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第70章 一夜的噩梦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393 2015-04-08 13:01:23

  “她?她已经是残花败柳了,我怎么还能爱她呢?”赵旭宁紧紧箍着她,死也不放,脸颊埋进她肩头,用力嗅她身上兰花般清雅的幽香。

自从和梁菁菁在一起,他再也闻不到这么自然好闻的香气了,梁菁菁身上永远是刺鼻的香水味,他不知道是香奈儿还是小黑裙,他只知道不管什么香水,都没有沐暖晴身上清雅如兰的香气好闻。

失去之后才知道拥有的珍贵,沐暖晴在他身边时,他嫌她冷、嫌她不妩媚、不会撒娇,等沐暖晴离开之后,他才发现,他发疯一样想念她的一颦一笑。

他想念她如兰花初绽般清婉的笑容,想念她身上自然清淡的香气,想念她时时刻刻把家中打理的井井有条,想念她做出的饭菜总能花样翻新。

她的生活也许不奢华,却永远精致。

他想念这个精致的小女人,想的如痴如狂。

平日里,出于对莫君清势力忌惮,他顾忌着,不敢找上门,今天在路上偶遇,他再也控制不住体内疯狂叫嚣的渴望,冲下车,不顾一切的把她抱进怀里。

这一刻,除了怀中这个纤细香软的小女人,他大脑中一片空白,什么也想不到。

“暖晴,我好想你……我好爱你,回到我身边吧,莫君清不可能娶你,你只是他的玩物,玩弄够了,他会像丢弃抹布一样丢开你,只有我才会珍惜,为了你,和他翻脸我也在所不惜!”他眼珠血红,目光疯狂,紧紧箍着沐暖晴的身子,朝沐暖晴的双唇用力吻下去。

沐暖晴挣扎着避开,用力往外推他,“赵旭宁,你走开!我现在已经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了,我的事不用你管,你放开我!”

“暖晴,我后悔了,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发誓以后只对你好,发誓只爱你一个人,你要是怕莫君清对你不利,我可以带你离开,我把公司卖掉,带你到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重新开始,我努力工作,努力养活你,让你做最好的日子……暖晴……原谅我……和我走……和我走……”他一边说着,一边拖着沐暖晴的身子往他汽车的方向拽。

自从梁菁菁被医院宣布丧失生育能力之后,他的生活一团糟。

他的爸妈、姑姑、姑父,威逼他无论如何要娶梁菁菁,醉江南事件过后,郑兴因**之事被抓,弄的沸沸扬扬,梁菁菁被**,成了MO众所周知的事,如果他不娶梁菁菁,梁菁菁很难嫁的出去。

可如果他娶了梁菁菁,他就成了MO最大的笑柄,人人都知道他有个被**过的妻子,以后还让他怎么在上流交际圈里混?

梁菁菁被**后,整个人没了安全感,整天疑神疑鬼的缠着他,变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她打电话他接的稍慢一点,她就又哭又闹,要死要活!

这种日子,他过够了!

他要离开!

他要带着沐暖晴一起离开,重新开始!

“赵旭宁!你放开我!放开我!”沐暖晴拼死挣扎。

怎奈,女人的力气和男人相差太多,眼看她就要被赵旭宁弄上车,赵旭宁的头发忽然被人从身后抓住,他被迫转身,一记直拳狠狠击在他面门,“放开他!”

简司曜煞神附体一般,一拳将赵旭宁放倒在地,又一脚踢在他小腹上,将他狠狠踹出去几米,仍不解气,他追过去,揪住他的衣领将他从地上拖起,又是一阵拳打脚踢。

他每一拳每一脚都力道十足,赵旭宁像个破麻袋一样被他扔来甩去,沐暖晴缓过神来,连忙出声阻止:“够了司曜,别打了!”

这一刻,潇洒不羁的简司曜,目光狠绝,拳脚狠厉,仿佛坠入魔道的魔一般,对沐暖晴的话充耳不闻,再次揪住赵旭宁的头发,将他从地上拖起,狠狠一拳砸在他小腹上,打的赵旭宁一口鲜血喷出来,仰面摔在地上。

“够了,别打了!”想起简司曜曾因打伤严希晨入狱两年,沐暖晴哆嗦了下,冲过去拽住他的胳膊,“司曜,你冷静一下,我没事,别打了!”

简司曜额前的碎发被汗湿了,甩了下头,晶莹的汗珠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引起几个路过的女生尖叫。

阳光下,他结实精壮的身躯,蜜色的肌肤,冷绝的目光,英挺帅气的脸庞,战神一样,几个女生眼睛发光的捧心看他,马上要昏过去的样子。

“司曜,你车呢?”沐暖晴怕将事情闹大,扫视了一下,在后面不远处发现简司曜的阿斯顿马丁,强行将他拖上车。

要知道,虽然他们不是明星,可身为MO城排行前几的富二代,狗仔队对他们的兴趣并不比明星小,只不过他们平日行事低调,不像明星那样招摇,才没那么高的曝光率。

今天这事,万一被狗仔队遇到,怕是又会闹的沸沸扬扬。

她将简司曜塞进副驾驶,自己开车,将简司曜带回了玫瑰园的公寓,给他倒了杯果汁,“别气了,为那种人渣生气不值得。”

虽然知道简司曜是因为莫君清才帮她,她还是觉得很感激,很温暖。

好像,这世上,关心的她的人越来越多了。

许南月、沈傲雪、莫君清、萧翎诺,还有正坐在她眼前的简司曜。

她过去得到的爱太少,现在谁对她好一点,她就感动的不行,她沐暖晴终于不再是没人爱没人疼的人了,她也有亲人、有朋友了!

