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第352章 番外既见君子,云胡不喜4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062 2015-04-08 13:01:24

  孟欢点了下头,“姐,最近这些日子,我遇到云朵三次了,一次是下雨的那天晚上,她一个人走在雨里,我差点撞到她,我把她送回家,问她老公为什么不来接她,她没回答我,第二次是帮朋友拿影册,在摄影店遇到她,碰到别的女人骂她是残废,第三次就是今天,我在路边遇到她,她发着高烧,差点晕倒在路上,我想送她去医院,她不肯,给她老公打电话,可她老公根本没接她电话,直接挂断,后来干脆关机,没有办法,只有我送她去。”

沐暖晴皱眉,“你觉得……朵朵过的不好?”

“嗯,”孟欢轻轻点头,“我觉得她心里很苦,过的很不幸福,也许是太要强,也许是其他原因,她都埋在心里,不和别人说。”

沐暖晴想了一会儿,“小欢,我和朵朵的姐姐是好朋友,这件事我会问一下她姐姐,让她姐姐多关心一下她,你呢,要尽量和朵朵保持距离,流言蜚语很伤人,你是正人君子姐姐知道,但就怕居心叵测的人造谣生事,伤了朵朵。”

“嗯,我知道了。”

沐暖晴起身,“时间不早了,睡吧。”

沐暖晴离开后,孟欢拿出手机,盯着手机发呆。

和云朵道别时,他嘱咐云朵,到家后记得给他发个短讯报平安,可如今手机上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

明知不应该,他却像着了魔一样,不管不顾的找出云朵的手机号拨过去,手机内传来的是温柔甜美提示音:“您好,您拨打的手机已经关机。”

孟欢看着手机皱眉。

他知道云朵的手机没电了,但这会儿她应该早就在家里了,是忘记了充电,还是已经关机睡了?

他恍恍惚惚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许久之后,他像是中了什么魔咒一样,从床上爬起,穿衣出门。

他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了,就是躺的燥乱不堪,想出去平复一下心情。

三拐两拐,不知不觉把车开到了云朵所在的公寓外,望着公寓楼上为数不多还亮着的灯火,他忽然很想吸烟。

从小到大,他从没碰过香烟,可这一刻,他就是想做点什么。

他驱车往前,四下扫视看还有没有没有关门的商店,蓦然间,他被路灯下一抹单薄的身影吸引住,猛的踩下刹车。

开门下车,冲到坐在路边蜷缩成一团的女人面前,“朵朵?云朵?是你吗?”

云朵缓缓抬头,脸色惨白,毫无血色。

孟欢急了,“你怎么坐在这里?风这么凉,你还要命不要?”

云朵看着他,一言不发。

孟欢咬牙,一把抱起她,“我送你回家。”

云朵抓住他的衣服,惨白着脸色摇头,“我没有家。”

看着她惨白的脸,绝望的眼,孟欢心脏剧痛的像被重锤狠狠敲击了下,“不,你有家。”

他将云朵放上车,把车开回了玫瑰园,将云朵抱进了自己的公寓。

他将云朵放在沙发上,冲进浴室,把浴缸内放满热水:“云朵,你进去泡个热水澡,把寒气泡出来,不然明天还不知道怎样。”

她今天刚输了液,不能再输了,万一再高烧起来,他都不知道还能怎么办。

云朵坐在沙发上,木然看他,一动不动。

孟欢蹲在她眼前,柔声说:“去吧,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

云朵缓缓起身,走进浴室,泡了很久才出来,身上穿着孟欢给她准备的棉质睡衣。

很厚很厚的睡衣,长的可以盖住脚面,很暖很暖。

孟欢塞了杯热牛奶在她手中,“喝点牛奶,暖暖身子。”

云朵抬眼看他,“有酒吗?”

孟欢愣了下,“你正在生病,不能喝酒。”

云朵盯着他,“有酒吗?”

孟欢声音更柔软了些,“朵朵,你正在生病,等你病好了,我再陪你喝。”

云朵不再说话,低垂了眼眸,看着地板,一动不动。

她就像一尊失去灵魂的木偶,没有思想,没有血肉,苍白木然的让人难受。

孟欢吁了口气。

死就死吧。

宁可明天再送她去医院折腾,也不愿看她此刻这副失魂落魄没有一丝灵魂的样子。

他拿来一瓶红酒,倒进杯子,递给孟欢。

云朵也不猛灌,一口一口的喝,直到把一瓶红酒喝的见了底。

她微醉了,目光迷离,“孟欢,我想和你说说心里话,好不好?”

“好,你说,我听着,我有很多很多时间,听你说多久都没关系。”

“我心里好苦,好苦,可是没处诉说,我说给你听,你听完之后,明天就忘掉,好不好?”

