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第267章 谢谢你,三嫂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023 2015-04-08 13:01:24

  他转身想走,被章宇拉住,章宇狠狠咬了下牙,才有勇气走到许沫面前,“嫂子,我是诚心诚意来向你道歉和道谢,我为我以前对你做过的事,对你说声对不起,还要谢谢你不计前嫌,说服你哥哥帮我们章家走出困境。”

依着他以前对许沫的所作所为,许沫不落井下石,他就要谢天谢地,他如论如何没想到,许沫会说服许沉帮他。

这样以德报怨的胸襟,他自认没有。

反思自己,冷毅和许沫的婚姻走到今天,他们也有责任。

他们和楚沁雨从小一起长大,关系很好,总觉得楚沁雨和冷毅是天生一对,天作之合,当初冷毅和楚沁雨分开,他们都为两人觉得惋惜。

许沫又那样不起眼,他们都觉得许沫配不上冷毅,高攀了冷毅。

于是他们对许沫百般刁难,希望她能知难而退,离开冷毅,给楚沁雨让位。

结果他们如愿以偿了,看到的一切却如晴天霹雳,许沫是许沉的妹妹,是他们谁都得罪不起的人。

如果当初冷毅和许沫的婚姻里,他们不是敌对许沫,而是劝说冷毅对许沫好一些,也许冷毅和许沫的婚姻不会走到今时今日的境地。

往无私里说,他们希望冷毅有许沫这样一个好老婆。

往私里说,如果许沫是冷毅的老婆,许沉是冷毅的大舅哥,作为冷毅的发小,对他们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可就是这么一层关系,被他们生生斩断了,追悔莫及。

许沫又往后退了退,淡淡说:“是我哥哥原本就说好帮你们的,不关我的事,我很累了,你们回去吧,以后就当我们从没认识过。”

她目不斜视的从冷毅身边走过去,再没回头。

章宇将手搭在冷毅的肩膀上,歉意看他,“毅……”

如果当初他们对许沫不是那么不屑,而是劝说冷毅在婚姻中多付出一些,多爱护她一些就好了。

冷毅有错,他们也有错。

冷毅自嘲的轻轻扯了扯嘴角,“你不用这样,我是个成年男人,早该有自己的思想,走到今天这一步,是我摇摆不定,自食恶果,与你们没有任何关系。”

章宇轻轻拍拍他的肩膀,“你和嫂子……还有可能吗?”

冷毅沉默了会儿,摇头,“没有可能了。”

认识那么久,他不是个合格的丈夫,但许沫的性子他还是知道的,她那人,性子软,好欺负,但若谁踩到她的底线,她一旦做出了决定,就再也不会回头。

何况……

他看了一眼庄严肃穆的陵园。

他们中间还隔着许父。

他没有忽视许沫刚刚看到他时,眼中的痛悔。

她们离婚时她都没后悔,可现在,她后悔了。

再想想自己曾经做过的一切,生生带走了人家的女儿,连声心甘情愿的爸爸都欠奉,从没主动带妻子回去看望过他,没给他做过任何事。

如今一切都过去了,回首往来时路上看,才知道过去的自己有多冷酷、多混蛋,许沫已经包容他太多太多,忍了他太久太久,分开是应该,离婚是必然。

他能做的,只有远远看着她,如果她幸福,他就永远不再出现。

……

沐暖晴将许沫带回公寓,许沫脑袋一沾枕头就昏昏沉沉睡了过去,沐暖晴摸摸她的额头,烫的厉害,找出体温计试了下,三十九度多。

从晨起,她已经给许沫吃了两次退烧药,但热度就是不退,这样烧下去不是办法。

她见许沫睡的沉,匆匆下楼开车到最近的诊所买了液体,配好药将东西全都准备好,将止血带扎上许沫的手腕。

止血带扎的很紧,有些疼,许沫醒了,迷迷糊糊睁眼看。

沐暖晴轻拍她的手背,让血管充盈,方便进针,轻声交待:“沫沫,你高烧不退,我拿了液体,给你输上,有点疼,你别动。”

许沫怔然了会儿,才回过神来,“谢谢姐姐。”

只是萍水相逢的朋友,这几个月却幸亏她的陪伴,不然她不知道她怎么熬过来。

“再说谢谢就给你多扎几针!”沐暖晴嗔她,下手却很轻,许沫没觉得太疼就扎好,凉凉的液体顺着针头钻进血管里去,她觉得有点冷。

沐暖晴见她打了个哆嗦,又找了条毯子给她盖上,摸摸她的额头,“还是烧的厉害,液体里我加了退烧药,等会儿出身汗就好了。”

许沫点点头,熬了几天,身体已经到了极限,闭上眼又昏昏沉沉睡过去。

许沉回来时已经半夜了,他家太小,住不下那么多人,只有他自己回了这边,其他人全都安排在酒店。

许父正式下葬,代表着这个人彻底在这个世上消失,除了他曾住过的房子,穿过的衣服,用过的东西,留下的照片,其他的再也看不到。

听到响动,沐暖晴出门查看,许沉扯扯唇角,“三嫂。”

“回来了,吃过东西了吗?”

