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第128章 反正都是他有理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432 2015-04-08 13:01:23

  两个人撕打在一起,撕打过程中,沐暖晴扯掉了黄衫女子脸上的纱巾,惊叫:“梁菁菁?”

“没错!是我!看到我变成今天这样,你开心了吧!”梁菁菁面色狰狞,厉鬼一样,“你放过了赵旭宁,却不肯放过我,我每天做着这种下作的工作忍辱偷生,赵旭宁却攀上富家女,风光无限,看都不看我一眼,还有你!凭什么你当上豪门贵妇,我却要每天跪在别人的脚下看人脸色,沐暖晴!我恨你!是你把我变成今天这样,我恨你!”

她嘶声吼着,拼尽全力又朝沐暖晴扑过去,沐暖晴闪身躲开,而她则被翘起的地毯绊了一脚,身子失重,朝前方猛跌过去,只听噗的一声细响,梁菁菁和况蔚蓝同时睁大眼睛愣住——梁菁菁手中的水果刀直直刺进了况蔚蓝的左胸!

鲜血很快染红了况蔚蓝的胸膛,她低头看了一眼,不甘心的睁大眼睛,喃喃低语:“不可能……不可能……怎么会这样……我不甘心……”

她一张嘴,汩汩的鲜血顺着她唇角流下来,梁菁菁只是愣了几秒钟,回过神来,目露凶色,将匕首从况蔚蓝胸前拔出来,又朝沐暖晴扑了过去。

沐暖晴已经冲到门边,打开门冲出去,大喊:“来人!救命!”

时候不大,会所的工作人员和保安呼啦冲上来一大批,将发狂的梁菁菁制住,反扭了她的双臂将她按在墙上。

梁菁菁拼命挣扎,狰狞着脸色狂吼:“沐暖晴!我恨你!沐暖晴!你不得好死!”

沐暖晴惊魂未定,瘫软在地上,倚墙喘息,直到冲进清心阁内的服务员发出一声惊叫,她才想起清心阁内的况蔚蓝,扶墙起来,跌跌撞撞跑进去。

况蔚蓝脸色惨白,双眼大睁,躺在一片血泊里,刚刚闯进清心阁的服务员已经傻了,站在原地哆嗦成一团。

沐暖晴深吸了口气,在况蔚蓝身边蹲下,摸了摸她的颈部大动脉,已经停止了跳动。

那一刻,她也有些茫然。

一条年轻鲜活的生命,就这么没了。

虽然她不喜欢况蔚蓝,但她终究是许南月的妹妹,怎么也没想到,只不过瞬息之间,梁菁菁的匕首便结束了她的生命。

她僵在原地,惊叫声、打电话的声音、来来去去的脚步声,仿佛都离她很远很远,她也不知道站了多久,直到况延霄冲到她身边,一把抓住她的衣领,眼珠猩红,脸色铁青的冲她怒吼:“沐暖晴!我真想挖出你的心看看,你的心到底有多黑,到底有多狠!蓝蓝那么善良那么可爱,你怎么狠得下心害死她,你这个溅人!”

况延霄狠狠一巴掌将沐暖晴掴倒在地,沐暖晴捂住脸,目光落在况延霄脸上,茫然的眼睛终于有了焦距,她站起身,一步一步走到况延霄面前,抬手一个耳光重重落在况延霄脸上。

清脆的巴掌声惊了清心阁里忙碌的众人,都睁大眼睛看着这边,沐暖晴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况延霄,你听好!第一,况蔚蓝不是我害死,害死她的人酒店保安已经抓住,请你自己过去问问清楚!第二,你的蓝蓝既不天真,也不可爱,如果不是她攻于心机,精于算计,她今天不会是这样的结局!”

“你胡说!”况延霄额上青筋暴起,整个人完全失控,冲过来,狠狠掐住沐暖晴的脖子,“蓝蓝已经死了,你居然还要这么玷污她,你这个溅女人,我要给蓝蓝报仇,你去死吧!”

他力大无比,时候不大沐暖晴就被他掐的呼吸困难,脸色青紫,会所经理见势不妙,慌里慌张的去掰他的手,“况少,你冷静一点,杀人是要偿命的……况少!”

沐暖晴趁会所经理和他纠缠,他手下松劲的功夫,弓起膝盖狠狠顶在他的小腹上,沉他弯腰忍痛的功夫,沐暖晴逃脱他的桎梏,左右开弓,又是狠狠两巴掌甩在况延霄脸上,紧紧咬牙,目光清冷,“况延霄!别以为你妹妹的命是命,别人的命就不是命,如果不是我命大,现在躺在这里的人就是我,你宝贝妹妹做了什么,我拜托你去查清楚再来这里发疯!”

一天之间被同一个女人甩了三个耳光,这是况延霄从未受过的侮辱,狂怒之下,他抬手要打,沐暖晴清冷寒凉的目光如利剑一般射在他的脸上,“况延霄!你白痴没脑子吗?只会恃强凌弱,只会动手动脚?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在WO城混出今时今日的地位,你真是让我瞧不起!况延霄!你再动我一根手指,你就不是个男人!”

