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第245章 狡猾的男人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005 2015-04-08 13:01:24

  她黯然垂下头,低声叹,“其实婚姻破裂两个人都有责任,不能全怪冷毅,我不想让我哥哥迁怒他,我把自己打扮的光鲜点儿,再多帮他多说几句好话,我哥就不会怪他了。”

沐暖晴轻轻拍拍她,无言叹息了一声,想起莫君清总爱送她的二字评语“傻瓜”。

那男人伤她至深,留她遍体伤痕,她却仍然替他着想,不是傻瓜又是什么?

许沫冲她笑笑,她也回了许沫灿烂一笑,发动汽车,“好,今天我就陪你痛痛快快玩一天,我们买衣服买首饰,剪头发做美容,把以前种种都忘掉,明天让你哥哥看到一个光彩焕发的妹妹!”

两个小女人商量了一下,决定先去美容,再去做头发,然后再光鲜亮丽的去买衣服。

沐暖晴一头秀发舍不得动,只是做了一次营养,而许沫将原本齐耳的短发剪的更短了,弄成了一头俏丽的短发,发尾稍稍烫了烫,可爱俏皮,衬着她好像永远长不大的娃娃脸,更加青涩的像个没出校门的大学生。

美发师对着镜子里的她赞不绝口,许沫看着全新的发型,心里也有小小的雀跃。

不自觉的想起那首歌,“我已剪断我的发,剪断了牵挂,剪一地不被爱的分叉……”

从此刻起,她便要彻底与往事诀别,再不是冷太太许沫,而是许家的女儿许沫。

脑袋舒服了,精神也格外的好,又去了与美发店相隔不远的美容院,美容师对沐暖晴的皮肤赞不绝口,却对许沫不敢恭维,“许小姐,你底子挺好的,就是没护理好,你看你,肤色暗沉,一点光泽都没有,今天做这一次只是表面功夫,以后要多来几次才行。”

许沫心中一动,“你们明天几点开门?”

“八点。”

“行,那我预约一下,明天早八点我准时到,你再给我做一次,做完再给我划个淡妆。”

年轻的美容师一脸了然,“许小姐明天要相亲吧?没问题,包在我身上,我保证把你弄的水水灵灵,美美的,人见人爱!”

许沫看了眼沐暖晴,两个人会意一笑,也不解释,任美容师在她脸上涂涂抹抹。

做好了美容,已经中午了,选了家清雅干净的餐厅,两人点了些爱吃的东西,边吃边聊。

弄头发和做皮肤护理都是坐着,倒是不累,两个人精神很好,聊的很开心,笑声不断,浑然没发现,角落里一个男人用近乎贪婪的表情盯着沐暖晴的脸,眼睛都不眨一下,生怕错失了她任何一个表情。

沐暖晴和许沫吃的很慢,半个多小时才从餐厅离开,那个男人便不眨眼睛的盯了沐暖晴半个小时,一直待沐暖晴消失在他目光不可及处,他意犹未尽的收回目光,掏出电话。

“是我,你想到办法了没?”男人语气冰冷阴鸷,高高在上。

“……”

电话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男人很不满,冷冷哼了一声,“李艾可,别忘了你的前途和小命都在我手中攥着,你要不想死,就给我抓紧点儿时间,我耐心有限!”

不待对方说话,他恶狠狠挂断电话,端起面前的酒杯一口灌下,辛辣入喉,眼前晃来晃去都是沐暖晴清丽脱俗的脸颊。

以前她是他女朋友时,他从来不知道她居然美成这样,她随意坐在那儿,便胜似世上所有风景,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让他心痒难耐,挪不开目光。

这样的女人,竟然被他给弄丢了!

可恶!

早晚有天他会重新得回她,在赵旭宁的字典里,从来没有求而不得这四个字。

从——来——没——有!

离开餐厅,沐暖晴载着许沫去了隶属简家的那家商场,反正都要买,肥水不流外人田,让简家赚了比让别人赚了好,花钱也花的舒坦不心疼。

倒是许沫有些奇怪,“这家东西很好吗,怎么姐姐转了这么远,非要来这家?”

“这是简家的产业,”沐暖晴有些不好意思,“我就是想着,反正不管在哪儿买都是要买,让别人赚不如让司曜赚,我知道也没多少钱,就是……”

唉!

她也说不出就是什么。

她知道这点消费对这家商场来说不过是太平洋里的一滴水,但是她就是愿意到这边来买,只要时间允许,她所有的东西几乎都是在这家商场里添置的。

她的做法好像有点好笑,所以她有点不好意思。

许沫却懂,挽住她的胳膊,“原来是这样啊,那我以后也到这边来买东西。”

沐暖晴小小惊讶,“你不笑我?”

