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第92章 他们的雷区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379 2015-04-08 13:01:23

  后座上,沐暖晴蜷缩成一团,衣衫不整,长发凌乱,狼狈不堪。

孟歌吊儿郎当回头看他,“萧大少爷,帮个忙,给她找个地方,别吐我车上。”

萧翎诺抬眸回望过去,目光幽沉,“我不信你不知道,她的事,你该找莫君清!”

孟歌咂咂嘴巴,“我不信你看不出来,不是莫君清,她能喝成这样?”

萧翎诺眸色一深,不再说话,弯腰抱起沐暖晴,将她抱回自己车上。

看着萧翎诺的劳斯莱斯幻影流光般在车流中消失,孟歌松了口气——烫手的山芋终于送出去了,他真是太聪明了有没有?

萧翎诺把沐暖晴抱回了玫瑰园公寓,当然,是他那间,不是莫君清那间。

沐暖晴酒品还算好,不疯不闹,只是昏昏沉沉的睡,偶尔呜呜咽咽小声的啜泣,那声音听着让人无比压抑。

萧翎诺把她放在床上,弄了条温毛巾帮她擦了擦脸。

她脸色苍白如雪,眼睛已经哭肿,身体刚一碰床,立刻将自己蜷缩成一团,眉头皱的死死的,身子偶尔轻颤。

萧翎诺坐在床边看她,心恻恻的痛,很陌生的感觉,以前从未有过。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他有没有办法在莫君清之前就拐她进民政局?

如果她是他的妻,他定然爱她护她宠着她,舍不得她难过成这样。

只是,如果是永远不可能开出的果,时光永远不会倒流,即使时光倒流,他也不可能见她第一面就疯狂的拐她进民政局。

与与人之间,是缘分,也是契机,上一代的恩怨纠葛,决定了沐暖晴和莫君清这辈子的纠缠不清。

莫君清得到了她,但如果他不珍惜,就别怪他不客气。

深深看了沐暖晴几眼,他进厨房熬了碗粥,扶她坐起,轻声叫她:“暖暖……暖暖……起来吃点东西。”

沐暖晴迷迷糊糊睁开眼,目光怔忪,过了好一会儿,才按住太阳穴,用力揉了揉,“萧大哥?怎么是你?”

萧翎诺皱眉,“你一个女孩儿家,跑去那么乱的地方喝酒,幸亏遇到孟歌,不然遇到什么事,后悔都没处去哭,平时挺明白的人,怎么关键时刻犯糊涂?想喝酒不会回家喝?最起码也要找个人陪!”

沐暖晴虽然还是头晕脑胀,神智已经有些清醒,被萧翎诺骂了几句,想起因为醉酒被人**的朱萌萌,后怕不已,“对不起,以后不会了。”

萧翎诺见她后怕不已,缓和了语气,“有些错误不能犯,不然即使我们有滔天的本事也补救不了,幸好这次没事,以后注意就好,当给自己提个醒。”

“嗯,知道了,谢谢。”沐暖晴冲他笑笑,由衷感激。

“中午没吃东西吧?喝点粥,垫垫肚子。”萧翎诺舀了一勺粥放在她唇边。

“我自己来吧,谢谢。”她不好意思笑笑,将粥碗接过去。

看她把粥喝完,萧翎诺把碗放进厨房,回来坐在她身边,“发生什么事了,喝那么多酒,还哭那么伤心?”

“没什么。”沐暖晴垂眸,躲开他逼视的目光,“心情不好,多喝了几杯,下次不会了。”

“我知道你心情不好,我是问你为什么心情不好!”萧翎诺皱眉,语气有几分凌厉,“他欺负你了?”

“没!”沐暖晴下意识摇头。

萧翎诺叹口气,“暖暖,人与人之间的缘分是世上最玄的东西,我从见你第一面就喜欢你,后来阴差阳错,我们错过了,可这份好感从未变过,做不成夫妻,我们可以做兄妹,我愿意像照顾我妹妹小羽一样照顾你,你也可以把萧家当成你的娘家,有什么委屈难处都可以找我哭诉,你明白,你救过小羽和我外甥的命,我欠你一份天大的人情,你可以把我当成你的依靠,他若是欺负你,你只管和我说,我替你出气!”

他的声音温雅淳厚,语气如三月春风暖入心扉,沐暖晴情不自禁抬眸看他,目光刚好撞进他眼睛里。

他目光诚挚,眼珠清澈,黑白分明,有种让人信任安心的力量,沐暖晴风雨飘摇的心奇迹般被安抚了,静静沉淀,忽然觉得,其实自己也并非匮乏的一无所有,她还有沈傲雪、有许南月,有眼前的萧翎诺,她不再孑然一身,孤苦一人。

她感激的笑笑,“萧大哥,谢谢你!”

即使他什么都不做,只要她知道,还有人站在她身后守护她,对她来说都是一种力量。

萧翎诺摇头,遗憾的笑,“比起你对小羽做的,我能做的不过点滴。”

如果当初娶她的是他,他能爱她护她一辈子,可如今这身份,注定他能做的有限。

沐暖晴还要说什么,门铃响了,萧翎诺起身,“我去开门。”

门打开,莫君清修长挺拔的身影出现在他眼前。

萧翎诺玩味勾唇——不愧是WO城第一少爷,这消息真是灵通!

莫君清笔直站着,俊姿挺拔如临风劲竹,清贵绝尘的气息笼着他,眼波幽深似海,“暖暖呢?”

