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第154章 居然如此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173 2015-04-08 13:01:23

  跑到走廊尽头的卫生间,她冲进去,把水管开到最大,哗哗的往脸上泼水,凉水顺着脖子流进衣襟里,透骨的凉,冷的她浑身哆嗦。

她抬头看镜子中的自己,披头散发,眼眶通红,脸色煞白如鬼,眼泪和着水珠从脸上滚下来,牙齿咬的紧紧的,浑身战栗。

为什么要这么逼她?

看在她是她亲生母亲的份上,看在她曾孕育过她,曾抚育了她几年的份上,她可以给她钱,可以守在她病床前,照顾她最后一段日子,可为什么要逼她,向她要她给不了的东西?

她已经没了许南月,没了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她决不能再失去莫君清,莫君清已经是她在这世上唯一的温暖,她已经习惯了他温柔的调侃,习惯了在他怀里入睡,习惯了无论发生什么事,他都在谈笑之间帮她解决。

她不能失去他,绝对不能!

可沈芳怡怎么办?

她毕竟是她亲生母亲,她的亲生母亲跪在她脚下求她,让她怎么能再无动于衷,继续漠然?

她脑袋里像被塞了一个炸药包,轰的一声炸响,炸的稀巴烂,身子控制不住的颤抖着,不知道自己接下去要怎么面对。

她正恍惚间,两个护士结伴走进卫生间,兴高采烈的侃着八卦,“我刚刚看到那病人的女儿了,长的清清秀秀蛮漂亮的,没想到是个不孝女,真是人不可貌相。”

“哪个病人啊?”

“就是3病房的要做乳腺增生手术的病人,她住院时是我和郝主任接诊的,我听她和郝主任说,她经济状况不好,只有一个女儿,是个不孝女,平时不怎么管她,如果她女儿来医院看她,让主任帮她把她的病情说重一点,不然怕是她女儿会掉头就走,一毛钱的住院费都不会付。”

“这样行吗?不符合规定吧?”

“是啊,郝主任也说不行,可那女人又哭又求,一副随时会哭晕过去的样儿,再三保证这是她们家的家务事,不会给医院带来什么影响,你也知道咱们郝主任,人如其名,是个心肠软的老好人,被她哭的心软,就答应了。”

“哦,那她女儿什么反应?”

“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刚刚我经过三病房,从窗户里瞄了一眼,看到那个女人正跪在她女儿脚下又哭又求的,唉,真可怜!”

“是啊,早知道养个女儿这样,小时候就该一把掐死她!”

两个护士从进卫生间到出卫生间,一直聊的兴高采烈,根本没注意到一直僵立在角落里的沐暖晴,兀自兴奋的一边聊一边走远了。

沐暖晴呆呆站着,整个人已经麻木了。

假的!

又是假的!

只是乳腺增生而已,根本不是什么癌症晚期!

呵!

这才是她那个薄情寡义的母亲,连自己的病情都能拿来利用。

她呆立良久,缓了会儿神儿,又洗了把脸,冲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狼狈了,才走出卫生间。

她没回沈芳怡的病房,而是去了主任办公室。

郝建仁见她进来,心虚的站起,看着她。

沐暖晴走到他面前,“郝主任,我想看一下我母亲的病历。”

“这个……”郝建仁目光闪烁了下,“我们医院有规定,病人或者病人家属不能私自查看病人的病例。”

“郝主任,我不是私自查看,我只是在您的陪同下翻看一下我母亲的病例,看一下我母亲的病情到底是不是癌症晚期。”

“这个……”郝建仁脸色微微发白,踌躇了一会儿,“病例上都是些医学术语,就算你看了也未必懂,不如这样,你哪里有不明白的地方,我们坐下谈,我可以给你详细的讲解。”

沐暖晴低头从手包里翻出工作证,递到郝建仁眼前,“我毕业于MO医大,现在是MO医大的讲师,大学时主修生理解剖,两年前考下医师资格证,郝主任要不要再看看我的医师资格证?”

郝建仁看了一眼沐暖晴的工作证,干笑了声,“不用了,原来我们还是校友,我也是MO医大的毕业生,算起来是你的师兄。”

“我很荣幸,”沐暖晴收回工作证,笑了下,“郝主任,我现在能看我母亲的病历了吧?”

“沐老师,既然我们是校友,我就不瞒你了,你母亲并不是癌症晚期,而是乳腺增生,她求我在你面前把病情夸大,只是为了你能多在她床前尽孝,能多陪陪她,”郝建仁以一种过来人的语气语重心长的说:“沐老师,我们为人子女的,要明白子欲养而亲不待的痛苦,现在她求你多陪陪她,你可能觉得烦,等她哪天真没了,你做梦都会恨自己没在她身边多尽孝。”

“你知道什么你就在这里妄加评论?”沐暖晴气的指尖微微发颤,“就因为她是母亲她说的就一定是真的吗?”

