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第273章 反差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038 2015-04-08 13:01:24

  “没事,没事,”沐暖晴冲过去,一把将他抱进怀里,轻轻拍抚,“没事了,没事了,姐姐来了,没事……”

拍着孟欢瘦骨嶙峋的脊背,她的心脏疼的狠狠揪成一团。

这就是MO城一中吗?

这就是以师资力量雄厚,升学率全国排名第一的赫赫有名的MO城一中吗?

为什么它的副校长是这副嘴脸?

她的弟弟站在墙角瑟瑟发抖,另外几名学生却坐在沙发上喝饮料玩儿手机,相谈甚欢!

她无法想象刚刚站在墙角等待她到来的孟欢是什么心情,他受了伤,而那几名学生很明显毫发无伤!

她顾不得其他,紧紧抱着孟欢,不住安抚着他,希望把全身的温暖都传递给这个浑身冰冷,瑟瑟发抖的少年。

大腹便便的副校长从办公桌后站了起来,不满的假咳了几声,“你就是孟欢的家长?”

沐暖晴松开孟欢身体,改握住他的手,“我是孟欢的姐姐。”

李老师插话,向副校长介绍:“这位是沐暖晴沐老师,沐老师,这位是我们主管校风校纪工作的校长,张校长。”

沐暖晴不屑。

有这种败类主管校风校纪,也难怪那几位所谓的“公子”可以在校内这么嚣张!

张校长上下打量了沐暖晴几眼,“沐老师?我不记得咱们学校有这么年轻漂亮的女老师。”

李老师解释:“沐老师是MO医大的老师。”

张校长又打量沐暖晴几眼,下巴微微昂着,打着官腔:“我和MO医大梁校长是大学同学,原来是他手下的兵,那也不是外人,今天我们好好谈谈你弟弟的问题。”

沐暖晴目光清冷的看着他,“愿闻其详!”

张校长对她的态度很不满,一脸严肃,“你弟弟偷了严希嵩同学的手机,虽然他成绩不错,但情节太过恶劣,我们一定会严肃处理。”

孟欢身体狠狠颤了下,冰冷的手掌在沐暖晴手中狠狠哆嗦,“我没有偷……”

“闭嘴!”张校长板起脸孔,怒斥一声,脸上的肥肉狠狠颤了几颤,“和严希嵩同学坐在一起的那三位同学都能证明你偷了,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没偷?”

孟欢身体抖的厉害,却还是努力分辩着:“我一直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没有靠近过别人,我没有偷。”

“你偷了,我们亲眼看到的。”坐在窗边沙发上的男生之一,洋洋得意的笑着说。

“对,我们亲眼看到的。”另外一个男生附和。

张校长看沐暖晴,“你听见了?有三个学生证明,亲眼看到孟欢偷了严希嵩同学的手机,原本我们应该报警处理,但鉴于他还未成年,我们老师也有教育方面的责任,我们就不声张了,你把人领回去,以后就不要来了。”

他一副高高在上的嘴脸,冠冕堂皇,竟是施恩的语气。

“我没偷!”孟欢再次分辩,目光几近绝望。

沐暖晴松开他的手,改用手臂环住他的肩膀,让他半靠在自己怀中,轻声安抚,“没事,小欢,姐姐知道你没偷,姐姐会让他们还你清白!”

张校长哧的笑了声,像是在嘲笑她的狂妄。

沐暖晴看了看与他办公室相连的隔间,又看了眼张校长,“张校长,借用一下你的房间。”

不待张校长说话,沐暖晴拥着孟欢走进隔间,反手将门关上锁好。

“姐姐,我没有偷东西,我发誓,”孟欢目光急切,苍白的唇瓣微微哆嗦着,“如果我偷了,就让我天……”

沐暖晴捂住他的嘴,不让他继续说下去,轻声斥他:“不许乱说话!”

孟欢将她的手从嘴巴上扯下来,“姐姐,我真的没有偷……”

沐暖晴再次抱住他,轻轻拍抚他,“姐姐不是说了,姐姐信你,小欢不会偷东西,姐姐会还你清白,安心。”

“可是……他们都说亲眼看我偷了……”孟欢一颗心早以坠落深渊,看不到任何希望。

想到他要以偷东西的罪名被学校开除,他几乎绝望。

他不会偷东西,饿死也不会偷,他不明白严希嵩他们为什么针对他、污蔑他,难道就因为他考了年纪第一?

沐暖晴不屑的哼了声,“他们那种人,亲眼看到很容易就能变成什么都没看到!”

孟欢不解的看着她,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

沐暖晴握住他的手,“知道他们几个叫什么名字吗?”

