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第290章 转机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008 2015-04-08 13:01:24

  他从小就会做饭,而孟念也总想帮忙,但什么事都要讲天分,他看得出,孟念确实努力了,但结果不如人意,久而久之,孟念也就放弃了,只要他在家,孟家一家人的饭菜都是他张罗,衣服都是他洗。

有生以来第一次,有人在厨房专门为他一个人张罗一顿饭菜。

他远远站着看着,舍不得惊动。

沐暖晴炒好菜,将粥盛好,回头看到他,招呼他过来拿碗筷。

他这才如梦初醒,快走几步帮沐暖晴将饭菜放在餐桌上,狼吞虎咽。

沐暖晴摸他的头,“吃慢点儿。”

他的头发很软,苍白瘦弱的少年比以前她见过的任何这个年龄的男孩子都要干净,都要乖,都说外甥随舅,她不禁想象,以后她和莫君清的宝宝一定也会像孟欢一样这样聪明乖巧,莫震霆盼孙子盼好久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迟迟没有怀上。

知道这种事情急不得,但她还是很期待,若说现在她还有什么没有满足的愿望,那就是尽快给莫君清生个健康可爱的宝宝。

有了老公、有了弟妹、再有了宝宝,她的人生便真的圆满了。

孟欢嚼着口中的饭菜,偶尔抬头看她时,见她唇边都是柔软的笑意,他便刻意吃慢了,想将这么安静宁和的时光留住。

沐暖晴笑着催促他,“细嚼慢咽是好事,但你也吃的太慢了,难怪这么瘦。”

孟欢不好意思的笑,吃饱饭,坚持把沐暖晴推出厨房,他自己刷碗。

收拾好之后,被沐暖晴拉在沙发上一起看了会儿电视,聊了些琐事,沐暖晴催促他睡下。

照顾他躺下,沐暖晴洗完澡自己也躺在床上,莫君清也很快穿着睡衣躺下,将她揽进怀里。

脖颈有点湿,沐暖晴摸了摸他的头发还没干透,嗔他:“说你多少次了,晚上洗头发一定要弄干再睡,不然老了会头痛,怎么就是不听?”

她一边抱怨,一边扯过干发巾给他擦头发。

莫君清抱着她,嗅她颈窝香甜的气息,低笑,“这不是给你表现的机会吗?”

她狠狠敲了他头一下,“下次再这样,才不理你。“

他下巴在她颈窝蹭了蹭,“你舍得吗?”

沐暖晴一下一下认真帮他擦着,不得不承认,她舍不得。

她刚想说些什么,莫君清的手机响了,莫君清摸过看了一眼,脸上温软的神情一下变得很淡,接通之后喂了一声,那边响起严希晨熟悉的声音,“君清。”

莫君清没说话。

严希晨苦笑,“我们毕竟一起长大,你何必做的这么绝情?”

“绝情?”莫君清淡淡反问:“比你妹妹做的还绝情?”

“她是个女人,你何必和她一般见识。”

莫君清漫不经心的轻轻撩了撩唇角,“据我所知,我国法律男女平等,不会因为谁是女人便网开一面。”

“君清,难道你忘了,我们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难道你一点情分都不念?”

“你该知道司曜在我心目中的位置,能在司曜生死未卜时作出那种事,我没做什么已经手下留情。”

“你没做什么?”严希晨再次苦笑,“你已经弄的小柔身败名裂,你还想做什么?”

“我只是把真相公诸于众,什么都没做。”

严希晨沉默。

他不得不承认,莫君清说的是实话。

他已经手下留情了,但这远远不够,他需要莫君清再宽容一些,对这件事睁只眼闭只眼,装作没看见,再放严雨柔一马。

“君清,算我求你,你帮忙澄清一下,只要你帮小柔度过这次危机,我送她出国留学。”

莫君清淡淡说:“你不如送她出国定居,这样她在这边名声烂成怎样都没关系。”

严希晨又是一声苦笑,“小柔恋家,自理能力极差,她一个人在国外没法儿生活。”

“那是你们的事,与我无关。”

“君清,难道不能看在我们往日的情分上,再放小柔一马?”

“我已经说过,我只是在陈述事实,除此之外,我什么都没做,何来放她一马这一说?”莫君清看了身边沐暖晴一眼,“我在忙,再见。”

听那边电话毫不留情的被挂断,严希晨隐忍的怒气终于达到顶峰,见手机狠狠砸在一边哀哀哭泣的严雨柔身上。

不过几个小时而已,严雨柔的所作所为已经传遍整个MO城的上流交际圈,顺便连累了整个严家。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对手,而他严希晨倒霉的有一个比猪还蠢的妹妹!