“吃了,三嫂怎么还没休息?”

“沫沫还没退烧,我有点不放心。”

许沉皱眉,走进许沫的卧室,摸摸她的额头,又摸摸自己的额头,“不太烫了。”

“我刚试过,三十八度,已经退了一些,但还是有些烧,总这样不是办法,我再给她做会儿冷敷,明天还不退,就送她到医院看看。”

“好,”许沉诚恳道:“辛苦三嫂了。”

沐暖晴摇头,“每个人在这一生里总会有几段难熬的日子,我也是这样被别人帮衬着过来的,人之常情而已。”

许沉笑笑,没再说话,转身出去。

沐暖晴又给许沫的额头冷敷了几次,摸摸热度褪的差不多了,听到院子里有响动,她忍不住走了出去。

皓月当空,洒落一地银色清辉,许沉坐在院子的台阶上,正仰头喝酒。

许沫不是谦虚,这间房子真的很破,在最破落的巷子尽头,低矮的平房常年见不到阳光,小小的院子成年人走十步就能迈进屋子里,家里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院子里都是落叶杂草。

许沉也不嫌,就坐在满是尘土的台阶上,仰头喝着他父亲留下的劣质白酒。

眼见着一瓶白酒快要见底,他还没停下的迹象,沐暖晴忍不住走过去,“别喝了,沫沫已经病了,你再病倒怎么办?”

“病就病吧,”许沉往后一靠,斜倚在门框上,懒洋洋的抬头望天,“反正他已经下葬,病几天也无妨。”

他对着瓶口又猛的灌了几口,被入喉的辛辣刺到,猛咳了几声。

“许沉,你别这样,”沐暖晴迟疑了下,在他身边坐下,“叔叔走了,许沫只剩下你了,你是许沫的主心骨,你再病倒,让她怎么办?”

许沉摇晃着瓶中剩余的酒,目光环视着破败的房子,意味不明的笑,“我没想到,他们两个居然还住在这栋房子里。”

沐暖晴没有说话,她知道,他需要诉说,她倾听就好。

许沉又笑了声,“我工作之后,一直在拼命赚钱,拼命往沫沫手里塞钱,我知道我老爸比我还倔强,就算我给他钱他也不会要,我就拼命往沫沫手里塞钱,我以为沫沫会买个大房子,会给他请个保姆,好好照料他的生活,他死了我才发现,我一直活在我自己的想象里,其实真相压根不是那么回事。”

他扫视破落的院子,摇晃手中的白酒,嘲弄的掀起唇角,“他始终住在这个破房子里,喝几块钱一斤的白酒,他总是这么倔强,听不进任何人的解释……”

他举起酒瓶又往唇边凑,被沐暖晴劈手抢过去,“别喝了,沫沫给他在最好的小区买了房子,但他不肯去住,他不是怪你,更不是不认你,只是这栋房子里有他最幸福最美好的回忆,他舍不得走,许沉……”

沐暖晴看着他,“我知道我没资格说什么,但我的身世比你还惨,我也这么过来了,我想告诉你,也许你现在很后悔,很恨自己,没能来得及回到他身边,再叫他一声爸爸,其实没有必要,他从来没有怪过你,他怪他自己,怪自己没能信你是他的儿子,怪他生生把你和你妈妈从他身边逼走,你赚了钱,有了大本事,他为你开心,为你骄傲,他唯一遗憾的可能就是没能亲口对你说声对不起,没能亲眼看到你的原谅,他不是因为怪你,不原谅你,才不肯住你买的房子,他是舍不得这里的美好回忆,你和沫沫都是从这里长大的,他这辈子最美好最幸福的日子,都是从这里度过的,他舍不得离开这里。”

许沉有些诧异,侧眼看她,“沫沫和你说了我们以前的事?”

沐暖晴点点头。

许沉沉默了会儿,才忽然笑笑,“很难得,那些事,我以为她永远不会和别人提起。”

沐暖晴很认真的看着他,“我会替你们保密。”

“没必要,”许沉无所谓的掀掀唇角,“我们不说不是因为我们觉得见不得人,而是因为难以启齿,太疼了,反而说不出口,总闷在心里不好,难得她肯和你说,我要谢谢你,三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