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第116章 人不可貌相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417 2015-04-08 13:01:23

  “去!”沐暖晴轻推了他一下,飞眼嗔他,“我脸皮才没你脸皮那么厚,会被人家笑死!”

他大笑,一本正经的看着沐暖晴,“老婆……”

“嗯?”

“你知道吗?你朝我抛媚眼儿的样子最迷人。”

抛媚眼?

沐暖晴狠狠用眼刀杀他,“你眼神儿不好,那明明就是白眼儿!”

“哪有?”他坏笑着将她压在身下,“是媚眼儿,勾魂夺魄的媚眼儿!”

“别闹。”沐暖晴红着脸推拒他,“我饿了。”

看她一副慵懒无力到弱不禁风的样子,莫君清到底没能狠下心,将她从身下拉起来,“去,洗漱一下,马上开饭。”

吃过饭,沐暖晴抱着抱枕又沉沉睡了,莫君清又在书房忙到很晚,回到卧室的时候,她睡的正香。

柔顺如丝的黑发披散在枕头上,衬得茭白的小脸越发晶莹无瑕,莫君清斜倚在床头看了她许久,觉得她近来越发消瘦,下巴尖了许多,脸色白到几乎透明,他摸着下巴反省——难道真是他不知节制,折腾的她太狠了?

怜惜的摸摸她莹白无瑕的小脸,揽着她睡下。

第二天,他醒来时,沐暖晴还在睡,今天公司那边有很重要的事,排满了一整天的日程,他给沐暖晴留了饭,在她眉间印下一个吻,赶去公司做铁人。

十一长假很快过去,开学后,恢复了过去朝九晚五的规律生活,莫君清又稍加节制后,沐暖晴的精神状态好了许多,莫君清只好默默的承认,过去好像确实折腾的太狠了。

他们小夫妻越发的如胶似漆,沐暖晴给自己筑起一道高高的围墙,莫家的事、况家的事,都被她挡在围墙之外,不去问,不去想,她只想好好做莫君清的妻子,好好做WO医大的沐老师,其他的事,她不想理会。

转眼一个星期过去,周六上午,她在家赖床,手机响了,是个陌生的号码,经常有学生打她手机咨询她问题,她不以为意,接通电话,没想到手机那边传来的是况蔚蓝的声音。

“表嫂,我是蓝蓝,你还记得我吧?”

“当然!”沐暖晴撑床坐起,“蓝蓝,我听你表哥说,你已经痊愈出院了,身体还好吧?”

“嗯,挺好的。”况蔚蓝的声音欢快又活泼,“表嫂,我在医院里住了这么多天,浑身闷的长蘑菇,我想约你出来陪我聊聊天好不好?”

“呃……”下意识的,沐暖晴不想去,与况家人的交往实在不是什么值得开心的事。

“表嫂,我求求你,你就答应我嘛,我听哥哥说,你和哥哥是邻居,从小一起长大,我好想多知道些有关哥哥的事,你就陪我一天好不好?”况蔚蓝在电话那边撒娇。

“……好吧。”她搬出了许南月,沐暖晴无力拒绝。

况蔚蓝约她帝星会所见面,帝星会是WO城最大最豪华的会所,有WO城第一会所之称,实名VIP会员制,对会员要求极高,必须商界政界名流,否则即使家财万贯也不予接待。

沐暖晴没有会员卡,到了帝星之后给况蔚蓝打了电话,况蔚蓝跑出来接她,亲昵的挽着她的手臂,带她进了三楼贵宾厅洛神厅。

况蔚蓝拉她在沙发上坐下,将餐单塞进她手中,“表嫂,你喜欢吃什么随便点,今天我请客。”

“谢谢。”沐暖晴随意点了些甜点,况蔚蓝按下内线重复了一遍,很快有服务员将东西送过来,躬身行礼后退出去,将门带好。

“表嫂,你知道吗?想到我有亲生哥哥了,我这几天兴奋的都睡不着觉。”况蔚蓝激动的小脸发光,“你和我说说你和我哥哥小时候的事情好不好?我好想好想知道!”

沐暖晴笑笑,“也没什么好说的。”

“说嘛说嘛。”况蔚蓝摇着她的手臂撒娇,“表嫂,你就说一些嘛,我真的好想好想知道。”

沐暖晴无奈,捡着一些小时候一些无关紧要的事,和况蔚蓝说了一些。

况蔚蓝托着下巴,听的津津有味,听沐暖晴说完之后,忽然很惆怅的叹息着说:“表嫂,其实你不爱我表哥,你爱的是我哥哥对不对?”

沐暖晴讶然,愣了一瞬,“为什么这么说。”

况蔚蓝又叹息了一声,用很同情目光看她,“表嫂,其实我看的出来,我哥哥也很爱你,我通过别的渠道也得到一些消息,他们说,你和我哥哥是青梅竹马,彼此很相爱,后来因为我妈妈生病住院,张依依提出她可以支付我妈的手术费,但条件是要我哥陪她出国读书,你们是在无奈之下,被迫分开,我相信你心里爱的一直是我哥哥。”

提到过去那些事,又是一阵无法避免的痛,沐暖晴强压着心里那股翻腾肆虐的搅疼,淡淡说:“蓝蓝,那已经是过去的事了,现在我是你表哥的妻子,是你的表嫂,这已经是无可改变都是事实。”

“怎么会?”况蔚蓝睁大眼,拉住沐暖晴的手,一派天真无邪,“表嫂……唉,我还是不叫你表嫂,叫你暖暖姐,叫暖暖姐比较亲切,暖暖姐,你听我说,你看我哥现在多可怜?张依依自私狭隘,脾气古怪,我哥和她在一起哪有幸福可言?我好容易才得了这么个哥哥,当然要替他着想,我想我哥哥这辈子最想娶的人是你,如果你也爱我哥哥,你可以离婚,我哥哥也可以离婚,然后你们就可以在一起了啊!”

