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第308章 番外蒹葭苍苍,在水一方6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036 2015-04-09 11:51:39

  苍葭犹豫了一会儿,终于点了下头。

虽然相处并不很久,但简司青的为人,她看在眼中。

简氏公司上下人人都说他们老板是个好人,尤其是个好哥哥。

她见过简司青和简司曜一家在一起的时候,那种快乐和温暖连她一个外人都觉得幸福。

她知道在许多外人眼中,她必定配不上简司青,他那样优秀的男人竟然会喜欢她,她觉得像做梦一样,比做梦还不切实际,可它真真切切发生了,她想抓住它。

幸福是自己争取的,没理由让她觉得温暖觉得安心的男人向她求婚了,她却连接受的勇气都没有。

感受到她点了头,简司青欣喜若狂,松开她的身子,扶住她的肩膀,“葭葭,你是同意了吗?是用意了吗?”

苍葭再次轻轻点了点头。“太好了!葭葭!”简司青再次拥她入怀。

原以为这辈子不会爱,现在才明白,只是缘分来的晚了些,他不但爱了,还爱的这样浓烈。

他用力箍着她的身子,“葭葭,今天你照顾老师,明天上午!明天上午我来接你,我们去登记好不好?”

苍葭点头,“好!”

既然决定接受他,越早越好,可以让爸爸看到她和他的结婚证,爸爸才会真的安心。

简司青见她答应,虽然留恋,但公司还有要事,不能待太久,只能先回了公司。

下午三点多,他接到苍葭的电话,电话那边只有抽泣声,哭的不成样子,根本说不出一声完整的话。

他唰的从办公桌后站起,“葭葭?”

苍葭用力咬了下唇,哆嗦着声音说:“学长,我爸爸……我爸爸……没了……”

简司青脑袋嗡的一下。

片刻后,他稳住心神,“葭葭,你在家对不对?待着别动,哪儿也别去,我马上过去。”

风驰电掣般赶到苍家,苍葭正跪坐在苍野床前,趴在苍野的身上哭泣。

他走过去,抱着一丝侥幸的心理,试了试苍野的鼻息。

没有了。

尸体已经僵硬,身子冰凉,显然已经去世有一会儿。

他将苍葭从地上扶起来,抱进自己怀里,苍葭哭的身子微微痉挛,气息微弱。

他忍着心中的痛意,紧紧拥着她,“老师什么时候走的?”

“不知道,”一直压抑哭泣的苍葭忽然放声痛哭:“爸爸中午精神很好,比平常还多喝了碗汤,我很开心,他说他困了,想睡会儿,我就照顾他睡下了,我出去买了些东西,回来见他还没起床,就进来看他,哪知道……哪知道……”

她中午炖的鸽子汤,见爸爸爱喝,她特地又出去买了两只,哪知道只是出去买了两只鸽子而已,竟然和爸爸天人永隔,连爸爸什么时候离开的都不知道。

她连爸爸最后一面都没见到,她不知道爸爸去之前有没有找她,有没有想和她说什么话,没找到她有没有失望,她好难过,好心痛,她接受不了。

想象着爸爸也许在临去前叫着她的名字,惦记着她,她却没在他身边,她就心痛的仿佛要死掉。

她为什么要出去呢?

爸爸上午犯病犯的那么厉害,已经有了预兆,她为什么还要出去呢?

她痛恨自己,忽然用力砸自己的头,简司青抓住她手,抱紧她的身子,“葭葭,冷静些,你看老师,他走的很安详,他是在睡梦中走的,嘴角还带着笑,他走的时候没太痛苦,你即使在身边也不一定发现的了,葭葭,你要坚强点,老师才能走的安心,对不对?”

他拥着她的身子,柔声安慰着,苍葭泪眼朦胧的去看父亲的脸。

果然,父亲平躺在床上,容颜安详,她给盖上去的单子仍好好的在身上搭着。

也许,真像简司青说的那样,父亲在睡梦中便走了,没有痛苦,没有失望。

她反手抱住简司青,埋头在他怀里,放声大哭。

简司青没再劝她。

她太悲伤了,需要一个宣泄的出口,闷在心中,反而不好。

苍葭哭了好久,哭声才渐渐弱了,简司青拍拍她,“葭葭,坚强点,打起精神,我们还要操办老师的后事。”

苍葭摸摸脸上的泪,点了点头。

没黑没白的忙碌几天,苍野的骨灰终于下葬,几天功夫苍葭瘦了好几圈,脸色惨白的让人心疼。

离开墓地,简司青将苍葭送回艺术学院的公寓,原本想陪她,她却说想一个人静一静,而他公司这几天也的确耽误了许多事情,他也就没有坚持,安慰她几句,回了公司,打算下班再来照顾她。