“她不想见你。”萧翎诺挡住门。

“我想见她。”莫君清清淡一笑。

“可她不想见你。”萧翎诺挑了挑眉。

“她是我妻子,我有见她的权利。”莫君清单手插兜,一派从容优雅。

“她是成年人,有不见你的权利。”萧翎诺目光渐渐冷厉。

莫君清笑笑,“萧总,有没有听过一句话?清官难断家务事,还有,夫妻之间,床头吵架床尾和,我来找我老婆,你横加阻拦,很容易让我怀疑你暗藏什么不轨企图。”

萧翎诺笑了,“你错了,我没暗藏,我光明正大,我就是对她有企图,我不但有企图,企图还强烈的很,你最好把她看紧点,但凡你有一丝一毫亏待她,我会毫不犹豫把她抢过来。”

任谁听别的男人说对自己老婆有企图,心情也不会太愉悦,莫君清眸色深了许多,眉梢眼角都有笑,只是那笑容像暗夜大海中汹涌澎湃的海波,处处是危险,处处是杀机,“萧总,这辈子你怕是没这个机会了,趁早移情别恋,不然你萧家绝了后就不好了。”

萧翎诺冷笑,“莫君清,你老婆今天在酒吧醉酒被两个混混调戏,如果不是凑巧遇到孟歌,她还不知道怎样,你就是这样照顾你老婆的?”

莫君清淡笑,“那两个混混,现在正躺在医院里修身养性,他们伤好出院后,等着他们的还有把牢底坐穿的牢狱之灾!我莫君清的女人谁也碰不得,包括……你!”

他往前踏了一步,清贵绝尘的气息渐渐凌厉,眸光如冷电直直逼视在萧翎诺脸上,清寒霸气,威压十足。

“你觉得我会怕?”萧翎诺也冷笑了声,亦往前踏了一步,身上散发出逼人的气势,目光逼进莫君清的眼睛里。

莫君清挑眉,“人有逆鳞,她是我的逆鳞,碰了我的逆鳞有何后果,你难道不清楚?”

萧翎诺冷笑,“清楚又怎样?我欠她两条命,她的事,我管定了!”

你一言,我一语,两个同样高大,同样出色的男人,面对面站着,电光火石间,凌厉眼刀已在半空中厮杀几百个回合,针锋相对,互不相让。

装修豪华典雅的屋子,弥漫起浓重的火药味儿,一个穿着工装的男人抱着一个大大的纸箱子上楼,艰难的把箱子移到一边,露出他的脸,“请问……”

他刚说了两个字,莫君清和萧翎诺的目光不约而同射向他,他狠狠打了个冷颤,哆哆嗦嗦的说:“我……我……我不问了……”

刚刚还步履维艰的他,忽然变的动如脱兔,抱着箱子蹭蹭爬到上一层,捂着胸口擦冷汗……神啊,那是什么眼神啊,好可怕!

在萧翎诺毫不退让的回视下,莫君清最后一丝耐心也消失殆尽,语气渐冷,“萧翎诺,再不让开我就不客气了!”

萧翎诺冷嗤了声,“我早就想看你怎么个不客气法儿,你动作太慢了!”

莫君清勾唇,“拆人还是拆房子,看在咱们邻居一场的份上,我让你选!”

萧翎诺:“你要是拆的动,人和房子你随便拆!”

莫君清还要说话,沐暖晴闪身从房间出来,“萧大哥,是君清来找我吗?”

萧翎诺从她房间出去后,她进浴室洗了把脸,整理了下衣服,出门就听到门外两个人火药味十足的对话声,连忙出来查看。

“暖暖。”萧翎诺往后退了几步,护住她,“你要是不想和他回去,尽管住在这里,不用怕他。”

莫君清逼上前,长臂一伸,将沐暖晴带进怀里,“老婆,有什么事我们回家说,外人在场不方便。”

沐暖晴歉意的冲萧翎诺笑笑,“萧大哥,这次谢谢你帮我,改天我请你吃饭,我先回去了。”

“没错!”莫君清将沐暖晴带出门,冲萧翎诺优雅一笑,“谢谢萧总出手相助,帮我照顾我老婆,改天一定好好答谢!”

他说的客气,清润俊美的面容上却俱是隐匿的挑衅,萧翎诺笔直站着,不动如山,直到看他将沐暖晴带进对面掩上门,他才狠狠一拳砸在墙上。

莫君清若不珍惜,他还有拥有的可能。

莫君清若珍惜,他便要遗憾一辈子。

他只慢了一步,却要错过一生,命运有时就是这么残忍……

莫君清把沐暖晴带进家里,他关门的功夫,沐暖晴进了浴室,锁了门。

他站在卧室中间,静静望着浴室的方向。

浴室里,响起哗哗的水流声,此刻,清晰的知道他的小女人就在与他一墙之隔的地方,燥乱许久的心终于平静下来。

沐暖晴从莫家离开后,他问莫霆川和沐暖晴说了什么,莫霆川只一边喝酒,一边絮絮叨叨和他说些以前的事,对与沐暖晴之间的谈话只字不提。

他看得出,莫霆川心情不好,自母亲去世后,他从没真正开心过,莫霆川拽着他说个不停,他心里虽然挂念沐暖晴,也狠不下心离开。

最后,莫霆川终于喝多了,他扶着莫霆川进卧室躺下后,片刻没耽误,从莫家开了辆车,回到了玫瑰公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