孟欢回忆了一下,说出四个名字。

沐暖晴掏出手机,想了一下,找出孟歌的号码打过去,“孟歌,帮我个忙,很急。”

“你说。”

“帮我查四个人,他们是MO一中高二一班的学生,家世很显赫,连他们的班主任都要称他们一声公子,我想知道他们是谁家的公子。”沐暖晴说出四个人的名字。

“OK!十分钟内搞定。”

孟歌不愧是孟歌,很快电话就打回来,“查到了,确实都是MO城很有名的公子,很好查。”

孟歌将几人的家世报了一遍,“暖暖,你查他们干什么?这几个家里哪个也不是省油的灯,不好惹,你悠着点。”

“知道了,你好好照顾傲雪,我先挂了。”

“我老婆现在好的不得了,但你听起来不太好,”孟歌没正经的笑,“怎样?需要帮忙吗?”

“暂时不用,有需要再打给你。”

“记得别和我客气,讨好你就是讨好我老婆,千万别吝啬给我可以讨好我老婆的好机会。”

“嗯,知道了,有需要一定打给你。”

沐暖晴孟歌的电话,立刻给莫君清打过去。

工作时间她很少主动给莫君清打电话,所以莫君清接了电话立刻问:“有事?”

“嗯,”沐暖晴将孟欢遇到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将那四个学生的家世报了一遍,“你看能让他们改口吗?”

“没问题,等我消息。”

听莫君清痛快应了,沐暖晴挂断电话,吁了口气,冲看着她的孟欢展颜一笑,“没事了,他们会改口,学校会还你清白,你没偷东西,谁也不能诬陷你!”

孟欢看着她,喃喃的叫:“姐姐……”

看着他苍白瘦弱的脸,沐暖晴忍不住又抱住他,轻轻拍抚他的脊背,“没事了,姐姐不会让他们欺负你,你和念念以后都会好好的,姐姐会好好护着你们。”

刚刚受尽委屈却一滴眼泪都没掉的孟欢,忽然落下泪来,反手抱紧沐暖晴的身体,“姐姐……”

沐暖晴抱着这个瘦弱的少年,恨不得一股脑给他做很多好吃的,给他很多爱、很多温暖,不让他在这样苍白消瘦,不让他再这样脆弱无依。

只是一瞬之间,她忽然明白了什么叫血浓于水。

她想好好疼爱这个弟弟,虽然他们只不过是同母异父,只不过才相认几天。

她抱着他、轻轻拍抚他,给他温暖、给他力量,不想放开。

门响了,叩门声粗暴刺耳:“沐老师!沐老师!”

是那位脑满肠肥的张校长的声音。

沐暖晴松开孟欢,帮他擦擦眼泪,握着他的手,开门出去,“张校长,有事?”

张校长一脸不满的瞪视她,“沐老师,你把我这里当什么地方了?想你和你弟弟躲到什么时候?我告诉你,你再怎么躲都没用,赶紧给你弟弟收拾东西离开这里,我们学校不欢迎这种手脚不干净的东西!”

手脚不干净的……东西?

败类!

居然这样说自己的学生!

沐暖晴看着他冷笑,“身为校长,为人师表,居然这样辱骂自己的学生,如果我弟弟是东西,那你就不是东西,做人都不配,何况做校长!”

“你!”张校长气的面红耳赤。

身为主管校风校纪的副校长,平日里见惯了犯错学生的家长对他点头哈腰,百般讨好,拿着东西登门求他高抬贵手的更是不计其数,他已经习惯了别人对他讨好赔笑,伏低做小,还从没遇到像沐暖晴这样,居然敢当面顶撞!

他气怒之下,一时失了言语,沐暖晴冷冷看着他,没有一丝让步的意思。

张校长既然能坐到这个位置,自然不是蠢材,见沐暖晴目光清亮坚定,没有一丝犹豫彷徨,心里不禁有些敲鼓。

他从来不是做事不给自己留后路的人,处理孟欢这件事时,他先把孟欢的来龙去脉查了个一清二楚。

介绍孟欢进来的是教育局的一位科长,虽然也小有权势,但相比严希嵩那几位高官巨贾家的公子,渺小到不值一提。

至于孟欢的家世,他也详细翻看了孟欢的档案。

孟欢是烟州人,母亲死了,父亲是无名小卒,这种学生他处理起来哪儿会有什么顾虑?

可现在看沐暖晴这副样子,他有些不确定了,难道这次一不小心踢到了铁板上,这个沐暖晴其实是他惹不起的人?

他正惊疑不定,暗自思虑这件事哪里有什么疏忽纰漏,手机响了,接通之后,听了几句,脸色很快变了,冷汗顺着额角滴滴答答往下流,“是是是,知道了知道了,一定一定……”

明明对方看不到他的表情动作,他还是很可笑的点头哈腰,应声虫一样一通是是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