说什么夸大病情,是为了留她在身边尽孝,事实上呢?

是为了帮她的继女夺她亲生女儿的丈夫!

“呃……沐老师……”郝建仁见沐暖晴气的脸色刷白,有些局促的看着他。

不管怎么说,他向病人家属夸大病人的病情,违反医院的有关规定,如果沐暖晴追究起来,他吃不了兜着走。

“把病历给我,”沐暖晴面如寒霜的朝伸手,“然后陪我去看我癌症晚期的母亲,听听她到底怎么说!”

郝建仁不敢再坚持,找出沈芳怡的病历递进沐暖晴手里,沐暖晴径直冲进沈芳怡的病房,将病历扔在沈芳怡面前:“你自己看看吧!癌症晚期!亏你想得出!”

沈芳怡打开病历翻了下,又看看跟在沐暖晴身后的郝建仁的脸色,知道事情戳穿了,脸上的难堪很快化作一种楚楚可怜的表情,眼圈泛红的看着沐暖晴,“暖暖,我知道说谎是我不对,可我只是想让你多陪陪我而已,以前的日子我们聚少离多,现在好容易重逢,我恨不得你能时时刻刻陪在我身边,我……”

“够了!”沐暖晴大声打断她的话,“你够了!我不是个傻瓜,到现在了你还在演,你是演给我看,还是演给外人看?你尽管诋毁我,抹黑我好了,我绝对不会离开莫君清,我会和他生儿育女,恩恩爱爱一辈子,你想要的,除非我死,你别想得到,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说完之后,她不顾沈芳怡的连声呼唤,头也不回的离开。

郝建仁叹口气,摇摇头,捡起病历走了。

一直立在床边的孟竹露,听到沐暖晴那句“绝对不会离开莫君清,会和莫君清生儿育女,恩恩爱爱一辈子”,气的脸上青紫变幻,走到沈芳怡床前,恨恨瞪着她,“你真是生了个好女儿,比你还下溅不要脸,你说现在怎么办?”

沈芳怡听到她恶毒辱骂的话,脸上的神色变了变,垂下眼睫遮去眼中的恨意,十指揪紧身侧的床单,“她不是让我尽管诋毁她,摸黑她吗?你给MO城各大报纸杂志爆料,说她无情无义不顾医院癌症病危的母亲,与病危的母亲大吵一架后离开,莫家是名门望族,她如果爆出这种丑闻,一定会被莫家排斥。”

“这主意不错,我这就给报社和杂志社打电话。”孟竹露由怒转喜,掏出手机。

她跑去隔间打电话,几十分钟后恨恨的回来,把手机扔在沙发上,“那些报社杂志社刚开始听我讲,还一副很感兴趣的样,我一提出沐暖晴的名字,他们就冷冰冰一句‘我们不收这方面的新闻’挂断我的电话,气死我了!”

“为什么?”沈芳怡讶异看她,“我看一些有关民生的报纸杂志,这方面的新闻很热,沐暖晴又是MO医大的老师,为人师表,爆出这种丑闻,那些报纸杂志应该很感兴趣才对,怎么可能不收这方面的新闻?”

“我也觉得奇怪,给我一个在MO城混新闻界的朋友打电话问了下,我那个朋友说,有人放了话,MO城所有的报纸杂志电视台都不准提任何有关莫君清和沐暖晴的事,前阵子星海壹周就因为爆了莫君清几张暧|昧照,在一夜之间被人收购,血本无归,前车之鉴,害的别的报纸杂志社都成了缩头乌龟,关于沐暖晴的新闻一个字都不敢碰!”而那几张暧|昧照正是她爆给星海壹周的。

当时她被莫君清和沐暖晴气昏了头,一时冲动,做出这种损人不利已的事,现在想起来,她恨不得剁下自己的手指。

那几张暧|昧床照原本该是她的秘密武器才对,现在倒好,因为她的一时冲动,倒让莫君清起了提防,成了她的绊脚石,气死她了!

“怎么会这样?”沈芳怡低着头喃喃:“难道莫君清对她是真心的?”

在她心目中,莫君清的母亲因她而死,无论如何莫君清都不会真心喜欢沐暖晴,她一直以为莫君清是玩|弄沐暖晴,丝毫没想过莫君清是真心爱莫暖晴,真心想娶沐暖晴。

孟竹露冷哼了声,不屑的看着她,“还不是你这只老狐狸精生了只小狐狸精,不知道使了什么媚|术把莫君清迷得神魂颠倒,反正我告诉你,就算我得不到莫君清,沐暖晴那个溅人也别想得到,你必须想办法把他们两个分开,不然这辈子你也别想和我爸领证!”

说完之后,她留给沈芳怡一个鄙夷的眼神,摔门出去。

沈芳怡看着她背影消失的地方,手指揪紧床单,目光渐渐恶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