆上绑架街抢劫杀人,这辈子你才能不离不弃?”

阮玲珑呆呆看着他。

他们从小相识,到如今这么多年,第一次看到楚文约失控成这样。

这次他真被她逼的急了,一向黑白分明的眼睛染了血丝,清秀温润的面容满是怒气。

“玲珑,”楚文约握住她的双肩,缓和了语气,“我们都不年轻了,你在外面流浪了那么多年,还没流浪够吗?眼见着三哥和寒洋他们都成家有了孩子,你不心动难过吗?过了这么久,难道你还不懂,什么恩怨权势,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两个在一起,我们两个在一起,才会开心,才会幸福,对不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