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第303章 番外蒹葭苍苍,在水一方1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4673 2015-04-09 11:51:39

  “简司曜!你个混蛋!你下次再混给我试试,你看我敲不敲断你的狗腿!”

简氏公司顶楼集团总部,一阵阵如雷般的咆哮声从董事长办公室内传出来,一干秘书特助全都离董事长办远远的,以免被风暴波及。

他们董事长简司青简大少爷,一向沉稳内敛,很少有这样发飙的时候,但凡能这样发飙,那肯定只针对一个人,那就是他的宝贝弟弟简司曜。

此刻,简家二少简司曜正垂头站在简司青对面,明明是弟弟,却被训的像个孙子。

唉!

谁让他昨天一不小心又作出事来了呢!

昨天他儿子满月酒,他开心的不行,晚宴之后又约了一堆好友,跑去他自己酒吧唱K,心里满满都是喜悦,满满都是激情,好像不嚎上半宿,那些喜悦和激情就会将他的胸膛涨破。

自己做了父亲,才能切身体会到他家三哥为什么那么疼小柯,将软乎乎的小家伙抱在怀中,看他睁着干净清澈的大眼睛,无辜看着你的时候,你会觉得世上再没比这个更美妙的事。

他边唱边喝,玩儿的太嗨,喝多了。

唱着唱着,他想儿子了。

也没和别人打招呼,他自己从酒吧开车回他的别墅,开到半路那么倒霉,碰到一醉驾的,逆向行驶,为了避开那辆车,他一打方向盘,把车开上了绿化带。

那醉驾的停也没停,一阵风似的滚了,他的车撞在灯柱上,憋灭了。

他下车查看的功夫,后面来了辆车,好死不死是他大哥的大学同学,那人认识他,也认识他的车牌号,连忙停车帮忙。

其实也没什么大毛病,很快他就把车鼓捣好,和那人道别,把车开回了别墅。

哪知道,那人那么多嘴,回去就给简司青打了报告,说什么,你管管你们家司曜啊,他也是当爸爸的人了,不能再那么没谱了,上次出车祸,差点把命搭上,怎么现在还不长记性呢。

唉!

他上次出车祸根本没喝酒好吗?

怎么就弄的他像醉酒驾驶的,罪大恶极了呢?

他上次车祸,把他大哥吓的没了半条命,打那之后,他碰车他大哥就害怕,再三叮嘱他老婆,只要他晚上有应酬,一定让司机开车去,不许他自己开车。

他还是那句话,他上次出车祸根本没喝酒好吗?

他才不会醉驾!

他大哥这方面一直盯的他死紧,没想到这次被抓一现行,他大哥彻底暴走了,从早晨八点一直训到现在了,还没歇火的迹象。

他好歹也是当爸爸的人了,被训的像个孙子似的,这罪实在不是人受的,他低着头默默叹气。

唉!

这要骂到什么时候啊?

谁来救他啊?

他以后喝酒真的不开车了!

真的真的真的绝对不开了!

但大老板在发飙,当属下的躲还来不及,谁敢来寻死?

整个顶楼死灰一样沉寂,只有简司青的怒斥声,一声大过一声,丝毫没有要停的迹象。

就在简司曜欲哭无泪的时候,有人轻轻敲门,听在简司曜耳中如同天籁,他箭一般朝门口冲过去,“大哥,有人敲门,我帮你开门。”

简司曜将门大敞开,一个清秀干净的女生出现在他眼前。

简司曜一愣,“你……”

女生抱着一大摞书,冲他微微颔首:“你好,我叫苍葭,是苍野的女儿,我来找司青学长。”

“哦哦哦!”简司曜连忙将女生怀中那一大摞书接过来,让到一边,“请进,我大哥在呢。”

简司青快步迎过来,脸上暴怒的神情已经压下去,和颜悦色:“葭葭,你怎么来了?”

苍葭指指简司曜抱着的那摞书,“你托我爸找的书,我爸让我帮你送过来。”

简司青看着她额前被汗打湿的头发皱眉,“打个电话,我自己上门去取就行了,天气这么热,怎么好麻烦你?”

“不麻烦,”苍葭微笑,“反正我也是要出来的。”

简司青按下内线让秘书送酸梅汤进来,“老师最近身体还好吗?”

苍葭白净的脸上闪过一抹黯然:“时好时坏的,还那样。”

“葭葭,我上大学时,***对我最好,现在***身体不好,以后如果有需要帮忙的地方,你千万别跟我客气,随时给我电话,什么时候都行,你一定要记得!”

