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第293章 别怕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050 2015-04-08 13:01:24

  他承认,他自私,他想弟弟娶的老婆能给弟弟洗衣做饭带孩子,弟弟到家之后只管享清福就行。

很显然,许沫符合他的一切要求,那么离婚这个问题也就不成问题。

他也很痛快很愉快的将杯中酒干了,和许沉相谈甚欢。

在简司青和许沉的商讨下,简司曜和许沫的婚礼定在九月,那时候不冷不热,气候宜人,新郎新娘都不受罪。

反正结婚证已经领了,许沫已经是他老婆了,婚礼早点晚点简司曜也不急,见他们聊的高兴,婚礼日期也商定好了,干脆找了个借口带着许沫溜了。

他看出许沫不自在,此时不溜,更待何时?

第二天一大早,许沫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悦,给沐暖晴打电话,告诉沐暖晴,她昨天和简司曜登记了,简家大哥和他哥哥见了面,两个人都很开心,还把她和简司曜的婚礼定在了九月。

听她说话的声音里透着满满的快乐与幸福,沐暖晴也打从心眼儿里替她高兴。

她是最善良最简单的人,原就该得到最简单最圆满的幸福。

挂断许沫的电话,看了看时间,与往常一样换衣服出门去学校。

自上次绑架未遂事件后,为了安全,她一直开车去学校,她的汽车刚开出玫瑰园地下车库出口,猛的窜出一条人影拦在她车前。

她吓了一跳,连忙踩下刹车,定睛一看,拦在她汽车前面的人,竟是许久未见的赵旭宁!

赵旭宁绕到驾驶室的窗边,用力拍打车窗:“暖晴,你出来,我有话和你说!”

沐暖晴不为所动,脚下一踩油门,汽车猛的窜过去。

赵旭宁似乎早已料到,冲上停在一边的汽车,猛加油门,超过沐暖晴的汽车后,猛打方向盘,汽车一拐拦住前方去路。

沐暖晴吓出一身冷汗,用力踩下刹车,车头撞上他的车身后震了几震才稳住。

赵旭宁再次下车,拍打车窗,“暖晴,下车,我有话对你说!”

去路被他封死,沐暖晴只得将车窗按下,冷眼看他,“赵旭宁,我和你已经无话好说,你再不走,我就报警了。”

赵旭宁额发凌乱,嘴角冒出青色的胡茬,眼圈儿下一圈青黑,眼珠充血,眼白上挂着明显的血丝。

他最近过的不好,非常不好。

他很自负,原以为吞了岳父家的公司能让他东山再起,压莫君清一头,可让他意气风发的想大干一场时才发现,东山再起是起了,想压莫君清一头,却纯粹痴心妄想。

那个以狡猾奸诈著称的男人,不显山不漏水,不动声色挖了几个陷阱,不过几个月时间,就把他的公司拖成了一具空壳。

他想将那个男人踩在脚下的梦想成了笑话,他想重新抢回身边的女人,站在高不可及的金字塔尖,他远远遥望,抓心挠肝一般疯狂,却再也没办法将她带回身边。

他不想服气、不想认输,却不得不服气、不得不认输。

再与莫君清对峙下去,早晚是一无所有的下场,这次再一无所有了,即使他长着一副诱|惑人的皮囊,有手段有能力,怕是也没人敢将女儿嫁他了。

有他前岳父一家的前车之鉴,谁还敢引狼入室?

所以,这次,他不能再输的一无所有!

思前想后,他决定来求沐暖晴。

毕竟和沐暖晴相处那么久,她的性子他是知道的。

她心软,放低姿态好好求求他,她一定会看在往日的情分上网开一面。

他以最落魄的样子出现在沐暖晴的面前,放低姿态,苦苦哀求:“暖晴,我求求你,看在我们过去的情分上,让你老公再放我一马,你和他不是已经举行婚礼了吗?你们举行婚礼时我都没有去捣乱,我真的已经看开了,真心实意的祝你们幸福,请你看在我曾真心爱过你的份上,再让他高抬贵手,放过我一次。”

沐暖晴厌恶皱眉。

其实她是佩服赵旭宁的,别的不说,光是他这能屈能伸的本事,就没几个人能比得上。

她厌恶的看着他,“赵旭宁,你不用在我面前说漂亮话,你不是不想去破坏我们的婚礼,你是自顾不暇,没时间没精力破坏我们的婚礼,你不用再骗我,你说的字,我一个都不会再信!”

“暖晴,就算我有千错万错,我真心爱你总没有错!我明明知道不是莫君清的对手,却还是以卵击石碰上去,我做这一切还不都是因为爱你?”

