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第168章 意料之外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070 2015-04-08 13:01:23

  “妈……”沐暖晴惊叫了一声,慌忙蹲下去扶她。

沈芳怡软趴趴的被她扶在怀中,一动不动,她颤巍巍的将手指放在沈芳怡鼻下,已经没了气息。

“妈……妈……”她叫了几声,跌坐在地上,抱着沈芳怡的尸体放声大哭。

为什么?

这是为什么?

她是死是活,葬在哪里,关她何事?

为什么她还会哭,她还会痛?

“暖暖……”莫君清将沈芳怡抱回床上,按下床头的按铃。

很快,医生护士赶来一大堆,做过检查之后,遗憾的摇了摇头。

看着白色的床单缓缓盖住沈芳怡的头脸,沐暖晴哭倒在莫君清的怀中。

这是她在这世上的最后一个亲人,就这么没了,什么都没了。

那一晚,她哭的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过去。

沈芳怡的后事全部由莫君清负责打理,火化后暂时寄存在火葬场,待确定到底葬在哪里之后再下葬。

将这一切处理完,已经是三天之后。

不过三天而已,沐暖晴整个人憔悴了许多,本来就不大的小脸更瘦成了巴掌大,下巴尖的让人心疼。

晚上,沐暖晴不顾莫君清的阻拦,炒了两个她拿手的素菜,煲了一锅养生去火的菌汤。

饭菜上桌,莫君清帮她拉开椅子,照顾她坐下,站在她身后,一手扶着她的肩头,一手揉她的发,“这几天你心情不好,我们凑合吃点就行了,何必这么麻烦?”

沐暖晴抓住他的手,拉他在身边坐下,“这几天你太辛苦了,忙公司的事,还要为我妈的事忙前忙后,我好几天没给你做饭,没好好照顾你了,给你熬汤补一补。”

除此之外,她不知道她还能为他做些什么。

当她觉得她的整个世界都在她眼前崩塌时,是他将她的世界又重新撑了起来,如果没有他,她不敢想象她如今的生活到底怎样。

“傻瓜!”莫君清揉揉她的脑袋,满眼疼爱,“过去的就让它过去,以后开心点儿,你还要养好身体,快点儿给我生个宝宝,你就不孤单了,嗯?”

沐暖晴抓住他的手,不争气的潮湿了眼睛,用力点头,“嗯!”

又过了几天,她心情渐渐平复,生活回到正轨,她打开莫君清交给她的文件袋,里面有她拜托莫君清调查的有关她父亲家的资料。

她父亲的家族原来也是MO城名门,她的祖父以服装生意起家,发展她父亲那一代,已经是MO城数一数二的服装商,如今她祖父祖母仍然健在,除此之外她还有个伯父,伯父家育有两儿一女,算算年龄,是她的堂兄堂妹。

调查的人很细心,祖父一家都附了照片,从照片的角度可以看出,都是偷|拍的,但依然可以看出祖父家的遗传基因有多好,堂兄英挺俊帅,堂妹清纯漂亮。

沐暖晴拿着照片一遍又一遍的看,看到眼睛发酸,心里也酸。

沈芳怡死后,照片中的人便是她在这世上最亲近的人了。

只可惜,她最亲近的人,也是待她最薄情的人。

薄情到,她刚一出生就给她冠上扫把星的罪名,说她命硬克父,才害她父亲惨死……

想到这里,她心里又是一痛,将照片翻扣在桌上,不愿再看下去。

如果不是沈芳怡的遗愿,她大概一辈子也不会主动找上沐家的人,可是如今,由不得她了。

沈芳怡的唯一遗愿就是与她父亲合葬,沈芳怡心狠,她却狠不下那个心,让沈芳怡死不瞑目。

她叹了口气,又拿起拿叠资料翻看。

如今,她的祖父、伯父都已退居二线,沐氏集团由她的大堂兄沐行远执掌大权,调查人神通广大,资料最后居然附有沐行远的私人电话。

思忖再三,沐暖晴掏出手机,拨通了沐行远的电话。

电话接通之后,自那边传来的声音低沉醇厚,又带着些微疏离冷漠,由沐暖晴的耳朵直击到她的心里,让她握着手机的手,情不自禁紧了下,“你好,请问您是沐行远沐总吗?”

“是,请问你是哪位?”

“我叫沐暖晴,我是……沐千林的女儿。”

那边沉默半晌后,似是回过神来,刚刚有些疏离冷漠的声音,微微热络起来,“哦,那我要叫你一声堂妹才对。”

沐暖晴抿了下唇,“沐总,请问您有时间吗,我想约您见面谈一谈。”

“当然,我也很想见你,一个小时后可以吗?你订地点,我请你吃饭。”沐行远回答的很痛快,甚至有些令沐暖晴不解的迫不及待。

沐暖晴又翻了下手中的资料,看了眼沐氏集团的地点,在清海路,印象中,那边有家私房菜味道不错,“一个小时后,吉心私房菜可以吗?”