许沫比她还惊讶,“笑你干什么?这不是人之常情吗?”

沐暖晴忍不住笑。

原来这是人之常情啊,她还以为是她想法怪,她是个怪胎。

她反手挽住许沫的胳膊,“沫沫,你真是我的知己。”

“那必须的,”许沫俏皮的笑,“我一眼就瞅准了,所以才一直赖着你。”

小时候沐暖晴尝尽人间冷暖,无数白眼儿,许沫是第二个直言喜欢她,向她抛出橄榄枝的女生。

人这一生,亲情爱情友情缺一不可,亲情她能期待将来她与莫君清两人的宝贝,爱情有莫君清,友情有傲雪和许沫,她活到二十多岁,生命从未如此圆满过。

许沫一改往日低调,专挑淑女样式的奢侈品牌,她皮肤白,身材好,长的漂亮,华贵的奢侈品牌贵有贵的道理,只要看上眼的穿上身便效果便极好。

许沫从里到外,从头到脚买了好几身新衣服,打算全都洗净了,许沉在国内这些日子,她可以替换着穿。

沐暖晴只看中一件极喜欢的,刷卡买了,许沫又挑了三条和衣服相配的项链,一条手链,沐暖晴不喜欢戴首饰,虽然也觉得漂亮,但忍住了没买。

经过男装部的时候,她见到一件衬衣,一眼就有些喜欢,想着莫君清穿上一定好看,刚想拐进去看看,想起许沫才刚刚离婚,她给莫君清买衣服,会不会惹的她伤心?

这样一想,她又将步子挪了回来,继续若无其事的往前走。

反正明天周日,再来一次就好了!

从商场出来时,天色竟然有些黑了,街灯亮起,霓虹闪烁,街上车水马龙,路人行色匆匆。

这是孤单的人最容易心生落寞的时候,沐暖晴曾经孤单寂寞过,念及许沫此刻的心情,情不自禁将许沫的手臂挽紧了些,“沫沫,时间不早了,我们买些食材,今晚去你家里吃。”

“不用了,”许沫哪会儿不知道她的心思,拒绝道:“姐姐你陪我一天了,回家陪姐夫吧,我买点吃的回去洗衣服,把衣服弄干搭配一下,我得早睡,明天才有精神去机场接我哥哥。”

沐暖晴觉得有些好笑。

明明是亲人回国,许沫紧张的像是要上战场打仗一样,但好笑之后是羡慕,许沫还有个血脉相连的哥哥,她却什么都没了。

将许沫送回家,她到家的时候,打开门,一阵饭菜的香气顿时扑鼻而来。

看到系着围裙在厨房忙碌的莫君清之后,她心里淡淡的自伤悲凉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欢笑着走过去,轻轻拥住那个为她洗手作羹汤的男人。

没有亲人又怎样,有了他,她便是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怎么了,这么开心?”莫君清回身搂住她的腰。

“我觉得我好幸福,”她抬头看他,眼睛亮晶晶的,比星光更美更迷人,“你这样的男人,居然会给我下厨做饭,我觉得很不可思议。”

莫君清好笑,“我什么样的男人啊?不是也要吃饭也要睡觉,一顿不吃就饿,几天不睡就累倒?”

沐暖晴摇头,轻叹了声,“以前我没接触过像你这样的高高在上的男人,在我的思想里,我觉得你们应该是进门保姆,出门保镖,家里养着好几个厨师,自己什么都不做,除了洗澡别的事情都是别人伺候着。”

“也有这样的,不过我不喜欢,”火上的汤火候差不多了,莫君清松开她的身子,回头关上天然气的阀门,“我和爸爸闹的僵的时候,过了几年苦日子,习惯了没人伺候,自己一个人多自由自在,多了别人看着别扭!”

他笑着回身,再次将她圈住,俯身亲了她一下,“现在有老婆了,家里就更不能装外人了,我和老婆天天二人世界多好,有了电灯泡,我还怎么为所欲为?”

听他说着说着又不正经了,沐暖晴嗅到了危险,忙不迭推开他,“你盛饭,我去洗手换衣服。”

她逃也似的转身跑了,莫君清悠然转身,浑不在意。

跑的了现在,跑不了今晚,吃饱饭还怕她不尚|床睡觉吗?

今天他表现这么好,睡前多讨点福利在情理之中吧?

晚上,躺在床上被折腾的苦不堪言的时候,沐暖晴懂了。

什么绝世好男人,都是骗人的!

那个男人只是施点小恩小惠,然后再趁她感动,藉此借口更加干净的把她吃掉。

那个狡猾的男人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1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