“不,”沐暖晴冷冷说:“你不是爱我,你是爱你自己,你想要的东西还从没得不到,我是唯一的例外,所以你接受不了,越是得不到,越是发了疯的想要,你会和莫君清斗,不是因为爱我,是因为你自己!”

“暖晴,你不能因为我一个错,就把我全盘否定,我如果只是为了得到你,上次绑架了你就不会以礼相待,而是将你绑到手之后立刻强要了你,我虽然千错万错,最起码没有玷污你的清白,罪不至死,难道你就不能看在往日情谊的份上,再放我一马?”

沐暖晴扭头,冷冷望他,“我已经求莫君清放过你一次,结果呢?你东山再起之后,第一个想对付的人就是他!我犯了一次错误就够蠢,同样的错怎么可能再犯第二次!”

“我发誓!”赵旭宁高高举起右手,“我保证如果这次莫君清夫妇可以放我全身而退,我这一生再不对沐暖晴有任何非分之想,莫君清夫妇所到之处,我退避三尺,绝不再打你们的主意!”

沐暖晴盯着他,目光更加厌恶。

赵旭宁这种人,对别人狠,对自己也狠,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他可以出卖一切,甚至自己的尊严和灵魂。

她记得莫君清说过,这种人,已经是七八成的疯子,如果不是万不得已,最好不要激怒他,因为他随时可能变成真正的疯子。

她不能再步步紧逼下去,如果真把他逼得无路可走,他也许会变成真的疯子,说不定会干出什么疯狂的事。

她自认是美玉,而赵旭宁只是块烂石头,她没必要用自己的生命安全陪他去赌。

她看他一会儿,收回目光,缓和了语气,“好,我回去和莫君清商量,如果他同意,我让他再给你一次机会。”

赵旭宁惊喜不已,“暖晴,我就知道,你是最有情有义的人,过去是我对不起你,但我发誓,我是真心爱你,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而且我每时每刻想的都是得到你之后好好待你,好好爱你,所以我即使千错万错,爱你的一颗心却是真的,你回去之后一定和你老公好好说。”

他每句话每个字都在沐暖晴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外,沐暖晴听的直恶心,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厌恶看着他,“我答应你回去向莫君清说情,你现在可以把车弄开了吗?”

“可以可以,我马上我马上。”赵旭宁连忙回到自己车里,给沐暖晴让开道路。

到了学校,沐暖晴好容易才把心里那种不舒服的感觉压下去,上完课,放学回家,等莫君清回家后,立刻把遇到赵旭宁的事和莫君清详细说了。

莫君清揽着她的肩膀坐在沙发上,“你做的对,他情绪已经很不稳定,游走在正常人与疯子交界处的边缘,稍有不慎,他变成真正的疯子,第一个遭殃的就是你。”

“那怎么办?”沐暖晴忧心忡忡,“真要放他一马吗?万一哪天他又得了势,再掉头对付你怎么办?”

莫君清确实淡定如常,“我已经考虑过了,赵旭宁这种情况,不适合逼得他太紧,逼的太紧,把他往绝路上逼,等于把他逼成真正的疯子,他不是疯子已经很危险,如果变成真正的疯子,说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来,所以我决定给他留条活路。”

“什么活路?”

“香港那边的活路。”

“我会把他在这边的商路都封死,只给他留香港那边的市场,这样他只能远走香港,而香港那边的市场已经接近饱和,没办法再做大,所以他岳父才会到这边来寻找商机,只要把他困在香港,他就掀不起大的风浪。”

“这是个好办法……”沐暖晴赞同,“一想到他能离开这里,离我们远远的,我心里就像搬走了一块大石头似的那么舒坦。”

“嗯,”莫君清无意识的摩挲她的头发,“赵旭宁虽然疯狂,但能力不错,很聪明,是个人物,只要他安安分分待在香港,有天他也许能想通,回到正路上去,运气好,碰上个不错的女人,也许能将他的心结解开,那他就不会变成真正的疯子。”

沐暖晴忍不住问:“那要是他运气不好呢?”

莫君清笑,捏捏她的脸颊,“若是运气不好,再遇到个他喜欢的要死要活,人家却不甩他的,没准儿就真变成疯子了。”

沐暖晴情不自禁打了个哆嗦,有点怕,“那他万一真变成疯子怎么办?”

“真变成疯子又怎样?”莫君清笑着将她揽进怀中,“有我呢,怕什么,而且我不是说了,将他困在香港,那么远,有什么好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