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第340章 番外今夕何夕,见此良人8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046 2015-04-09 11:54:20

  云朵实在忍不住,皱眉看她,“妈,我知道寡居的女人对儿子都有种可怕的占有欲,您想独占您儿子,我没意见,您赶紧给您儿子打电话,只要他点头同意离婚,我立刻从这里搬出去,一刻也不耽搁!”

云朵的态度这样强硬,连离婚都说出来了,杨心怡倒是呆住了。

在她的意识里,她儿子是全天底下最好的男人,而云朵不过是个残废,就算她和她儿子天天对云朵非打即骂,云朵也不敢大声喘气。

毕竟云朵残了一条手臂,要是再离了婚,谁还要她?

不管她在这个家受什么气,她都得忍着!

可没想到,云朵居然说要和她儿子离婚!

她先是吓了一跳,很快就认为云朵在吓唬她。

她儿子那么优秀,那么有钱又那么帅,就算离婚了,有的是好女人倒贴上来,可她云朵呢?

是个残废,年纪也不小了,再是个二婚,谁还愿意娶?

云朵又不傻,怎么可能和她儿子离婚!

想到这里,她又硬气起来,叉腰嚷嚷:“好啊!你打!你立刻打!等你和远方离了婚,我看你一个残废又二婚的女人,这辈子还能不能嫁得出去!”

云朵早知道她这婆婆尖酸刻薄,是个泼妇,却没想到她能泼妇成这样。

纪远方第一次带她见杨心怡,她就感觉到杨心怡对她的敌意,横挑鼻子竖挑眼,还满脸的轻视不屑。

没订婚前,她和纪远方提过,如果他妈妈实在不喜欢她,两个人是不是考虑分手,因为不被父母祝福的婚姻不会幸福。

可纪远方说,他妈就那样,只要是出现在他身边的女人,全是他妈妈眼中的敌人。

他妈妈一方面盼望他结婚生子,一方面又怕自己含辛茹苦养大的儿子被别的女人抢走。

对这一方面,云朵也有耳闻。

对很多年轻时丈夫去世,独自抚养儿子成人女人来说,儿子就是她们的一切,她们对自己的儿子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占有欲。

她甚至听说有位寡居的母亲,儿子结婚之后,儿子和儿媳睡觉不许锁门,她半夜要起来给儿子盖被子,经常在儿子和儿媳亲热时闯进儿子的卧室,最后儿媳忍无可忍,终于离婚。

看出云朵的担忧,纪远方安慰她,说他也明白婆媳之间难处,他们结婚之后,如果杨心怡愿意留在MO城,他会在他们公寓附近给杨心怡买栋好房子,不会让杨心怡和他们住在一起。

云朵的妈妈经常说,谁找对象也没把四个桌角都占全的时候,总有缺憾,云朵想到妈妈的话,觉得这不是什么足以令她与纪远方分手的原因,也就算了。

结婚之后,她才真正意识到杨心语占有欲的可怕。

纪远方绝对不能在她面前流露出一点对她关心的样子,只要她和纪远方之间交流过多,她就会指桑骂槐,不是影射儿子娶了媳妇忘了娘,就是影射她这个儿媳没礼貌不懂事,非要看她和纪远方彼此看不顺眼才好。

好在杨心怡不和他们住一起,云朵又不屑与她计较,大部分时候云朵装聋作哑,事情也就过去了,可今天杨心怡张嘴残废,闭嘴残废,她实在忍不下去了。

她掏出手机,真要给纪远方打电话,一直坐在沙发上看热闹的纪嫣然冲了过来,按住云朵的手,“嫂子,咱妈就是说气话,你是晚辈,让让她怎么了?诶,嫂子你这项链真漂亮!”

纪嫣然被云朵的项链吸引,伸手去摸,云朵往后退了几步,避开她的手。

纪嫣然讨好的笑,“嫂子,你这项链好漂亮,在哪儿买的,回头我让我哥也给我买一条。”

伸手不打笑脸人,云朵耐着性子回答:“是我姐姐送我的。”

“在哪个店里买的,可不可以告诉我,回头让我哥去给我买。”

“这是限量版,全世界只有这一条,不用让你哥白费功夫了。”

纪嫣然瞅着云朵的项链,心痒的厉害,“嫂子,我后天同学聚会,你把这条项链送我好不好?你这项链这么漂亮,到时我肯定能羡慕死她们。”

“对不起,这是我姐姐送我的礼物,我不能转赠别人。”

“怎么就别人了?”纪嫣然还没说什么,杨心怡先恼了,“她是你丈夫的妹妹,是你的小姑子,怎么说都是一家人,要你一条项链怎么了,赶紧给嫣然摘下来!”