苍葭点头,“我知道了,谢谢学长。”

秘书送了酸梅汤进来,递进苍葭手中,苍葭礼貌的站起接过,说了声谢谢。

正值酷夏,酸梅汤是冰镇的,消渴解暑,但太凉了,苍葭这几天正不方便,但她一路挤公车过来的,流了很多汗,又实在是渴,忍不住喝了一口,冰凉冰凉的,她不敢碰了,放在了一边。

简司青看了,大踏步走开,时候不大,端了一杯温水过来递给她,“喝这个!”

站在一边的简司曜摸下巴……有古怪!

不过那是次要的,重要的是,他现在不溜,更待何时?

“大哥,我还有事,先走了,晚上别忘了回家吃饭。”

有苍葭在,简司青不好再发作,点头让他离开了。

简司曜顺利脱离苦海,瞬间泪奔。

那个叫苍葭的女孩儿太太太可爱了,他决定喜欢她!

简司曜离开后,苍葭将水喝完,也告辞离开。

第二天,简司青特意买了营养品去苍家探望恩师。

苍野是MO艺术学院的老师,去年时候,妻子去世,如今和苍葭两人,住在艺术学院为教职工提供的公寓里。

公寓是早年建的,面积很小,已经很破旧,大部分成家的教师已经搬了出去,而苍野因为父亲在时欠下许多的债,经济情况很不好,一家人便一直住在那间狭小破旧的公寓里。

简司青敲门进去,房间虽然小,并且光线很暗,但打扫的十分干净,窗台上摆放着几盆鲜花,开的正好,空间不大,但却让人非常舒服。

苍野见是他,侧身将他让到屋内。

简司青将营养品放在地上,“老师,您最近身体还好吗?”

苍野瘦的惊人,一脸病态,“没事,还是老样子。”

简司青在屋内扫视了一圈,“葭葭呢?”

“找工作去了,”苍野给他倒了杯茶,“今年她大学毕业,还没找到工作。”

简司青犹豫了下,“有困难吗?不然让她去我公司试试?”

“不用了,她还年轻,让她自己出去闯闯。”

两个人都是话少的人,虽然关心着彼此,但寒暄几句后便无话可说,简司青起身告辞,“老师,在我心里,您就像我父亲一样,您要是有什么困难,一定和我说,不然我一定会怪您。”

“知道了,”苍野将简司青送出去,“你自己路上小心。”

简司青离开苍家,一路上,心里堵的厉害。

他咨询过苍野的主治医师,苍野已经时日无多,现在不过是拖时间。

他双手将方向盘抓的死死的,心中凄恻。

有钱又怎样?

不还是买不来自己在乎的人的命吗?

车开到市中心,看到一家大型婴幼儿专营店,想起他家可爱的小家伙儿,凄恻的心猛的柔软了。

将车开进停车场,他进了婴幼儿专营店,给小家伙儿买了一堆的衣服玩具。

小家伙儿才一个月,他给小家伙儿买的衣服玩具多的足足能用到三四岁,许沫每次都不让他买,可他忍不住。

他是没什么物欲的人,从不喜欢逛街购物,可每次看到卖孕婴用品的,就会控制不住自己的双腿,不由自主走进去,然后看到衣服觉得他家小家伙儿穿上一定很可爱,看到玩具觉得他家小家伙儿看到一定开心,然后就是一通买买买。

提着大兜小兜出来,他在人行道上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苍葭。

齐耳的黑发,白衬衫,洗的泛白的牛仔裤,轻便的球鞋,她一人在人行道上缓缓走着,仿佛周遭的热闹都与她无关,那样孤单寂静。

他驻足,长久看着。

她忽然停下脚步,看向迎面走来的一对男女。

男子个子很高,二十多岁年纪,长的棱角分明,阳光帅气,被他拥在怀中的女孩儿,酒红色卷发,五官美艳张扬,化着精致的妆容,一身名牌,脖子上、手腕上都戴着昂贵的首饰。

苍葭静静看着相依相偎的男女,原本苍白的脸色,越加的没有血色。

男子一直在看着怀中的女生调笑,差点撞到苍葭身上才发现了她,扭过头去想骂,见是苍葭,嘴巴张开,却发不出声音,目光有些慌乱,不敢直视苍葭的眼睛。

他怀中的女生问“迟洛,她是谁?你认识她?”

“啊?啊!”迟洛从慌乱中回过神来,故作轻松的说:“她是我学妹。”

“真的?”女子怀疑看他,半开玩笑的说:“我看她的样子怎么像捉|奸的?她该不是你的小女朋友吧?”

“哪能呢?”迟洛揽着她的肩膀在她耳边轻吻了一下,“亲爱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见你第一眼就被你迷上了,我只爱你一个。”

女子被他哄的很开心,用下巴示意了苍葭一下,“那她是谁?你可别说你们之间是纯洁的学长学妹关系,我眼睛不瞎,看她那样儿就不像!”