“好,吉心私房菜,我定房间,一个小时后见,路上小心。”

沐行远最后那句话,让沐暖晴心里暖暖的。

没有漂泊在外的人,永远想象不到漂泊的人对家庭有多渴望。

同样的,被亲情环绕的人,永远体会不到此刻的沐暖晴,多么渴望得到一个亲人,多么渴望得到亲情。

挂断电话,她又拿起沐行远的照片看了很久。

沐行远今年三十八岁,正是男人最黄金的年龄,身姿挺拔,眉目清朗,气质沉稳,内敛而不张扬,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

这是她的大堂兄,她的亲人,如果当年父亲没有惨死,她在沐家出生,她应当叫他一声大哥。

她盯着照片看了好久,直到一条短信提示音将她从胡思乱想中惊醒,看看时间,距离和沐行远约好的时间只剩下半个小时,她该出发了。

——

吉心私房菜,吉水厅。

沐行远点了一桌好菜,热络的招呼沐暖晴动筷,沐暖晴夹了几口,放下筷子,“沐总……我……”

“诶~叫什么沐总!”沐行远笑着摆手,“叫我大哥,我小的时候,叔叔很疼我,在家里我和叔叔感情最好,只可惜后来……”

他叹口气,又摆了下手,“算了,不说了,作为你的大哥,我很抱歉以前没能好好照顾你,大哥自罚一杯,给你赔罪。”

他将酒杯斟满,仰头一饮而尽。

“既然大哥这么说,那我就不客气了,”沐暖晴端起酒杯,“我敬大哥一杯。”

也是稍微仰头,一口干了。

放下酒杯,她看着沐行远,“大哥,其实我今天来,是有事和你商量。”

“想到了,”沐行远笑着点头,“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你和家中断绝联系那么久,不会无缘无故找上我,说吧,什么事,只要大哥能帮的,一定尽力帮。”

“是有关我妈的事,”沐暖晴不自然的抿了下唇,“我妈前几天去世了……”

她将沈芳怡的临终遗言,捡着重要的和沐行远学说了一遍,“我妈只有这一个遗愿,她希望她可以和我爸爸葬在一起,我个人觉得,我妈这个要求并不过分,毕竟我爸去世时,她还是我爸的合法妻子,现在她去世了,与我爸葬在一起,合情合理,我希望大哥可以帮我说服爷爷奶奶,让我把我妈的骨灰和我爸葬在一起。”

“这……”沐行远手指摩挲着杯身,陷入沉思。

沐暖晴也不打扰他,静静坐着,等待他的答案。

过了好半晌,沐行远才抬头看她,“暖晴,不是我不肯帮,实在是这事有些棘手,当年叔叔与婶婶的婚事,原本爷爷奶奶就极力反对,后来叔叔车祸横死,爷爷奶奶更是一门心思认定是婶婶命硬,克死了叔叔,将婶婶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直到现在提起来都恨不得一副将婶婶剥皮吃肉的样子,想要说服他们,让婶婶和叔叔葬在一起,恐怕很难。”

沐暖晴咬了下唇,“大哥,我知道会很难,但是我爸爸妈妈是合法夫妻,他们先后离世,葬在一起是天经地义的事,大哥能不能帮忙想想办法?”

“办法也不是没有,只不过……”沐行远停住话,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

“只不过什么?”见他许久不言,沐暖晴只好追问。

“算了,我们兄妹第一次见面,先不说那些不开心的事,”沐行远忽然笑开,将餐桌上最贵的一道菜转到沐暖晴的面前,“你先吃东西,吃饱之后,我带你去见见你二哥和妹妹,等时机成熟了,再带你见见爷爷奶奶,你长的这么漂亮可爱,又是WO医大的老师,爷爷奶奶一定会喜欢你,如果你能讨得爷爷奶奶的欢心,还有什么事办不到呢?”

“谢谢大哥。”沐暖晴道了谢,开始安静的吃东西。

她不是话多的人,沐行远问一句她才答一句,好在沐行远是健谈的人,为她介绍了不少关于沐家的情况,这顿饭才不至于吃到冷场。

吃完饭之后,沐行远开车载着沐暖晴到了沐氏集团。

从那份资料上,沐暖晴知道沐氏集团是MO城十强企业之一,如今亲眼见到沐氏集团大楼的宏伟,还是为之震撼。

小时候她和沈芳怡一直过的困苦窘迫,因此想当然的认为她的父亲也是穷苦人家出身,她从未想过,原来她的父亲竟出自豪富之家。

如今站在这气势雄伟的大楼下,她更觉得心寒讽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0分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