“好,我答应你,听完就忘掉,不会和任何人说。”

“孟欢,你知道吗?我结婚两年了,可我还是个处|女,我丈夫嫌我是个残疾,一根手指都没碰过我,你说,我是不是很可笑?”

“什么?”孟欢脸色一下变得特别难看,差点从沙发上跳起来。

云朵傻傻的笑,“我有一个极品的丈夫,还有一个极品的婆婆,外加一个极品的小姑子,她们都嫌弃我,嫌弃我是个残废,她们欺负我,偷我的东西,骂我不要脸,没人爱我,没人关心我,没人把我当成他们的家人,可我,却不敢回自己的家,我怕爸妈因为我伤心,因为我丢脸,可那个男人,我实在不想要了,我不知道我要怎样才好,我连想死的心都有了,可我连死的权利都没有,我好可怜,孟欢,你说,我是不是好可怜?”

“残废?你不过就是伤了一条手臂,不影响任何事,他们凭什么说你残废?”

“因为我嫁的男人好呗,纪远方,多优秀多骄傲身价多高的男人啊,如果不是因为我有个好姐夫,他怎么可能娶我?怎么可能?”

孟欢听的目瞪口呆,低声咒骂:“混蛋!”

“是啊,混蛋,我也是混蛋,明明凄惨的快死了,还要强颜欢笑骗爸妈,我过的很好,我过的很好……”她凄惨的笑,捂住脸,“其实……我过的一点都不好……一点都不好……”

“朵朵,他这样对你,你为什么不和他离婚?你可以和他离婚,你还这么年轻,你应该有一个好男人,能体贴你照顾你,好好疼你爱你的男人!”

“不敢离啊!”她凄恻摇头,“妈妈有很严重的心脏病,我要怎么和她说,我被那个男人亏待了两年?如果妈妈知道我受了这么多委屈,一定会很伤心很伤心,我怕妈妈犯病,怕妈妈会气个三好两歹,妈妈是我最重要的人,如果因为我的事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一辈子都不能原谅自己。”

孟欢痛苦的看着她。

这样纤细柔弱的小女人,为了自己的父母家人,生生吞下了这么多的委屈。

他忽然控制不住自己,在她膝前蹲下,握住她的手,“朵朵,你和那个男人离婚,我照顾你!我……我喜欢你!喜欢你很久很久了,你和那个男人离婚,我娶你,我会好好照顾你,好好疼你,你爸妈见你过的好,一定就不会伤心了。”

云朵被他吓到了,猛的抬头,甩开他的手,“你……你喝多了。”

孟欢摇头,“不,我没喝酒,一滴都没喝,我清醒的很,朵朵,我没骗你,高中时我就喜欢你了,那那时我自卑,你就像天上的云,而我那么不起眼,我想都不敢想和你有什么交集,如果你现在过的幸福,我一定也不敢想,只是站的远远的祝福你,可你过的不好,看你这样伤心,我比自己受伤还难受,朵朵,我想照顾你,想让你幸福,答应我,你和那个男人离婚,嫁给我好不好?”

“不不不,你喝醉了,我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听见!”云朵猛的起身,推开他,跌跌撞撞往外跑。

“朵朵,”孟欢拽住她,妥协的摆手,“好,你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听见,但今天太晚了,你好歹在这里住一晚,有什么事,我们明天再说!”

“不!我不住在这里,孤男寡女,我不想害你,我要走。”

云朵和他撕扯,孟欢按住她的肩膀,不住安抚:“好!好!你不和我住在一起,不和我住在一起,我去叫我姐姐,我姐姐叫沐暖晴,是你姐姐云翘的朋友,你还记得她吗?我去叫她,你们都是女人,我让她来照顾你,好不好?”

一阵剧烈的挣扎,云朵头晕目眩,摇摇晃晃,孟欢看着心惊胆战,一手扶着她,一手摸出手机,“姐,你睡了吗?你快点到我这边来,快点!”

沐暖晴已经睡了,被孟欢吵醒,听他喊的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穿着睡衣就跑了过来,莫君清不放心,陪她一起过来,开门见孟欢和一个小女生拉拉扯扯,吓了一跳。

“小欢,这是怎么了?”

“姐,这是朵朵,你先照顾她去让她睡一会儿,待会儿我再和你解释。”

沐暖晴这才认出云朵。

看云朵的样子,沐暖晴知道云朵喝醉了,将摇摇晃晃的云朵扶到床上去,按她躺下,轻轻拍她,“朵朵,我是暖暖姐,你认识我对不对?这是我家,你喝多了,安心在这里睡一觉,我会照顾你,乖,听话,睡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