沐暖晴眼眸漆黑,目不转睛盯着她。

她眼珠清澈干净,目光很真诚,唇边的笑意娇憨无邪,像个善良可爱,不谙世事的孩子。

只是,她说的这些话……是真为她和许南月着想,还是别有私心?

她沉默了一会儿,缓缓说:“蓝蓝,以后别提这件事了,我和南月哥只是兄妹之情,不可能在一起。”

“为什么?”况蔚蓝握紧她的手,着急的说:“暖暖姐,你听我说,人生在世一辈子,很短很短,当然要和最喜欢的人在一起,你不可以轻言放弃的!我哥哥那么爱你,他现在过的这么惨,难道你一点也不心疼他?”

“蓝蓝。”沐暖晴反握住她的手,很认真的说:“我很心疼南月哥,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帮助他,让他过的幸福,可我和南月哥之间只是兄妹之情,我现在爱的男人是你表哥,能做你表哥的妻子,我很开心,很幸福!”

“不!我不相信!”况蔚蓝激动的坐直了身子,将她的手攥了更紧,“暖暖姐,你和我哥从小一起长大,几乎和相依为命差不多,那么深厚的感情怎么能说变就变了,我看得出,我哥哥很爱很爱你,你是他在这世上唯一的幸福,你不可以放弃他!”

“蓝蓝。”沐暖晴挣开她的手,眼眸幽深的看她,“你不该和我说这些话,你别忘了,现在我已经是你表哥的妻子,是你的表嫂!”

“那又怎么样?”况蔚蓝任性的瞪圆眼睛,“你不爱我表哥,和我表哥在一起,你们两个都不会幸福,而我哥哥爱你,你也爱我哥哥,你和我哥哥才是两情相悦,所以我才要帮忙撮合你和我哥哥,如果我哥哥可以离了婚娶你,你们一定能很幸福很幸福的过一辈子!”

“不!我爱你表哥,很爱很爱,能做他的妻子,是我的幸运,我爱他,不会和他离婚。”

“我不信!”况蔚蓝嘟唇,“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动物,你爱的人明明就是我哥哥,为了我哥哥,你甚至去和张依依谈判,我相信只要我哥哥肯离婚,你肯定会嫁给我哥哥。”

“不会。”沐暖晴笑笑,“你哥在你妈妈病床前发过誓,这辈子绝不会娶我,蓝蓝,你别为我们的事情操心了,即使南月哥离婚,我也不会嫁他,我爱你表哥,很爱很爱,我不会离开他。”

“发誓?”况蔚蓝显然不知道这回事,愣了一下,撇撇小嘴,“这都什么年代了,你们还信那种东西,你们放心,既然我妈那么牵挂我,肯定最疼我了,我去我妈坟前帮你们说,让她同意你们结婚,我妈肯定会同意!”

“蓝蓝,你怎么听不懂?”沐暖晴无奈摇头,“我不会嫁给南月哥,更不会和莫君清离婚,我不知道你今天究竟为什么找我,我只有这一句话,我不会嫁给南月哥,更不会和莫君清离婚,这件事,以后你不要再提了!”

“暖暖姐,你什么意思?难道你怀疑我有私心?”况蔚蓝睁大眼,“暖暖姐,你可不能冤枉我,我会操心这些,完全为了我哥,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孤儿,一下子冒出来个哥哥,还那么温柔那么帅,我喜欢的不得了,我当然希望他幸福,我今天做这些都是为了他,为了你们的幸福,你可不能想歪了!”

沐暖晴笑笑,“蓝蓝,我知道你是为你哥好,但是我不可能离婚和你哥在一起,以后你不要再提这件事了。”

“暖暖姐……”况蔚蓝犹疑看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咬了咬下唇,“你……是不是贪图我表哥的钱势地位,舍不得莫家的荣华富贵,所以不想和我表哥离婚?暖暖姐,你可要想清楚,钱财权势比真爱更重要吗?守着一份没有爱的婚姻,即使锦衣玉食也不会幸福,用自己的终身幸福换取那些身外之物,值得吗?”

况蔚蓝字字句句都说着十分动听的话,都像是在为她和许南月着想,可不知道为什么,沐暖晴听起来,却字字句句都不舒服。

她清淡笑笑,“蓝蓝,我爱的是莫君清的人,不是莫君清的钱,不管你信不信,我还是那句话,我和南月哥只是兄妹之情,我不会嫁给南月哥,更不会和莫君清离婚,蓝蓝,我还有事,先回去了,再见。”

说完之后,不等况蔚蓝说话,她径自开门走出去。

“暖暖姐……暖暖姐……”况蔚蓝追出去,眼睁睁看着沐暖晴头也不回的离开。

她回到屋里,将自己扔回沙发,用力一把将茶几上的东西全挥在地下,双手在膝盖上攥的死紧,脸上的娇憨无邪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嫉妒恼怒愤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3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