“她呀……”迟洛看了苍葭一眼,又想了想自己的前程,凑到女子耳边说:“她喜欢我,追求我三年了,我一直拒绝她,现在冷不丁看我和你在一起,难免受不了。”

“这样啊。”女子也看了苍葭一眼,见苍葭只是脸色苍白的盯着迟洛,并没有反驳,相信了迟洛的话,用胜利者的神情得意的瞥了苍葭一眼,偎在迟洛怀中,绕过苍葭,心满意足的走了。

苍葭没有回头看他们,静立在原地许久,缓缓蹲下,双拳抵住额头,挡住自己的脸颊。

简司青缓缓走过去,在她对面蹲下。

苍葭抬头,满脸是泪。

简司青不会安慰人,只是沉默看着她。

苍葭怔愣一瞬后,叫了声学长,站起身,擦掉脸上的泪。

简司青也站起身,站在她对面,“怎么不告诉那女人?他是你男朋友,你们已经交往三年,马上就要谈婚论嫁!”

苍葭笑笑,轻轻摇头,“算了,虽然以后不能在一起了,还是希望他能好好的。”

简司青无奈。

他一直觉得自己挺傻的,但他总是能碰上比他更傻的人。

两个人相对无言。

沉默了一会儿,简司青才问:“出来找工作?“

“嗯。”

“我有份工作,需要找人做,但一直找不到合适的人,你能不能帮我。”

苍葭看了他一会儿,才缓缓说:“学长,我现在很好,不需要怜悯。”

“不是怜悯,”简司青诚恳看着她,“我那份工作需要保密,但一直找不到合适的人,我可以信任你,希望你能帮我。”

“真的?”苍葭不信。

“真的,”简司青商量道:“不然你先和我去看看,如果你觉得不行,我也不勉强。”

苍葭随简司青去了公司。

简司青从保险柜中拿了一大摞资料出来,放在苍葭面前,“这是很重要的资料,但都是英文的,需要翻译成中文存档,因为涉及某些公司机密,最好由不牵涉公司利益的人来做,而且需要绝对保密,人选我一直很头疼,如果葭葭不介意,我希望你可以能帮我。”

苍葭打开资料看了一下,确实涉及一些不能外传的东西,而她是翻译专业,做这些对她来说很轻松。

她抬头,冲简司青微微笑了笑,“学长,你为什么信任我?”

她的笑,像荒野中一朵迎风摇曳的小花,虽不艳丽,但遗世独立,傲然绽放,自有一番可以令人着魔的风骨。

简司青忽然觉得有些紧张。

如果说他最初的提议只是想帮苍葭,不想让她在炎炎酷日的路上,为找工作而奔波。

那么现在,他好像不确定了。

到底是他想帮助苍葭?

还是他需要苍葭?

他情不自禁攥了攥拳头,眼神很认真,“因为你是老师的女儿,老师是我这辈子最敬重的人,我信任老师,所以信任你。”

苍葭最爱自己的父亲,见简司青这样敬重自己的父亲,她微笑,“好,我试试,如果学长觉得我做的不好,可以随时换人。”

在等待她回答的时候,简司青紧张的心揪成一团,而听到她回答后,像被什么勒住的心脏瞬间松绑,那样惊喜的感觉,像在产房外听到他家小家伙呱呱落地的哭声一样。

简司青的办公室很大。

苍葭离开后,他立刻命人在他房间一角、他办公桌右侧的位置,安置了一张电脑桌,一台电脑,还有一些必备的工作用品。

第二天,蒹葭来报道,见她的工作地点竟然在简司青的办公室,一脸错愕。

简司青解释道,资料需要保密,在他办公室内最安全。

这是和萧翎诺学的。

当初,萧翎诺就是用这法子把孟念留在了身边。

苍葭涉世未深,接受了这个解释。

她话很少,工作很认真,简司青话也很少,两个人很少交流,但自从她来了之后,简司青每天的心情明显好了许多。

以前总觉得孤独、寂寞、沉重,现在每天来到办公室,看到那抹清丽的身影已经坐在另一边忙活,他就觉得空荡荡的心里像被什么填满了。

在MO城,人人知道他与简司曜兄弟间的感情十分好,人人都说他是个好大哥,对唯一的弟弟惯着宠着,疼的不行。

但他们不知道,不是他疼简司曜,是他需要简司曜。

简家人丁稀少,他的父母都没兄弟姐妹,父母去世之后,简司曜成了这世上唯一与他血脉相连的亲人。

他内向,沉默寡言,很多人理所当然的想象,他一个人就可以生活,不怕孤单,不怕寂寞。

他们错了。

其实他最怕孤单,最怕寂寞,所以他需要简司曜。

上次简司曜出车祸,他那帮兄弟们瞒着他,直到他从昏迷中醒过来才告诉他。

他还是害怕,怕的不行,跑到酒吧买醉,被别有心机的女人算计,差点娶了不爱的女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