“那人是谁?”简司曜一口气就将整杯果汁灌下去,皱眉看他。

沐暖晴低下眼,“我……前……未婚夫!”

简司曜眉头皱的更紧些,“三哥知道吗?”

沐暖晴轻轻点了下头。

“你和他之间要是还有旧情,就别让三哥知道那渣抱了你。”简司曜将杯子重重摔在茶几上,“三哥能砍了那渣的胳膊,废了他命根子!”

若论狠,他远不及莫君清。

只不过他喜欢直接,而莫君清喜欢杀人不见血。

“我和他没有旧情了。”沐暖晴抬眸,静静看他,“不过,他罪不至此,麻烦你保密。”

见她目光清冷,简司曜愣了下,挠挠头,“那个……小嫂子,你别生气,我不是怪你被那渣抱,我就事论事……”

沐暖晴抿唇笑笑,“怎么会生气呢?感激你还来不及,晚上留下吃饭,今晚莫君清肯定回来。”

正说着,门一响,莫君清推门进来,一见简司曜在,温柔笑脸覆上一层霜,嫌弃的皱眉,“你怎么来了?”

简司曜耸耸肩,伸懒腰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然后起身懒洋洋的往客房走,“我昨晚通宵,补会儿觉,饭菜好了叫我。”

说完之后,他进客房睡觉去了。

“这家伙,越来越不像样了,又来打扰我们二人世界!”莫君清笑骂着,走到沐暖晴面前,环住她的腰,低头在她唇上轻啄了下,“老婆,想我了没?”

“别闹……”沐暖晴轻推开他,抬眸看着他的眼,“君清,我有事和你说……”

“嗯,说!”他额头抵着她的额头,目光温柔的笼在她清秀的脸上。

绝美的脸蛋,皮肤细滑如瓷,如此近的距离都不见一个毛孔,眉毛很细,弯似轻柳,精致的鼻,樱红的唇,无一不精致,无一不美丽。

每次见到这小女子,他就有种化身为狼的冲动。

每次想到这小女子是他莫某人的老婆,他就忍不住想仰天大笑几声,感慨世界真美好。

她咬咬唇,整理了一下语言,“今天上午,南月哥住院了,他没什么亲人,以后他的手术费、手术单签字、手术陪护、手术后的照顾,都要由我来……”

说到这里,她忽然有点心虚、有点内疚。

上午,她还义正言辞的指责钟浩,不能把一个人的爱同时分给两个人,而现在,她却做着同样的事。

她对许南月的爱,早在岁月的磨砺中,由男女之爱升华为兄妹之情。

她理解许南月为什么在手机电话薄上输下“妹妹”两个字,这辈子,他们只能是兄妹。

他视她为妹,她也当他是这世上唯一的亲人。

可是,他们毕竟不是亲兄妹,对莫君清……不公平。

可她顾不了那么多,许南月是她生命中的重中之重,即使舍弃所有,她也会义无反顾的选择他!

至于钟浩……权当她自私吧。

她在用双重标准要求他们俩,一方面她照顾许南月,一方面却想让钟浩放弃朱萌萌……

她凌乱了……

她错了吗?

是她错了吗?

“没事没事……”见她的牙齿死死咬住下唇,莫君清心疼的低头,用舌尖将她的牙齿撬开,一下一下轻吻她,“没事,有我呢,万事有我……”

“可是……”她垂眸,“我和南月哥没有血缘关系……”

“那又怎样?”莫君清挑眉,“你是我老婆,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可是……”

“没有可是。”莫君清打断她的话,轻轻吻她,“暖暖,你把完整的你给了我,我就会把我完整的爱给你,别怕……一切有我……”

“不……不是……”他越是温柔,内疚越如毒蛇蚕食她的心,她断断续续把钟浩和朱萌萌的事讲给他听,红了眼眶,“对不起……我觉得自己很过分……”

“没!”莫君清挑起她的下颌,认真看她,“暖暖,你没错,是钟浩错了!上天注定的,女人是弱者,男人是强者,身为一个男人,没有让自己老婆流泪的权利,钟浩若是让沈傲雪受伤,不但你会鄙视他,我也会瞧不起他……”

“可我做了同样过分的事……”她垂眸,不敢看他的眼。

“没有。”他轻笑,“我知道,你爱的人是我,许南月只是你的哥哥、你的过去,而我……才是你的现在和未来……”

说完之后,他吻上她的唇,狂烈的吻几乎夺走她所有的呼吸和心跳。

吻到她浑身酸软,水目迷离,他才肯放开她,在她眉眼间轻柔的吻:“别怕,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用怕,还有手术费……只管请最优秀的主刀医生,你老公负担的起……”

“……”她一时无语,将脸颊埋在他怀中,用力抱紧他的腰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3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