她冰冷轻蔑的目光让况延霄的手掌僵在半空,会所经理趁机将他拉到一边,急声解释什么。

沐暖晴耳边嗡嗡直响,什么也听不见,扶墙想离开,被警察拦住,“对不起,你暂时不能离开,请跟我们到警局做笔录。”

在警局折腾了两个多小时,走出警局大厅的时候,莫君清正站在厅外等她。

阳光正好,清丽的光线照在他脸上、身上,像是为缠绕了他一身天使的光环,美的如梦似幻。

她站在原地不动,痴痴的看,他走上前,将她揽进怀中,轻轻拍抚,“乖,没事了……”

他的嗓音暗哑,淡淡疲惫,沐暖晴知道,况蔚蓝骤然死了,他肯定也很难过,不管况蔚蓝做过什么,终究是他看着长大的表妹。

她松开他,定定看他,即使被梁菁菁追杀,也未流一滴眼泪的她,从她睁大的眼睛里一串串滑落,“不关我的事,不是我做的,是梁菁菁想杀我,却失手杀了她,如果有一丁点可能,我也会救她,对不起……”

“傻瓜!”他重新揽她入怀,声音暗哑却温暖,“我知道不关你的事,事情我已经查清楚了,舅舅舅妈不会怪你,延霄也不会怪你,要怪只能怪……命……”

还要怪况蔚蓝对他痴心不死,想方设法的想害死沐暖晴,取而代之。

“走吧,我带你去见舅舅舅妈,和他们解释清楚,我们就把这件事忘掉。”莫君清低头吻了吻她的发,将她带到车边,照顾她坐进去,又仔细的给她系好安全带,在她颊上轻吻了下,“乖,没事,万事有我!”

况家别墅,况伟业夫妇见到沐暖晴之后,情绪立刻失控,况延霄更是激动的冲过来,指着沐暖晴的鼻子大喊:“你这个扫把星!你来干什么?还嫌害的我不够吗?”

莫君清拥紧沐暖晴的肩膀,目光一寒:“况延霄!注意你的言行!你是想和我脱离关系,划清界限吗?”

况延霄被莫君清身上冷寒的气势震住,呼吸滞了下,抿了抿唇,气的胸膛剧烈起伏,却不敢再说话。

况伟业走过来,目光沉痛的看着莫君清,“君清,这话我该问你才对,她把蓝蓝害成这样,你还要护着她,你是要和我们脱离关系,划清界限吗?”

况伟业伟岸的身子骤然苍老了许多,杨淑雅更是泣不成声,“君清,我们真没想到,为了一个女人,你会这样对我们,这样对蓝蓝,你母亲去世之后,我这做舅妈的拿你当亲儿子疼,你舅舅对你更是比对延霄还好,你怎么狠得下心……”

说到伤心处,杨淑雅掩面失声痛哭,况延霄揽住她的肩膀,愤愤瞪着莫君清,只是他自幼敬服莫君清,习惯性的忌惮,敢怒不敢言。

“舅舅、舅妈,她是我的妻子,照顾她爱护她,是我的职责,我不会让任何人侮辱她欺负她,即使是我最亲的亲人也不可以,还有……”莫君清将手中一叠资料递进况伟业手中,“蓝蓝之所以会出事,我不敢说她是咎由自取,只能说一切冥冥之中早有注定,这是整件事的全部过程,我以我的人格向舅舅、舅妈保证,资料上的每个字,字字属实,绝无虚假。”

况伟业将资料翻看了一遍,跌坐在沙发上,喃喃自语:“怎么会这样?不可能……蓝蓝不是这样的孩子,不可能是这样……”

“什么东西?”况延霄一把将资料从况伟业手中抢过去,看完之后,狂怒的将资料撕成碎片,用力扔在地上,指着莫君清的鼻子大吼:“不可能!绝不可能!蓝蓝天真善良,怎么可能做这种事?一定是为了你的袒护你的女人,往蓝蓝身上泼脏水,一定是你……”

莫君清冷冷瞥他一眼,“况延霄,看在你刚刚失去妹妹的份上,我原谅你这一次,下次请你想清楚再跟我说话……”

还有,他冷睨况延霄的鼻子一眼,“我讨厌别人指着我的鼻子说话!”

被莫君清冰寒的目光一扫,况延霄觉得冰冷的寒气随着他的手指蔓延至他的全身,浑身上下都像被冰冻住,手指哆嗦了下,情不自禁的放下,只有眼中还隐忍着那么一两分的不服气。

“舅舅、舅妈,不管蓝蓝做了什么,她终究是我表妹,她有错,但错不至死,发生今天这一切,只能说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她与我们之间的缘分只有这么浅,舅舅、舅妈保重身体,节哀顺变,我改天再来看你们!”

说完之后,他的目光从况延霄身上扫过,况延霄一阵剧烈的头皮发麻,目光情不自禁的躲到别处。

“好好照顾舅舅、舅妈。”莫君清语气清淡的吩咐,“还有,以后不要让我知道你对你表嫂动手到脚,打女人已经够丢脸,何况你打的那个女人还是你表哥的女人!”

莫君清的语气很淡、神情也很淡,散发出来的气压和气势,却偏偏让况延霄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在那种强大的威压下,连失去况蔚蓝的悲痛似乎都被压下许多,他出于本能般的站的笔挺,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舅舅、舅妈,我和暖暖先走了,保重!”

莫君清带着沐暖晴离开了况家别墅,车上,沐暖晴偎在莫君清怀中,轻声问:“梁菁菁是蓝蓝找来的对不对?蓝蓝是想借梁菁菁的手除掉我,却没想到被梁菁菁失手把她杀了,对不对?”

莫君清调查的资料,沐暖晴并没有看,但想到况蔚蓝当时在清心阁中的反应,沐暖晴已经猜到八九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