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第356章 番外既见君子,云胡不喜8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104 2015-04-08 13:01:24

  纪远方满眼痛苦,“我爱云朵,我舍不得她,姐姐,云朵呢?我想见她,我想亲自和她道歉,求取她的原谅,她了解我,她会原谅我!”

“不,你错了,我不会原谅你。”隔间的门打开,云朵走出来。

昨天的药效已经过去,今天还没吊液体,她又有些烧,清秀的小脸苍白而憔悴,惹人心疼。

纪远方一颗心像被黄蜂尾针狠狠刺了下,冲过去,握住她的双肩,“朵朵,我承认,以前是我混蛋,是我不好,没有好好珍惜你,但以后不会了,现在我才知道自己有多喜欢你,不是因为你的身份,也不是因为姐夫,我就是喜欢你这个人,不管你是谁我都喜欢,你原谅我好不好,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好好改,一年,不,半年,你再给我半年时间,如果你觉得我改的不好,还要和我离婚,我绝没二话,立刻和你离!”

“不,不用了,”云朵推开他的手,“我鼓足勇气才走到这一步,我已经不想再试了,虽然是有名无实,但总算是夫妻一场,我不为难你,只要你和我签字离婚,以后你有什么需要告诉姐夫,他依然会帮你,不会跟你过不去。”

纪远方一颗心生生的疼,面目沉痛,“朵朵,在你心里,我就是这么不堪的人吗?是,我冷落过你,可那时是因为看不清自己的心意,现在我看懂了,我明白了,我爱你,爱你这个人,和其他任何事都没关系,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好好疼你爱你,不会再让你受任何委屈。”

“来不及了,”云朵漠然冰冷,“前些日子你也是这样说的,昨晚你妈妈和你妹妹羞辱我时,你做了什么?你的保证根本做不得数,我信你一次伤一次,我不会再信你了!”

纪远方唇瓣颤抖:“朵朵,我们好歹是两年多的夫妻,我们之间难道一点情谊都没有?”

“是,”云朵漠然看他,“在我心里,你连一个陌生人都不如,陌生人不会像你这样,给我那么多痛苦,离婚之后,桥归桥,路归路,我和你一点瓜葛都没有!”

纪远方苦涩难言的盯着她的脸,脑袋嗡嗡直响。

她这么美,这么好,为什么以前他就瞎了眼,看不见,如今不得不放手了,可他不想放,死也不想放。

他深呼吸了一口:“朵朵,你想离婚的想法,和岳母商量过了吗?岳母同意吗?”

云朵没像以前那样纠结痛苦,漠然说:“离婚之后,我妈就和你没半点关系,我妈的事不用你操心,姐姐和姐夫会帮我打理好,有姐姐和姐夫在,我妈不会有事。”

“朵朵,你可要想好,岳母的心脏病很严重,一受刺激就会发病,你千万别一时冲动,做下无可挽回的错事,悔恨终身。”

云朵不为所动,依然是那句话:“有我姐姐和姐夫在,我妈不会有事,不劳你费心。”

云翘见纪远方啰啰嗦嗦说个没完,将云朵扯到她身后,满眼不耐烦的看着他:“纪远方,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你有完没完?我再说一遍,你痛痛快快签字离婚,什么事都没有,你要敢耍奸使坏,我一定让你倾家荡产,身败名裂!我看该想清楚的是你自己,你娶朵朵,无非就是想飞黄腾达,出人头地,现在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你再磨磨唧唧,你费尽心机拿到的,我能让你一夜之间尽数失去,你信是不信?”

纪远方咬牙。

他信。

他信云翘的泼辣,信温寒洋的手段,信莫君清的狠。

没想到他和云朵之间的事,不但温寒洋出来过问,连莫君清都掺一脚,他一分胜算都没有。

割舍云朵就像让他割舍心头肉一样那么痛,可他明白,如果他咬紧牙关不松口,云朵会起诉离婚,到时候他会败诉,照样会失去云朵,还会和云朵成为真正的仇人,人财两空。

识时务者为俊杰,如今,他只能忍。

他深吸了一口气,鼻尖一酸,红了眼眶,情真意切的看着云朵:“朵朵,对不起,是我不好,没有照顾好你,让你伤心,让你对我失望,我同意签字离婚,但我不会放弃你,我会重新追求你,打动你,让你重新接受我,做我的妻子,这一生,只要你点头,我随时会敞开怀抱迎接你,即使离婚了,在我心里,你是我永远的爱人。”