其实很多时候云朵都很奇怪,杨心怡这样刻薄恶毒的女人,怎么会有纪远方那样出色的儿子,纪嫣然这样自私贪婪的妹妹,怎么会有纪远方那么优秀的哥哥。

只能解释为,纪远方的优秀出色遗传自他早逝的父亲,纪嫣然的自私贪婪遗传自刻薄恶毒的杨心怡。

自她和纪远方结婚后,纪嫣然隔三差五向她要东西,有时是要她的衣服首饰,有时是相中了什么要她给买。

云朵对钱没什么概念,在她的意识里,能用钱摆平的事情就不算个事,如果花几个钱就能让这个家风平浪静,她从不吝啬。

所以平时,她对纪嫣然有求必应。

但这次不行,姐姐能买到这条项链欢喜的不得了,这是姐姐一片心意,她不可能将它送给别人。

面对这样极品的母女,云朵除了烦躁就是无力,她耐着性子控制着自己满腔火气,“妈,我再说一遍,这是我姐姐送我的礼物,是我姐姐一片心意,我不可能把它送给任何人。”

她转身要走,没想到杨心怡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将她拽了一个趔趄,伸手去抓她脖子上的项链,“还反了你?嫁了我家远方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气,你从头到脚连人都是远方的,何况一条项链,今天这项链你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

她把云朵不给纪嫣然项链,当成云朵对她权威的挑衅,一手拽着云朵的胳膊,一手去抓那条项链。

她拽的刚好是云朵受伤的胳膊,一阵剧痛自手臂刺入心扉,疼的云朵眼前一黑,几乎晕厥过去。

人的本能让她用力将杨心怡推开,杨心怡毕竟上了年纪,被云朵推的倒退了几步,摔倒在地,她顿时哭天嚎地:“杀人了,杀人了,我这是做了什么孽,儿子娶了这么个心狠手辣的东西,嫣然,赶紧给你哥打电话,让他回来看看,他这是娶了个什么东西!”

一向沉着冷静自制力极强的云朵,被她吵的撞墙的心都有了。

她快步上楼,将房门关紧,把那极品母女俩的吵嚷声关在门外。

她拖着疲惫的步伐洗了个澡,吹干头发躺在床上,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抽干了她所有力气,她很快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她睡的正沉,碰的一声巨响将她惊醒,浑浑噩噩睁眼,纪远方脸色铁青的站在她窗前,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将她扯了起来,“跟我走!”

云朵挣脱开,“干什么?”

纪远方又伸手拽她,“去给妈道歉。”

云朵偏过身子躲开,“纪远方!”

“你吼什么?”纪远方气的胸膛剧烈起伏,“我爸去世的早,我妈一个人含辛茹苦将我拉扯大,我娶老婆是和我一起孝敬她,不是来给她气受的!”

云朵气的浑身发抖,“纪远方,我要离婚!马上离,现在就离!”

纪远方气懵了头,抓住她的手腕拖她,“要离婚也得给我妈道过歉才能离,去给我妈道歉!”

他抓的刚好是云朵受伤的左手,整条手臂疼的似乎要从她身体上生生撕裂开,她疼的眼前一黑,被纪远方强行从床上拖拽到地上,脑袋猛的磕在地面,一阵剧烈的头晕目眩。

见云朵摔在地上,纪远方一愣,下意识松了手,云朵躺在地上,好久才将手臂上那股痛意忍过去,慢慢爬起,坐在地上,双手抱膝,将脸埋在膝间。

她从小就不爱哭,可此刻眼泪再也忍不住,成串成串往下流。

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就像一个巨大的垃圾袋被撕裂了一道口子,所有的龌龊肮脏不堪争先恐后往外流。

她原本催眠自己,再等等,再努力一下,也许有天纪远方可以回心转意,她可以和纪远方做普通夫妻,不用太恩爱,只要能结伴过日子就行。

她生个孩子,相夫教子,守着孩子过下半辈子,在父母姐姐面前装作很幸福的样子,即便不给父母姐姐的幸福加分,也至少不让他们为她牵肠挂肚。

可就这点小小的愿望命运也吝啬满足他,她没等来转机,而是越来越差。

她不能再忍了,再忍下去她会发疯。

虽然她是无声的流泪,纪远方还是敏感的察觉到她哭了。

刚刚的震怒被她的眼泪浇灭,他忽然心软了,在她面前蹲下,抬起她的头。

一眼看到她颈间的项链,他缓和了声音问:“这就是嫣然喜欢的那条项链?”

云朵躲开他的手,沉默不言。

纪远方看着她沾满泪水的眼睛,心里泛起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声音更加柔软了些,“朵朵,如果你实在不想给妈道歉,这条项链给我,我把它拿给嫣然。”

云朵盯着他的脸,觉得从未有过的陌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