一整天,度日如年,好容易将公事全部处理完,急匆匆赶到苍家,被眼前看到的一幕震惊。

房门大敞着,屋子里被翻的满目狼藉,刺鼻的油漆味儿窜出来,呛的他不住咳嗽。

他的心瞬间狂跳不止,叫了声葭葭冲进去。

客厅里空荡荡的,没人,也没有家具。

原本摆在客厅的沙发、电视、茶几、空调全都没了踪迹,只剩满地乱七八糟的生活用具。

他震惊不已,又冲进苍葭的卧室,还是没人。

苍葭的东西都在,但都被泼上了血红色的油漆,红的刺眼,像淋漓的血。

他又冲进苍野的卧室,苍葭正倚着苍野的单人床坐在地上,脸颊埋在双膝上,毫无声息。

他冲过去,将苍葭抱进怀里,“葭葭,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苍葭抬头看他,脸上没泪,只是脸色白的吓人。

简司青心疼的摸摸她的脸,“报警了吗?”

望着他眼中显而易见的怜惜,苍葭好过了些,勉强扯扯唇角,摇摇头。

“我们报警!”

简司青拿出手机想要报警,被苍葭按住,“算了,随他们去吧。”

简司青抬眼,疑惑看她。

她苦涩的弯弯唇角,“他们……是我爸爸的哥哥和弟弟。”

简司青震惊看她。

苍葭轻轻抱住他,微叹:“学长,这世上不是所有的兄弟都能像你和司曜感情那样好,你是个好哥哥,我很高兴可以遇到你,让我知道这世上还有那样美好的感情,那样美好的手足情谊。”

简司青反手抱住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知道,他没她说的那么好,他对简司曜好,只不过是因为他需要简司曜。

没了简司曜,他在这世上就了无牵挂了,如果一个人活着了无牵挂,那他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他不想骗她,低低的说:“葭葭,我没你想象的那么好,我疼司曜,不过是因为他是我的亲人,我需要他的陪伴,我紧张他,不希望他出事,希望他过的好,都是因为我需要他,需要他快快乐乐的活着,其实……我很自私。”

苍葭笑了,“谁不自私呢?我需要爸爸,也希望爸爸能过的好,健康快乐的活着,可惜……”

简司青拍她,“葭葭,人死不能复生,我想老师最大的心愿就是能看你好好活下去,每天都开开心心的,你说对不对?”

苍葭点头。

简司青想扶她站起,她双腿都麻了,简司青扶她在床边坐下,蹲在她身边,帮她按摩活血。

苍葭低头看他一会儿,抓住他的手臂,让他坐在自己身边,搂住他的脖子,埋头进他怀中。

简司青抱着她,“葭葭……”

苍葭低喃:“我爸还有一个哥哥一个弟弟,都在MO城下面的农村做小生意,奶奶没的早,爷爷在镇上当老师,一个人带三个儿子,过的很艰难,爸爸聪明学习好,考上了大学,伯伯叔叔都没考上,爸爸原本能上更好学校,就因为家里没钱,上了免学费的师范学院,大学毕业后在高中当了老师。”

“没结婚时,爸爸赚的钱,除了生活费,全都贴补了爷爷和伯伯、叔叔,爷爷才有钱给伯伯叔叔娶来了我的伯母和婶婶,后来,爸爸和我妈相爱了,他很爱我妈,舍不得我妈受委屈,而那时伯伯叔叔都已经有了子女,他也就不再给他们寄钱,只是每月寄给爷爷一些生活费,开始时还没什么,后来爸爸和妈妈结婚,学校给教职工盖的公寓很便宜,爸爸妈妈自己攒了一些钱,又借了一些,买了一间学校公寓,搬新家的时候,爷爷和伯伯叔叔一家都来了,当时伯母和婶婶就冷嘲热讽的没说好话,还对我爸妈说,我爸是他们兄弟三个里面最有出息的,在大城市里买了这么漂亮的房子,我爷爷应该住在我家和我爸妈享清福,不该跟着伯伯叔叔在乡下受苦。”

简司青皱眉,“他们不想赡养爷爷?”

“是,”苍葭点头,“爷爷年轻时一个人带着三个儿子,日子不好过,干活太狠,落下了风湿的毛病,前些年还能给他们下地干活,我爸搬家的时候,爷爷走路都费力了,爸爸和爷爷感情很深,舍不得爷爷受罪,劝爷爷留下,看医生方便,可爷爷发了好大一通脾气,说他还没死呢,想住哪里还轮不到谁指手画脚,伯伯和叔叔结婚时,爷爷都给他们盖了新房子,原本爷爷住在伯伯的新房子里,那次从我们家回去后,他就一个人搬去了老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3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