这话说的情真意切,却也用了心机。

他表现的越深情,越苦情,云翘和温寒洋日后越不好意思冲他下手,没了云朵,就等于没了护身符,他要处处为自己打算才行。

“不用了,”云朵漠然道:“离婚之后,希望你能和我保持距离,以后,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纪远方苦笑了下,还想说什么,被云翘打断:“我派人和你回去拿证件,半个小时后,我带我妹妹在民政局等你。”

温寒洋招招手,过来两个身着利落的年轻人,冲纪远方做了个请的姿势,“纪先生,请。”

这竟是要押他回去,让他离也得离,不离也得离,耍不了什么猫腻。

纪远方知道大势已去,无可挽回,不再纠缠,带温寒洋的手下离开。

云翘拥住云朵的肩膀,安抚的摩挲着,“没事了,我们走,很快就结束了。”

纪远方脚步沉重的回到家中,好在温寒洋手下还给他留了几分面子,没跟到公寓里面去,杨心怡见他这个时间回来,有些奇怪,“这么这个时候回来了?有事?”

纪远方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冷笑,“这回云朵终于要和我离婚了,你开心了?”

杨心怡被他的样子吓了一跳,“你胡说什么?你是我儿子,哪个当娘的不盼着自己的儿子好?你真要离婚了?”

纪远方面无表情往楼上走,杨心怡抓住他的胳膊,“远方,你别走,和我说说,那个残废真要和你离婚?”

她一次又一次有恃无恐的闹,不过是心里总觉得云朵能嫁纪远方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哪个女人嫁了这样的丈夫也舍不得撒手,云朵虽然嘴上说离婚,不过是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吓唬她们,有纪远方这样的丈夫,她怎么舍得离?

可现在,她儿子又说云朵要离婚,她心里有些打鼓。

纪远方停下脚步看她,“是,她要和我离婚,我现在回来就是来拿证件的,拿了证件,我马上去民政局,用不了多久,我就恢复单身了,你也不会每天看着你那个残废的儿媳妇发赌,你是不是很开心?”

杨心怡从没看过纪远方这副样子,好像虽然他的人还活着,心却已经死了,没有一点精气神。

她有些心慌,“远方,你是不是不想和她离?”

纪远方嘴角带了点嘲讽,“我想不想离管用吗?现在是你逼着她和我离,她这回铁了心要和我离,我想不想离,有用吗?”

纪远方是个孝顺儿子,杨心怡从来没见自己的儿子对自己这样过,心慌意乱,抓住他的胳膊,“远方,女人活这一辈子,什么都不图,就图有个知冷知热的男人,你要是不想和她离,你就好好哄哄她,你这么好的男人,她那种条件就算打着灯笼也找不着了,你只要说几句好的,多少用点心思,她肯定能变主意,不和你离了。”

纪远方觉得可笑,“妈,你听说过坐井观天这四个字吗?在你眼里,你儿子是全天底下最好的,哪个女人嫁给我,都是那个女人烧了几辈子高香,就算那个女人再优秀,你也觉得人家配不上我,委屈了我,可你有没有想过,云朵也是人家父母的掌上明珠,在人家眼中,把女儿嫁我那是高抬了我,是我高攀了,不是人人都像你这样想,我哄人家几句,人家就该感恩戴德,你不是一直瞧不上人家吗,这回好了,以后人家和咱们没半分关系了,你该高兴了。”

纪远方今天是以前从没有过的冷嘲热讽样,杨心怡觉得一颗心像是掉进了无底洞,没着没落,惊慌失措:“那怎么办?你以前不是说你能有今天全靠她姐夫,那她和你离婚了,会不会让她姐夫报复你?”

“这还重要吗?”纪远方讥嘲的弯着嘴角,“她姐夫会不会报复我,都不是我能掌控的事,我想那么多,有用么?”

杨心怡见纪远方这样,心里难受如搅,悔不当初。

早知道那个残废女人,真能狠得下心和他儿子离婚,说什么她也会收敛一点。

她抓着纪远方的胳膊,“要不……要不我去给她道歉?”

“不用了,”纪远方拂落她的手,“她的家人现在已经知道了,就算你和我一起跪在她脚下求她,她也不会再回头。”

他头也不回的上楼去,杨心怡失魂落魄站在原地。

时候不大,纪远方拿了证件回来,目不斜视的往外走,杨心怡连忙拖住他,“远方,你干什么去?”

纪远方给她看了眼手中的证件,“去离婚!”

杨心怡心慌的不行,“就没别的办法了?远方,我和你说,女人都怕离婚,离了婚的女人想嫁就难了,这可是一辈子的事,也许那个女人就是吓吓你,你别犯傻,哄哄她可能就没事了,咱不能她说离咱就离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0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