“哭哭哭!闯了祸就知道哭,哭有什么用?”他烦躁的在屋内来回打转,“我不是警告过你,莫君清他就是一头吃人不吐骨头的狼,我让你离他远一点,你为什么就是不肯听!”

严雨柔也意识到这件事的严重性,低着头捂着脸,哭个不停。

简司曜是MO城上流圈子里交际最光、朋友最多的人,当晚很多人守在手术室外,她却鬼使神差去了莫家。

她忍不住,发疯了一样想看看那个取她代之,嫁进莫家女人。

她想看沐暖晴发飙、嫉妒,最好因此和莫君清吵架、让莫君清讨厌她!

她被嫉妒弄的发疯,失去了理智,不管不顾的到了莫家,向沐暖晴挑衅。

她从来没想过后果,更没想到后果会这样严重。

在她看来,不就是说个谎吗,戳穿了也没什么大不了。

可她忘记了,她这个慌撒的不是时候,别人都在为简司曜的生死忧心的时候,她居然卑鄙龌龊的跑到莫君清的家里挑拨他们夫妻感情,最重要的是,她和简司曜一起长大, 简司曜一直视她为朋友。

对朋友的生死这样漠然,还卑鄙无耻的跑去莫君清家中,挑衅莫君清的新婚妻子,她犯了众怒,犯了不可弥补的过错。

她捂脸痛哭:“我不甘心啊!莫君清应该是我的,莫太太的位置是我的!沐暖晴她是什么东西,她凭什么抢走了我的男人,我的地位,我不甘心!”

“就凭你太贱!”严希晨口不择言的怒骂:“莫君清和你在一起时,多少人羡慕你?是你自己不知珍惜,放|荡|形|骸,被简司曜抓了现行,莫君清那样的男人怎么可能要你这种脏了的女人,你以后就彻底给我死个这条心,给我待在家里,哪也不准再去!”

“所以我才恨他!”严雨柔唰的抬头,怒火烧的她面孔扭曲,“都是他的错!如果当时他假装没看到,就什么事都没有了,他活该出车祸,活该被撞死,他怎么没被撞死,他早就该死了,我巴不得他死,为什么要留在手术室外装的很伤心,我就是想看他死,他怎么不去死,他……”

“啪”的一声响亮的耳光声打断严雨柔的疯狂,严雨柔被严希晨狠狠一个耳光打翻在地上,严希晨犹不解气,狠狠踹她一脚,愤怒的指住她,“严雨柔,你给我听好,从今天开始,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许再踏出这个大门一步,不然我敲断你的腿!”

“来人,看着她!”他满腹怒气,恶狠狠吩咐一句,大踏步出去,气到颤抖的身体飞快融入夜色里。

他严希晨聪明一世,竟然会有这种妹妹!

心肠毒辣也就罢了,居然还这么愚蠢!

他也盼着简司曜死、莫君清死、沐暖晴死,全都死了才好,但那话能说吗?

若严家有一个下人嘴巴不严,传了出去,明天整个严家都要给她陪葬。

无可救药的蠢货!

……

第二天,沐暖晴下课后翻看手机,发现有李老师一个未接来电,打过去,李老师的声音压的小小的,有些激动,“沐老师,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们班有个女生来找我,说昨天孟欢和严希嵩他们几个打架时,她刚好从旁边路过,她说林书豪不是孟欢推倒的,是……”

说到这里,她似乎是忌惮什么,声音压的更低,“沐老师,电话里说不太方便,你什么时候过来一趟,我们当面说。”

“我还有一节课,上完这节课我就请假过去。”

上完一节课,她又去请假了。

好在一来有莫君清的关系在,二来她工作一直尽心尽力,她的学生们都很喜欢她,她所教的班级也一直名列前茅,学校领导也就睁只眼闭只眼。

全勤奖金什么的肯定没了,还好她现在也不指着那些钱过日子,最主要是这些事都是推不开的,奖金没了也得去。

匆匆赶到孟欢学校,找到李老师,李老师和她寒暄几句,回到教室门口喊一个女生的名字:“云朵。”

很快一个穿着校服的清秀女生从教室内走出来,高挑的个子,纤细的身材,星眸柳眉,干干净净,很惹人喜爱。

“她叫云朵,也是我们班数一数二的好学生,清华北大的苗子。”李老师语气中满是骄傲。

云朵安静站在那儿,平平静静不卑不亢,异于同龄人的成熟。

沐暖晴看着她,觉得眉眼间隐隐熟悉。

云朵?

云不是大姓,难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3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